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天放學,天翼待珈玲收拾好東西,準備離開時,他走到她的面前,說:“明天放假,收拾好行裝,到我家來。”

    說完,他拿了張紙條給她,上面寫著的是一個地址。

    珈玲沒有接過去,而是奇怪的盯視著他,說:“為什麼?”

    天翼沒有理會,把紙硬塞到她的小手裡,轉身就走。

    珈玲立刻拉著他,問:“為什麼我非要到你家裡去不可?難道…你有什麼可怕的目的?”說罷還不忙身體一顫,做出害怕心寒的模樣。



    天翼眼裡划過一絲寒光,冷冷的看著她,“你忘了,你要實現我三個願望嗎?”

    他話音剛落,珈玲就想起那天在‘樂天’街機的事……

~回憶~

    一堆變質八寶粥從她的口中吐出,全都吐在天翼身上,弄得天翼滿身都是變質八寶粥。

    “這該怎麼算?”



    子瑤在旁看著,咧嘴一笑,說:“我朋友喝醉了,弄得帥哥你這麼狼狽,實在是抱歉。
 
    為了致歉,給你三個願望,什麼都可以!呃…當然除了危險的。讓我朋友都給你實現……這樣,好不好?”

    天翼看了珈玲好一會,嘴角上揚,眼裡盡是謔笑。“好,就看你們的歉意有多少,誠意又有多少。”

~回憶完畢~

    “第一個,我要你給我做家務,為我準備吃的喝的,讓我住得舒適。直到我說可以完才完。為了你方便,乾脆住進我家。”



    天翼的話,把珈玲從回憶中拉了回來。

    她呆了好一會,眉頭一皺,瞪著天翼抱怨:“什麼?要我給你做家務?你當我是什麼?!還要住進你家裡,誰知哪天你在我洗澡時沖進來,吃我便宜?”

    天翼聽罷,寒氣從他身上猛湧出來,這該是他發怒的預兆了。他黯淡的眼睛直直盯視著珈玲,冰冷的聲線從他口中傳出:“那你是來,還是不來?”

    珈玲感受到他的厲害,不敢反抗,把頭放得低低,弱弱的說:“去,我會去。”

    “很好,那麼明天見。”他一個好看的笑容,在她眼裡看來,卻是讓人雞皮疙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