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邊廂



『趙總請坐請坐。』一位穿著藍黑條紋西裝,衣領上扣著銀行徽章的男人道。

『哎呀,高總,我可擔當不起呀。』

『怎麼會,』高總笑言:『年紀輕輕就當上了世界知名的連鎖公司董事,怎麼會說擔當不起呢?』



『哪裡哪裡,』趙政祺客氣道:『高總身為全中國最大銀行的執行董事之一,還要是香港的副總裁,小妹我才是小巫見大巫呢。』


『哈哈哈,想不到趙小姐功課還做的蠻充足的嘛!』高總獰笑著。

『當然,我們都是幹事兒的人,準備肯定是少不了的。』

『那咱開門見山吧。』




高總按了幾下辦公桌上的滑鼠:『不過你身旁這位是?』


趙橫了身旁的女生一眼:『喔,她是我的秘書,叫Hyuna。』

『高…副總裁你好…』hyuna靦腆地道。

『叫這小妞出去吧,』高總擺出一副高姿態:『事兒咱們倆談就行了。』




趙政祺同hyuna點點頭,hyuna亦心領神會,自動自覺走出房間。


咔-


Hyuna離開左之後,整個房間就剩低高總同趙政祺倆人。


房間面積寬敞,牆邊有個放滿書同獎項既書架,另一邊有個魚缸兩尾龍吐珠悠然自得的游動。

而高總年介花甲,身型膘肥體壯,一臉和藹慈祥既福相,乍便知是乘堅策肥之人。

從他意淫地瞄著hyuna離去的倩影,趙政祺不禁心想天下烏鴉果然一樣黑。





『高總對她有興趣嗎?』趙恭敬地問。

『甭說廢話了,』高總品了一口茶:『你找我有什麼事。』

『哎唷…』趙妮聲道:『高總不要那麼兇嘛…我是來找你合作的。』

『直說。』

『在說那個之前,』趙政祺將一直提住既圓筒型黑色尼龍袋放在桌上。

『這是…』

『小妹我素聞高總嗜畫如命,之前在拍賣會投得了一副畫,就當作是小小心意。』



『喔?』高總喜形於色,難掩其興奮地打開:『是崔如琢的手筆嗎…』


『高總有眼光。』趙政祺接著道:『這是《山色蒼茫瓖雪天》,這是圖辦,實物待會有人會送到高總的府上。』(此畫來源見《隱瞞》一章)


『想不到趙小姐手筆還砸蠻重的嘛!』

『哪裡哪裡…我爸爸生前常教我,禮多人不怪嘛~』


『你爸的事我略有所聞…很遺憾……好,你有什麼要求儘管說吧。』高總大喜。

『其實很簡單,我想要的東西,是『這裡』的東西。』



『這裡?』高總一陣愕然:『什麼這裡?』


『高總,你這裡難道只是普通的辦公室而已嗎?』

『你是打金庫的主意?』高總毫不避諱。

『不是。』趙果斷否認。

『那你想要甚麼。』


趙微笑著:『甚麼偷東西的太下流了,我不會拿走你的甚麼,我只是要你的權限去令一些東西消失。』



高總臉容轉喜為愁,額角既著汗:『你到底想怎樣…』




『希望你能把金庫內的數據庫保安系統解除一會。』趙政祺道明來意。



『哈哈哈哈哈!』



『怎麼樣?』趙問。


『哎呀,我說小妹子,你是不是吃飽了撐的?你以為我是神嗎?光是我就能解除?你也太天真了吧!』

『高總,我不是在開玩笑。』

『哈哈哈?我也不是啊?你要我怎解除?就按一個按鈕嗎?別傻了!』


趙政祺早料高總有此一著。


『十二月二十五日。』

高總止笑:『什麼意思。』

『銀行金庫每一年有五次更改保安系統,由保安部主管、以及正副總裁監察之下更改密碼等一切保安,下一次就在十二月二十五日,對嗎?』

『說白點。你是怎知道的?』

『怎知道不重要,我希望當天高總你能在最後一步確認修改時,把最後一步延誤三十分鐘。』

『三十分鐘?!』

『沒錯。』


『你知不知道十分鐘內不確認修改會有什麼後果!?』

趙自信地笑著:『當然。』

『你是知道才……』高總欲言又止。



『高總果然聰明,不知小妹的要求能不能幫忙達成一下呢?』

『開玩笑…你這小妞可真毒啊。』高總斷言拒絕。

『哎呀…高總你怕什麼呢?』趙政祺續道:『這可是對你有利的喔~』

『對我有個毛利益?』高總用力拍檯:『你覺得這錯誤到底有多嚴重嗎!』


『如果錯誤不是出在你身上呢?』趙說道。

『我是最後把關的人!錯不在我還會有誰!』高總怒喝。

『田國立。』趙低頭默道。

『董事長……?』高總言不盡意。


『高總,我知道你一直很不服他,對吧?』

『你……』


趙政祺倒背如流:『田國立,銀行董事長,最高決策人。剛剛2013年才加入貴銀行,憑著豐富的經驗與卓越的管理方針一登龍門,以致本來最有望取得此職位的高總你…被他撿了個天上掉下來的餡餅而深深不忿,對吧?』


高總彷彿被看穿一切,緊張感令他不得不嚥下口水。


趙接著道:『其實兩位都日理萬機,只有修改保安系統當天兩位都會在場作最後確認,只要你把他使開,即使最後出現失誤,錯的也並不在你,他是最高決策人,責任一定在他那。』

『開玩笑,有那麼容易使開他嗎…』高總不敢相信。

『拉倒吧,你們一年做幾次這個職務,其實說白了只是站在一旁看罷了。』

『你有把握不會被查到嗎?你這小妞……』

『我當然有辦法,因為前一天貴銀行會發生一件大事,所有視線都會轉移到那件事。』

高總疑惑道:『什麼事?』

『高總不必擔心,』趙自信滿溢:『到那天,你就知道了。』

『你這樣做…是要借保安系統錯誤,股價大跌前沽空銀行的股票吧。』


『高總你果真聰明啊,』趙政祺笑著:『到時候貴銀行大事一發生,股價定必急瀉,另外加上保安系統就算出現錯誤,銀行為保聲譽,怕出現恐慌性拋售,以及銀行出現擠堤潮,故定必將此事保密;只作內部調查問責。而高總你只要順理成章,就可以順利登上董事長之位了。』

『你到底要對銀行做什麼事?而且從股票獲利你就不怕被廉政公署查到嗎?』高總怒目相視。

『我可不是一般的小女人哦,』趙政祺嚴肅地道:『所有事都不用我親手去做的。』


高身為銀行副總裁,以他充滿歷煉的人生,竟然會被眼前此小女人玩弄於股掌之間,以男性的尊嚴,他毫不想接受趙政祺的建議。



『小妮子,故事蠻精彩的。』

趙大感錯愕:『高總是什麼意思?』

『要當一個小女人的棋子…』高總反客為主:『我可沒有墮落到這種地步。』

『難道高總甘心輸給那個人嗎?你為銀行這麼多年的努力就被一個新加入的人搶去一切功勞,你服嗎?』

『你說的沒錯,』高總看著杯中的茶:『我當然很不服。』

『那你……』


『但我更不服受一個女人所指揮!你就請便吧!』

『高總!……』

『趙小姐,』



高總把電腦螢幕轉過來:『你再不走,剛才所拍下的畫面,還有你說的東西…我可不保証會交給誰喔。』


趙政祺目瞪口呆:『你是什麼時候!…』



『滾吧。』






咔嚓-





『趙小姐…』hyuna一直留在門外。

『我們走吧,』趙政祺深深不忿地看著高總的房間:『這老頭子可不好對付。』


趙政祺勢估唔到,原來高總既防範之心係咁強烈,會談既時候竟然將過程錄低,用作保護自己之用。睇黎呢個老野唔係咁易對付。

趙回想起,原來係hyuna離開房間時,高總既右手已經有所行動。

仲以為果個老野只係一個好色之徒…趙政祺為此感到深深不忿。


『趙小姐…我地而家去邊…』hyuna低聲道。

『沒你的事了,我載你到市區吧。』

『好的…謝謝…』


二人登上車後,趙政祺明顯為盤算下一步既事情作打算。

因為自己今次以為順利可以談判成功,點知食左閉門羹不突止,仲有痛腳係果隻老狐狸身上。

呢一刻既趙政祺已經騎虎難下,唯一既出路只有用不法手段迫佢就範。

估唔到係調查對方既同時,對方亦一樣有所戒備…呢仗算係平分秋色…唔係,係趙政祺棋差一著。

相反,hyuna只係坐埋一邊鬱鬱寡歡。


『怎麼了?』趙問。

『冇…冇野……』hyuna欲言又止。

『你想找阿沁那個小子嗎?』

『唔…唔係呀趙小姐…我只係有少少野唔明白…』

『什麼事?』

『頭先去果個係咩地方黎…?點解有咁多人把守住…?』hyuna和盤托出。

『你不需要知道。』

『咁…頭先果個人又點解會見你…?』

『他是我爸爸生前的好友,我爸死前對他有恩,他見我很平常,不過我萬想不到…』趙生氣得咬牙切齒。

『萬想不到乜野…?』

『算了,』趙深呼吸:『你不要管那麼多,有必要我會跟你說,沒必要的你不需要問。』

『哦……』hyuna小嘴一噘。

『啊,對了。』

『仲有咩事…?』

『剛才我沒記錯的話,停泊在門口的車子應該是我的車吧?我瞄了一眼車牌是KC3154。』

Hyuna點頭:『嗯…係阿沁…』

『那個白痴…在這兒幹嘛啊!?』

『趙小姐你唔洗擔心…頭先我已經叫佢離開左……』

『還是你讓人放心,假如被那老頭子知道我製造煙幕的計劃,用來要脅我豈不就功虧一簣了。』

『唔會唔會…!』hyuna急忙道:『我一定會督促佢架…一定會幫到趙小姐你…只要你肯…』

『放心吧,』趙政祺打斷:『答應你的事我不會食言的。』

『謝謝……』hyuna害醜地追問:『係呢…點解你要賺咁多錢既…?你已經係一個集團既老闆…點解仲要用咁多方法…?』

『哈,』趙政祺冷笑了一下:『錢哪會有人嫌多的呢?』

『但…有必要花咁多心力去賺咩…?仲要冒咁大既險…?』

『這就是我跟你們的分別啊!』趙一矢中的。

hyuna一頭霧水,顯出一副好奇的表情。


趙政祺娓娓道來:『世界上有很多人為生活而打拼,為的就是安穩的生活。但他們不知道光是上班根本和一個等死的人沒兩樣。比方說,假如你有了我的財富,你會怎麼樣?』

『我…我會…』hyuna雙眼發光。

『吃喝玩樂對吧?』

被講中心聲的hyuna滿臉通紅。

『當你站在我的高處,假如你不吞噬別人,別人就會吞噬你。』

『下…?』

『你以為有了錢,就能安享晚年嗎?可不是呢,當你有錢時,無論是在下屬,還是對手的眼中,你就是一塊肥豬肉,每個人都想把你吞下肚子。你對著他們仁慈,難保他們會對你一樣。我的下屬或多或少有十幾萬個,有人能保証他們沒有一個想取代我嗎?』

『……』

趙四目交投:『是每一個都想!他們會從低處慢慢的爬上來,到最後就會以取代我為目標不惜犧牲一切!』

『咁…』hyuna稚氣的道:『可能唔係個個都係咁呢…?』

『你知道我的爸爸是怎死的嗎?』

『你爸爸……』

『就是被那種爬上來的人而害死的。』

『sorry…』

『沒關係,我已經習慣了。他把整個社團都交下來給我老公前,是因為他早料到有不少人想謀害他,取代他的位置!甚至到他死前一刻,都要保密,為了那群害他的所謂兄弟!』


『原來趙小姐你……』hyuna有點體會到趙的感受。

『為了防範那些人,不管是黑白兩道,我都非常需要更多的錢去維繫我爸爸的心血,還有公司的一切,我也只是一個女人,你以為我做那麼多壞事良心會好受嗎?還不是因為有使命…?我要是被害死了…沒有人會可憐我的!』

『咁點解…你要搵阿沁……』

『他…』趙政祺遠眺窗外:『我看到他身上有威脅到我的能力。』

hyuna急忘澄清:『唔會架…唔會架!阿沁唔會害人架…!』

趙回望hyuna雙眼:『那你就太不了解你男朋友了。』

『唔會…阿沁佢點會害……』

『啊不,』趙續道:『是你太不了解人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