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現係阿沁面前既人,聽聲音只知係一個女仔…

『你…?』


女仔拉下口罩,笑道:『係我呀~!』


『…你!?』阿沁察覺到勢色唔妥,回頭一望:『小心!』




阿沁連同周遭既示威者都保持最大既冷靜留守,因為大家都知道刺激到警察必定會發生衝突。

不過,就算阿沁企係度唔郁都好,警察一句驅趕,都有大條道理去攻擊你。

係呢個七國咁亂既時候,阿沁以為自己係孤身一人時…竟然撞到佢。

正想開聲打招呼時…




嘭----!


『小心!』



『呀呀呀呀…咳咳…』

『你地係咪痴線架!咁近射催淚彈!』旁人怒吼著。



『走呀!!』

『嗚…咳咳咳…』



警方再次於人群中發射多枚催淚彈,身處前方既阿沁雖然高舉雙手,但仍受到催淚彈既波及。


『走…!一齊退後…』阿沁在一片煙霧中掩著口鼻說:『Athena!捉實我…!』

『嗯…!』




發射完催淚彈後,警方打破僵局,身處最前既防暴警察一見有空隙立即揮軍推進。

催淚彈既威力,比起胡椒噴霧效果要明顯幾倍以上,即係阿沁戴足口罩眼罩,

催淚彈爆發既一刻即時令到阿沁張不開眼,呼吸困難。


煙霧迷漫中,阿沁同Athena係寸步難行既地方互相捉緊,

但可惜人群實在太多,每個都為走避而爭先恐後,加上前有警察,後有亂民,

倆人被困在人海中心而舉步為艱。

更甚者,係二人不斷承受著催淚氣體,仲有胡椒噴霧既攻擊。




[警察無恥!警察無恥!]





『咳…!Athena!你仲係度嘛!?』阿沁環顧四周慌忙地說著。

Athena拼命地瞇上眼睛,抓緊阿沁的手:『我…咳咳…』

『我知道喇!你掩好口鼻,跟實我退出去!』


警察毫不鬆懈步步進迫,人群不斷後退,兩者之間形成了一道分水嶺。



阿沁隨著人潮漂浮時,橫看了身邊的位置半眼,驟見一個缺口立於當前。

缺口位於夏慤道臨近高架天橋上的交界,只要沿著警察與人群中間的空隙走,就係最快離開現場既通道。

阿沁當機立斷,立即開口:『athena!跟住我行!』

Athena只係連忙點頭回應,催淚氣體的刺烈酸味已令她不能言語。


由於警察築成一條人鏈,環環相扣,不斷驅趕進迫市民,所以就算見到阿沁同athena二人並非後退,而是往邊上走時,都無任何警察去理會阻撓。

阿沁拖緊athena,未幾,終於脫離人潮。




『嘎…嘎…咳咳……』阿沁不斷喘息著。

『阿沁…你無事嘛?』athena單手從背囊中取出蒸餾水:『你慢慢張開眼先…』


阿沁剛剛不顧自身安全,身負住athena安全既責任感令到阿沁不惜忍著痛楚都要奮力張開雙眼,去望清現場既路面,去帶住身邊既人前進。

而且阿沁途中為確保athena既安全而不斷說話,呼吸中吸入左大量氣體,亦都係因為咁,阿沁被煙得雙眼通紅而睜不開,看不見。


『咳…咳…』


阿沁坐係天橋邊既石壆之上,辛苦地呼吸著新鮮既空氣,係無視野既情況下右手仍緊握著athena…

Athena並無鬆手,因為她知道人在看不見的情況下最缺乏安全感;另一手就拎住水樽沖洗住阿沁既雙眼。


『而家…』阿沁呼吸稍稍通順:『啲警察無追黎丫嘛…?仲有…你有冇事?』

『無追黎喇…』Athena安心地搖搖頭:『我都無事…我頭先捉住左你…另一隻手有聽你話掩住口鼻…反而你…』

阿沁聽後終露笑容:『嘎…咁就好…咳…』

『你而家試下慢慢張開眼…睇下有冇好啲…?』


疼痛感因凍水既沖洗而慢消去,阿沁緩緩張開眼睛…終於見到Athena既臉龐。

『嗨…』阿沁幽默的道。

『哇…你隻眼仲好紅呀…痛唔痛呀你…?』athena仔細地看著阿沁。


雖然Athena出自關心,但阿沁仍因對方靠得好近而害羞起來。

『無…無事…一陣就無事…』阿沁話題一轉:『係呢…點解你會係度既?你唔係應該係澳門架咩?』


Athena沒有即時回答,只是莞爾而笑後默默坐在阿沁身旁。

阿沁剛恢復後的視線,沒有一刻離開過眼前呢個女仔。


她側臉既輪廓輕輕仰望天空轉移話題:『你睇下…』

『睇咩?』阿沁向著她的視線看去,並無發現什麼。


『月光……』Athena喃喃道。



『月光?』阿沁沒弄明白:『月光有咩好睇…』

『阿沁…你唔知道咩?呢個係好罕見既月光啊…』athena著迷地看著天空。

『有咩咁罕見?又唔係月蝕,又唔係超級月亮…又唔係八月十五咁圓…』


的確,天上懸掛著的只有一彎娥眉月。


『唔係…』Athena溫柔的道:『你聽下…』


阿沁休息了近半個多小時,警察已慢慢徹退換班,四周既人群仍前仆後繼,

支撐著整場運動抗爭,收復失地、再次佔領路面。

而哀鴻遍野既場景亦繼消失,漸漸地又因準備踏入深夜而回復一片平靜。


『無聲呀…?有聲咩?』阿沁問。

『嗯…』Athena再次仰首而望:『呢個…係一個好安靜既月亮。』

『安靜既…月亮…』

Athena放鬆心情:『係呀…我細個曾經係香港生活過…每晚見到既月光…都係好嘈…好多車聲…而好似今晚咁安靜既月光…我都係第一次見到…』

『咁…呢樣都算係佔中第一件爭取到既利益呀~?』阿沁開了開玩笑:『一個平靜既香港。』

『如果香港唔係國際金融中心…唔知會點呢…』athena忽發奇想。

『會點呀…』阿沁想了一下:『應該…會好似一條漁村咁,就好似…好似大澳呀~長洲果啲咁囉~無咁繁榮,但會多左一份溫馨。』


呢個時候阿沁既內心有一股好莫名奇妙既感覺。

彷彿一切真係好似變到athena所講既情況,阿沁幻想到自己如果置身於一個未發展既香港,一切既生活都會好和平。

自己唔會需要去犯罪…唔需要偷呃拐騙;唔需要日夜為口奔波,社會上會少左好多矛盾,人民既生活雖然會好平凡,但就一啲都唔會枯燥。

每日可以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出門有老婆整既飯盒…自己就渣艘船出海打魚…

工作完返到屋企更有老婆仔女既守候;可以食到一餐簡單而又溫馨既飯…

每日無壓力,無拘束,無憂、無慮。

唔需要對住啲自己唔想見既人,唔需要去為趕唔到尾班車而煩惱,更加唔洗去取悅一啲可恨既人,可以做返自己。

或者呢一種,先至係阿沁所期待既生活。


『做咩呀…?阿沁?仲好唔舒服?』

『唔係…諗到入哂神姐…』『呀,係呢?你都仲未講點解你會黎左呢度既?』

『因為…』athena猶豫了一下:『我都係香港人呀。』

『香港人…』


阿沁一聽到聽一個詞,不禁想起阿dee同hyuna。

香港人,我地都係香港人,阿dee係;hyuna係;警察都係。

但點解我地會持相反既態度?係為左自私自利?係為左公義?係為左家人?

點解,點解我地要自相殘殺。

而果班身處大陸既中央政府就係度冷眼旁觀,睇住你地係度狗咬狗骨。


阿dee就好比警察,而阿沁自己就係示威者。

而趙政祺,就係操控住兩邊既特首。

阿dee聽哂趙政祺既命令,對佢唯命侍從。阿沁自己好想反抗,但卻無能為力。


『真係好諷刺……』阿沁不經意地說。

『其實…我都黎左好耐架啦~』

阿沁回過神來:『好耐?』

『嗯嗯,』athena點頭:『早係一個星期之前睇電視…見到好多年紀同我差唔多既學生去爭取普選…覺得佢地好勇敢,之後我就咩都無考慮就黎左Lu…』


『你自己一個!?』阿沁驚訝般的問道。

『係啊…我都…無咩朋友既…』athena低下頭。


阿沁講完呢句先回想起,athena因為職位同年齡而同其他同事有代溝。

『咁…你住係邊?』沁問。

Athena鬼馬地笑笑道:『嘻~我帶你去我屋企~』

『你…?屋企?』


阿沁聽到"去我屋企"呢幾隻字,仲記得對上一次聽既時候,係係夜場之中被引誘。

而家athena竟然同自己講呢啲?!阿沁個腦頓時間被淫念所支配。

滿腦子都係下三濫之事…搞到阿沁自己面紅耳赤。


『喂…等…等等』阿沁拉停athena。

『嗯?』

『去你屋企…會唔會…唔係咁好?』阿沁憂心忡忡的問道。

『怕咩喎…』athena甜笑著:『你又唔係第一個……』

『下…下…下…』


外國浸過咸水既女仔果然唔同啲!

讀過碩士,有學識既女仔果然唔同啲!

連思想都比其他人開放…竟然當住咁多人面前講自己唔係第一個…?

但…無啦啦做呢啲野,對阿沁黎講都係毫無心理準備。

話就話回想當日,感覺到athena對自己有少少好感姐?

估唔到一返到黎香港,athena既野性就原型畢露!?

阿沁被athena拉住走,在她身後既阿沁,望住眼前呢個女仔既背影…

頓時領悟到咩叫外表斯文,內裡open既最終奧義。

阿沁懷住興奮既心情,咕嚕一聲地嚥下一口口水,慢慢地跟住athena係人群中左穿右插。


『到喇~!』

『下!?呢度?』

『係~呢度就係我既"屋企"~』athena笑著說。


阿沁既幻想連同住佢果半支扯左一半既國旗,係一秒鐘之內都完全被擊倒。

原來athena指既屋企,就係一個設置係馬路中央既帳篷。

一直注視住athena既阿沁,被佢拉住走時,完全無留意到原來周遭馬路上佔領既地方;

早已經有好多人設置左帳篷休息。


望一望個大樓既鐘,原來時候都唔早,難怪有咁多帳篷係度。

不過呢種情況真係百年難得一見。

香港一個咁繁榮既都市,竟然可以身處既交通輸紐中心度訓覺;

可以訓係大馬路上面望住天上既星星;可以係馬路中感受住完全寧靜既氣氛;

相信能夠體會過既香港人,都會覺得不枉此生。


『你…自己搭架?』

athena得意地點頭:『哈~係呀~係咪好叻呢?』

『叻鬼!』阿沁語調一轉,認真嚴肅起來。


因為,阿沁見到athena既然係呢個地方已經築起左帳篷;

亦即係話係未來果幾日,甚至幾星期,athena都有機會長居於此。

本來冇咩問題,但阿沁想起athena既家姐,即係趙政祺既事。

趙政祺聽左阿dee既計畫後,顯得非常滿意。

想必唔洗幾耐趙政祺就會行動出手,到時候唔單止係學生,就連athena都會有危險。

萬一癲起上黎…分分鐘…


『你咁好危險架一個女仔!總之你唔可以繼續留係度!』阿沁嚴厲道。

『阿沁…你係咪發生左咩事啊…?』

『無…』阿沁回復冷靜:『無咩事…只係你都見啦…啲警察痴線架…一陣你受傷你公司,你屋企人點算?仲有你細媽呢?』

『放心呀…我媽咪唔會反對我咁做既…』

『竟然?!』

『嗯嗯~』athena開懷笑著:『佢不嬲由細到大都好樂意比我做自己鍾意既事…』

阿沁概歎:『如果…全香港多啲好似你媽媽咁既父母就好。』

『哎呀…講左咁耐,不如入黎坐下呀~?』

『下?而家?』

『唔係幾時喎,黎啦。』


Athena嫻熟地打開帳篷既幕門,然後將阿沁拉入去一個細小既空間。


正當阿沁不知所措時:『咦…原來呢度都…幾大下喎?』

『梗係~』athena亮起中間的小燈:『呢度夠坐八個人架~』

『嘩…你連風扇仔都帶埋黎呀?』

『嘻嘻…唔止~』


燈光亮起後,阿沁打量左一下四周,發覺帳篷內麻雀雖小,但就五臟俱全。

除左有風扇仔,仲有被鋪,飲水機等等既設備都有,甚至有個小型喇叭可以聽音樂。

忽然間。


嗖-------


帳幕頂部忽然拉開,淡黃既街燈隨即透射而入,帳篷內既燈光夾雜著街燈互相輝映得像白晝一樣。

而唔同既係,阿沁正上方掛住既並不是一個太陽。

一個同自己個名一樣既「月」。


『呼~好攰呀……』athena一伸懶腰:『都係咁樣最舒服~』


阿沁見到athena悠悠的躺在一旁,就好似係自己閨房一樣旁若無人;

縱使她沒注意,如此氣氛也足以令阿沁尷尬透頂。

不斷嚥下口水,試圖淋息自己慾火既阿沁…卻因周遭既香氣而迷得頭昏腦脹。

因為帳篷既空間非常狹小,即使係大size也好,待久了都會自然有相互的氣味所在。

更何況係一個少女呢?正當阿沁忍受唔住,準備衝出去冷靜之制。


『做咩…你仲唔訓低?』

『下…?』

『快啲快啲啦~』


阿沁來不及反應,被athena一手拉下…

全程阿沁都注視著athena既側臉,二人之間既距離亦都非常之近。

彷彿可以感受到對方既氣息一樣……就連心跳…都可以隱若聽到。

再係咁落去,一定會做錯事…


『個天…真係好靚…』

『下…?』阿沁滿腦仍是齷齪之事。

Athena仰望著:『我好羨慕個月亮…』

『月亮…?』阿沁躺在athena身旁,同樣望向漆黑既晚空。

『嗯…』Athena溫柔的道:『月亮雖然要係太陽離開左先會出現…但係…月亮畀人既感覺好溫柔,好舒服…而且…月亮仲有好多星星陪伴…即使漆黑一片…月亮都唔會孤獨。』

『啊…係……』阿沁唔知點回答。

『雖然太陽好光…好刺眼…但每日都只有自己一個。』

『月亮…』阿沁看著天空發呆。

『每個人都總會覺得太陽好…但又有邊個知道太陽既寂寞呢?其實太陽好可能一直都羨慕住有咁多星星既陪伴…』

『Athena…你係咪有啲咩想講?』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B5gAczFJps

(play it please)



『唔係呀…』athena笑著搖頭:『係呢?阿沁你個名…月沁…係邊個幫你改架~?』

『我個名…』阿沁想了一想道:『係我阿媽…佢同我講鍾意《月亮代表我的心》喎…就因為一首歌就改左我個名,唉。』

『月亮代表我的心…』athena噘起小嘴:『你有聽過嘛?』

『當然聽過…細個阿媽成日播既…』阿沁回想著小時候。

『係呀……』Athena歎息了一下:『我只聽過個名……』

『下…』



阿沁心想又難怪既,Athena應該係外國生活過,加上先得十九二十歲…

比自己年輕幾年,又難怪佢唔認識既,一諗到呢一點,阿沁就不禁概歎下一代唔知仲有冇人聽過呢啲歌。





『等我一陣…』阿沁隨即拎起手機。

『做咩…?』

『聽歌嘛~』阿沁拋下一個自信的笑容:『你有冇耳機?』

Athena想了想:『有…』

阿沁剛剛搜尋到首歌後,插上athena既耳機,將整部手機交到她手上。

『拿…你聽啦~』

athena呆一呆,躺側個身望住阿沁:『唔該…』

『唔洗客氣。』阿沁卻客氣回答著。

『不如…』athena建議:『不如一齊聽…?』

『下…?』面對住女仔既邀請,阿沁又點好意思拒絕:『嗯。』


Athena將耳機既另一端交畀阿沁,由於耳機唔夠長既關係…

阿沁只能靠近Athena,然後緩緩戴上耳機,播著昔日既金曲。


其實阿沁諗都諗唔到…自己會係呢個時候、呢個環境、同呢一個人、聽住呢一首歌。

一邊聽住歌…阿沁唔敢亂郁…因為一郁就會令athena既耳機鬆開。

但二人面對互相對望住…仲要聽住一首咁浪漫既歌曲,

成個氣氛忽然變得奇怪起來…儘管Athena已經合上眼享受住優美既旋律,

但身為一個正常既男仔又點會靜得到落黎呢?為怕尷尬…阿沁好想即刻走人。


『阿沁…』

『下?…咩事?』

『你媽媽…一定好溫柔…』Athena仍然合上眼。

『點、點解咁講?』阿沁緊張不已。


『唔知呢…我聽住呢首歌…我合上眼就好似見到阿沁你細個…拖住你媽媽學行一樣…』


『係咩…?』

『嗯…』Athena續道:『你一定要好好保護你既家人…』

『我…我會…』

『你知道嘛?其實我真係好羨慕你……』

『羨慕我?』阿沁好奇問。

『因為你可以做自己鍾意做既事…』

『邊係呢…』


阿沁諗起一直都被操控著。


『你有勇氣忠於自己…敢出黎支持呢班學生…已經證明你其實根本無咩要驚…』

『咁你都係啦,你咪仲叻?』阿沁笑說。

Athena搖搖頭:『對唔住呀…阿沁…』

『…做咩道歉?』








『我一直呃住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