嘟---嘟嘟----



「喂,hyuna?」

『咁岩既阿沁…我都正想搵你傾啲野…』

「你而家得閒?趙政祺唔洗搵你做野咩?」



『唔唔……我幫完佢喇……』

「你地今朝咁早出黎去左邊?」我試一試探她口風。

『不如…出到黎見面先講喇…』

「你係邊?不如我黎接你?」

『唔洗喇…我地係旺角等啦…』



「咁,我十五分鐘到。」

『嗯…到時見…』


早上離開左銀行金庫後,我就馬不停蹄地趕左去港島區最多人既地方。

包括銅鑼灣同灣仔。

呢兩個地方都係港島區人流最多最密集既地方,不過相對之下銅鑼灣會比較多行街既人流。



所以如果阿dee既解款車係銅鑼灣市中心跌錢既話,必定會造成騷動。

因為除左普通市民,仲有大量既自由行、師奶,年輕人等等都會洶湧而上。

甚至會出現爭先恐後既情況都唔定。


不過我諗深一層,果日係十二月二十四日,雖然係星期三,但正路應該有好多人放假。

就算打工仔都會有人request聖誕假啦!仲要係平安夜喎,比著我都射波。

但我諗左咁多理由,最後都決定左地點係……「灣仔」。




原因好簡單,因為我從金庫渣車過海出九龍時,從東區走廊直入海底隧道先發覺…

呢條路線係唔經銅鑼灣既市中心。

由於唔會兜入去果邊,再加上阿dee又唔係司機,所以即使銅鑼灣比較多人都冇用。


而灣仔的話,趙政祺要我地係lunch time時段行動,而且以佢性格力求完美,必定會將押運時間表修改到1:30pm左右,到時告士打道兩旁既商業、政府大廈都有大量員工出入,一定有好多人留意到。

而家我剩低既工作,就係要係果個時段出現係阿dee部車前面,等車上既司機稍停一陣部車,然後阿dee再係車門做手腳借機打開車門先得。


不過要點停到佢部解款車…仍然要研究一下。




咇--咇----



『嗨…阿沁。』

我徐徐落下車窗:「嗨……」

『嘻,叻仔喎,有車渣~』hyuna甜笑道。

「講呢啲…」我尷尬笑道:「上車啦。」

『下?』hyuna好奇問:『去邊?』

「傾野嘛?旺角咁多人…間間餐廳都嘈到死。」



『哦哦……』


hyuna上左車之後我立即開車:「我記得你唔鍾意食正餐…我係酒店book左個afternoon tea。」

『下…?』hyuna個樣一臉茫然。

「做咩?」

『冇…覺得阿沁你…好似變左咁。』

「傻既……」我減慢車速低聲道:「我根本冇變過…」

『唔係呀~』hyuna輕撥秀髮:『以前你唔會咁細心架。』



「咩啊!?你唔記得左我不嬲都細心架咩,我仲做足『出街帶紙巾,溝女加五分』架。」


『係咩…頭一年真係有既…』

………


『最近幾年你愈來愈冷淡…好似今日咁既阿沁…我已經好耐冇見過喇…』hyuna惋惜著。

「我應承你,以後都會咁細心喇~怕左你。」

『車…』hyuna拍了我一下:『你都唔守承諾既。』

「……又抽我水…」

『唔講呢啲住…』hyuna語調一轉:『你今日做咩泊部車係果棟大廈門口啊?』

「呀,我都未問你!你做咩會同趙政祺係果度出現!」

『我………你答左我先啦~!』

「頂…我好奇嘛!咪留係果度八卦下囉!」

『你唔係去左勘察邊度人多架咩?點解會去左趙小姐面談既地方?』

「面談既地方…?」我心生疑問。

『嗯……』

「你地入左去傾啲乜野?做咩會係果個地方傾?」

『我…我都唔知呀…我入左去一陣…就畀對方趕左出門口喇……』

「對方?果個咩人黎…?趙政祺冇留你係身邊咩?」

hyuna抬頭想著:『果個…好似係銀行既副總裁黎既……然後趙小姐好似遷就佢咁,果個人叫我走,趙小姐都冇留我…』

「竟然…?」我不禁冷笑:「估唔到趙政祺都有怕既人。」

『我之後係門口嘗試偷聽,但都聽唔到啲咩……』

「跟住呢?」

『跟住…跟住無耐趙小姐就出黎喇…但佢好似嬲爆爆咁,至於點解…我都唔知喇…』

「哦…」



趙政祺竟然約到銀行既副總裁見面,而且地點仲要係金庫之內…

愈危險既地方愈安全…我諗冇人會估到有人選擇係果度面談。

不過聽hyuna岩岩講話趙政祺離開時係生氣而回,想必交涉應該仲未成功…

以趙既性格,下一步應該會利用恐嚇加威脅對方既手段,去迫對方就範。

但…趙政祺既目的到底係咩呢…


『咁你呢?』

「下…?」我整個人嚇一嚇。

『我話啊…阿沁你呀~有冇發現到啲咩?』

「我?」我反問:「呀係喇,你知唔知果個係咩地方黎?」

『唔唔…』hyuna搖搖頭:『唔知呀…趙小姐冇同我講…阿沁你知道?』

「嗯…」我點頭輕歎:「果度應該就係銀行既金庫。」

『下…?!』

「你冇留意到出面有好多攝錄機架咩?」

『冇啊…我淨係知有好多保安…入面守衛好深嚴。』

「入面…?係喎,你入過去,入面有啲咩?」

『入面呀…』hyuna食指點著唇回想:『冇咩特別…我地只係經過一條走廊…然後就入lift…不過…』

「不過咩?」我按捺不住。

『不過部lift好奇怪…只有一個樓層可以選擇…』

「嗯,因為樓下都係放哂財物同機密文件,應該要用第二部升降機入去。」

『哦…唔怪得……』

「你叫我走左之後,我勘察過一次路線,發現告士打道係最適合行動,你幫我同趙政祺講。」

『嗯…好…』hyuna望住窗外既景色。


嗯……

原來我一直想得太多喇。

呢一刻我望到hyuna既眼神先令我猛然醒覺,原來我地已經返唔到去以前。

儘管我有幾努力搵返以前既感覺畀佢,我同hyuna二人之間總有一道無形、且高大既牆壁。

呢面牆壁阻隔住我地既關係,每次我想攀爬上去,去到愈高既地方…就令我跌得愈痛。


「係呢…」我專注在路面情況。

『嗯?』

「其實你…」我續道:「點解會幫趙政祺做野既?」

『阿沁…你會唔知咩?』


我當然知…但我更加想從你口中聽出事實,唔想只係估估下。

「唔知…」我輕歎一句。

『咪同你一樣囉…』hyuna百般無奈。

「佢又用你家人要脅你呀?」我心底有點憤慨。

『算係啦……』

「我仲以為佢用錢引誘你添…」我喃喃自語。

『嗯…?你講咩話…?我岩岩諗到入哂神。』

「無…無野,」我將車停定:「到啦。」

『呢度係……』


「我地第一次約會既地方。」


『你唔係訂左酒店下午茶架咩…?點解…』

「唉,你睇下個天黑哂啦,我地唔經唔覺已經遊左好耐車河…要傾既公事都傾哂咁制喇。」

『嗯…』hyuna仍然悶悶不樂。

「行啦。」


我同載住hyuna去到一間位於尖沙咀既餐廳入面,呢間餐廳可以話係靜得水靜河飛。


『歡迎光……』侍應立即變聲:『噢!係你地呀!』

「嗨靚仔,你仲記得我咩?」我禮貌地打招呼。

『嗨……』hyuna亦有點尷尬。


『梗係記得喇!你地之前日日黎食lunch架嘛!』

「咁都記得?」我數數手指:「都成年前既事咯……」

『唔好講咁多,坐果邊先啦,你以前最鍾意坐果個位。』侍應熱情地招待我們。

「唔該哂…」


當我地坐定後。


「唔該…我想要一個……」

『得啦!~照舊嘛?』

「呀…係呀,唔該。」

『等等,好快到。』


『阿沁……』hyuna會心微笑:『估唔到你仲記得呢度…』

「點會唔記得喎。」


呢間餐廳冇咩特別,只係一間好普通既餐廳。

餐牌殘舊、裝潢落後、員工九成恰眼訓、再加上廳心懸垂住把搖搖欲墜既舊式風扇…

真係難怪會冇人黎呢度食飯。

不過呢間餐廳唯一既好處,就係離我地公司非常之近。

係公司認識左hyuna之後,我同佢每逢lunch都會黎呢度食,邊傾計,邊講笑。

雖然呢度裝修好差,而且食物仲特別貴,閒閒地一個餐都六、七十蚊,絕對唔係一般打工仔會黎開飯既地方。

再加上位置偏僻,令到呢個地方靜上加靜。

不過亦都係因為咁,無人會打搞我地係呢度培養感情。

想當年,我地好窮,但窮得好快樂。


『兩個A餐到,一杯檸水…靚女你既~一杯可樂…靚仔你既~』

「唔該哂。」我笑著道謝。

『嘻…』Hyuna稍稍釋懷:『拿…你塊檸檬呀~』

hyuna將檸水杯上既檸檬掉到我杯可樂中。

「你仲記得…?」

『梗係啦…有邊個會好似你咁孤寒架~?加幾蚊轉檸樂都唔肯~要迫人地飲檸水…再畀塊檸檬你~』

「咩孤寒啊?」我澄清道:「檸水對皮膚好呀,既對你好,我又可以飲檸樂,又可以慳幾蚊,winwinwin situation!」

『懶叻啦你…』hyuna臉上泛起兩顆酒窩。


「嘩!」我食左一口:「估唔到成年都仲咁難食。」

『嘻嘻…幾好呀,』hyuna亦放一啖入口:『但…真係好咸呀…』

我立即抽水:「似你囉。」

『哼!作死你呀!你就咸!你最咸!』


餐廳從一片死寂中,變成一片歡樂、開心、溫馨、快樂……



就奇。



事實係變得…更一片死寂。

唔好以為餐廳會被我地歡欣既笑聲所感染到。

從幾年前第一次黎呢度食飯,定係去到今日都好,入面既員工都經常仇視住我地。

就好似我地係度曬恩愛咁,除左個侍應之外,幾乎其他人都眼超超咁望住我地。

不過,係呢種氣氛之下食野,我同hyuna都覺得好好笑,

而且仲好幸福…好享受呢種感覺。唔知…呢啲係咪叫做臭味相投呢?

呢一個地方…就好似我地既家一樣。


只可惜…維持既時間唔長。



『時間差唔多喇…』hyuna望一望檯上既手機。

「不如…我送你返去?」

她立即回望我眼神:『你送我?』

「係啊…可以嘛?」

『阿沁…』hyuna眼中閃著淚光:『唔洗喇,我自己坐的士就得…』

「下…?點解?好快之嘛,唔好哂錢啦!」

hyuna無理會,仍然截左部的士:『如果……』


「下?」我望住佢背影。

『我話如果…』hyuna打開車門回望著我:『你以前一直都係咁…就好…』

「………」

『拜拜…』


我望住佢既身影登上車後…我冇追佢。

雖然我好想衝埋去攬住佢,好想同佢講唔好走、唔好離開我。

但我知道我地今時唔同往日。

我地今日既見面,其實單純只係交換情報,表面上既溫馨只係屬於幻象。

實情係我地只係幫趙政祺辦事…

呢種根本唔係叫做拍拖……係……其實我地已經分左手。

只係我一直好想回到過去,好想為以前既事彌補。


不過可惜,時間不饒人…


我地每個人都想有一部時光機,可以返到去果段我地曾經錯過,曾經糟蹋既時間。

去阻止一切錯既事,去彌補一切值得挽救既事。


係兩年前我唔應該冷淡…掛住打機而忽略hyuna,

係分手果一刻我應該問清楚…唔應該咁順佢意…

甚至岩岩,我應該捉住佢唔好令佢自己一個走…


可惜,我全部都冇做。


係感情用事呢方面,hyuna比我果斷,佢可以分得好清。

但我就…


今次一別…已經唔知幾時先可以再見到佢。

我唯一可以做既,就係盡力完成今次呢件事,然後帶住hyuna浪跡天涯又好…咩都好。

去過返啲只係屬於我地兩個人既生活,即使冇得打機、冇得去蒲…

只要有呢個女人係我身邊,一切已經足夠。





[就這樣愛你愛你……]


又會呢個時候打黎既…



「喂?阿Dee…?」




『阿沁!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