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另一邊廂


阿沁四處飄泊左一星期後,幾乎咩地方都去過哂。

社區中心、青年中心、二十四小時快餐店、茶餐廳等,終日過住唔見得光既日子。



而且為求掩飾,阿沁亦將本來既衣服換上平民既裝束。


係2014年10月10日既呢一個下午,阿沁如常係快餐店逗留。

雖然對趙政祺既安排阿沁已經掌握唔到,但唯一可以肯定既一點就係;

行動一定係平安夜當日既下午。只有呢一點係唔會變。




『一個早晨全餐,唔該。』阿沁拎出張一千蚊紙。

『係,請問飲啲咩既?』

『咖啡。』

『多謝你三十二個八,』店員望一望阿沁張銀紙:『唔好意思呀先生…我地唔收一千蚊…』


阿沁剛剛訓醒,定一定神後先發覺原來自己全身都係一千蚊紙。



『咁…八達通得喇。』


嘟----


快完早餐後,阿沁坐到瑟縮一角,打開電話睇今日既新聞。

阿沁估計,趙政祺應該安排左人開始行動。

想必呢幾日一定會有好多事發生。





「黑警瘋狂打人 更多鐵證曝光 -蘋果日報」

「反佔中暴徒湧現 撐學生市民反包圍 -蘋果日報」

「示威者流血 稱被反佔中人士打傷 -明報」

「反佔中旺角日打到夜 37人傷 集會者批警不執法 -明報」

「江湖人士:黑幫收錢輪流上 -蘋果日報」

「兩黑幫參與佔中反佔中 警鎖定黑道人物拘捕20人 -成報」



『竟然…』阿沁睇到目瞪口呆。




阿沁勢估唔到趙政祺…唔係,係阿Dee出手竟然咁重,對方只係手無寸鐵既學生,

都唔叫果班黑社會留下手,反而仲要變本加厲咁傷害佢地。

本以為警察都會做野,一邊維持治安,一邊和平地驅散學生…

但結果冇。

唔單止咁,更甚者就連啲警察見到黑社會打人都唔執法?!

當執法者偏頗,當警察同黑社會通力合作…到底,呢個城市仲有冇法律?

雖然阿沁好擔心班學生,但另一邊諗返現實,透過「警黑合作」呢個方法…相法呢場運動好快會終結。



即使想幫佢地…但阿沁一個人又做得啲乜?

再者…而家黑白兩道都通緝緊自己,簡直同班學生既處境一樣。


阿沁睇完新聞,食完早餐,隨即收拾好物品,再搵藏身既地方。

離開前阿沁不經意地照到塊鏡,驟覺自己滄桑左好多…

已經唔知幾耐無剃過鬚…幾耐無沖過涼…每日只係「食訓屙走」,就算有錢…都得物無所用。


『只要留返條命…一定會搵到方法翻身…一定會…絕對唔可以放棄…』阿沁內心想著。






---------------------


十月二十四日星期五晚上


蘭桂芳安慶臺附近


『喂…阿dee…我到左喇…』hyuna害羞地東張西望著。

『好,好快有人黎接你。你係LKF酒店果邊等,燈頭好快黎。』

『嗯…』



Hyuna知道今晚有行動後,一早就係屋企準備好哂一切。

紅黑色連身露臂短裙,配上三吋高跟鞋,加上一個韓式既妝,一身性感既打扮…

彷彿就好似韓國果個Hyuna一樣。

蘭桂坊經過既男人,無一不視姦hyuna一番,甚至有啲飲到醉醉地仲試圖向hyuna出手。

不過hyuna都曾經係出入中環既夜貓,要對付呢啲狂風浪蝶都係綽綽有餘。


如是者hyuna企係酒店門外,等左好耐都未見接應既人既身影。

正當hyuna打算行一行開時。

『嗨!等左好耐呀?』一把男聲從hyuna身後傳出。

hyuna立即轉身,輕撥頭髮:『你係…?』

『你係hyuna係咪?』男子笑著道:『我叫Bryan,唔好講咁多住啦!sorry我遲到左少少,我地而家上去先啦!』

hyuna見呢個男人外表斯文,而且非常好笑容,於是就放低戒心:『好…』

係等升降機時。


『係呀,你第一次接job?』bryan破冰而問。

『嗯……』hyuna臉紅紅:『我想問…一陣有啲咩要做架…?』

『哦~~』bryan倒背如流:『首先你上到去會見到好多同你一樣既女仔,大部份都係model黎既,你地可以係waiting room等客人就得架喇~就算無客都可以食下野,飲下酒咁,咪當係去蒲囉?』


『嗯…』hyuna仍然好唔習慣。

『哈哈~』bryan拎出一盒糖:『請你食~唔洗咁緊張喎?』

『呢盒…』hyuna望住盒糖忍唔住笑。


『食啦!』bryan笑道:『做咩?而家返工唔可以食"姆明糖"?』

『唔係唔係…只係…估唔到你外表大男人咁…會食細路仔食既糖之嘛…嘻嘻。』hyuna嫣然一笑。

『好食咪得囉!』bryan嘴角上揚:『你睇你,而家係咪冇咁緊張呢?』

『呵…多謝你囉…』



叮---


『到喇。』bryan作勢走出升降機。


升降機去到第二十八層,幾乎係最高既地方。

lift門一打開,就隱隱約約聽到clubbing既音樂,而且四周環境昏暗,就同一般夜店無異。

hyuna跟緊係bryan既後面,走過一條走廊,去到另一道大門前。

大門前有兩個黑人守衛,bryan上前交頭接耳後,守衛就打開大門,再係hyuna手上蓋了一個無色無影既印章,用想識別出入之用。


『hyuna,你入去先,我去另一間房睇睇班客。』

『嗯…好…』


hyuna同bryan道別後,獨身一人走入去果間昏暗既房間。

雖然昏暗,但或多或少都有幾盞射燈,隨住音樂既強弱而四周散射。

hyuna係吧台拎左杯準備好既free drink後,就自己一個坐係梳化之上

雖然一邊拎住電話撳,一邊扮鎮定,但hyuna仍然係非常緊張,始終一個女仔黎到呢啲地方,總要保留少少危機意識。

hyuna打量左一下四周,發覺除左自己之外,仲有好多三五成群坐埋一齊既女仔係度等客。

理所當然地,對方只會幾個圍埋一齊搞小圈子而唔會理hyuna,第一,因為係得呢度既都係等客既人,換句話說大家都係競爭對手。

第二,雖說係度等既全部都係靚模,但實質上都只係庸脂俗粉,面對住比自己靚既女仔,試問有邊個會主動去自討苦吃?不過hyuna知道係呢度咁多個女仔,應該只有自己唔係為左錢而係呢個地方。

不過呢個時候,有個女仔拎住杯酒慢慢向hyuna接近。


『嗨嗨~~』少女展露出燦爛的笑容:『你係咪hyuna?』

『你…你係…』hyuna從未見過呢個女仔。

『嘻,我叫elise,係阿dee叫我黎架~』elise天真地笑著。

『下…?!你…你就係…』hyuna支支吾吾道。

『嗯~我係阿dee既朋友…』Elise喝了一口酒,細聲道:『阿dee話怕你一個有危險,所以叫我照應你…同埋……』


Elise講到一半拎出電話,然後係電話內打開記事本,打左一段文字畀hyuna睇。


內容為:

「一陣你唔需要真係做啲咩,只係需要借位偷拍,係高總沖涼時set定手機既定時拍照功能就可以,目的係為左製造高總既醜聞,迫使佢就範。」


『呢段野係阿dee叫我畀你睇架……』elise續道。

『多謝你地……』hyuna不勝感激著。

『雖然~我唔知你地要做啲咩~又唔知你地背後又有幾多秘密~不過我好相信阿dee…只要幫到佢,我就心滿意足喇~』

『你同阿dee…識左好耐架喇?』

『唔…又唔係既~幾個月咁囉~』


Hyuna同Elise就好似兩姊妹咁有講有笑旁若無人,

雖然一個天真無邪入世未深,另一個又滿身包袱身負重任。

不過佢地都係為左自己心愛既人而努力著,所以二人先會咁投契。


另一邊廂。


『高總,對不起,要你久等了。』bryan鞠躬道歉後走進另一間房。

『甭客氣,我們也聊得正起勁呢!哈哈!』高總向身邊的同僚侃侃而談。

『那各位,』bryan從公事包中取出數部ipad:『這裡是今天為大家挑選的上等貨,挑到哪位隨便跟小的說就行了。』

『屁咧!』高總半喜不歡:『有哪個我未試過的?還上等貨。呸。』

『高總我們得知你光臨,所以準備了一位保證你滿意的新人,還是第一次喔!』bryan拍盡馬屁。

『啥東西?』

『讓我來給你看看。』

bryan走近高總,然後指尖在ipad上飛快地滑動,未幾,hyuna既私影照就顯示係螢幕上。

張相係hyuna一年幾前影既私影,果時既hyuna仲係鄰家女孩既感覺。

即使唔洗點化妝都擁有完美一樣吹彈可破既粉嫩肌膚,嬌艷欲滴既紅唇…

幾乎每一顰一笑都吸引著所有異性既生物,尤其在照片中那股挑逗的眼神…


『這妞…』高總看得入神。

『怎麼樣~不錯吧?』bryan自信滿滿。

『好~!就她了!』高總言歸正傳:『那價錢咋辦?』

『放心放心,絕對比其他的都便宜,你知道,新人嘛,沒名氣總會便宜一點的。』

『嗯,那就好,不然上次那個什麼jessica什麼C,我勒個去,花我三十萬,還真的不外如是!』

『高總息怒…名氣嘛!就不要管他了,』Bryan拿起電話:『那我先聯絡她,高總你慢慢。』


『好。』



[就這樣愛你愛你……]


『哈哈哈…阿沁都係咁架…elise你等等下…』hyuna拿起電話:『喂?』

『hey,this is bryan,個客ok左啦。』

『咁…我要點做?』

『你去門口兩個黑人度,拎1804既房卡,然後搭lift去18樓04室入面等就得啦!』

『哦……』


hyuna掛上電話,剛才傾計既輕鬆心情亦隨之而去。


『hyuna…?你無事嘛…?』

『無…』hyuna搖搖頭:『我要做野喇…』

『嗯,加油,記得保護自己…安全最緊要呀…!』elise婉惜道。

『咁我行先啦…』hyuna拎起手袋:『一陣見。』

『保重…』


雖然Elise唔知道點解hyuna竟然要犧牲自己都要做呢啲野,

但呢一刻elise望住她遠去既背影…就好似望住佢走上刑台一樣…

可惜自己又幫唔到hyuna啲咩…一切…都只能祈求佢平安無事。

同一時間,elise又想起阿dee會唔會都係做同樣危險既事呢?

到底佢地背後做緊啲咩?雖然表面elise係信任阿dee,但好奇心驅使之下,elise都好想之後查個究竟。


1804室



嘟嘟--咔嚓--


hyuna打開左房門後,見到既係一間非常豪華既套房。

落地大玻璃可以足以飽覽整個中環既夜景,而且茶几上仲有支香檳以及各式各樣既酒。

房內既設備亦非常多,有一個特大既鯨魚浴缸,雙人大床,迷你雪櫃等等。

雖然被眼前既裝修迷倒,但hyuna亦不忘要搵位置放好部手機。

放手機既地方絕對要隱密,聲音亦要調到最小…咁先可以順利影到相。

考慮過好多地方都擺唔到手機,唯一有可能既就只有雙人床旁邊既櫃檯先夠近同清晰。


「好…就呢度…」


hyuna打算將手機放係抹手紙紙盒入面,然後再用鎖匙係紙盒表層開個洞,

咁自然就可以透過缺口去拍攝到一切。

而且hyuna分析過,預期影相,倒不如直接拍影片?穩陣之餘仲更安全。

正係hyuna準備緊紙盒之時……



嘟-

嘟--


咔嚓----



關門伴隨著沈重既腳步聲…就如危機一步…一步地接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