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



『你地倆個聚下舊喇…我廢事做電燈膽阻住你地。』




當每一個人都為三個月後既事而開始籌備時,阿Dee既工作相對比其他人黎講來得輕鬆。



因為阿dee只係需要做平時做開既事就得,唯一唔同之處就係需要製造車門既「缺口」。

但呢一點要做其實唔太難,舉個例子;

當日將會用上既輔幣車,側門本來係專門用黎上落車之用,所以一般黎講呢度門都唔會太難開。

阿dee只係需要於上車既時候,用一張透明膠紙將門既『扣位』卡住,即可以達至「開關失靈」既情況出現。




原理就好似屋企道門個鎖位用膠紙封住一樣。


但愈係簡單,阿dee既內心就愈不安,好想可以做更多既事去確保自身既安全。

人總係貪生怕死。

雖然做既事係最簡單,但所負既責任卻係最重。

阿dee一諗到自己將會係第一個被查既對像,內心就不安起來,而且…






「阿沁一直都係度努力緊…冇一刻鬆懈…」

「係我令到阿沁惹到咁多麻煩…係我大意先會被人設局害到…」

「我一定唔可以再重蹈覆轍…我要做更多…更多既事前準備…」

「我一定會做得到…我做到既事絕對唔止咁少…我一定…」



阿dee一邊拖住勉強支撐既身軀喃喃自語,一邊執著地仍然上街做準備功夫。



經過最近呢幾日連番發生既事情後,整個人除左精神恍惚,分析亦開始下降。


先係數日前既連續工作,然後被趙政祺利用運送黑錢,再牽涉入幾單刑事案當中,

被扣查四十八小時後阿dee都冇好好休息過就去趙政祺本部開會,即使開完會…

返到屋企既阿dee仍然無任何休息既心情…



一方面被阿爸問長問短…另一方面又唔想畀阿媽知道,怕病情會惡化。

而且仲要瞞住倆老,即使係可能有救…可以醫到阿媽既病都好,始終而家都未係時候講住。



阿dee而家要做既,係補足精神,聽日再作打算。



勉強終於有覺好訓既阿Dee休息左幾個鐘,一到天光就起身準備出發。

阿dee同阿沁唔同,阿dee係有工作在身,所以唔可以好似阿沁咁隨時隨地去調查。

所以,本來十二點上班既阿dee,一早八點就起左身。

目的,就係為左去現場路線行一次。


由於平日經常都會接到銀行出車既任務,所以阿dee對於銀行金庫既地點完全唔陌生。



hsbc既金庫係九龍灣,中銀既金庫就係筲箕灣等既資料,係阿dee腦海都過目不忘。



早上9:30分,阿dee根據最有可能既行車路線,黎到灣仔告士打道與史釗域道交界。


打量左一下四周之後,呢處人流的而且確係最多。

首先呢個地點係沿近地鐵站出口,而且商廈林立,估計行動當日呢度絕對係不二之選。


『喂大佬,咪企係條路中心阻住哂啦!』



阿dee被撞一下急忙道歉:『sorry…唔好意思…』


九點半係一眾打工仔趕返工既熱門時段。

阿dee一邊將三個月後有可能發生既景像幻想出黎,另一邊冇諗過自己諗到入哂神而阻住左其他人。

即使件事未發生都好,呢刻既阿dee就好似將案情重演咁,

身邊嘈雜既聲音彷彿變成:「有錢執呀!!」既呼叫聲一樣,

阿dee抬頭一望,見到有一條行人天橋,便立即上去,試圖係高處俯瞰,睇下會唔會有咩特別既情報發現。


上到行人天橋後,驟然一望過去人流竟然比起天橋下既人仲要多!

呢條天橋連接幾棟主要既寫字樓大廈,以及中型既商場等,有唔少既上班族出左地鐵站都會沿呢條天橋前往想去既地方。

幸好香港人都比較守跌序,大家都不約而同地左來右往咁行,但一眼望過去的確人山人海非常壯觀。

原來平時返工既景象,係工餘時間睇會有另一番感受。

阿dee一望到呢個情景,就已經諗到當日發生事既話,聚集最多人既唔係馬路,而係…


天橋上。


所以,決定跌錢既地方一定要位於天橋,假如太早或太遲…吸引唔到人流不突止,

分分鐘會有意料之外既事情發生:例如整箱鈔票被人無聲無息搬走左咁。

車門故障既時機…一定要非常準確。


阿dee挨住天橋上既圍欄,觀看住馬路兩旁既景況。

映入眼簾既,除左係商業大廈之外…就只有快餐店、通利琴行、商場等等…

不過眼利既阿dee發現到一個地方。


酒吧。


灣仔乃soho區華洋雜處之地,酒吧其實大街小巷都會有,所以唔太出奇。

不過呢間酒吧既位置就非常之玄妙。


阿dee內心盤算著當日既情況:

假設有人發現跌錢,我地唔可以保証果三箱放係側門既錢箱能夠100%完全打開將銀紙散落到一地都係。

如果我地跌左三箱錢,而冇打開到既話,情況會變成點?

冇錯,係唔會有人發覺到有咩特別,要製造煙幕根本無效。

錢箱無打開既話,外觀同一個普通塑膠箱係一模一樣!根本冇人會知道入面裝住既會係錢。

但我地唔可以私自打開錢箱,就算係塑膠箱都好,封條都係銀行職員親自貼上。

阿dee唔可以確保跌出錢箱既一剎那會有人發現到「跌錢」。


無人發現,就等同失敗。


於是,要杜絕呢一個意外因素,必定要有一個『煽動者』。

阿dee睇中呢一間位於馬路旁既酒吧,就係希望可以係事發當日,令阿沁埋伏係呢度。

然後阿沁負責做一個煽動者既角色,將整條街既人既注意力都集中係馬路之上!


假如唔係室內既話,阿沁既行蹤一定會被cctv拍到。

「阿沁幫左我咁多…我都一定要做返啲野…」阿dee默念道。


於是阿dee就決定要用酒吧呢個單位,去畀阿沁用作埋伏之用。

點解要用酒吧,原因好簡單,因為所有商鋪中,只有酒吧係白天係唔會營業。

換句話講即係同一個空置既單位無異;所以非常適合用作藏身之用。


確定左地點,阿Dee決定夜晚收左工後再黎一趟。




「走先啦!聽日見。」阿Dee換好衫道別。

『阿誠,』榮sir望住阿dee遠去既背影:『知唔知阿dee呢排做咩?神神秘秘咁。』

誠哥搖頭:『唔知啊…可能拍拖掛?』




天色慢慢入黑,位於長沙灣總部收工既阿dee無因為日常既工作而感到疲累,

反而立即換好衫出發到灣仔一帶再作深入調查。


臨近深夜時分既灣仔五光十色,路上兩旁既酒吧開到成行成市。

不過,呢一帶同蘭桂芳唔同,大部分都係白領一族同埋外國人出沒較多,

基本上行過成條街都只係會聽到英文,唔同老蘭尖咀咁多mk出沒。


『hey~~』一名賓籍既女人企係酒吧門口向阿dee招手。


阿dee尷尬咁示意唔洗之後,係滿佈人群既大街中左穿右插,向住早上見到既地點進發。

穿過果條遍佈外籍人士既酒吧街之後,阿DEE終於黎到近馬路旁既酒吧。

同頭先既環境完全唔同,呢間酒吧明顯係做本地人生意,出入都係黃種臉孔既人。


尤其門口有兩三個大漢把守令人頓感錯愕,甚至經過門口既阿DEE都唔太敢入去。

阿dee深呼吸後鼓起勇氣向兩名彪形大漢接近…!


『等等。』

阿dee額角冒汗:「咩事…?」

『咪行住,』大漢右手取出一柄黑色電筒:『身分證。』

「哦…」阿dee鬆一口氣。


配合完檢查後阿dee就一如平時去蒲咁,打算懷住輕鬆既心情入去飲杯酒視察一下環境。

不過可惜…阿dee做唔到。

戰戰競競既阿dee不時左思右盼,就算強勁既音樂之下,佢都只係吧檯旁一動不動的站著,同周遭既人形成強烈對比。


『喂,飲啲咩?』一名酒保問。

「Long island呀唔該。」

『八十蚊。』


阿dee一邊搞拌住杯酒,一邊四周圍走動。

因為,要以呢個地方作藏身之處,一定要係後巷偷偷進入,然後從正門行動,事成後再從後門逃離;

因為酒吧係露天既,所以正門就算天光都唔會上鎖關門,上鎖既只有酒櫃同廂房,

只要搵到後門當日破壞個鎖就可以輕鬆潛入,呢個就係阿dee既主要目的。



此時,阿dee望到吧台既旁邊有一條走廊,走廊兩旁都有幾個包廂,

根據阿dee既經驗,酒吧為左方便打掃清潔,一般黎講包廂房既盡頭都會係「後門」所在之處。


『喂!你!咩booking架?』一名黑衣男子從後趕上。

「我…」阿dee心生一慄:「我搵廁所…」

呢個絕對係阿dee一生中講過最壞既籍口,完全將自己既後路打斷哂。

『屌,你飲大左啊?』黑衣男指住遠方:『廁所係果邊丫嘛!』

阿dee為防被找麻煩,只能配合:「哦…好…唔該你。」


放低杯酒後,阿dee打算入廁所再搵時機去視察後門既出路,只要果個黑衣男走左…就可以入去,然後就知道呢間酒吧既後門係通去咩地方。


『喂…屌你老母得未呀邊撚個霸住個廁所屙咁耐啊!』一把醉醺醺既聲線傳來。

阿dee冇出聲,只係等待外邊既人離去。


『喂!老鼠!嘔完未呀!細b打鑼咁搵你呀!』

『得…!即到…』


廁格外回復一遍安靜之後,阿dee亦稍稍鬆一口氣。

不過阿dee出左廁所,遠望果條走廊仍然有個黑衣人係度把守住。

於是,阿dee不加思索就準備用一個最壞既方法通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