價值觀係一樣好奇怪既事。

每一個人都有,但每一個人既價值觀都唔一樣。

合則來,不合則去;呢個一直都係阿沁既做人原則。

正如阿dee咁,一開始覺得大家夾得黎,一做就做左十幾年兄弟。

估唔到兄弟都有分別既一日,就連hyuna咁善良既女仔…都竟然支持阿dee。




到底係呢個世界變得太快,定係人變得更快?阿沁唔知道。

亦都唔想去了解。


可能阿Dee同hyuna,已經唔係初初認識果兩個人。

又或者,係自己變左都未定。



但阿沁知道,就算自己點變、變成點,害人既心都唔可以有。

盜亦有道,或者就係呢個意思。


夕陽西下,夜幕低垂。


阿沁離開左部車後並無返去準備啲乜野,反正自己都知道點準備都唔會夠冷血。



趙政祺要既野,係而家既阿dee先畀到佢,自己就算做啲乜野都唔會討好到趙政祺。

倒不如忠於自己,做返啲自己想做既事更好。


呢一晚,天色因入秋而提早入黑;但香港卻比以往更光…更亮。

阿沁返屋企換左套衫,去藥房買左個口罩、眼罩,準備出發去參與一件屬於香港人既事。

就算知道自己會被呢班人害死都好,阿沁都非常欣賞佢地敢於反抗強權既精神。

總好過自己…唔敢反抗趙政祺。


阿沁希望籍住加入佔領中環,可以舒發到內心果一份不甘、果一份怨屈。




『689!下台!689!仆街!』

『警察可恥!警察可恥!』

『你哋都係香港人!你哋都係香港人!』


阿沁於人群中叫著口號,雖然自己係孤身一人,但卻同周遭既心連成一線。

入夜後警察既行動並無放緩,反而更加積極,打算係休息前作最大努力驅散。

催淚彈、胡椒噴霧、伸縮警棍,圓盾牌,防毒面具;擁有以上充足裝備既警察,足以對抗恐怖分子既警察,應該用呢啲裝備去對抗黑社會既警察;係呢一刻,竟然用黎對付手無寸鐵既學生、市民。



呀,唔係,學生用保鮮紙、眼罩、口罩、雨遮去防禦,去反抗,甚至被講成去襲警。

尖叫聲,哭泣聲,不斷傳入去阿沁既內心之中。

阿沁忽然感受到好迷惘,整個世界好荒謬。


眼見住一個又一個既傷者,為公義發聲既傷者不斷被抬離場;

到底…邊個先係正義一方?

而邊個…先係犯罪一方?

學生們不斷被標籤犯左非法集會罪、阻街罪、阻差辦公罪、襲警罪等…



但警察呢?

佢地有職權既保護,可以肆無忌旦咁去攻擊一切阻住自己既人。

警察都係人,人難免有私心,整個警隊必定有人濫用職權,以驅散為名,發洩為實的警員大有人在。

蓄意傷害他人身體,毆打,濫用私刑…每一條都比學生犯既事更嚴重,

但係職權既保護下都可以一一赦免。

係呢個社會,攀附權貴自然成為正義一方;反抗不公義,行動革命自成犯罪的一方。


『請勿再衝擊警方防線!』



『都冇人衝擊!大家高舉雙手!我地係和平架!』

『請勿再衝擊警方防線,否則使用更高武力。』

『無人衝擊啊!!你地係咪聾架?』






罪與惡;阿沁已經分唔清楚。

但唯一可幸既係,即使係錯,即使係犯罪,為左一直既理念…

阿沁都會堅持落去。


[吱--------吱---------------]


阿沁既電話不停在震動。




『喂??』阿沁雙手拎住電話:『唔好推啊…喂?』

『喂?阿沁?』

『你係…?呢度好嘈呀,我聽唔清楚!!』

『你點解會係度既!?』


『咩啊?你係邊個?你係邊呀?你見到我咩?』


『我係你後面呀…!』


『後面?』阿沁擠於人群中轉過身來:『你…』

『嘻嘻。』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91eVFx45MCY


題外話:

《佔中》開始的一章原本沒有在故事中出現,但這是血淋淋發生過的歷史,是香港最黑暗的時光。

當沒罪的變有罪,犯罪的變沒罪時,我們不能抹殺這段屬於每一個香港人的記憶。
到底誰是和平,誰是犯罪,結果早已在我們心中。

一年過去,莫忘初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