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考戰前夕

  強姦了秀文後,步武又再次重施故技,利用影帶的威脅,不時於課後姦淫秀
文。而在發現翠兒電郵後,步武知道天網恢恢,始終疏而不漏,被姦淫的學生可
能會留下蛛絲馬跡,防不勝防;而且,留在醫院的翠兒兩姊妹也不知在何日會醒
來,倒不如趁東窗事發之前盡情享樂,讓「自己的子孫」廣佈天下,因此步武索
性豁出命子,主動找尋目標姦淫。

  連續強姦了兩個中四學生,步武自想找不同年級的學生淫辱。中一、二級的
低年班同學固然是步武心中所好,而全校最成熟的中七學生,亦是步武時常幻想
的姦淫對象。特別這時中七學生已經完成校內課程,全都留在家中準備高考,不
用回校,回校的機會不多,幸好學校考慮部份同學因為家庭環境噪雜,故特意把
中七原有班房開放讓她們回校溫習,所以,步武決定趁中七餘下回來的時間,找
一兩個學生姦淫。

  中七學生由於人數少,校內班房又不足,故此平時只有文班的同學有固定班
房,而理班同學則為流動班。而文班同學所謂的班房,環境亦甚差,位於禮堂之
內,是由原本兩間化粧間之一改成,唯一好處是位處偏僻,亦有隔音設備,絕不
會受外面聲音打擾,不失為一個溫習的好地方,但這亦給步武做就了一個強姦的
好陽台。

  中七學生中,其中有兩個最吸引步武,就是文班的紫君和理班的珮珮。紫君
是傳統文班同學,留著一頭秀麗直髮,瓜子臉兒,五官清秀脫俗,肌膚勝雪,加
上選修中國文學,一口詩詞琅琅上口,彷如西施貂蟬再世;珮珮則與紫君是兩個
極端,一頭短髮,活潑好動,全身肌肉渾圓而有彈性,一身健康膚色,散發著無
敵的青春活力。兩人情同姊妹,影形不離,被校內同學稱為「黑白雙姝」。

  步武以往在家中觀看影碟打手槍時,不時看到《鬼畜輪姦》等片時,也會幻
想自己正在姦淫學生,而紫君更是步武受選的性幻想對象。只是,以往步武尚有
理性,只會把幻想留於腦海,從不在人前顯現;現在,步武就如嗜血後的獅子,
一發不能收拾,誓要把幻想實現。

  由於中七學生不多,而且學校規定學生必須穿著整齊校服回校,故回校溫習
的中七學生向來不多,往往兩班同學加起來也只有五、六人。只有紫君和珮珮兩
人希望能一起溫習,才每天也回校溫習,既可相聚,亦方便詢問老師。

  步武是校內的主任,每天只用上兩三節課,步武每天便在空閒時間藉故前往
禮堂巡查設備,實質是等待機會,滿足心中的獸性。

  中七學生,每天也維持五、六人回校溫習,而紫君和珮珮自是當中的支柱。
但隨著公開考試的漸漸過去,不少同學也少了回校,更有一些選修不同科目的學
生,早已完成考試,出外找工或遊玩。

  這天,步武翻查高考時間表,知道這天是高考的最後三天,亦是珮珮的最後
一科考試。而紫君選修的中國文學,則要在後天才應考。由於一向回校的多是理
科同學,步武知道,若要滿足自己的慾望,只有今天這機會,因此,一早便佈置
好攝錄機,預備新一次的開苞典禮。

  果然如步武所料,今天回校的只得紫君一人,步武知道,自己苦苦守候的兩
個星期,今天終於有回報了。

  紫君一步入班房,便看見房中的攝錄機,但也毫不為意,因為班房外就是禮
堂,間有同學預備學校節目的綵排,也會把器材放在她們班房中,便只自顧自坐
下溫習。

  「吱……」房門掩上的聲音驚醒了溫習中的紫君,紫君抬頭一望,看見步武
已站在眼前。

  「步老師,早晨。」步武是理科老師,主要任教高年班化學,紫君除了中一
時給步武任教外,一直也甚少接觸步武,正想詢問步武前來的目的,步武已先問
道:「珮珮同學呢?今天不回來嗎?」

  「珮珮同學今天考最後一科,不會回來了。老師有事找她嗎?我們約了明天
一起回校,珮珮說要給我最後的鼓勵。」紫君答道。

  「不用考試,明天也回來給你最後鼓勵,你倆的感情真好。咦,妳在溫習文
學呀?我也懂些,有沒有不明白的?」

  「老師也喜歡文學嗎?」

  「也有讀上一點兒,唐詩宋詞,我一直也背誦。」步武邊說,邊在紫君身邊
坐下來。

  「老師讀書時也有選讀文學嗎?」

  「不是,只是閒來無事拿來看一看吧。雖知文學內也有著人生的大道理,例
如《詩經》第一篇《關雎》:『關關雎鳩,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就是人的生命開始。」

  「那只是說男子追求女子的詩歌,哪有什麼大道理?」

  「男女追求,不就是人的生命開始嗎?要知道,沒有男女交合,一切生命也
沒法延續下去。其實,人類是很愚昧的,受著人世間種種限制。為什麼『求之不
得』,就要『輾轉反側』?求之不得,不可以用強嗎?最重要是生命的延續,生
命能夠延續,一切也變得不重要。」

  「老師,你不要這樣吧,那只是詩歌而已!」

  「不,你有沒有看《神雕俠侶》?那雖是小說,但不正正說明,若沒有世俗
人的規限,楊過、小龍女哪會受那麼苦難?為什麼師生不可以相戀?為什麼人們
要這樣迫害他們?」步武說得激動起來,一手捉起紫君雙手,懇切地望著紫君。

  「步老師,你沒事吧?」

  「沒事。紫君,你認為師生相戀可以嗎?」步武把紫君雙手放在胸前,沒有
等待紫君回答,又再說道:「紫君,還記得嗎?小時,你很喜歡拉著我的手,嚷
著說:『我要……我要……』。」

  中一時,紫君還是沒有男女意識,那時看見老師有些零食,也會拉著老師的
手嚷著要吃。但那已是六年前的事,自己也差點兒忘記,想不到步武還會這樣牢
牢記著。

  或許正由於有這些童年往事,故此步武特別對紫君存有幻想。步武道:「紫
君,你喜歡我嗎?」

  紫君想不到步武會突然這般問,再看著步武射出慾火的眼神,才發覺步武的
神態有異。但紫君想到這是學校,還以為沒甚問題,只是想離開步武了事。

  「步老師,不要說笑了。我有些地方不明白,想去請教Miss李。」說完
便掙開步武握著的手,起身離去。

  怎料,紫君一站起來,步武就突然抓著紫君的手臂,用力把紫君撞向牆邊:
「紫君,不可走,有不明的問我吧!」步武說著,逐步迫向牆邊的紫君。

  步武的獸性,終於驚醒紫君的警鐘,但中七的同學畢竟與中四入世未深的不
同,紫君仍很鎮定,向步武說道:「步老師,請你讓我離開,不然,我會將此事
告訴校長。」

  「告訴校長?看看一會兒你會不會告訴校長吧!」這時,步武已按著攝錄機
的開關,正式拍攝他的《女生徒狩第三回》。

  趁著步武弄著攝錄機,紫君即時一個箭步跑向門口,然而,步武已早一般擋
在門前,一把抓著紫君:「走?走向哪裡?」

  紫君極力掙扎,還大聲呼喊:「救命呀!救命呀!」

  「大聲點叫吧!這時候所有人也在課室上課,直至午膳才會有人前來禮堂,
我們有幾小時溫存呢!」武口裡雖是這樣說,還是恐防會有其他人走進禮堂。讓
紫君呼喊一會後,便用右手從後箍著紫君,順道掩著她的口,另一隻手則伸入紫
君的襯衣,掀開她的乳罩,在她胸前游離撫摸。

  十八歲的女生到底與十五歲的不同,同樣是柔軟富彈性,但紫君的乳房卻更
為豐滿渾圓。步武用力地握捏紫君的乳房,發覺一手抓下去居然也不能把整個乳
房抓緊,步武不禁打趣問:「想不到你胸部還不小,是36D嗎?」

  紫君的乳房被步武像握力球般揉弄,早已苦不堪言,只是被步武掩著嘴巴才
不能發聲叫喊;面對步武的謔戲,紫君亦只能「唔……唔……」回應。

  在紫君的乳房蹂躪一番後,步武的左手慢慢把紫君襯衣的鈕扣逐一解開,順
著平滑的小腹伸入灰色的校裙內,在綿質的內褲中找尋一片茂密的森林。

  「噢,連綿千里,糾結纏綿。人們說毛多女淫賤,你這麼多毛,一定很淫賤
了,是嗎?」

  對於步武的揉弄,紫君羞愧難當。紫君就如傳統中國婦女般要求冰清玉潔,
即使有要好的男友,但情荳初開,兩小無猜,充其量最親密也只是拖拖手而已,
連初吻也未曾嚐過。這樣被人伸入腹地,還是頭一遭的事。而步武為求把紫君的
窘態紀錄,特別從後伸手向前,把紫君的表情神態盡錄進鏡頭之中。

  步武的手,由撫摸紫君的陰毛,進而伸出指頭往森林深處的隙縫中進發。在
步武手指的挑撥下,紫君的陰道自然地流出了潤滑的陰水,步武拿起沾滿陰水的
手指抹去紫君臉上:「弄得一手也是,很想要是嗎?讓我成全你吧!」

  「不……不……」紫君一面大呼,步武卻一面把紫君推倒在桌子上。對於強
姦,步武一向有個理論,那就是要強迫姦淫,所以看見紫君淫水還是剛開始流出
來,便不待淫水汜濫,決定要趁早把陽具插入紫君的陰道內。

  把紫君放在桌上後,步武即時脫衫褲,紫君趁著步武脫衣時曾試圖逃走,可
惜還沒走出數步,已被步武一手抓著裙子扯了回來。

  「走!沒我准許,誰讓你走?」步武懊惱紫君逃走,毫不憐香惜肉,一拳就往紫君肚子打去。

  「噢!」紫君向來是個柔弱的女孩,哪禁得住步武的一擊?還不用第二拳,
紫君已被步武打得彎下身子,乖乖地躺回桌子上。

  「敬酒不喝喝罰酒,本來還打算溫柔點待你,看來你也無福消受。」步武一
手扯去紫君的內褲,用兩腳把紫君雙腿分開,掏著自己那八寸多的陽具對準紫君
的陰戶,道:「用力些掙扎,不要讓我這麼沒趣。」

  紫君雖然知道這是步武的嘲弄,但仍如步武所言作最後的努力,把被步武分
開的雙腿用力合上,又不斷地扭動著腰肢,不讓步武進入自己的身軀,還苦苦哀
求:「步老師,放過我吧!不要,不要插下去……」奢望有奇跡出現。

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