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唔係萬能,但無錢就萬萬不能。]


呢一句說話阿Dee從小到大都被長輩不斷灌輸入腦海之中。


『一千萬…』


自趙政祺離開左後,呢幾日阿Dee放左工後,就一直一個人係度發呆。



發呆既原因唔單止係被呢個巨大既數字影響到,更重要一點,係應唔應該犧牲自己最好既兄弟。

阿dee仲好清楚記得,係佔領中環運動開始時,自己曾經講過一句說話;

『每個人都有佢心目中既價,要收買佢既,一萬唔得,十萬都一定得喇掛?!』


此時此刻,阿DEE萬萬想唔到呢個情況竟然應驗左係自己身上。



一千萬唔係一個細數目,對於一般人黎講,一千萬就等同換取一次重生既機會一樣,唔需要再捱生捱死,可以買樓投資,唔做野都可以嘆足一世等等。

但呢一刻,呢個確確實實既抉擇正正降臨係阿Dee身上。

本來以為自己可以果斷做到決定既阿dee,呢一刻卻係猶豫不決。


到底點解?點解自己會做唔到決定?

阿dee不斷催眠自己;就算要傷害班學生都做得啦?就算犯法既事都做到啦?



而家大拿拿一千萬係自己眼前!只係犧牲兩個人…兩個人姐!點解狠心唔到?

阿dee不斷反問自己。


矛盾既心靈不斷掙扎,但心入面既原因其實好簡單。


因為自己將要出賣既係熟識既人。

唔單止熟悉,同自己既關係更可以話係生死之交,情同手足既兄弟。

當初阿dee可以決斷地傷害班學生,係因為自己可以置身事外,加上同學生們非親非故,就算死左阿dee都唔會流一滴眼淚。



但而家唔同。


阿沁叛變潛逃前,雖然同自己有唔少爭執,係政治立場上持相反既態度,甚至鬧到不和…

但兄弟始終無隔夜仇,數日後阿沁亦主動聯絡阿dee道歉,二人亦化解干戈。

阿dee係度諗,如今阿沁係相信自己,真係當對方係兄弟先會聯絡自己;


從呢一點睇得出,阿沁重視兄弟比起hyuna仲要多。

而自己…竟然打算為左錢去出賣對方…?!

阿dee望住塊鏡,終於忍唔住問自己:『我仲係咪人黎…』




但做事必需要權衡輕重,一方面要考慮阿沁,另一方面仲有一樣對阿dee黎講更重要既事要考慮。

回想返轉頭,從一開始接觸阿沁起,去到一齊合作去偷呃拐騙…

到最後無非都係為左錢、為左自己媽媽既病。

如今只要乖乖合作,唔單止可以得到一筆可觀既收入,最重要係自己阿媽都可以得到救治。

癌症頭幾年係黃金醫治期,假如去到第二、三期,就可能需要做化療、電療等。

到時唔單止辛苦,更加食唔到野…阿dee一諗到呢一點…心頭不禁酸起上黎。




『就算唔為自己,都要為家人考慮下?』

『況且…引阿沁出黎姐…趙政祺又講到明唔會傷害佢…』

『反正都想同阿沁講呢件事架啦…係hyuna要保守秘密之嘛…』

『就算唔係趙政祺迫,我都想同阿沁講。』

『完成左件事…唔單止阿媽可以醫返好,我仲可以畀幾百萬兩老安享晚年…』

『仲可以同阿螢離開呢個香港…』


阿dee不斷不斷地說服自己,甚至有啲觀念開始出現歪曲既跡象。




吱----吱------

正當阿dee想得入神之時,電話突地響起。


『唔係咁邪呀話……』


當阿dee以為係阿沁打黎時,驟眼一望確實係一個未知既來電!

『喂?』

『阿dee…係我…』


聽筒另一方果然傳來阿沁既聲音!


『阿沁…?咩事?』阿dee忽地不知所措。

『無…你得唔得閒出一出黎飲杯野…』阿沁聲線頹廢。

『下?』

阿dee本來係想引阿沁出黎,但而家阿沁竟然親自送上門!?


阿沁續道:『係咪唔得閒…?你有事忙就由佢…』

『唔…唔係!梗…梗係得啦!兄弟叫到一定出!』阿dee即時答應。

『嗯…』阿沁頓了頓:『我係尖沙咀,咁老地方等啦…食少少野再去飲酒…』


『老地方…?』阿dee諗左陣:『哦,茶餐廳。』

『幾驚你唔記得…咁轉頭見啦…bye…』


阿dee一邊覺得十分意外,另一邊亦好奇怪…點解阿沁把聲會咁頹廢。

不過想深一層其實情有可原…事關自從阿沁逃走左之後,至今已經差不多有兩星期。

係呢兩星期入面阿沁唔可以出境,唔可以露面,甚至連返屋企都唔可以。


終日要過住啲不見天日、偷偷摸摸既日子,想必任何人都會變到阿沁一樣。

唔好話頹廢,心理狀態差少少都好可能支持唔住放棄自己。


阿dee換好衫,二話不說就落街登上趙政祺既車,前往尖沙咀呢個"老地方"。

一路之上,阿dee內心都雀躍不已,至於點解會咁,可能連阿dee自己都唔知道。

或者,事關突如奇來咁發展得順利,當自己有決定果一刻,阿沁竟然自己送上門。


雖然阿dee既良心的確唔好受,不過果一千萬……唔係,係家人、阿螢得到幸福既日子可謂指日可待。

為左成功、為左達到趙政祺畀自己既任務,阿dee心急如焚地踏下油門,

於高速公路上奔馳而去,向住代表成功既道路進發。


未幾,阿dee終於黎到茶餐廳之內。


『哥仔,食啲咩?』一名伙記問道。

『檸茶得喇唔該。』阿dee坐下來答。


坐定後阿dee四處打量左一下,發覺阿沁仍未到達。

望一望隻錶…只係十一點左右,時間尚早,阿dee回想起以前同阿沁去蒲,

阿沁大概都係呢個時段約自己出黎,所以阿沁遲到一啲都唔出奇。


『咪住先…』


阿dee忽然回想起阿沁頭先係電話既對話。


『我係尖沙咀,咁老地方等啦…食少少野再去飲酒…』


係半個鐘之前,阿沁明明打畀自己話已經係尖沙咀,

即係話阿dee自己未出發前阿沁好應該比自己早到!

但…而家足足過左成大半個鐘,點解沁都未出現…?定係有咩意外?

阿dee內心不停擔憂著;但又冇阿沁電話,聯絡唔到佢…所以只能一直係茶餐廳內等待。


過左十五分鐘,阿dee既電話終於響起。


『喂?阿沁!?你係邊呀?』阿dee急忙道。

『阿dee…』阿沁停了兩秒後開口:『我有啲野想問你……』

『問我…?咩事?』

『如果你唔介意…我就直接問。』

『唔介意呀…』阿dee下意識回答後:『但你而家係邊?』


『你先答我問題。』

『好…』


『你而家身處既位置?』

『咪我地以前成日去蒲前既老地方囉!』阿dee侃侃而談。

『你部手機係你自己既?』阿沁追問。


『我部手機…』阿dee無諗過阿沁問呢啲野:『梗係我架啦!』

『好……』


阿沁似是鬆一口氣準備問最後一個問題。



『阿dee。』

『咩事?!』阿dee心感不安。



『你有冇諗過出賣我。』


………



……………



呢一句,簡短面直接。

彷彿將阿Dee內心深處最不願面對既事實公諸於人前。

即使當初有幾多籍口想掩飾自己既醜陋;被阿沁呢一條問題可謂直擊痛處。


阿dee拎住電話目瞪口呆,一時三刻完全搵唔到任何回答,更加唔知應該講啲咩好。

甚至連作籍口,作大話既氣力都冇。


呢一刻,就好似被釘係十字架上既罪人一樣,被阿沁審判。

但…阿dee仲有疑問…就係阿沁點解會知……



『阿dee。』阿沁打破冷場。

阿dee係混亂中恍神:『下…!?』



『你被人跟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