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yuna見勢色唔對立即將手機拎返出黎,將個紙巾盒擱置一邊。

然後整個人坐正係床上面裝作若無其事一樣冷靜。

咔嚓-

噠噠噠--


遠方傳來關上門既聲音,伴隨著腳步聲一步一步地走近。



未幾高總肥碩壯大既身影便出現。


『哎唷,小妞你可挺準時的嘛?』

高總從上而下打量hyuna,視線停留係纖幼嫩白既長腿之上。

『當然…遲到會被罵的。』hyuna故作鎮定。



『那好。』


語畢高總就開始脫去上衣,hyuna即時呆若木雞,心諗唔係心急成咁呀…?

於是hyuna就急忙開口道:『呀…高…高總…不如你先洗個澡…好嗎?』

高總停下動作,邪笑道:『你怎知道我姓高?』




hyuna忽地呆左一下,立即隨機應變說著:『我的中介人跟我說了…老闆你姓高的嘛?』

『哈哈哈。』高總繼續除下身上既衣物:『我不喜歡幹那些麻煩的事,做完再洗不就行了!』

『但……』hyuna不斷搵籍口,嬌喘的道:『人家第一次……想留點好回憶嘛…』


高總呢下舉動完全出乎hyuna意料,本希望籍住高總沖涼既時候可以設置好鏡頭,

再襯高總沖完涼時可以隨便借位讓手機拍攝到齷齪既鏡頭,如今只能靠手段引誘高總去就範。


『好回憶?』高總目露兇光:『現在就給你!』

『嗯!…你…』




高總脫去上衣,然後一手將hyuna推倒係床上面,被此突如奇來既舉動hyuna嚇得嬌哼一聲。

『等…嗯…等陣…唔…』

高總並無理會hyuna既嬌嗔,倒到她後不斷上下其手,粗暴的對待著hyuna。

一邊將hyuna所穿既短裙都一手掀起,另一邊不斷吸啜著hyuna柔軟既嫩頸,

像狗一樣地呼吸著hyuna所散發的迷人氣息。

hyuna試著反抗,但始終對方係一個孔武有力既男人,無論點推點叫…自己都只係好似一塊針板上既肉一樣。

『高…高總…等…』hyuna一邊被激吻著一邊呻吟道:『等等…』



『等什麼!你妹的裝什麼!』高總毫不客氣:『我看你早就濕了吧!錢我有的是!』

『不…不…』hyuna死命地反抗。


此時hyuna有一種被強暴既感覺,淚水不斷從眼角滑出,就連黑色絲襪都被高總扯爛埋。

唔通自己真係冇能力反抗…?就連證據都未影到…但hyuna完全唔知應該點做好。

無助、孤單、痛苦…不斷侵襲著hyuna既思緒中。

高總打蛇隨棍上,開始除去hyuna果件貼身既連身裙…頓時豐滿嫩白既雙乳,僅僅被胸圍一條最後防線所保護著,高總見此獸性盡現,猙獰的笑著然後火速脫下西褲,雙手向住hyuna下身進發。

「沁…對唔住…」hyuna流著淚默念著。



正當高總準備一手拉下hyuna既內褲時-


叮噹-


『幹!誰呀!!』高總怒吼著。

『Room Service。』

『不用了!』

正當高總專注地舔勻hyuna全身時。




叮噹--


『我去…你妹的!』


語畢,高總便走左去開門。

hyuna此時就好似一個無左靈魂既公仔一樣,披頭散髮,一絲不掛地躺在床上。

hyuna腦海一片空白,望住陌生既天花板…先知道自己原來咩都做唔到。

只係感受到…好凍…好痛…無論係肉體、定係心靈都好痛。


呢個時候高總一臉厭惡地打開門:『誰呀!?』

『老闆你好,這個是我們公司送你的紅酒佳釀,讓我幫您送進去吧!』服務生推著車子熱情道。

『不用了!』

『不行的老闆,你不要公司會責怪我們的。』

『幹…』高總如熱鍋上的螞蟻:『行行行,我推進去就行了!快滾!』

『謝謝老闆。』


高總將部車求其放埋一邊之後,視線立即望返hyuna。

『去他媽的…弄得我什麼興致都沒了!』高總怒不可遏。

『嗯…』hyuna仍雙目無神地望住天花板。

『幹!我先去洗澡,你再等我吧!』高總被打擾了興致,所以打算沖個涼再慢慢享受。

『嗯……』


雖然高總去左沖涼,但hyuna仍然無任何動作。

只係不斷拎住張被包圍住自己,好讓自己有返些少安全感。

hyuna不斷流著眼淚,同時慢慢定過神來,雖然好痛苦,但hyuna知道有更重要既事要做。

即使自己要犧牲,都唔可以白白浪費。

於是,hyuna一邊坐返起身,一邊將手機解鎖再放入紙巾盒之內。

完成後…hyuna只能祈求可以盡快完結…。

呢個時候諗返起一年前…自己要阿沁分手既時候卻無而家咁痛苦…

係因為啲咩…?係因為hyuna以為好快有機會同阿沁可以復合…

但經過今晚…心靈已經被再次沾污…唔知要幾耐先可以重新振作…

hyuna呢一刻只係覺得自己好污穢不堪,甚至已經淪落成為一件工具。


『呼!寶貝!等很久了吧?』高總色迷迷道。

『不…不會…』

高總二話不說再次將hyuna壓在床上,狡笑著:『我說啊…』

hyuna動彈不得:『嗯…?』

『你知道我為什麼會挑你嗎?』

『嗯…?』hyuna不以為意。

『不是因為中介人推薦你,是因為我總覺得你很面熟…』高總嘴角上揚,哄近hyuna粉臉前:『我剛洗澡終於想起來了…』

『高總…我不明白你說……』hyuna心中一凜。

『哈…哈哈哈哈…』高總肉顫顫既身軀壓在hyuna纖細的嬌體之上:『你是趙政祺的人吧!!』

hyuna瞪大雙眼:『你…唔…啊…!』

『你這賤人!』高總一掌摑在hyuna臉上:『想來套料是吧!!』

『我沒…沒有……』hyuna急忙搖頭。

『那這個是甚麼來的?!』高總一手拎起紙巾盒:『我剛來就看到你拿著它了!』

『這…』

『哈哈?手機攝影?』高總獰笑著:『想拍是吧?』

『嗯…啊……好痛…呀…!』

高總拎住hyuna既手機,將鏡頭對準住hyuna雪白既肉體,

另一方面將腥臭不堪的肉棒無聲無色地狠狠插入hyuna身體內,無前戲之下既磨擦感令到hyuna痛不欲生,眼框不斷透出淚水。

同時hyuna亦雙手掩臉不想被手機拍下自己如斯淫穢既畫面。

『救…救命…啊…!救…我…沁…』

『叫吧!』高總不斷抽插著,同時拍下hyuna的表情:『怎麼樣!!想不到很緊嘛你這賤貨!』

『停…求下你…停啊……好痛…』hyuna不斷被蹂躪著。

『小賤人!』高總在hyuna耳邊輕聲道:『你知道嗎?從來沒有人能威脅到老子我的!』

hyuna邊哭邊叫著:『嗯…啊…救命…救我……嗚…』


高總享受著年輕肉體既細嫩觸感,將所有獸慾都發洩在hyuna身上,而hyuna卻求助無門。

『啊…求下你…唔好…啊…啊…嗯…』

高總每一下都用盡力抽插,hyuna已頓感天旋地轉,雙目失神。

眼見此狀高總更係姦得性起,一手抓住hyuna嫩白既小腿,將整個人都壓在hyuna身上。

『唔好…啊…啊…!』

hyuna腦海中閃過阿沁既畫面…覺得自己已經再無面目對阿沁。

同時行動亦被識破…任務失敗唔單止自己,就連阿沁、阿dee都有可能難逃一劫。

但呢一刻,hyuna除左喊…就咩都做唔到。


『是不是很舒服?說啊!說出來!』高總捏著hyuna的小臉道。

hyuna神情呆滯:『救…救命…』

『說你想要!你這賤人!賤人!賤人!』

一巴又一巴無情地摑在hyuna臉上,赤紅既掌印係稚白既臉頰上更加突顯。

即使被毒打著,凌辱著,hyuna都毫不竟範,完全無依高總既意思而行。

相反高總見到hyuna如此反抗更加變本加厲,除左臉,連身體臀部都狠狠地摑下去。

Hyuna此刻忍受住…一心好想有人會黎救自己…

好想阿沁會出現…

好想離開呢度…

但可惜,眼前仍然一絲希望都無。

只係眼白白望見自己被一個肥頭大耳既禽獸姦污,而且仲不斷毒打自己,

hyuna已經分唔清到底係身體痛…定抑或係心靈更痛。

只知道自己已經唔再係一個完整既人…呢刻只能係被禽獸洩慾既工具而已…


『殺…殺左我…』hyuna流露出憂怨的眼神。


高總無理會,同時不斷地蹂躪,糟蹋,毒打,強姦著呢個女人。

hyuna無再反抗,只係任由對方玩弄自己肉體,可惜高總仍無倦息,

不停地強暴著hyuna,一股疼痛之感猛地襲向腦際…慢慢,四周光線開始模糊,

意識亦開始消失…眼前只係見到不斷強姦自己的高總既猥褻臉龐。


「沁…你係邊……」hyuna昏倒前內心哭訴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