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多月後


2014年9月28日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UxjJuic3iyg


『佔領中環,正式啟動!』



『佔中,會以佔領政總開始!』

『所有支持民主既香港市民,我地會開始一個新既時代!一個抗命既時代!!』




趙政祺、月沁、阿dee、hyuna、Elise等等,每一個人都為左當日既行動而密鑼緊鼓地準備。




趙政祺現處於高層既豪宅,遠眺住整個中環既夜景,手中挽著佳釀,睇住電視既直播,一直盤算著下一步的行動。


一邊要想著用咩手段,另一邊要顧忌高總手上擁有對自己不利之證據。

一覺不留神,對方絕對會同自己玉石俱焚。

坐擁保安公司既外國母公司股票,再加上準備沽空既某大型銀行;平安夜當日既行動只許成功,不許失敗。

但而家香港竟然發生《佔中》事件,令到趙政祺原本既計劃全數打亂。



趙政祺認為,即使高總唔肯就範,以同樣既手段,用係阿dee既間保安公司外國既股票上同樣有利可圖。

最令趙政祺在意既,係被人持有自己意圖犯罪既證據。

對方係一個征戰商場多年既老狐狸,以平常既手段根本對他無效。

就算搵殺手殺左對方,遲早有一日會查到去自己身上;因為曾經同佢接觸,加上唔知佢將段「影片」收埋左係邊。

賄賂收買同樣唔得…要係高總身邊既親人落手…以佢呢種老狐狸,恨不得想升官發財死老婆。

『可惡…!』趙一手把玻璃杯摔到地上。






距離行動當日,尚餘兩個月左右。


-----------------------


『佔領中環既行動,將會升級!!』



阿沁亦都冇偷賴,雖然知道剛剛發生左佔中既事,但都無時間去理會。

同好多香港人一樣,都只係以為係普通既示威遊行,好快會被警察所驅散。




同時,為左準備當日既行動,阿沁將十分細微既準備功夫都做好。

就好似當初偷信用卡咁,同樣準備好多易容既工作,打算妝扮成一個中年男人,

即使同阿dee商議好做煽動者,都希望唔會有人認得出自己。


頭套,長袖衫,衫內準備一個半軟不硬呈半圓形之物,形造成一個假肚腩既物體。

著左上身之後阿沁望住塊鏡都覺得自己好好笑。

雖然係比較滑稽,但對自己既安全卻有十分既保障。




除左呢啲基本準備之外,阿沁每日都係電腦前埋頭苦幹。

一方面做左實地考察,另一方面要製造不在場證據。


於是,阿沁打開地圖,然後係告士打道附近尋找一間可以預訂座位既餐廳。


『喂,你好,灣仔neway請問有咩幫到你。』接線生道。

『請問如果我想訂位最耐可以訂幾時?』


噠噠噠噠噠-聽筒既另一方不斷傳來打字既聲音。




『咁睇返先生你係訂咩日子啦一般都係訂今、明、後三日既紅日要睇返時段一般歡樂時光時段同貓頭鷹時段人頭收費係九十八蚊一位,加一,包兩杯無酒精飲品咁囉。』


接線生一輪嘴倒背如流地說出。


『哦,唔該。』


阿沁無留意任何收費,只係聽到關鍵字眼『今、明、後』三日。

要預訂既話,阿沁必定要係十二月二十一號既凌晨十二點就要即刻打去。

事關灣仔呢個地方人口密度僅次於旺角、尖沙咀、銅鑼灣呢三個地點。

Neway係聖誕呢啲日子一定會好快滿,就算係下午時段都係咁話。


阿沁收左線之後,繼續望住電腦螢幕發呆。

「如果咁…應該無問題……」阿沁盤算著。


阿沁無端端打去問訂位既事,唔係因為想同hyuna去慶祝,而係為行動當日而作準備。

根據地圖顯示,呢一間neway位處於灣仔史釗域道與駱克道交界。

同行動既地點只有一街之隔。



只要阿沁早係幾日前就訂定下午既位,就可以為自己製造一個不在場證據。

利用唱lunch K時段:由12:30-15:00呢段時間,阿沁都可以自由行動出入。

然後行用空檔走到去阿Dee事先準備好既酒吧後門,待事件發生後立即煽動。

煽動成功後可從後門直穿回卡啦OK大廈之內。


整個過程必需行雲流水,而且要係十分鐘之內來回完成。


為左準備,阿沁早已預備定兩部電腦,一部係常用,另一部係準備隨時毀滅廢棄。

不善畫畫既阿沁,為左萬無一失,係地圖上標記定所有當日有需要既地標。

而且係阿沁腦海入面,無時無刻都係當日既畫面。

呢種準備,就好似細個會考時臨近考試前做Past paper一樣。



[就這樣愛你愛你愛你……]

一個匿名來電。


『喂?』

『是我。』

『趙政祺…?』

『明天你跟阿dee來開會,有人會接你。』

『嗯,好。』



趙政祺忽然一口氣打哂畀阿沁、阿dee、Hyuna告之需要開緊急會議。

除左係因為「佔中」,更重要係趙政祺想得知阿沁眾人部處成點,成功率有幾高,然後再加上自己既意見,希望做到不留痕跡。

儘管幾人處於對立既關係,但某程度上黎講,都算係一team人,其中一個出事,會牽累到全部人既安全。


對此,趙政祺只會相信自己,唔會相信任何人。




阿沁接完趙政祺既電話之後,就立即打畀阿dee。


『喂?阿dee?』

『喂,阿沁?你有冇睇電視呀!?』阿dee急忙問道。

『有…但我想問,趙政祺岩岩有冇打比你?』

『有啊,佢話要開會。』

『果然……』

『都岩既…』阿dee續道:『都差唔多過左一個月,佢都想睇我地準備成點,加上發生左佔中呢件事,當日解款車既行車路線可能有變。』


『下?有咁嚴重咩?普通示威咋?』阿沁問道。

『唔係呀!』阿dee立即否定:『阿沁你唔係以為普通示威呀?』

『鬼知咩…冇睇電視好耐。』

『呢次佔中行動,係由學聯、學民思潮等幾個組織發動架!而且網上已經有將近幾十萬人開始響應上街!打算佔領港島區既主道路!』

『唔…唔係啊嘛?』阿沁感到難以置信。

『琴日你冇睇新聞咩?』阿dee問。

『無…』

『琴日早已經有幾萬學生上街,被警方驅散後岩岩佔中三子同步啟動左佔中行動!間接利用左班學生去聯合佔中呀…!』

『咁即係…』

『以警方既力量黎講,要驅散咁多人根本無咩可能,所以應該會係一場長期抗爭…』阿dee分析。


『唔…唔撚係下嘛…』阿沁望住電視發呆。

『所以趙政祺先叫我地開會之嘛!』

『喂…講返正題,你準備成點?』阿沁話題一轉。


『我都係咁啦…上次咪同你講酒吧件事搞掂左既?』

『嗯…』阿沁看著電腦螢光幕。


『我額外做既事都差唔多盡哂力去做…你當日只要搵到後門既入口,阿螢話會係二十三號晚試下可唔可以打開個鎖畀你係二十四號早上入去…』

『阿螢?』

『即係elise呀…果日酒吧我隔離果個女仔呢?』

『哦,即係前一晚你叫佢將後門打開?』

『係。』

『果個女仔…信唔信得過架?』阿沁仍有保留:『如果佢冇打開,道門鎖住左咁點?』

『咁就靠你自己執生喇…』

『Dee哥…咁玩我呀?而家唔係講玩呀…』

『哈哈哈哈!』阿dee忍不住大笑起來。

『你笑咩…?』

『你睇你緊張到,放心啦!阿螢身上有匙,我會叫佢係前一晚將條匙收係後門。』

『屌…真係畀你嚇死。係後門邊個位?』

『哈,係道門既"門頂"上面,你伸手就摸下就會搵到。』


『之但係…』阿沁分析一下:『佢點解有鎖匙係身既?』

『偷既。』阿dee冷靜回答。

『偷?』阿沁難以置信:『咁易偷?』

阿dee笑言:『正確啲黎講,條匙係唔需要用既情況下係放係帳房既。』


『但偷左一定會畀人發現呀?』

『你講得冇錯。』阿dee續道:『但只要去附近既五金鋪配一條,再放回原位,根本唔需要五分鐘。』


『哦…屌!配就配啦,講乜鬼偷!』阿沁表現得緊張。

『哈哈…』



『死仔…呢排你有啲唔同。』阿沁問。

『我唔同?』

『係,個人好似開朗左咁。』

『我?』阿dee好奇問:『有咩?』

『你梗係唔覺啦,你之前惹左咁多事,其實由中學開始你媽有病已經係咁收埋自己,你無發覺姐。』

『乜係咩……』

『因為條女呢?』阿沁開了開玩笑。

『乜我似啲咁感情用事既人咩?』

『你唔似,』阿沁頓了頓:『你根本就係。』

『妖!』阿dee反問:『咁你又點呀?準備成點?』

『我?』阿沁笑著:『聽日你咪知。』

『頂你丫!懶神秘!』

『聽日見啦,係咁。』

『嗯,拜。』



阿沁打完畀阿dee之後,一直望住部手機。

見到自己兄弟終於有真正開朗既一日,唔再係自怨自艾、衝動既憤青,不禁概歎有女朋友真係好。

阿沁望住電話…好想打畀一個人…無論在公在私,都好想打畀佢。

自從上一次見面之後,就再無見過對方。

阿沁唔敢打畀佢,係因為怕佢會發生意外。


阿沁明白hyuna比自己更加接近趙政祺,所以趙政祺一定會有任務畀hyuna去完成。

萬一係任務中途因為一己既私心打畀hyuna而害到佢陷於危險…係阿沁最擔心既事。

畢竟今時…已經唔同往日。




每一晚除左調查,就係望住個電話…等待hyuna會打畀自己…

直至等到入睡。



「都係早啲訓算……」



不過就算今日唔打,聽日總會見到hyuna。

倒不如早啲訓補足精神,去完成聽日既會議仲好。

阿沁望一望日曆,距離上一次於火炭工廠大廈見面,已有接近二十幾日既時間。

二十幾日以黎,已經再無接觸過hyuna,就連呢晚,hyuna都無打畀自己。

阿沁心入面不停想…到底hyuna而家點呢…?

呢次行動…真係希望能夠快啲完。


仲有佔中…阿沁只希望呢場抗爭…唔會影響到十二月既行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