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呃住你…』

『下?』

『其實…係姐姐要我黎搵你架…』

『趙政祺…?佢有搵過你咩?』

『上次澳門餐廳既事…都係佢安排…對唔住…一直呃住你…』



『咁你點解要咁做…』

Athena似有難言之隱:『阿沁…你一定明白我…』

『…………』


『我同你唔同…我唔可以去反抗佢,但你唔單止敢、你仲可以…只有反抗…大家先可以得救…』

阿沁表現得非常著緊:『但你同我講呢啲野,咁你點算?你屋企人點算?』




『阿沁…』athena流著淚:『你知唔知呀?…講大話去呃一個重視既朋友…真係好心痛…好辛苦…』


『但你…』阿沁欲言又止。


『我唔想成世都要活係佢陰影…』athena鼓起勇氣說道:『我都好想帶媽咪出去望下呢個咁美好既世界…而唔係被佢一直困係澳門…』




『佢困住你地?佢又唔係政府,有咩可能限制你地自由呀?』

athena遂解釋:『自從爸爸過身後,幾乎所有遺產都畀哂佢…係因為姐姐佢係爸爸臨死前都要迫佢簽份佢訂立遺囑,而且公司內最有能力就只有佢;我同媽咪要生活…只能靠佢施捨…條件係永遠唔可以離開澳門。』

『咁荒謬既事…』

『佢係怕被其他股東說三道四…所以先將澳門既業務交比我…當施捨…』

『但你而家咁做…咪即係反抗佢!?你唔怕佢再害你咩?』

athena苦笑:『已經唔重要喇…我已經…決定左…支持你…』


『支持我?』阿沁雙眼瞪著。





『阿沁…你係一個好人,好人係可以感染身邊既人架…就連我不斷聽姐姐指示去利用你…去引誘你…我覺得自己好醜惡…我只係想做返自己…唔想再…被人利用…』


『Athena…』



Athena卸下耳機,緩緩站起。


『你去邊?』沁問道。



『我返去搵姐姐同佢講清楚…阿沁…你自己要小心。』athena作出道別。


阿沁呆一呆,立即追出帳篷外:『喂…!』


『阿沁…唔洗理我,你要做既事…係想辦法救我地…』

『救…你地?』阿沁一頭霧水。

『放心…我唔會有事,』athena微笑著:『我會同姐姐講,勸唔到你就算…其他事…就靠你喇…』


『Athena…』




『拜拜…』


阿沁一動不動的站在原地,俏俏的看著athena淡而遠去的背影。

除左被athena呢一番說話震驚到之外,估唔到趙政祺連自己妹妹都唔放過。

思緒中一連串既回憶,就好似泡影一樣幻滅。

甚至,阿沁根本分別唔到邊個係真;邊個係假。

就連上次見athena相約食飯一事…都係趙政祺所安排。

唔通連athena畀到自己既好感,都係假既?




『Athena!!』阿沁用盡全身力氣叫喊。


Athena聽到後停了一下,轉身回望住阿沁。


『點…』阿沁鼓起勇氣:『點解…點解你唔同我講"再見"!?』

『因為…我地唔會再見…』

『點會!』阿沁奮力叫著:『我地一定會再見架!!』

『阿沁…』

『仲有!』

『…?』


阿沁深呼吸了一下:『下次見面,要係真正既你!』

『好…』athena背著阿沁,雙眼含淚:『你都唔可以忘記我…你講過要"內疚一世"架…』



內疚一世…

語畢,Athena就慢慢消失係人群之中。

阿沁唔知道自己仲會唔會見到athena…唔知道自己幫唔幫到大家。

不過,阿沁好欣賞Athena可以踏出果一步。


即使athena既能力有限,係三番四次被趙政祺所利用底下,

最終都能夠好似今日咁將所有事同自己坦白,甚至相信自己真係可以救到大家。

阿沁回想起上一次同athena係餐廳見面,athena話自己畀到一種親人既感覺對方,

難怪Athena會咁相信自己,更加唔想呃自己。


返回現實,但就算係咁又可以點。


對方無論人力、物力、手段都比自己強…要反抗根本就係螳臂擋車,毫無勝算。


「但點解趙政祺會……」阿沁喃喃自語。



係athena獨自離去後,阿沁就一直好似發左呆咁企係度唔郁。

因為阿沁唔明白點解趙政祺會知道自己黎參與佔領。


首先,阿沁平日行街,無論係由細到大,定係開始犯罪都好,阿沁都會非常留意有冇人跟蹤自己。

所以如果有跟蹤者,都會好似第一次見到趙政祺咁發現到。

但今次明顯無人跟蹤。

照athena自己所講,佢係被趙政祺委派而來,目的就係唔想自己參加呢場運動…

即係話趙政祺知道左自己既意向從而派athena黎說服自己。

咁就奇怪。


[就這樣愛你愛你愛你……]


想到入神之際電話又再響起,阿沁乍看一眼,又係一個無來電顯示既電話。


『喂?』

『阿dee說的果然沒錯。』

『你…』阿沁咬牙切齒:『你想點!?』

『我?沒有想怎麼樣,只是想找人來勸勸你,不過看來她是失敗了。』

『咩失敗?我唔知你講咩!』

『既然軟的不行,那就不要怪我囉。』趙政祺說道。

『你咪亂黎!最起碼平安夜件事都未完成!你唔怕我……』阿沁講到一半。

『月沁,』趙政祺斷言:『你已經沒有利用價值了。』

『我已經…!?』


趙解釋:『論計劃你沒有,當天主要的事也用不著你,只要有阿dee在已經可以了,再加上你的好兄弟還在為你的生命而努力呢,你看看你?能做什麼?還不是拖別人後腿?』


『你…』阿沁在馬路中心高聲說著:『你梗係需要我!如果唔係你當初搵我做咩?到時阿dee就算成功跌錢,無人去煽動,就等如無人知道跌錢,計劃同樣失敗!再加上只有我先同阿dee合作無間!我…』


『夠了夠了,』趙政祺鄙視著:『我看你現在就像條喪家狗。』

『你見到我…?!』阿沁四處張望。

『我當然一直在監視你了。』趙仔細地說:『啊不,是監視你們每一個人,不然你以為……"她"是怎樣在人群中找到你呀?醒醒吧。』

『athena…』阿沁自言自語著。

『還有你也太自視過高了,你以為自己的工作又多重要?什麼默契?什麼合作?還不是你作最後掙扎的籍口?』



『哈。』阿沁忽然冷笑了一下。

『你笑什麼。』趙問。

『哈哈哈哈哈哈!!』

『哦?還在裝神弄鬼嗎。』趙故作鎮定。


『我笑你白痴呀!!哈哈哈!!!』阿沁發狂大笑。

『你在瞎說什麼!』趙怒道。


『我唔重要?咁你想點呀?我知哂你全盤計劃,你認為我唔重要?你下一步會點做?哈哈哈!殺左我呀?』

『你想說什麼。』

阿沁作最後反抗:『你咪殺左我囉!睇下到時阿dee同hyuna會點?!睇下佢地仲會唔會幫你做野!?我月沁唔係啲咩出名既人!但最少我係阿dee既好兄弟!我死左佢一定會幫我報仇!你亦唔洗旨意好過!』


『就這樣?』趙政祺嘴角上揚。

『黎呀!殺左我呀!』阿沁毫不畏懼。

『你的好兄弟已經放棄你了,你還不知道嗎?』趙說。

『…?!』阿沁目瞪口呆:『冇…冇可能。你唔洗打擊我!』



嘟-



[趙小姐,頭先阿沁佢係車上強烈反對去傷害佔中果班學生,仲諗住脫離我地自己行動。]

[我知道,司機有把對話傳回來。]

[咁趙小姐而家點算?再係咁落去阿沁會妨礙到我地既計劃…]

[他是你兄弟…你覺得怎麼樣做?]

[阿沁佢…佢睇唔清而家既狀況…如果佢脫離個計劃我覺得會更順利。]

[但他可是你的兄弟喔?你就不怕我殺了他嗎?]

[趙小姐…求下你千祈唔好殺佢!阿沁為左今次都幫左我好多,冇佢都無我今日!]

[那又是你說他對這次行動不重要的?]

[咁…]

[如果不清除他,你跟你家人都會死哦。]

[但…都不至於要殺阿沁架!更何況……]

[還有何嘉螢呢?]

[阿螢…]

[要是你能幫我順利完成這件事,區區一個女孩我絕對有能力把她弄到手。]

[我唔係好明趙小姐既意思…]

[她不就是一個小頭目的女伴嘛?我一聲令下,她不單能自由,我還可以幫你支付她弟弟的醫藥費,怎麼樣?]


[阿螢細佬…?佢細佬咩事?你點知?]


[喔?你不知道她弟弟有病嗎?所以她才年紀輕輕就出來混的啊。]

[趙小姐你…]

[長考出臭棋;快決定吧。犧牲一個換全部人,這筆賬…應該不難算吧?]

[…咁……一切由你決定…我無異議。]



嘟-


『聽到了吧?那可是你的好兄弟親自說的喔。』趙奸笑著。

『………』阿沁找不到半個字唸。

『放心,我不會殺你的。』趙政祺說道。

『你…你仲想…』阿沁已無力反抗。


『你知道嗎?我要你……』



趙政祺站在大廈的高層,望住天橋上如螻蟻般大小的阿沁。


『比死更難受。』



嘟---------------


通話結束。


一句令阿沁怔忡不安,呆立當場既說話;

無數恐怖的畫面不斷浮現係阿沁腦海之中…

毫無利用價值但卻試圖反抗既阿沁…


將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