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醒下啊喂!』

………


『b哥,點搞?』一名金毛青年道。


細b打了一記響指,指著附近檯上一個酒桶。



酒桶內早已空無一酒,剩下既只係冷冷既冰水及冰塊。

唦----


「嘩呀呀!!…」阿dee一聲驚呼,寒冷感令他猛然回復知覺。

[啪-]一名黑衣人掌摑阿dee一下,續道:『講!你係咩人!』

「我……」阿dee神智不清,回復精神後打量一下四周。




冇錯,自己係昏迷前失手被擒,而呢個地方應該就係包廂之內。


『劉一二…下嘛?』一名身穿白恤衫,直紋條子西褲坐係沙發上道。

「你…」阿dee將精神集中以回復視力:「我張身分證…!」

原來被擒一刻,阿dee既隨身物品已經被搜獲一遍。




『細b哥問你野呀!』一名手下一拳直衝阿dee臉上。

「嗚…!」

『睇你唔似係警察放蛇…』細b吐出一口煙:『唔想被打一身既,我勸你同我坦白。』


阿dee心想;眼前呢個人應該就係呢度既老大-細b,雖然佢係來自黑幫,

但同記憶中既古惑仔完全唔同。明明古惑仔應該係黑背心、金鏈、gucci同adidas,

但眼前既呢個人卻係西裝骨骨,似是出入上流社會之人。




「我…我只係隨便經過…」阿dee吞吞吐吐。

『隨便經過!?』黑衣男立即揪起阿dee:『咁你又話係細b間房?你老母老點我!?』

「唔…唔係…我………」阿dee完全諗唔到有咩籍口。


『細b哥…一係咁啦~』一把女聲道。

『哦?』細b摟著該女的纖腰,在耳邊細說:『你有咩好提議?』

『既然佢唔係警察…隨便叫佢比返幾萬蚊啲兄弟…咪算囉~?』

『大家點睇?』細b一聲令下。




眾小弟聽到阿嫂咁講後,無一不點頭讚成。

該女身穿修身黑色迷你裙,一雙雪白無暇既長腿表露無遺。

阿dee被打至不能挺身,只能勉強跪係度支撐著身體,望住果個女子一步步咁接近自己。


耳邊突地聽到一把溫柔既聲音:『係你呀…』

「你…你係……」腫口腫面既阿dee橫了身邊既女子一眼。

『你唔認得我咩?』女子道。



「你……」


眼前既呢個女仔濃妝艷抹,長長既睫毛,配上嬌艷欲滴既紅唇,仲有水靈動人既大眼晴…

對阿dee黎講的確係秀色可餐,不過,阿dee係腦海中對呢個女仔完全冇印象。

再加上對方係黑社會大哥既女人,自己又有咩可能會認識到佢?


「我唔識你…」阿dee吐出一句。

『你果然…』女子輕聲道。

「求你…求你地快啲放我走…我真係咩都唔知…」阿dee苦苦哀求著。



女子語調一轉:『細b哥話你嘔幾萬蚊出黎咪放你走囉~?』

「我…」阿dee又想起唔想麻煩阿沁:「我冇咁多錢……」

『冇錢呀?』細b目露兇光:『做野。』


「喂…!你地…!」阿dee被數個手下揪起:「快啲放開我!」

『夠彊逆我意?』細b陰沈地說:『放心,我保證唔打死你。』


細b大模斯樣地坐係梳化之上,一手摟住美女的腰肢,一手拿著煙頭睇住阿dee被眾人狂毆。

阿dee無路可退,只能雙手抱頭保護住自己,向天祈求可以盡快離開。

「嗚…!!」


三名手下接二連三地以拳腳圍毆,加上醉意橫生;噁心、痛楚不斷襲向腦際。


『哈哈哈!同我打落力啲!!』

『係大佬!』


面目猙獰既細b殺得性起,見到伏地抱頭既阿dee被打非常過癮,

因為阿dee愈倔強愈口硬唔道明來意,細b就愈怒氣攻心。

加上要係手下面前樹立威信,故阿dee就成為左犧牲品。


「嗚…」


三人愈打愈兇殘,阿dee意識就愈來愈模糊,已經感到天旋地轉,連抱頭既雙手都開始鬆懈。

呢一刻阿dee既內心只係唔想再麻煩到阿沁,因為欠佢既實在太多。

但…如果再係咁打落去…自己分分鐘會死。

死既原因唔係因為被打死,而係被殺死。


會被趙政祺殺死。


假若再被打至重傷而要入院,假如斷手斷腳,幾個月之後未必能夠完全康復。

什至可能因為受傷而要調職到另一個部門!

到時唔單止自己,就連阿沁…阿媽…家人…全部都難逃一劫。



「我…我有……」阿dee一邊被打一邊呼喊著。

『停,』細b輕舉右手:『你講咩?』

「我…」阿dee沈重地呼吸著:「我話我…有錢…你地…唔好再打…」

『哦?係咩?』

「係…你……你比我打個電話……」


『好呀,』細b將個電話拎到阿dee面前:『二十萬。』

「二十萬…?!你頭先明明…!」

『邊撚個叫你唔老實?我啲兄弟出左咁多力唔洗幫補下呀!?』

「但…」

『打唔撚打呀你!唔打我就叫人打你架啦!』

「打…」阿dee拿起電話:「我而家打……」


無辦法,又係自己闖出黎既禍。

阿dee拎住自己部電話,手唔知係因為被打傷定係緊張,不停顫抖,

係電話通訊錄上面滑來滑去,終於見到阿沁既名字。

此時此刻,一想到自己又要麻煩多阿沁一次…

一想到會連累到所有人都牽連到…

一想到…


『喂,你打唔撚打啊?咪dum波鐘啦!』一名手下踢了阿dee一腳。

「打…」


阿dee合上眼深呼吸,鼓起勇氣指尖於螢幕上按下去…!

然後徐徐將電話放在耳邊,屏息靜氣地等待著。

身邊既人多少都有十幾人以上,亦包括多個妙齡少女,佢地既注意力都無一不集中係阿dee身上。

電話接通,響了幾下後終於…


『喂?阿dee…?』

『呀…阿沁!救我!』


阿沁聽到後呆一呆,續道:『救你…?發生咩事?你而家係邊?』

『我係灣仔一間酒吧…』

『灣仔…』阿沁想起自己今日都去過:『咩地址?我而家黎。』

『仲…仲有…』阿dee言不盡意地說。

『仲有?』

『帶…二十萬黎…』

『二十萬!!?』阿沁目瞪口呆。

『對唔住…但…佢地話二十萬先會放我…如果唔係真係會打到我殘廢…』

『咩人黎?!係咪趙政祺既人?』

『唔係…應該係黑社會…』

『下!?點解會畀人捉住?你無惹佢地佢地點會為難你?』沁問道。

『我…為左……』



忽然,阿沁想起灣仔呢個地方,正正係行動當日所發生既地點。

同樣地亦知道阿dee去果個地方可能係為當日籌備事情,

而發生意外。


『得。』沁打斷阿dee。

『下…?』阿dee以為自己聽錯。

『無問題,我即刻到,你比個電話比捉你既人聽。』

阿dee勉強支撐著身體站起,走到細b面前:『我朋友…搵你…』


『你朋友?』細b傲意橫生接過電話:『喂,咩料。』

『係又點撚樣呀?』

『你放心,我地求財架姐!』

『你老咪咁撚樣同我講野?你邊飯架!?』

『你…』細b忽然面露難色:『得。收左錢我會放人。』


嘟-


收線後,細b打左個眼色示意眾人退後。

『喂,扶佢去坐低。』

『下…大佬但係…?』

『你老味我叫你扶佢去坐呀!拎條毛巾幫佢抹下身!爽手!』


身旁女仔問道:『細b哥…咩人黎?』

啪-

『關你撚事!』細b一巴掌往女仔既臉上印去。

然後,細b站起慢慢走到阿dee身邊,問道:『你同你朋友到底係咩人?』

『嘎…嘎…下…?』阿dee一邊掩住痛處,一邊坐係度喘息著。

『算喇。』細b沒趣地走向門口:『我去渣個水,你地睇住佢!』

『收到大佬。』


面對細b一百八十度既轉變,阿dee完全唔知道發生左咩事。

到底阿沁講左啲乜?會令到呢個黑社會頭目都忌憚三分?

呢一刻阿dee無時間去理會分析,痛楚已經漸漸漫延全身,

係阿沁黎到之前只好休息一下閉目養神。雖然一邊興幸自己暫且安全,

但另一邊卻又欠阿沁多一個人情…


『喂…』

……

阿dee感到有人輕拍佢。

緩緩張開眼:『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