援交女學生棠棠(七)

在滔天快感的衝擊中,少女矛盾的扭動著完全赤裸的美麗胴體,修長的雙腿緊緊鎖扣在男人的頸背上,隨著香臀不自覺的聳動一下下的抖顫著。白嫩的肌膚上早鍍上了一抹艷麗的櫻紅,綁在腦後的馬尾也扯散了,糊滿了淋漓香汗的髮絲凌亂的散落在香肩和急促起伏的胸脯上,張大了的小嘴中呼喊出來的不再是抗拒或者惱罵,而是充滿了情慾的喘嚎。
  
指尖不斷的深入,在肉洞裡無數肉摺強力的擠壓下直插到底。憑著多年尋花問柳的經驗,阿雄不但準確的找到了穴口頂部那傳聞中會變硬變粗糙的G點,也依稀的摸索到少女初交後還沒完全磨掉的殘破處女膜,和在短淺洞底裡那張像小嘴般一吸一張的敏感花芯。
  
粗硬的手指頭抵在花芯中央使勁的旋轉,慢慢撐開那箍緊的一圈嫩肉。手指的尖端忽的感覺到一股完全不同的灼熱……終於突破花芯,闖進了少女身體裡面最私密的禁地。
  
「啊!」少女發出驚天動地的一聲嚎叫,緊湊的肉壁駭然抽搐,將男人的手指死死的鎖著。纖弱的小蠻腰卻高高的弓起,像九級大地震一般強烈的抽搐以繃緊的俏臀為圓心,向著四肢百骸閃電似的擴散出去。爽得兩眼翻白的女孩幾乎馬上便昏厥了過去,美麗的胴體卻還在不由自主的不停抖顫著……
  
過了好一會,阿雄才動力解開那雙鎖在背脊上的美腿。他不敢太用力,剛才的強烈高潮讓棠棠全身的肌肉都繃緊了,蠻來的話可能會拉傷的。看他著那噴濕了大半張床的大灘水漬,不禁啞然失笑起來。這少女敏感得真讓他有點意外……還沒幹進去便爽得昏厥的女人他以前也遇過,但這麼誇張的卻真是第一次。
  
這時候棠棠才悠悠的醒轉了過來,美麗的俏臉卻是一片茫茫然,一副完全不知發生了甚麼的無辜表情。
  
阿雄笑了笑,溫柔但堅決的覆蓋上那絕美的胴體。少女感受到身上的重壓和那陣濃烈的男人氣息,本能的伸手推拒,欲被阿雄一把抓著壓在頭頂,還在她耳畔小聲的問道:「感覺怎麼樣了?還可以吧?」
  
「我……我剛才死了嗎?」棠棠好像還沒清醒,迷迷糊糊的問道。
  
「還沒有……」阿雄淫笑說:「但一會兒會不會被幹死就不知道了……」說時插在棠棠兩腿中間的大腿往外一分,巨大的火炮已準確的抵住了還在不停抽搐的小穴口,架好炮台準備進攻了。
  
「呀!」湧進鼻孔的濃郁男性體味,近在咫尺的猥瑣臉孔,壓在自己身上那龐大而沉甸甸的身體,再加上兩腿中間那股熟悉的危機感……棠棠猛的清醒了!
  
「不!」少女開始猛力的掙扎,但雙手受制,身體也被壓得不能動彈分毫;正想張大口喊救命,小嘴卻又被封住了。最要命的卻是自己那條不爭氣的小舌頭竟已自動的迎了上去,跟那散發著難聞氣味的粗大舌頭紏纏了起來。而自己那雙只曾經向男友一個人開放過的美麗胸脯,此刻卻在另一個男人的肆意揉捏下不停地改變著形狀,同時也引發出一波又一波的異樣快感。
  
零星的微弱反抗很快被鎮壓下了去,棠棠只感到自己的屁股被人抽高離開了床單,墊進了一個軟軟的枕頭……
 
被封閉的小嘴在瀕臨窒息的前一刻才終於被放開,棠棠馬上急促的吸著大氣。身上的男人卻好整以暇的支起了身,臉上的獰笑像在向少女宣判著死刑一樣。
  
「哎!」腿間傳來的強列壓迫感,馬上叫棠棠回憶起那晚男友捅進來的第一下!小美女本能的咬緊了牙關,準備承受那預期中的強烈痛楚……
  
「嗯……」女孩喘了口氣,沒有!除了一陣難耐的強烈脹滿之外,她竟然沒有感覺到疼痛!
  
反倒是她身上的阿雄叫得比較淒厲!原因很簡單,他痛!


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