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24日

平安夜上午9:00a.m.


阿dee呢幾日一如以往地每日平安回家後都別無異樣,即使係阿爸亦都冇再問自己既事,每日只係探望身處醫院既病母比較多。

呢一日係阿dee人生中定成敗既一日,所以昨晚就好似等待考試既學生一樣,並無充足既睡眠。直到太陽升起,陽光透射至屋內,阿Dee才起身梳洗。

不過,今日既阿Dee返工既時間仲有三小時,預其在床上被緊張感弄得輾轉反側,倒不如早點起床清醒頭腦更好,始終今日既事絕對唔可以有半點錯處。



於是,阿dee就係雪櫃拎出一包牛奶,連同桌上既麵包,打算食個早餐補充體力去應付一日所需。

邊食邊飲同時,阿dee亦打開電視機。


[吱---]打開電視即時發出高頻聲音。





『各位早晨。今日係十二月廿四號星期三,歡迎收睇香港早晨。早晨小珍。』

『早晨,嘉儀。』

『平安夜天氣一般喎。』

『係呀,今日大致多雲,下晝短暫時間有陽光,吹和緩既東北風,展望聖誕節假期風勢會頗大同埋有幾陣雨……』


阿dee打開電視機傳來一段耳熟能詳既音樂,伴隨住「香港早晨」呢幾個字即時浮現係畫面之上。



雖然阿dee現時既心情係萬分緊張,但都決定睇一睇電視,令自己暫時可以放鬆落黎。

電視中入面既美女主播果然令到阿dee暫時忘卻現時既煩惱,反而仲令到阿dee專心咁收看新聞……


『今朝新聞;前政務司司長許仕仁同新地前主席郭炳江等四個人貪賄案今日判刑。』

『被裁定五項控罪成立既許仕仁被判監禁七年半;並且要交還一千幾萬既賄款。』

『許仕仁成為被判囚既最高級前官員;法官麥機智係判刑既時候指:許仕仁原本係近年最優秀既政務司司長,但就令到全港市民同社會失望。』

『法官亦指:2005年許仕仁被委任為政務司司長,好多人覺得香港係經歷沙士艱難時期之後,香港人終於可以呼吸一口新鮮空氣。形容許仕仁口才好,處事圓滑,若非因為本案,將會係近年最優秀既政務司司長。但係佢同好多悲劇人物一樣,有貪婪既缺點,為奢華生活既慾望所蒙蔽。』

『法官斥責許仕仁利用職權獲得最大既利益,手段連法官都感到吃驚。社會長久以來有官商勾結既印象,但好遺憾本案並無助改變呢一個觀感;而許仕仁失職、違反誠信,係本案最嚴重既地方。法官話香港從七十年代開始致力擺脫貪污既問題,政府同商界都努力維護零貪污既環境。許仕仁作為政府既第二把交椅,接受賄賂令人非常失望。』





阿dee目不轉睛地望住電視入面既影像,每一字、每一句都好似警戒緊自己一樣。

見到政務司司長於影像中坐上囚車,阿dee彷彿見到自己將會出現既下場。

呢個高官曾經擊退國際炒家,有良好行為紀錄,但被發現貪污扣減刑期後,都要判監禁七年半…更要交還所有賄款…如果係自己被捉到既話…會有咩下場?


阿dee手心不停冒汗,心裡亦忐忑不安,就連早餐都無放過入口中…只係一味望住電視既畫面。


『仔?咁早既?』忽然,背後傳來一聲。



『係…老豆……』

『做咩啊你?』阿dee爸爸踢住拖鞋行過黎:『無黎精神咁既?琴晚訓得唔好?』

阿dee搖搖頭:『冇咩…你唔訓多陣?』

『古靈精怪咁。』阿dee爸爸轉身走向廁所:『冇,聖誕節,早啲去探下你媽丫嘛。』

『哦…係喎…』

『你今日返早更咩?』阿dee爸爸以「前解款員」語氣問道。

『唔…唔係…』阿dee欲言又止:『訓唔著起身之嘛。』

『哦,我見你睇電視睇到入哂神咁,仲以為你做咩添?』



『冇……冇咩特別……』

『電視新聞做緊咩?』阿dee爸爸從廁所走出黎。

『唔知喎…』阿dee裝傻道:『好似咩貪污。』


『仔,』阿dee爸爸忽然語重心長地說:『你知唔知,點解我改你個名做一二?』

阿dee答得理所當然:『唔係因為你地識得少字咩?……』

『哈哈哈…』阿dee爸爸大笑起來:『果時咁講係因為你仲細!唔同你解釋姐。』

『下…!?一二咁簡單既字都有意思?搞到我仲想去改名。』阿dee開了開玩笑。



『死仔!諗你都唔好諗呀!』父親又道:『呢個名…其實仲有一個意思。』

『下…?咩意思?』


『一二…一二…意思係想你做人唔好"得一想二"。』


阿dee喃喃道:『得一…想二…?』

『嗯,』父親和藹慈祥地笑著:『做人一定要知足常樂,你唔好睇你老豆好似淨係打份牛工咁,但我一直都好滿足,亦甘於現狀。』

『下……』阿dee稍稍不同意:『但阿爸,如果你後生果時有賺大錢既機會,你會唔會去試下?』

『賺大錢?哈。』父親笑言:『咁就要睇下係咪犯法野囉。』

『嗯……』阿dee追問:『咁如果唔係犯法,但會違背良心…呢…?』

『違背良心?』父親臉色一轉。

『冇…我都係舉個例姐。』阿dee尷尬道。

『呢層……唔……』父親思考了一下:『都一樣唔會。』

『下?點解?』

『就算果時好窮既時候生左你,我都無諗過用咩極端既方法去賺錢。』父親解釋。

『點解?』阿dee百思不解:『你唔想全家生活可以過得好啲咩?』

阿dee父親沒有回應,只是看著阿dee好奇既臉龐輕輕笑左一下,便轉身而去。


『老豆?』阿dee問道。

『等我一陣。』


緊張不安既阿dee一直坐係凳上,望住電視分散注意力。

同時亦見到個鐘,得知時間尚早,仲未需要出門口住。

不過阿dee既面色有些少奇怪,似乎在擔心著些什麼事情一樣。


『呀,終於搵到。』房內忽地傳出父親的聲音。


未幾,阿dee爸爸就拎住一本相冊出黎放係張檯上面。

『呢本係…?』阿dee問道。

『打開佢睇下。』


阿dee照爸爸既吩咐,默默地打開呢本已塵封多年既相冊。

相冊既封面,阿dee已經見到自己小時候光脫脫的樣子,甚是可愛。

不斷翻後時,見到爸爸同媽媽年輕時非常恩愛,會四周周遊列國,更留下不少風光如畫的照片。

依著順序,照片不斷掀到後頁,就好似時光既推進一樣,阿dee開始見到自己既出現。

雖然自己當時已經出世,爸爸媽媽亦無再好似年輕時咁四處遊歷,但換來既卻係更多更幸福既笑容。

相片中,有好多真摰既初次回憶。

爸爸第一次幫阿dee換尿片時既「蝦碌」樣子;阿dee第一次踏單車跌傷的哭臉;

第一次上學時賴著媽媽的不捨表情;小學畢業時第一次拍下的的全家幅照片……

每一張照片都記載著阿dee既成長,父母既關懷同愛護,

即使照片中既父母衣著不算光鮮,甚至有點衣衫襤褸…所住之處亦是殘殘舊舊,

不過…一家人流露著的…盡是幸福的笑容。

『老豆……』阿dee睇到眼濕濕。

『哈,你睇你果時幾鍾意喊?』父親流露著懷勉的微笑。

『………』阿dee心內盡是感動。

『你睇…我地一直都唔係咩大富之家,但係我地唔係一直都比任何人都開心咩?』

『係…』

『做人要知足、就可以常樂;若得一,不想二,咁…你就係全世界最富有既人。』

『全世界最富有…?』

『嗯。』父親輕歎了一下:『就好似好多富豪咁,去到死果一刻都為賺錢而煩惱,白白犧牲左自己最寶貴既光陰,雖然佢地有錢,但卻窮得只剩下錢。』

『窮得只剩錢……』

『若果阿仔你學識知足,心中富有遠比金錢來得重要呀!』

『知足……』阿dee想得入神。

『喂,仔,你唔係要返工咩?好出門口啦!我晏啲都去睇下你阿媽。』

『嗯…知道喇老豆。』


阿dee提起背包,走向大門時忽然回頭道:『老豆。』

『下?』

阿dee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多謝你。』

『傻仔黎。』



本來,阿dee仍為自己既事而煩惱,更唔知應唔應該去幫趙政祺好;

不過聽到父親既一席話後,意志就開始變得堅定落黎。

父親每一句都係金石良言,尤其最重要既一點…原來自己所堅負住既名字…

雖然簡單只有三劃,但背後卻有意味深長既意義。


『若得一,不想二;那麼便能成為最富有的人。』


劉一二,永遠都會記住父親呢一句說話。




與此同時。




趙政祺知道今日係行動之日,亦早已打點好一切,坐於辦室室內注視著電腦。

電腦畫面所播放的影像,正是阿沁身處既廢棄貨倉之內。


趙政祺透過杯入面既紅酒,凝視著畫面中被束綁起來既阿沁,趙政祺先覺得比較安心。

因為阿沁對於趙政祺來說,係一個不安定因素,每一分,每一秒都有可能左右大局。

雖然不可將阿沁收歸旗下,但亦不可以留有活口。

係呢一刻阿沁已經完全冇利用價值,因為趙政祺係早幾日已經透過暗示,令阿dee得知阿沁既死訊,本來以為阿dee會接受唔到,但反而試探出阿dee對自己既忠心遠超於對阿沁既兄弟之情。

留阿沁一條命,係怕阿dee會一蹶不振,如今阿dee已正式放棄阿沁,對趙政祺黎講阿沁亦再無存在價值。

趙政祺透過耳邊既藍芽耳機說:『開始。』


一聲令下後,本來昏暗無光既貨倉門口,忽然有一點火光從地面漫延而入。

火焰沿著汽油形成一條火蛇,迅速於貨倉邊緣遊走開去。

入睡既阿沁感受到一股赤熱,立時將開眼,目瞪口呆地望住自己身處一片火海之中。


『救…!救命呀!!救命呀!!!』


畫面中既阿沁不斷掙扎,但卻被緊纏既麻繩束縛到動彈不得。

火勢愈來愈大,好快就漫延至整個貨倉,混濁既黑煙亦即時濃蔭整個空間,使阿沁呼吸困難。


『咳…!咳…!救!…救命!』


阿沁雙手擺後,用腳支撐起連著椅子既身體,向門口一拐一拐地走去。

可惜門口被整個火海所淹沒,阿沁只能硬著頭皮,忍受著燒傷的痛楚,用整個身軀撞向大門,試圖打開救生既缺口。

不過無論阿沁叫得有幾聲嘶力竭,有幾拼命去撞都好…所有掙扎都只係徒勞無功。

慢慢地,阿沁已吸入大量濃煙,意識開始模糊,叫喊聲亦慢慢變弱…然後倒地不起。

消失於一片火海之中。


『再見了,阿沁。』


趙政祺望住畫面被整個火焰包圍,監視用的錄影機亦受現場高溫影響而開始失靈,地獄般的畫面慢慢消失於電腦屏幕之中。

此刻,趙政祺終打從心底地鬆一口氣。

『趙小姐,待會我們該怎麼辦?』身處火災現場的手下透過手機問道。

『不用管他,你們先走,』趙政祺盤算著:『很快會有人發現報警。』

『明白。』


趙政祺按下耳機收線,然後默不作聲的凝視著電腦畫面喃喃自語。


『月沁啊月沁…真高興能跟您相識…你知道為什麼我會針對於你嗎?』


趙政祺眼中含著恨意,續道:『是因為你太像我現在的老公了。小混混就是小混混,無論你再往上爬也只是……』


趙政祺關上電腦,望一望手錶,時間10時30分,正是阿dee出發返長沙灣總部的時間。

早在數星期前,趙政祺已準備沽空保安公司於外國母公司的大量股票,只要不利消息傳出,價位一跌,該公司所蒸發的現金,將會以「倍數」增長到趙政祺的股票戶口之中。

所以今日趙政祺亦準備親自出發到現場附近,監察整個過程,見證成功的一刻。



-------------------------------



一小時後



廢棄貨倉火災區現場。


『伙記,咩環境。』



數名軍裝接到市民舉報後,便連同消防員立即趕至現場。

由於現場火勢實在太大,加上有大量易燃物品,廢棄貨倉內密封既環境溫度高達數千度,

消防員在救火時,亦不時出現閃燃爆炸的現像,現場可謂災如煉獄。

花了半小時既努力,終於把火勢救熜,而警察亦開始封鎖現場調查。


一名法醫回答便衣探員:『現在火勢起因初步估計有可疑,因為於密閉既環境產生極高既高溫,所以現場發現左疑似人類既骸骨骨灰。』

『謀殺?』女便衣問道。

『未必,』另一名老練的CID打斷:『等法醫檢證同Check左DNA先。』

一名隊目開始指揮:『你地去現場搜證,睇下搵唔搵到死者既身分之類!又或者係啲咩證據!』

『Yes sir!』


忽然,一名軍裝警員急忙的走過來:『Sir!有發現!』

『咩事!?』隊目問道。

『現場附近發現死者既銀包,』警員拿出一個裝有銀包既透明膠袋:『係呢度。』

重案組隊目接過銀包後,從銀包拎出一張身分證:『呢個…』

『李sir,有咩事?』女便衣問道。

『你地全部開始進一步搜索!』李sir低聲向女便衣道:『呢個係我地幾星期前走甩左既通緝犯…』

『通緝犯!?』女便衣大驚:『係上次接獲線報去佢屋企被佢走甩左果個!?』

『嗯…睇怕係…』李sir稍稍定神:『大家做野先!問下附近既居民睇下有冇咩可疑既人出入,再翻查附近道路既天眼!』


當所有警察接到指令後即時開始四方八面地分工合作,而重案組既李sir卻停留在原地,手執住銀包,望住入面既身分證所出現既樣貌,同埋人名……


「月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