[就這樣愛你愛你愛你……]


我揉著雙眼:「喂…?」

『起身喇。』

「Hyuna…?」

『嗯…八點鐘喇…你差唔多要出去視察下環境…太晏唔好。』



「哈哈,好耐冇聽過你叫我起身。」

『你唔好誤會…我只係奉指令行事……』

「嗯…」

『拜拜。』




嘟--嘟---嘟--


本來有人叫醒係一件好幸福既事,但一諗起係趙政祺叫佢打比我…

頓時咩溫馨既感覺都冇哂。

睡眼惺忪既我拉開窗簾,刺眼既陽光滲透而入。

就好似同我講緊新既一日又開始左咁…新既一日?…我寧願永遠停留係琴日。




原定今日係計劃係要出發去筲箕灣,趙政祺口中所講既銀行金庫調查一下周圍既環境。

距離平安夜尚有三個幾月,就算我而家係形跡可疑都好,相信都冇人會懷疑我做啲咩。

所以,我琴晚就通宵搵筲箕灣金庫既地點。

呢個時候,奇怪既事就發生。



(筲箕灣地圖圖解)




因為我從來都未去過筲箕灣,所以第一時間要做既,當然係上google map,又或者係中原地產既網頁上搜尋。

不過無論我輸入:「筲箕灣金庫」、定係「銀行金庫」都好;

地圖上都係一無所獲,完完全全冇顯示到任何資料。

但筲箕灣話大唔大,所以係地圖上基本可以一目了然。

照中原地圖所顯示;無論係大街小巷,定私人機構都好,每一個地方都有佢專屬既「地名」。


筲箕灣最出名既海防博物館、鯉魚門公園等都有列出係地圖之上。

細至一啲小商戶,小商場都有佢地特有既名。



但奇怪既就係,我搵來搵去,都搵唔到銀行金庫到底係邊度。

作為全中國最大型既銀行,係香港呢個國際金融中心要設置一個金庫,

金庫內所擺放既,唔單止係現鈔咁簡單;亦都會有銀行既伺服器,超大型電腦存取客戶資料,更有大量文件、契約、地契等等既重要物品。

唔單止咁,我估附近應該會仲有一個保安極嚴密既保安大廈,又或者係銀行既應變中心等等。

所以單單係銀行金庫既規模應該同一個「屋宛」差唔多大。


我由東至西、南至北徹底咁搜尋左一次,都係徒勞無功。


「海防博物館……」




成個筲箕灣咁大,我只係認識呢個地方…

唔知入面有咩睇架呢…?我記得以前,雖然我冇錢,但我都會帶hyuna周圍去,

去發掘一下有咩好玩、好食既地方…如果我地仲係埋一齊…我一定會帶佢去行下…

海防…

咪住先?

當我望住海防博物館既地標發呆時…右手食指不斷按住滑鼠放大…

呢個時候,我發現到一個好奇怪既地方。



果個地方冇名、冇地標、但根據地圖既面積比黎睇,果個地方佔地絕對唔細。

甚至比附近既東和商場仲要大,不過,一個咁大既地方…既名只係得兩個字?






「貨倉」


係整個筲箕灣既地圖上,幾乎所有地標既名稱都密密麻麻,何以呢個地方咁大,

但就只係簡單咁寫貨倉兩個字?唔合理。

照整個地圖黎睇,呢度最有可能係我要搵既地方-「銀行金庫」。

於是,我立即打開google map同google earth。






果然不出我所料,google map比中原既地圖更加離譜。

竟然一個咁大既地方連「地名」都冇。

就正如美國既area51作為軍事用途一樣,地圖上都係冇列明詳資料。

一所中國最大銀行既金庫,設置係香港,定必同好多機構打好關係,以保安為由,絕對唔會輕易公佈所在地點。


「筲箕灣譚公廟道」


我係google earth呢個app入面輸入左呢個名後,軟件內既地球迅速轉動。

立即將地點實景呈現係我眼前。不過只限於街道之內。


科技既日新月異真係好令人驚歎,望住個app竟然可以置身於現場一樣。

而且仲要係三百六十度實景偵測,可以隨心移動,街道兩旁既大廈、商戶都一目了然。


指尖飛快地係螢幕上滑走,我另一邊睇住電腦上既地圖去搵我要搵既目的地。


終於,一棟大型寬闊既大廈原原本本咁呈現係我面前。






係寬闊,而唔係高聳既大廈。手機上出現既大廈,樓高大約八層,外牆簇新且密封。

只有高層有十分小型既玻璃,明顯唔係商用大廈,更加唔係住宅。


入口處只有一個,而且仲係車用入口,並無行人之路。

最奇怪既係,呢棟大廈無名,無地標,就同地圖上既資料一致。

香港所有既大廈,跟據地契列名,必須要係正門列出該大廈之名稱,而呢度竟然唔洗?

唔單止咁。

係果個貌似車用入口既看更位上面,設置左四部錄影機。係足足四部!

一般呢類入口,都只係會有一部,用黎影住有咩車駛入,有冇登記等等。

而呢度既錄影機係將入四周圍既都封鎖到密不透風,所有附近發生既事都被拍攝在內。


仲有一點,我仔細一望…錄影機既數量唔尋常得太誇張…

就連大廈牆身每隔兩米都有一部?

基於以上所有疑點,我幾乎可以肯定,呢度應該就係銀行金庫。

得知地點後我立即拎齊野起程,因為三個月後將會發生一件轟動香港既事…。

不過,我要打比一個人先。


「喂?Hyuna。」

『咩事?』

「可唔可以幫我聯絡趙政祺?我想要部車一用。」

『好,冇問題。』她答得非常爽快。

「咁你而家幫我打比佢?我大概一個鐘後要用。」

『唔洗…佢而家係我隔離…佢同意左,半個鐘後會有一部車到你樓下車牌KC3154。』

「佢係你隔離…?」我望一望個鐘:「佢咁早搵你做咩?…」

『拜拜…』

「喂!?喂!?」


收左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