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又係你!?』黑衣男子立即截停阿Dee。

「咩啊……」阿Dee扮作有幾分醉意:「我細b哥間房既…行開啦!」

『……』


當然,阿dee根本唔知道細b哥係邊個,只係靠岩岩係廁所聽到果兩個黑社會講既一句,再加上自己有幾分醉意,所以就膽粗粗咁用呢個方法。

呢個方法當然係好危險,但呢個情況之下根本冇其他方法可以去到果個位置。



只要佔據到呢個據點,行動當日成功既機會就一定可以大大增加!

阿dee欠阿沁既實在太多,無論係由細到大兄弟既羈絆又好,第一次犯法賺到既錢都好,甚至最近自己連累到阿沁,阿沁都義不容辭地幫自己。

面對住咁大既愧疚心…半醉既阿dee一心只知要做返啲野去報答兄弟。


阿dee腳步飄浮,左挨右碰咁係走廊慢慢行去。



呢刻絕對唔可以心急,一定要被身後既黑衣人認為自己已經醉左…萬一步伐加快,一定會被佢再次截停…到時就水洗都唔清!

行左幾步就挨係一邊既阿dee,醉眼惺忪地半開半合,用眼角既餘光,盡力咁係伸手不見五指既走廊入面搵出路。

『啊…邊間呢…』


阿dee用微細既聲線扮搵細b間房,但事實係打算搵後門既出路。

俗語都有講;要呃人,先要呃到自己,呢刻既阿dee深切體會到呢個大義。



距離走廊既盡頭大概仲有三十米既距離,但身後既黑衣人仍然將視線集中係自己身上…!

再係咁落去佢一定會行埋黎!


「點算…」阿dee內心盤算著。


假如加快步伐,以速度黎講阿dee都算有少少自信可以羸到呢個睇場既黑衣人,

但係而家阿dee處於半醉狀態,加上唔熟悉呢一帶既路,好容易會失手被擒。

再加上對方係黑幫人物…要搵自己真係易如反掌,就好似趙政祺要利用自己一樣簡單。



最重要一點,係唔知後門有冇上鎖!

雖不想節外生枝,但卻已騎虎難下…


走?回頭?撤退?

恐懼、絕望、壓力統統佔據著阿dee既四肢。

腦海中浮現出無數人既臉孔…

「唔可以失敗…唔可以失敗…唔可以失敗…」


已經返唔到轉頭,就算想走都走唔到,因為自己入黎時已經同黑衣人講左係搵細b既房。



阿dee回想起,果個黑衣人一聽到係細b後,態度即刻軟化落黎。

甚至連自己只係二打六,三唔識七既人物,呢個黑衣男聽到細b個名都忌憚三分。

可想而知細b到底係一個點樣既人。


阿dee忽然想起電影情節中,係黑幫做臥底失手被擒既畫面。


『做二五仔!?』

『想斷手定斷腳?』



『斬佢全家!』

『咪走呀!!斬佢!!』


一個個手持鐵通,開山刀既黑幫忽然在頃刻之間包圍住自己,

正當面前有一刀狠狠劈下來時,阿dee驚恐無助地合上雙眼;

隔左幾秒後…緩緩張開…

原來…係幻覺……回望一下,黑衣男仍然望住自己。

等等!



身後大概十米左右既黑衣男身影變得愈來愈大,唔係!係愈來愈近!

阿dee立即望返前方,無得揀,無得揀!

只能搏一搏!


『喂!你!企係度!』


黑衣男從阿dee身後大聲呼喝,不過阿dee無理會,

半醉之下阿dee仍以前方盡頭既大門拔足狂奔!

擁有求生覺悟既阿dee,就好似係大草原上被萬獸之王追趕既羚羊一樣,每分每秒以不可死為前題,用盡全身氣力拉開捕獵者之間既距離!


距離門口只有五步之遙,餘光見到黑衣人的確被自己拉開左些少距離。

阿dee面前只剩低一間房,房後面果個位置,就係後門既位置!

儘管有少部分既人係漆黑一片既走廊中出入,阿dee都冇理會,拼死地往出口處直衝。


「嘎…嘎……」


阿dee急促的呼吸著,暗淡無光既走廊有一道大門立於阿dee面前。

門外些微透左少量既光線入黎…意思即係話…道門係虛掩狀態!

虛掩,換言之即係冇關埋,更加冇上鎖…!

只要出到去…基本上已經成功左九成!


『喂!你去果邊做咩!』


黑衣男不斷進迫,阿dee無時間回答考慮!

最後兩三步急速跑過,黎到門前面,然後立即將門既把手緊握,然後…

拉開!


「點…點會…」


希望之光帶領住阿dee去迎接既,並唔係出路,而係…

絕望。

希望既下一刻卻係絕望。

繃緊神經既阿dee…帶著幾分醉意,係眼前既呢一片絕望之下…雙膝跪低。

到底係醉左,定係暈左…阿dee自己都分唔清楚。

只係已經用盡全力,用盡哂每一分既精神…卻換黎失敗既結果。



『你老味走去邊啊!細b哥間房係後面呀!喂!喂?醒下啊喂?』


阿dee無意識,無回應。

同一個爛醉如泥既醉屍冇咩分別,或者呢個就係阿dee最後既應變方法。

等如一隻黑熊,已經捉到佢想捉既獵物一樣,隻獵物自知死路一條,所以唔再反抗,

希望以假死,黎換取一線生機。

呢一刻既阿dee,只係希望被對方知道自己係白撞,就算係知道左都冇咩影響,

最多都係掉阿dee出門口,相信亦唔會加害於佢。


『喂?咩料?』另一名黑衣男走近。

『呢條友醉醺醺訓左係度,應該冇咩既。』

『醉左呀?』黑衣男拍一拍阿dee塊面:『掉佢出門口啦。』


阿dee雖然無意識,但聽力仍然猶在,內心不斷喜悅著終於逃脫到!

此時已無慾無求,阿dee只係一心唔想再麻煩到其他人。

估唔到自己真係咁冇用,連少少野都做唔到,枉自己係阿沁既拍檔…

根本連阿沁一半既冷靜都冇。

記得當初唔係阿沁阻止自己打人…仲有榮sir阻止自己出手…

自己已經釀成大錯,分分鐘而家仲係監獄中渡過。

更勿論阿沁仆心仆命咁幫自己搵律師…仲將得返黎既錢比大果一份自己阿媽去醫病…

而自己卻接二連三咁…

係佢地幫左自己…就算自己唔可以幫返阿沁,都唔想再麻煩多一次…

幸好今次只係被抬出去…就算被打一身都冇所謂…



『千祈咪呀你!』原來的黑衣男叫著。

『下?』

『佢細b哥既人黎架!食懵你啊?』

『咁抬佢返去。』

『好,喂,仲有。』

『咩事?』



『後門道門好似打開左,』黑衣男一望:『你睇下道"鐵閘"有冇鎖返好。』




『放心,冇事,行啦。』




阿dee被二人抬起,係呢刻正式虛脫昏倒過去。

一次又一次既絕望…自己一手釀成最壞既結果!

終於…

被二人合力送上…絕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