珈玲一路被天翼抱在懷裡,路途中都不管別人的眼光,快步走向醫療室。

    珈玲也沒有說什麼放開她的話,不是不想說,只是臉越來越痛,想想說話的時候有多辛苦……

    到了醫療室,天翼一腳摔開門,看也沒有看醫療師,把珈玲放到床上,說:“給她先止痛。”

    醫療師也不敢怠慢,看了看珈玲紅腫的臉,就拿了消腫的藥物和一袋冰來,給珈玲治治。

    待臉上沒怎麼痛了,珈玲才敢開口說話:“你為什麼要救我?”



    天翼看了看她,別過臉說:“不為什麼。”

    “這陣子……你都去哪儿了?”

    他聽罷,奇怪的看著珈玲,不說話。

    珈玲見他不答,也不勉強。兩人就此安靜的呆著,直到鐘聲響起,再見也沒說就分開了。

    珈玲才走了幾步,不舍的回頭看去,只見天翼的背影走得遠遠。她望他能回頭看她,卻一直到他的背影消失,也不見他回頭看她一眼。



    她這才失望的回去。

    ……

    天翼走到一角,探頭出來,看著珈玲的背影漸漸縮小。想到她因為自己而被打,心就像被用力的掐啊掐。想到她纖細的身體縮在他懷裡,腦裡不禁希望一直就這樣把她擁在懷裡不放開,不想讓她再發生這樣的事。

    他想保護她,該有什麼方法?

    忽的,一個畫面,一個回憶,一個聲音,在他的腦中一閃而逝……



    或許,那樣是個辦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