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


『喂,阿dee你有病記得睇醫生呀!』榮sir續道:『咪搞到一陣傳染埋我地。』

『哦,得喇。』阿dee立即收拾物品:『走先。』


阿dee急急忙忙咁走左之後,榮sir同其他人就係度竊竊私語。




『你地有冇覺得阿dee怪怪地?』榮sir再次問。

『咩啊…』誠哥笑言:『上次咪話左佢可能掛住拍拖囉。』

『咩可能呀?!』司機陳仔插嘴道:『你地頭先冇見到咩?出面有個靚妹等緊阿dee收工啦!』

『哦哦~~~』誠哥恍然大悟。




『唔係…』榮sir縐眉:『我唔係指呢樣。』


『咁係咩?』陳仔誠哥異口同聲。

榮sir看著二人:『自從上星期我地有秘密order之後,你地都應該被差佬盤問過啦?』

『嗯…』二人低頭。

『我地唔係第一次,做慣做熟,都知道公司會接呢類order,但阿dee明明係第一次做,聽講佢請左兩日假,係因為被差佬拉左。』



『下!?』誠哥大驚:『點解會咁?』


『挑你…』榮sir怒道:『明顯單野我地冇同佢講清楚,差佬緊係target佢啦。』

『咁又係…』陳仔點頭:『好彩榮sir你冇同佢講…佢先冇事放返出黎,一陣講多左畀佢知…佢一覺唔小心爆響口,分分鐘成team人都一身蟻。』


『但係,佢咁快放返出黎,我都有啲意外。』榮sir回答。

『唉,咁佢真係咩都唔知嘛!有咩出奇?』誠哥輕歎一句。

『我奇怪既唔係呢樣。』榮sir望住遠方阿dee既背影:『正常人發生啲咁既事,你係阿dee,你地會點做?』



『我地會……』二人想了一想:『第一時間返黎問發生咩事囉!!!』

『係。』榮sir點頭:『但而家阿dee發生左咁大件事,竟然冇問。』

『你講起…又好似係…』

『唔單止咁,』榮sir繼續分析:『佢放完假返黎之後果日,就連當日秘密行動半句都冇問。睇佢既表情,又唔似心事重重,反而……』

『榮sir你意思係話佢好似知道哂一切?!』誠哥驚訝問。

『似乎…就係有人將所有事話哂畀佢知…』榮sir喃喃自語。







長沙灣總部正門,大馬路對面。


今日既阿dee經過左琴日既壓力釋放之後,整個人好似脫胎換骨一樣咁輕鬆。

雖然琴日被人打完,為左掩飾傷勢,阿dee係返工之前都係便利店買左個口罩去掩人耳目。

所以,大家都以為佢係病左,更無多加追問。


時間黎到晚上既十點半。

收左工既阿dee,一個人企左係總部大門外等候。



因為阿dee無電話係身,係聯絡唔到對方既情況下,阿dee只能守株待兔咁等果個女仔既出現。


「仲未到既…」


阿dee低頭默念著,其實都已經見怪不怪,香港地好多女仔出門口都要搞成一兩個鐘。

男仔等女仔基本上係例行公事黎,所以阿dee都習慣哂。

尤其琴日見到果個女仔打扮得花枝招展,又化妝又假睫毛又高跟鞋又首飾又乜又物咁。

做過sales有返咁上下fashion sense既阿dee一睇就知無返咁上下時間都出唔到門口。




夜幕低垂之後,街上既人愈來愈少,就連附近既士多、商鋪都陸陸續續關門。

阿dee百無聊賴地望一望漆黑既晚空,除左皎潔既月光之外,仲有好多密密麻麻既黑雲。

加上有種濕氣重既氣味,相信唔洗幾耐就會落大雨。

此時阿dee望一望手錶:『屌…搞咩啊…等左成粒鐘都未黎…』


然後阿dee左右張望一下,除左啲普通人之外,基本上無一個可以好似琴日果個女仔咁吸引到阿dee視線。


就係呢個時候。

啪-


『唔…唔好意思呀,等左好耐喇?』

耳邊傳來一把熟悉既聲音。

『唔係…』阿dee立即擰轉面:『你……!?』

『嗯…?』少女螓首微側:『唔好意思呀…盪失路…』

『你咪係……!』


眼前既呢個女仔,同琴日果個妖艷動人既性感尤物有極大分別!

阿dee打量左一下呢個女仔既打扮;公仔頭tee恤,牛仔熱褲,戴住一副哈利波特style既眼鏡,仲要踢住拖鞋…

心底不由自地概歎化妝真係二十世紀最大發明。

而且更令阿dee在意既唔係呢樣。


『我?』少女好奇問。

『你個名…好似係……』阿dee合上眼,托著頭左想右想。

『你記得…咩…?』

『等等!』阿dee腦海中既記憶就好似一本書咁不斷翻閱:『你係…Elise?』

『……』少女感動得閃著淚光:『你終於記得。』

『elise!真係你!?』


『嗯……』

『真係你!?』阿dee激動地搭住elise膊頭。


『嗯……』elise縐一縐眉。

『你…!』阿dee立即一轉語氣:『你做咩要屈我!!!』

『下…?』elise完全唔明白。


『我問你呀!!!做咩要老屈我迷奸!!』阿dee激動得不能控制自己。

『我…?我屈你?』elise推開阿dee雙手:『你自己做過啲咩自己唔記得!?』


『我當然記得!我跟本無掂過你!』阿dee回想起早一星期被扣查一事:『果日我返香港,晏晝你就去報警話我迷姦你,係咪?』

『係…』Elise回想起流著淚:『我之後都唔再追究喇……你先無事可以出返黎之嘛…』


『你唔再追究?』阿dee分析一下:『係佢地check左我DNA檢驗左唔係我做先撤銷控訴咋!』


『唔係你做…?』Elise難以置信地雙手抱著自己:『咁…係邊個…』

『總之我冇掂過你!』阿dee一句打斷elise。

『冇…冇可能架…』elise淚流不止:『果日…明明係你灌醉我…我最後見到既人…係…係你…』


『都話左唔係我!』阿dee將當日既事講出:『你飲一杯就醉左之後,我同班同事就走左去揼骨啦!我仲見你訓左係梳化……』


『即…即係……』Elise傷心得不能站立。


阿dee表明清白後怒不可遏,跟著蹲下:『可能你畀人撿屍囉,一個女仔去蒲預左啦下話?仲有琴日原來你係黑社會大佬既女朋友!仲要呃我第一次去蒲?!我啲同事講得你無錯!你同出黎做既女人真係冇分別!考完dse?仲想呃我?屈我食死貓?仲…』


啪----

阿dee臉上即時現出掌印。


『你冇野啊!?』阿dee怒道。

『係呀,』Elise聲淚俱下:『我係呃你呀…咁點丫…?』

『咁點??你真係不知悔改架喎!!』阿dee理直氣壯。


『點解…點解你要比幻覺我…』elise哭著問道。

『下?』


阿dee面對一時轉變既氣氛唔識反應。


Elise哽咽著:『我可能唔係一個好既女仔…但…我都信任你…將…將自己既安全交比你…』

『你……』

『點解…點解你要拋低我呀…!嗚…』

『我…』


『我雖然酒量真…真係好淺…但未至於真係一杯就會醉…唔通你唔覺得奇怪架咩?』

『我…』面對指責,阿dee哼不出半聲。


『你果時話幫我頂酒…係因為你知杯酒有問題…係咪?』

『我點知……』


『當你唔知…你明知我自己一個人…嗚……』

『呃…喂…唔好喊啦…』

『你知唔知啊…?到我醒返果時…我一直都以為琴晚既事都係你做…』

『咁你仲…』




『我想見你呀!』




滴答-滴答---

天空就好似elise雙眸一樣落起雨來。

呢一句說話,就好似雨點咁由外到內打進了阿dee內心心坎既深處。



『我去報警…唔係因為想拉你…係因為…我想見你呀!嗚嗚…』elise哭成淚人。

『……』

『後來我以為你都係唔識表達自己…所以先落藥…我以為你係鍾意我…我先唔再追究…』


『喂…出黎玩…你…唔係認真啊…?』阿dee尷尬地笑著。

『玩…?你錫我當係玩?』

阿dee一伸懶腰:『喂…好正常姐…出黎玩打下茄輪…有咩咁出奇啊?況且你都…』




啪-----


又是一巴。


阿dee接二連三地受辱,再加上琴日既教訓,令佢知道唔可以再咁軟弱,甚至係個女仔面前?



『你打夠未呀!』

『嗚嗚…你…你走…我唔想再見到你…』

『頂你都痴痴地線!』阿dee準備頭也不回就走時想起:『喂!我部電話!比返我!』

elise從小手袋中取出阿dee既手機:『…畀返你…嗚嗚……』


阿dee一手接過,無任何留戀,無任何猶豫,決絕咁轉身就走。


「喊喊喊,都唔知有咩好喊,喊大哂呀!?」阿dee喃喃自語著。


唦----唦----


阿dee一邊冒著大雨,一邊想住岩岩發生既事。



阿dee想著:「自己會唔會做得過份左…?唔會,點諗都唔會。

明明係佢自己一個女仔唔小心,仲要將責任賴係我身上?

仲要未查清楚件事就報警拉我,明明有我電話做咩唔打畀我問清楚?

雖然佢可能有打過…咁岩當時我被人拉左而打唔通…

但!都無理由屈我迷奸架!

出得黎玩…認真就輸了是常識吧?!

再加上佢係黑社會大佬既女人…好似係…

仲有,佢明知杯酒有野都夾硬飲左佢?傻的嗎?

仲話咩信任我將安全……交畀我…?

而我卻掉低佢…唔理…?真係我錯…?

記得當時我望住佢一個女仔既身影…挨係我身上時流露住一個好安心既表情…

仲有琴日…其實都係elise救我……」





唦唦--唦唦------



雨愈下愈大,阿dee驟然醒覺自己好似做得過份左。

假如elise岩岩講既野係真,錯果個的確係自己。

當然佢一個女仔唔注意安全係有責任,但帶佢返去張檯既係自己,

唔幫佢頂酒既又係自己,甚至要保障佢安全既責任!都係自己身上。

阿dee想起自己都識講,佢一個女仔…點解自己當時會唔照顧住佢?

係因為誠哥話佢係出黎做既女仔?

所以自己相信誠哥多過相信elise?


但當時阿dee有問過自己個心,有得選擇,一定會照顧左elise先。



「喂!!!!Elise!!」


阿dee走左之後立即冒住大雨跑回頭,估唔到電視劇入面既場景會發生係自己身上。

阿dee好擔心一返到去原來既位置,會好似電視劇咁搵唔到elise,然後繼而發生危險。

但拔足狂奔,用盡全身力氣狂奔既阿dee,終於找到elise孤單而嬌小既身影。



唦-----


「Elise…」阿dee內疚地叫著。

『………』elise無停下腳步,只係係雨中左搖右擺、漫無目的咁行。

「喂…!」阿dee果斷追上去:「elise好大雨呀!你跟我行啦!」


Elise既長髮已經完全沾濕,被阿dee拉住後停下腳步,慢慢轉身面對阿dee。


『第二次…』

「下…?」雨聲太大,阿dee聽唔清楚。




『你第二次…拋低我…』



「…對…唔住……」






我劉一二…唔會再掉低你。

阿dee內心吶喊著。

呼喊著一句好想講,但內疚到講唔出口既說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