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沁望住地面有一處被翻鬆過的簇新泥土痕跡,難以置信的看著:『冇…冇可能…』

『是真的。』趙說。

『趙……』阿沁咬牙切齒憤慨而道:『趙政祺!!!!!!』


正當阿沁準備扣下板指之際,趙政祺立即開口:『是她自己自殺的。』

『自殺?!』阿沁目瞪口呆。



『嗯…』趙政祺無奈的道:『是因為她懷有了高總的身孕。』

『冇…冇可能!!!』阿沁非常激動。


『怎會不可能!』趙政祺理直氣壯:『是你親眼看著她被強姦的!你敢說不可能!?』

『hyuna……』




阿沁回想起一切,立即衝向埋葬著hyuna的泥土堆,邊哭邊力竭聲嘶地挖掘。


『hyuna…無可能…你應承過我要一生一世!你話過要等我返黎架!!』

『點解…點解你唔等…點解你唔等我啊!!!!』

『你話我地要……!!嗚…點解…點解啊!!!』




阿沁拼命的單手挖掘著…腦海中不斷浮現二人曾經刻骨銘心的片段。



『兩年前…我當然有同阿沁你講…』
「有同我講…?」
『嗯…不過果時你只係掛住打機…冇聽入耳…』
「下…?」
『其實…阿沁你自己都應該知道,過左頭兩年熱戀期之後…你有冇發覺自己已經冇咁鍾意我…?』

「邊…邊係…」
『傻瓜,我感覺得到架…』
「………」






『唔係…我仲好愛你…我仲好愛你呀!…』





「承諾…?我邊有,我一直都對你好專一,又冇出去玩…!」
『你仲記得…你話想幾歲結婚嘛…?』
「下?我有講過咩?」
『哈…你有,但當時我同你仲未係埋一齊架…』
「幾時?」我有點出奇。
『就係…我地岩岩相識時…有一次我問起你…』



「咁我答你咩?」





『二十六歲…我記得…!二十六歲…我地要結婚!生好多好多bb!

生仔既我就教佢識女仔…生女你就幫佢打扮…

記得…我統統都記得!hyuna…我應承你既事已經做到…你唔可以…唔可以死呀!!』





阿沁發了瘋似的在不斷挖掘泥土,希望見到一生中最愛既人一面,

呢個時候趙政祺已無聲無色地離開…望住阿沁既背影…

趙政祺只知道一切都係命運既安排,由阿沁去冒險既一刻,hyuna已經有最壞既打算…

直到以為阿沁出事…一直以黎既擔憂都令hyuna當時深信不疑。

又有邊個會估到…阿沁其實並無同hyuna陰陽相隔。

可惜…到呢一刻已經真正地發生。



趙政祺落荒而逃到馬路上後,當她正準備登上車離去之時。



一發動引擎後…就從遠方見到數道非常明亮既燈光…向住自己愈來愈近。

燈光忽紅忽藍,異常閃亮,趙政祺不禁心中一凜…雙手緊握呔盤顫抖起來。

未幾,一道響亮既廣播衝著趙政祺而來。



『前面既車上既人立即落車!』


呢一句,敲響了趙政祺的喪鐘。


趙政祺見到有十數名警察用槍直指著自己,於是立即高舉雙手投降。

心底亦估算得到,呢一切都應該係阿沁既安排。

趙政祺唯一可以做既,係保持冷靜,香港係一個文明社會…趙政祺剛好可以利用呢一點去爭取最大權益。


不消一會,就有身穿便衣警察落車走近。


『我係灣仔區重案組督察李sir,趙政祺,而家懷疑你同一單謀殺、意圖勒索、詐騙案等有關,你有權保持緘默,但你所講既說話我地都會筆錄,將來有可能成為對你不利既呈堂證供。』

趙政祺沒有回話,只是冷靜舉起雙手,讓警察鎖上帶回。

趙政祺見到阿沁後,早已預料會有呢一日發生,只不過估唔到…阿沁會咁快出手。


『我要見律師。』趙政祺冷靜的道。


-------------------------------------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RGnlTJTuVzs

(please open)





另一邊廂


阿沁拼命地挖掘泥土,係無任何保護既情況下以致僅餘既右手挖到不斷出血。

但阿沁沒有理會…只係一味忍受痛楚,為左見hyuna最後一面。

相比起心入面既痛…肉體既損傷又算得係咩……


最後…終於見到hyuna蒼白既臉龐。


『hyu…hyuna…』


阿沁竭力地用手把hyuna的屍首從冰冷既泥土中拉出來…然後緊緊地抱入懷內…

hyuna頭部上既傷口…令阿沁知道趙政祺根本講大話呃自己。

所有事…都係趙政祺下既毒手。


但相比起憤怒,阿沁更著緊現在身邊既hyuna。

即使…她已經不在人世…


雖然陰陽相隔…但二人既心仍然密不可分…


阿沁淌著心痛的淚:『hyuna…我黎左喇…我返黎喇…』

『傻婆…你唔好訓啦…好嘛…?我無事啊……點解…你要咁傻…』

『我地唔係講好左要一齊生存落去架咩…?點解你唔等埋我…?』

『已經無人可以威脅我地喇…我地可以係返埋一齊…可以白頭到老…平平淡淡…咁過日子…』

『我知道你係一個好好既女朋友…係我…係我無著緊你…我一直都忽略左你…』

『但…你都比多一次機會我!一次咁多呀!!好冇…?我求下你…快啲醒返呀!!』


『嗚……我無批准你可以死呀!!hyuna…嗚…嗚……』


儘管阿沁點叫喊…hyuna臉上都掛住一個微笑既表情。

阿沁既淚水滴到hyuna既臉上…彷彿二人正擁抱飲泣一樣悲傷。

然而…一切對阿沁黎講已經唔重要,就算趙政祺到最後都不能被入罪都好…

只要搵返hyuna…阿沁就別無所求。


但忽然間…阿沁聽到一段熟悉既聲音。

彷彿,將阿沁帶回時光隧道一樣。






「我閉上眼睛 貼著你心跳呼吸」

「 而此刻地球 只剩我們而已」

「 你微笑的唇型 總勾著我的心」

「 每一秒初吻 我每一秒都想要吻你」


「 就這樣 愛你 愛你 愛你 隨時都要一起」

「 我喜歡 愛你 外套 味道 還有你的懷裡」

「 把我們 衣服 鈕扣 互扣 那就不用分離」

「 美好愛情 我就愛這樣貼近 因為你」

「 有時沒生氣 故意鬧脾氣」

「 你的緊張在意 讓我覺得安心」

「 從你某個角度 我總看見自己」

「 到底你懂我 或其實我本來就像你」

「 就這樣 愛你 愛你 愛你 隨時都要一起」

「 我喜歡 愛你 外套 味道 還有你的懷裡」

「 把我們 衣服 鈕扣 互扣 那就不用分離」

「 美好愛情 我就愛這樣貼近 因為你」



「 想變成你的氧氣 溜進你身體裡 好好看看在你心裡」

「 你有多麼寶貝 我愛你 」

「就這樣 愛你 愛你 愛你 隨時都要一起」

「 我喜歡 愛你 外套 味道 還有你的懷裡 」

「把我們 衣服 鈕扣 互扣 那就不用分離」

「 美好愛情 我就愛這樣貼近 因為你 我們愛情 會一直沒有距離 最美麗…」


---------------------------------



『喂喂喂~傻佬~』hyuna像小朋友般雀躍。

『打緊機呀,做咩事呀~?』阿沁專注地看著電腦。

『你聽下呢首歌好唔好聽?~』

『嗯,幾好幾好。』

『咦呀!』hyuna扁嘴道:『正衰人!掛住打機唔理我~~~』

『唉~怕左你。』阿沁暫停遊戲,走到hyuna身邊:『咩歌呀~睇過?』

『呢首呀~~』hyuna指尖在電話上滑動:『你聽下~?』

『嗯~幾好聽喎。』阿沁答得敷衍。

『咁……』hyuna露出鬼馬的笑容:『一於拎佢做鈴聲啦~好冇?』

『點解呀?男人老狗播呢啲歌…實比阿dee笑死呀!』

『你。係。咪。唔。聽。話~?』hyuna嘟起面豬說道。

『怕…怕左你。』

『嘻~』

『首歌咩名呀?等我去download喇。』阿沁問道。

Hyuna沒有即時回答。

『嗯?』阿沁回頭一望hyuna。

二人係呢一刻凝視著對方,hyuna甜絲絲的微笑道:『愛你。』


----------------------------------


呢一段回憶隨住音樂浮現係阿沁腦海之中。

原來當時,阿沁已經深深地感受到hyuna對自己既愛…同時,

亦知道自己會對呢個女仔從一而終。

即使生活有幾艱難、即使未來既路有幾難行…阿沁都知道自己…一定可以堅持落去。


音樂不斷地重複播放,阿沁亦徐徐從口袋中拎出屬於hyuna既電話。

依舊輸入自己生日日期既密碼後…原來…係一段hyuna留比自己既最後說話。


"月沁…嘻嘻~Merry Christmas!"

"已經好耐冇見你喇…唔知你過成點呢?"

"每次一同你傾計…就算我唔開心,我都會因為你而有返精神架~"

"我知道你每日都好努力為左救我地…而自己一個去冒險…我知道架~全部都知道…"

"今日係聖誕節…我留意到新聞…阿dee已經成功左,我亦知道你好快會返黎我身邊"

"但…我仲係怕之後冇機會同你講野喇…因為…趙政祺好快就會搵到我…"


"阿沁…你要記住我同你講既呢一番說話…知道嘛?"


"如果我出左咩事都好…你記得記得唔好搵趙政祺報仇,要有咁遠走咁遠啊"

"仲有…你要記得唔可以忘記我,如果唔係…我會嬲你架!"

"仲有仲有…就算我唔係度都好…你一定要努力生存落去…"

(hyuna聲音慢慢變得沙啞…)

"嗯…你要搵一個好似我一樣咁愛你既人…然後…然後同佢白頭…到老…"

"仲有…你可以同阿dee去落club溝女…識多d女仔…但唔好玩玩下啦!要認認真真拍拖啊知嘛?"

"唔好成日掛住打機、掛住搵錢而忽略左另一半……仲有…"

"阿沁…我係呢邊生活得好好…你要…保重。"


嘟------


電話既錄音播放完畢,阿沁既淚水卻沒有一刻停止過。

呢段…係hyuna最後既說話…阿沁永遠都會銘記於心。

同時,亦會"遵守承諾"。



-------------------------------


三個月後


雖然跌錢一案仍然當作意外去處理,但趙政祺係證據確鑿後即使用咩手段都係插翼難飛。

阿沁由於係法律上已經死亡,即使趙政祺點為自己辯護,點樣澄清阿沁未死都好,

係搵唔到證據證明既情況底下,都冇任何一個人相信佢。


同一時間,趙政祺父親所留下既國際時裝公司品牌,內部既董事得知趙政祺被警方落案起訴後,就開始動議暫時選出下一位代理執行董事。

係各方元老見證底下,唯一同趙政祺父親;趙爾文有親屬關係,而又係公司工作既經理,就只有一個人。


Athena。


於是,athena年紀雖小,但亦責無旁貸地擔當起呢個職位。

儘管athena知道其他董事推舉自己上位,係有可能各懷鬼胎,想密謀推翻都好。

Athena都知道自己要堅持下去。

因為,今日呢一個結果,無容置疑係阿沁為自己反抗所爭取返黎。

係總公司開完會後,athena就立即打比阿沁報喜訊。


『喂?阿沁?』athena溫柔的聲音問道。

『喂…』

『多謝你幫我同媽咪爭取返……』

『其他董事…有冇對你點?』阿沁打斷問道。

『其他…』athena頓了頓:『冇…大家都好樂意幫助我去管理公司…』

『嗯…係呀…』阿沁喃喃道。

『係呢?阿沁你而家係邊?』athena問:『好耐冇見你啦…你呢排幾好嘛?』

『嗯…幾好。』

『咁…不如今晚一齊食飯~?難得你今日………』


athena講到一半之時。

『唔唔…』阿沁驟然打斷:『唔洗喇。下次見。』

『阿沁…!』

『嗯…?』

『都…都係冇野喇…』

『嗯…再見。』

『一定會再見架可?』athena問道。

『嗯,一定。』



阿沁按下電話收線後,獨自一人站立在公司總部既天台之上。

知道athena、阿dee、以及大家既家人都可以平安無事後,趙政祺既事亦告一段落。

阿沁一邊感受著冬天寒冷刺骨既北風,一邊望住呢一個被譽為東方之珠既美麗都市。


回想起過去兩年自己所遇到既事…一切…都好似發左場夢一樣。

更加唔敢相信hyuna已經離開左呢個事實。


忽然,阿沁想起自己既名,自言自語道…



『月沁…已經唔存在係世上…係咪?』

『嗯…』

『你係邊個…?』

『我係邊個唔重要,你唔係曾經偷過一個人既銀包架咩?仲偷埋佢張身分證添。記得嘛?』

『嗯…記得。』

『咁你當我係佢,就可以。』

『嗯………』

『你而家諗住點做?』

『我唔知…』

『係咪仲好掛住hyuna?』

『當然……』


『不如,我同你分享一個故事。』

『咩故事?』



『推理故事。』

『嗯…你講。』



"從前有一個男仔,有一日佢經過一條河,見到有個老人係度釣魚,然後個男仔就問"

"阿伯,呢度咁多水草,唔會有魚上釣架喇…"

"咩水草?我係度釣左幾十年魚,從來都冇水草架喎。"

"然後,男孩就望住條河,不發一語地跳河自盡。"



『你明唔明白個男仔點解會咁?』

『………』

『相信,你已經明白。』

『………』

『而且,你已經遵守對hyuna既承諾。』

『………』




『生日快樂,月沁。』












《完美犯罪手冊》 -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