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星期後



「佔領中環」既形勢,就如阿dee既推測一樣,已經開始變質。

雖然出去佔領既市民有增無減,但慢慢人一多起上黎,而警察又唔採取啲咩突破性既行動既話,呢一場佔領既原意,好快就無變得迷糊不清。

甚至有市民係假日無端端都走出去湊熱鬧,好快,呢一場運動就開始變成左一場「嘉年華」。



本來身處佔領區既人上下一心致力爭取民主,爭取自由既選舉;但有左一班唔知咩事都走出去佔領既市民後,大家既心意開始動搖起黎。

警方一見到佔中既民眾意志開始動搖,就果斷採取執法既行動,號令七千警察去組織一個名為「日峰行動」既清場計劃。

佔領成功後不出半個月,佔領人仕已經無左當初果種決心;尖沙咀、旺角等既自發佔領地點,好快就被警方極速清場,以致兵敗如山倒。雖然往後都有好多零零星星既突發性聚集,可惜都係徒勞無功。

係十月尾既呢個時候,佔領區只剩低當初最核心既地點:金鐘同中環。


阿dee係呢幾日都十分留意住呢場運動既動態,一切…大概都係意料之內。



除左指揮黑社會襲擊,阿dee更進一步既意思,係甚至不惜傷害果班學生。

先係叫搞叔以前既飛車黨朋友,直接渣車駛向人群,然後再命令其他人去破壞佔中人仕既物資大本營,甚至不擇手段到叫佢地刑事毀壞同傷人。

雖然好冷血,但阿dee完全一副置身事外既態度,亦都係全靠呢啲舉動,令到學聯為左人身安全,呼籲所有學生全面撤離,以及核心人物佔中三子亦早已消聲匿跡。

一次又一次既告捷,令到趙政祺亦非常滿意,阿dee咁搏命既最大原因,說到底,無非都係為左Elise。

自從當日elise為左保護hyuna而頂撞左趙政祺後,阿dee當日不斷反覆思量,好怕趙政祺會對elise不利。



所以阿dee第二日就決定積極進取去做返啲成積出黎。

女人係一把雙面刃,既可以令男人一蹶不振,亦可以令男人突飛猛進。

趙政祺見到行動有成果,當然係非常滿意,照進度黎睇,十二月之前一定可以完結呢場運動。所以,基於利益呢個大前題之下,作為一個成熟既人,趙政祺亦唔會同elise呢種小妹妹計較。

同時,趙政祺聽阿dee解釋後,關於hyuna當晚既事大概都略知一二。

雖然hyuna失敗左,但趙政祺早就唔會預hyuna自己一個人會成功;因為當日連自己都衰左係高總手上,試問hyuna一個女仔又點會同佢鬥到?

趙政祺早已感受到hyuna對阿沁仍然有情,如今阿沁棄保潛逃,趙政祺咁做表面上係想威脅高總交出自己既犯罪證據,但實質上係別有用心。

一個一箭雙鵰既陰謀。



hyuna成功左故之然係好,但失敗左…即係好似現時呢個狀況,趙政祺早已心裡有數,而真正既目的…


係引阿沁出黎。

既然趙政祺當左hyuna同阿沁一樣係棄子,當然要將佢利用到最後一刻。

不過趙政祺並無諗過,hyuna竟然會叫阿dee保守秘密唔好同阿沁講,呢點完全出乎意料之外。

所以,趙政祺下一步既動作只有一個。



『喂?趙小姐?』



『開門。』

『下?』

『我在你門口。』趙冷冷的道。


阿dee心感困窘,下意識地走近門口一望…

果然係趙政祺本人,而且身後仲有兩個西裝保鑣。


咔的一聲,門隨即打開。




『趙小姐…點解你會…』

『放心吧,我派人調查過你爸沒那麼快回來的。』

『係…老豆佢去左探阿媽…但…點解你黎我屋企……』阿dee心底一凜:『唔係又想陷害我嘛?』

『嚏,』趙不屑的道:『要害你,我有必要親自下手嗎?智障。』

『呃…sorry…咁你今日黎係……』

『當然有事要你去做。』

『咩事…?』阿dee問道。




『你記得上次說hyuna好像任務失敗了嗎?』

『記得…』

『是她親口說失敗的嗎?』趙追問。

『唔係……』

『那你怎麼知道她失敗了。』

『我當日……』阿dee回想了一下:『見到阿螢扶住佢出私人會所…仲見到hyuna口腫面腫咁……而且仲十問九唔應,剩係係度喊,所以…我大概都估到佢係失敗左。』


阿dee如實作答,但趙政祺卻忽然嘴角微翹。

『那…』趙政祺坐下來:『你覺得她除了失敗之外,還發生了什麼事嗎?』

『發生左咩事…?』阿dee猶豫了一下:『趙小姐…我唔係好明你想問咩…』

『我是說,除了失敗,你覺得她為什麼受傷?』

『…………』


阿dee唔識回答,因為諗返起hyuna當日個樣,即使佢冇講,都好似被虐打完咁。

再加上當時hyuna雙目空洞,面色蒼白,仲要elise係佢身邊安慰…

十足十好似一個被強姦完既女仔一樣。

唔係好似,係一定係被強姦完。

對於趙政祺既問題,阿dee內心早已有答案,但只係…應承過hyuna要同阿沁保密,就連阿沁都唔可以講…試問又點可以同趙政祺講?


『可能…係因為被發現左偷拍…果個男人一怒之下打左hyuna一身掛。』阿dee編了一個籍口。

『可能?』趙政祺一副看穿對方的樣子:『你失敗就可能被打一身!你覺得一個女生跟一個男人進出那種地方,會是被打那麼單純而已嗎?』

『……趙小姐…sorry…』

趙續道:『當晚發生過什麼事,你跟我都心知肚明,對吧。』

『嗯……』

『至於為什麼你不跟我說事實的全部,我大概都略知一二,呀不,應該說,你不直接跟我說,我就知道你為什麼在隱瞞了。』

阿dee表現得十分猶豫:『趙小姐…你意思係……』

『哈,』趙政祺站起來:『相信你也知道,你的好兄弟現在不知所終了吧?』

『嗯…』

『我要你利用這點把他引出來。』

『下!!?』阿dee大驚:『我同佢都無聯絡,點引佢出黎?』

『沒有聯絡?』趙拿起阿dee部手機:『那這個是什麼?』

『呢…呢個…』阿dee啞口無言。


趙政祺拎起阿dee果部岩岩用完充緊電既手機,然後快速地打開通話紀錄一欄;

因為阿dee呢一年都冇咩搵過其他朋友,搵得最多既就只有阿沁,自從阿沁逃離左,阿dee就只有打過畀elise、hyuna、搞叔等人,所以早幾星期既通話紀錄仍然係度。

係云云眾多既號碼當中,除左趙政祺少有既未知來電,就只有一個陌生既紀錄。


『沒話說了吧?』趙言簡而精:『把他引出來,說有重要的事告訴他。』

『………』阿dee低頭沈默。

『啊,對了,以他倔強的性格,大概你應該要直接拿hyuna的事兒跟他說,他才會出來吧?』

『………』

『就這樣定了,』趙得意洋洋走向大門:『佔中的事已經差不多告終,你也不用再管了,幹完這事,你就可以等待最後的任務,然後就自由了。』

『趙小姐…我可唔可以拒絕…?』阿dee低訴著。

『拒絕喔?』趙走向阿dee耳邊:『你不想自己,也該想想你的阿.螢.…在等著你呢?』

『阿螢…』

『阿dee,聽我說,傷天害理的事兒你都做得出來了,現在只是把阿沁引出來而已啊?』

『但…佢話哂係我兄弟…』

趙笑言:『你是怕我傷害他對吧?』

『……』阿dee心知肚明。

『放心,我不會傷害他,我只是要他繼續幫我做事,再做一件事而已。』

『但…』阿dee仍然毫不放心。

『忘了跟你說,』趙政祺打斷了阿dee:『事成後我會給你一千萬的酬勞,你可以帶著你的阿螢去別的地方生活,怎麼樣?』

『一…一千萬!?』阿dee目瞪口呆。

『你自己考慮。』語畢,趙政祺轉身而去。


屋內剩低阿dee一個人呆站在原地,腦內不斷回想趙政祺剛剛講既每一句說話。

趙講得無錯,而家事情已經去到最後白熱化既階段。

前面辛辛苦苦經歷左咁多事,就連佔中咁大既阻礙都剷除左,只係剩低最後呢一個任務;

完左…就可以同自己心愛既人遠任走高飛。

阿dee雖然有諗過,趙政祺會唔會兌現承諾,但想深一層,假如自己要出賣佢既,趙政祺都未必預料到。

因為只需要將趙政祺既犯罪證據、內容、流程等交畀其他人,萬一阿dee自己有咩事都會有人去告密,呢點趙政祺早就會估到阿dee有機會會咁做,所以先開出一千萬既天價去行誘阿dee。

所以照咁樣推斷,趙政祺講既未必係假,始終風險大…再加上一千萬對於趙政祺黎講,可以話跌都跌左啦,不過對阿dee呢種平民黎講卻有絕對既影響力。

最重要,係阿dee可以同阿螢遠走高飛。

阿dee只係係度猶豫緊一件事。



先係人性、然後係友情,要放棄呢兩樣野去換金錢同愛情…

應該點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