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dee一邊拎住部電話,另一邊望住車廂後面既elise同hyuna。

趙政祺竟然係呢個時候打電話黎完全係阿dee意料之外,本想載兩個女仔返屋企休息一下,但而家忽然要突擊報告?

不過其實諗深一層都好正常,因為清晨時份基本上可以肯定hyuna已經完成左要做既任務,但阿dee只係估唔到趙政祺會咁快行動,連抖氣既時間都冇。

但忽然要hyuna聽電話,以佢而家呢個完全放空既狀態…唔好話報告啦,講野都未必得!

點算…點算…阿dee內心不停嘀咕著。




『怎麼樣?』聽筒傳來趙既聲音。

『呀……』阿dee隨機應變道:『hyuna佢去左洗手間…一係趙小姐你十分鐘後再打黎…』

『洗手間?』趙續道:『那你為什麼呆那麼久才說?』

『欸………冇計啦,我通宵左成晚唔夠訓嘛。』阿dee再次掩飾。

『別裝了。』



『……』

『叫她來聽。』

『趙小姐…但…』

『快!』




阿dee聽到趙政祺一聲怒道,心底不寒而慄,只能死死地氣地下車再往車廂走去。

無辦法,根本無辦法。

阿dee唔知係自己掩飾得差,定係趙政祺真係睇穿自己一切,要隱瞞佢根本係無可能既事,就如hyuna任務失敗一樣,趙政祺遲早都會知。

頃刻,阿dee已打開後座車門。


『………』阿dee無言以對望住兩個女仔。

『做咩?』elise懷抱著hyuna問道。

『有電話…搵……佢…』阿dee無奈地支支吾吾。



Elise擺出一臉討厭既表情:『邊個黎架?!』

『係我地既"老闆"…即係今晚呢個行動既話事人……』阿dee百般無奈道。

『妖!!』

『…?』阿dee呆一呆。

『你係咪男人黎架!?明知hyuna唔舒服又問長問短又拎電話畀佢!煩唔煩?』elise稚氣怒道。

『Sorry…我都係迫於無奈…』

呢個時候,阿dee低著頭道歉,elise就襯機會一手搶左佢電話。

『妖!等我聽!』



『喂…!』阿dee阻都阻唔切。


『喂?邊位呀!?』elise拿起電話就講。

『你是誰。』趙政祺冷冷的道。

『強國人?你又係邊個呀!?阻住本小姐休息!』

『真沒禮貌,叫阿dee來聽。』

Elise望阿dee一眼:『唔得喎!你唔係要搵hyuna咩?我就係hyuna啦!有咩就講~!有屁就放!咪阻住我訓覺豬添呀!』

『你…!』趙政祺呆左一下,因為從來無人敢咁無禮貌同佢講說話。



阿dee即時勸阻:『喂…!阿螢…!』

Elise推開阿dee隻手:『無野講喇嘛?係咁先~拜拜!』

『你敢!?』趙急忙道。


嘟-----------------


靜哂。

趙政祺最後果一句大聲到整個車廂都聽到佢把聲,但elise呢一下cut對方線完全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阿dee亦目瞪口呆地望住部電話。



『喂…!』阿dee驚慌道:『阿螢!你傻左咩…!你知唔知咁做好大獲架!』

『我唔知~!我咩都唔知~!我淨係知而家hyuna好需要休息!啲閒雜人等cut佢線又點?鬧爆佢都仲得呀!』

『喂…但係你都唔洗cut佢線架…大佬…』阿dee搶回電話,擔心不已:『死啦…仲要無來電顯示…點打返去呀…』

『妖!無鬼用!』Elise天真無邪的道:『而家我重要啲定係電話入面個人重要啲呀?』

『Er……』


阿dee聽到呢個問題後,本來既擔心都被尷尬既感覺所掩蓋。

雖然二人尚未正式係埋一齊,但兩個人之間都感受到對對方既好感,只係一直未開口講出黎,

但阿dee忽然間被elise咁問,就好似捉棋中被將一軍一樣。


『即係我重要啲啦~?』elise笑嘴角上揚,笑裡藏刀。

『咁…』阿dee仲未講完之際。

『劉司機,開車~!』

『下…?去邊?』

『入大埔啦!』

『入大埔…?hyuna都唔係住大埔既?』阿dee問道。

『去我屋企嘛!』

『……去你…屋企…?』阿dee臉紅耳赤地望住elise。

『喂,你咁望住人地做咩?死咸濕仔亂諗野!我想照顧hyuna咋!』

『哦…哦…』


阿dee吃過閉門羹後便沒趣地走回司機座。

呢個時候,雖然阿dee好擔心趙政祺唔知會有咩反應,竟然被elise咁樣落佢面。

但另一方面反而好佩服elise竟然夠彊cut對方線。


都唔知話elise做野無分寸,定係話佢有膽色好。

但某程度上黎講…elise就係憑住呢一份天不怕地不怕既稚氣,先唔會受任何人束縛。

好多事都可以隨心所欲,呢點的確令到阿dee十分欣賞。

最起碼佢敢呀?你敢唔敢?阿dee不斷反問自己。


回想返轉頭,我地細細個既時候做好多野都會比長大後更果斷,更直接,唔會轉彎抹角。

但人大左,生活同工作上都會受到好多既束縛,令到自己應有果份信念同純真都會蕩然無存。

愈接觸得呢個殘酷既社會耐,愈被呢份束縛所吞噬。


雖然elise唔知對方係咩人,所以先敢口出狂言,但換轉自己呢?

換轉阿dee既話,都一定問清楚對方係咩人先敢回答,因為怕得罪唔應該得罪既人。

其實換個角度睇,呢種"衝動"某程度上黎講都係好難能可貴既一件事。



概歎完一番後阿dee腳踏油門,便於中環大街上揚長而去。

一個鐘後,電話忽然又再響起。


『嘩…唔係打返黎找晦氣嘛…』


正係阿dee一邊揸車一邊擔心時,望到個來電後終於鬆一口氣。


『喂,邊位?』阿dee問道。

『係我。』聽筒傳來一把男聲。


『你…你係…』

『我地見過一面架呢?唔記得喇?』男人問道。

『你…』阿dee想了一想:『你係搞叔…?』

『嗯。』


阿dee仲記得搞叔把聲同個樣都只係趙政祺大宅入面見過,

雖然呢排準備佔中清場既事,但一直都係用短訊交流,所以阿dee一次都未直接用電話聯絡過對方。今次搞叔親自打黎拉自己,令到阿dee大感錯愕。

『有咩事?』

『你上次既計畫,我同班兄弟已經搞掂。』

『咁快!?』

『挑那星,梗係啦!』

『咁唔該哂你……』阿dee客氣道。

『咁下一步你想點做。』

阿dee分析了一下:『我記得上次係叫你地班兄弟乘機混入去佔中班人,然後係半夜搞事係咪?』

『嗯。』搞叔冷靜的道。

『今次……』阿dee把車停下來:『我留意到好多警察都好憎佔中,甚至會幫埋你地一份,呢個係好既現象黎,你地可以再去得盡啲。』

搞叔聲線低沈:『再盡啲…?』

『既然警察都唔理,你地仲怕乜野?』

『咁…得,收到。』搞叔準備收線。

『記得半夜入黑先做。』


收左線後,部車亦都停定左係大埔廣福道附近。

阿dee跳下車後,從認真嚴肅既表情轉回溫柔:『懶訓豬,落車喇。』

『嗯……?』Elise同hyuna相偎而睡,雙眼半開半合道:『到左喇…?』

『係,洗唔洗扶你地上去?』

Elise打起些少精神:『唔洗喇…你都攰…返去休息下先啦…』

『咁佢……』阿dee望住hyuna。

『我地得架喇……』elise輕拍hyuna一下:『hyuna…落車喇。』


Hyuna張開眼後仍然好冇精神,而且仲面青口唇白咁,甚至甫下車後著地都企唔穩。

『喂…佢真係冇咩事嘛?』阿dee擔憂著。

『應該訓返覺就無事…掛。』elise猶豫的道。


hyuna此時用微弱既聲線道:『阿dee…有心…我無事…』

『但你…』

『有…有件事想拜託…你…』hyuna辛苦地吐出一句。

『咩事?』

『…如果…你聯絡到阿沁…千祈…千祈…唔好同佢講…包括我同你講過既所有事…』

阿dee愁容滿臉:『咁點得呀!?』

『當我…求…求下你…』

『但你應該好需要阿沁既關心呀?』阿dee煩惱著。

『我已經…無面目見佢……』hyuna虛弱地呼吸。

『hyuna………』在一旁既elise好明白hyuna點解會咁。


『唔得!』阿dee一口拒絕:『你為佢做左咁多野!點解唔可以同佢講!?最起碼你為佢付出既要畀佢知呀!』

Hyuna苦笑地搖搖頭:『真正為一個人去付出…根本…唔需要畀佢知…』

『但係!』

『就當…阿沁一直認為我係貪錢既女人…總好過…見到我咁…令到兩個人都心痛…係咪?』

『………』

hyuna流著淚:『阿dee…求下你…可唔可以答應我呢件事…?』

『嗯…我應承你唔同阿沁講。』阿dee回望elise:『咁你地上去先啦…』

hyuna破涕為笑:『多謝你…』


『阿dee你都返去休息下喇~!』elise貼心的問道。

『嗯,再call你。』



阿dee呢一刻好矛盾,一個咁好既女仔…竟然為阿沁付出左咁多而不求回報。

做所有事都為左對方…但點解會落得呢個下場?

不過如果阿沁知道左,恐怕唔單止係一個人崩潰,一個係朋友,一個係兄弟,

阿dee為左阿沁…亦為左hyuna既願望,都只能將呢個秘密一直保守下去。


可以解開兩個人之間既結,就只能靠阿沁自己用心去感受一切hyuna為佢做既事。

假如阿沁仲愛hyuna既話,就算唔講,都一定會感受得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