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家時間九點半…Hyuna一早就去左搵趙政祺…到底有咩事要搵得佢咁密…

依趙政祺既性格,同hyuna絕對唔會做到朋友,甚至佢跟本就無朋友;所有人係佢眼中,都只係得利用既價值。


「hyuna…」


十點,我準時出門口開門既一剎那,已經見到一條車匙懸掛住係度。



行樓梯落到樓下之後,一輛黑色既房車早已經停泊左係我棟唐樓既正門之外。

同琴日接我果部一樣。


自從我二十歲考左車牌之後,我就一次都冇渣過車…估唔到我第一架渣既車竟然唔係屬於我自己既車,心底不禁酸了一下。


[噠-轟隆隆隆隆隆隆-]




當我坐係司機位啟動引擎時,內心不禁有一股莫名既興奮感覺湧現。

我終於明白果d成功既人仕既自信係點樣黎。

就同跑車一樣,你既引擎聲愈大、愈沈實、愈雄渾,你既自信心就愈強。

正所謂人未到、聲先到,旁邊既普通橋車都會被你比下去,驕傲既感覺由然而生。




控制住軚盤既我,一邊望住手機,一邊計劃一下行程。

首先我要去阿dee位於長沙灣既總部出發,最快既路徑應該係:

總部出長沙灣道>轉入彌敦道>直去經梳士巴利道入紅隧>過左海之後直踩東區走廊就可以到達銀行金庫。


而我今日要做既…最起碼要睇下邊度可以畀阿dee落手將錢散落係路面;

邊度人流最多…令到大量既人潮出現,吸引人群擾亂交通等等。



我踩行油,只需四十分鐘車程就到達左目的地-「筲箕灣」。





我將車窗降下,處於遠距離觀察果座神秘大廈。

適逢今日係假期,有一架旅遊巴停泊左係海防博物館門口,仲有好多公公婆婆跟旅行團。

而神秘大廈既保安依然打醒十二分精神戒備;同一般會恰眼訓既保安完全唔同。


我等左半個鐘,呢棟大廈都係完全冇動靜。

甚至我望住果啲公公婆婆入去參觀,參觀完後出返黎,呢個時間都冇其他既車輛進出呢座大樓。


呢個時候一群老人經過呢棟神秘大樓。




『伯野公呀…』一名婆婆指住大廈道:『呢座野係咪都係博物館黎架?』

老伯道:『唔知喎……問下囉。』

『呀…先生呀先生?』婆婆走近門口既看更。

「咩事。」看更冷淡的道。

『請問呢度係咪都係博物館黎架?可唔可以入去?』

「呢度唔係博物館。唔可以進入。」保安揮手拒絕。

『下…』伯伯追問:『咁呢度係咩地方啊…?』



「唔好意思,秘密唔可以透露,請離開。」

『乜咁架…咁冇禮貌既…』


旅行團既公公婆婆沒趣地離開後,我亦聽到一啲重要情報。

本來我都唔太相信呢度就係金庫,因為竟然設係咁公開既地方…真係匪夷所思。

但連個保安都唔透露既話,第一,呢度一定係非公眾能進入既大廈。

第二,攝錄機異常咁多,保安程度絕非尋常。

第三,竟然咁耐都冇半個人進出呢度,即係話入面地方咁大,都只會有好少數既工作人員,其他空間應該全部放哂銀行既財物。




睇黎我冇搵錯地方。

正當我準備開車走時,果個保安竟然同我有眼神接觸!

我身處既位置,大大話話都有五十米咁遠,佢警戒範圍竟然遠到咁?

唔係…佢咁諗係正常。

係我既存在唔合理先岩。


[咯咯]保安敲我車窗。


我徐徐搖下車窗:「咩事?」

『先生請問你停留係度做咩?』


係我未答佢之前,我留意到有三個保安留守係佢原來看守既位置…!

係幾時出黎既?唔通係我岩岩想得入神既時候…?

而且,佢地無一不將注意力集中係我身上。


「我等朋友入博物館……」我冷靜的道:「我有必要答你咩?」

保安笑言:『冇,我見先生你停留左咁耐,怕你畀警察抄牌姐。』

「哦,有心。」

『你……』

「咩事?」

『你唔諗住走?』

「有交警黎我先走都未遲啦,我朋友係博物館入面。」

『哦……』保安拿我沒輒:『咁唔阻你。』



保安離開左之後,就返回原位同果幾個人集合。

然而,另外果三個人見佢返左去之後,絲毫無諗住要走。

反而繼續留係度,而且三不五時就會望我一眼。

唔通佢地以為我有咩不軌既企圖?定抑或呢度平時跟本冇咩車出入,所以我行跡可疑?


[轟隆隆隆隆隆----]


忽然間一聲沈實有勁既跑車引擎聲從我耳邊傳出。

我即時探頭一望倒後鏡,見到一輛高速既跑車向我駛近。

唔係,係向金庫駛近。

我打死火燈,示意讓路比佢行。

係聽到跑車聲後,除左我,就連同果四名保安都打醒左十二分精神。

將注意力全部轉移到果輛跑車之上。

慢慢地,架跑車開始駛入金庫範圍,車上既人同保安交頭接耳後,

一名保安返回本來既控制室,另外三人左右排開。

正當我以為佢係白撞既時候…忽然間,一直尤如鐵壁堡壘既閘門竟然打開左…!

咩人?

係咩人有權力將車駛入去?

能夠駛入去既,我初時以為只有解款車、貨車等等既車輛…

如果係私家車既話…咁果個係咩人?

正當我苦無頭緒,不自覺地望向倒後鏡時,

又一輛車駛入。


呢次既呢部車唔同之前,只係一部普通既寶馬。

毫無特別之處,於是,我將所有注意力集中係呢部車既車窗上…

當部車愈駛愈近,我先從倒後鏡見到司機座載有一男一女。

男既著住西裝,女既…

等等…

我望真少少…

呢個…





趙政祺?!


冇錯,我冇認錯,肯定係佢。

寶馬迅速地係我身旁駛過,趙政祺認得出我架車既車牌,不過佢冇同我打招呼,只係望左一眼就立即轉換視線。

呢個時候,我見到車後座仲有人。

果然…

Hyuna坐左係車後座。


點解佢地會係呢度出現?而且仲可以進入去金庫!?

我一啲頭緒都冇,就算我想扮白撞,都同唔到佢地入去。

就係呢個時候,我感到褲袋既手機震左一下。


『走』


呢個訊息,係hyuna發比我。

雖然佢只係打左一個字…但呢個字已經足夠說明佢而家既處境。

正常可以用電話既人,應該會打一句句子,絕唔會打一個單字。

而且我見佢側面只係用眼角既餘光望左我一眼,但同時佢係同車後座既另一人交談緊。


即係話,hyuna一邊傾計,一邊偷偷地伸手入袋發訊息比我。

我亦事不宜遲,即時開車離開呢個地方。


一路上我不斷係度諗…點解佢地會係度出現。

而且同佢地傾計既人…唔似係朋友,似係工作上既客人一樣。

但…hyuna點解…會係趙政祺架車出現?


我回想起今朝hyuna打比我,佢話佢係趙政祺身邊,即係話佢地一早準備黎呢個地方。

而我係一個意料之外既因素,佢地冇諗過我會係度出現。

因為hyuna冇預計過我會逗留係金庫門外,佢以為我只會去灣仔、銅鑼灣一帶勘察邊度人多就算。

所以佢先會發個短訊比我叫我走……


今晚…我一定要問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