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見不遠處,我們發現力宏正正站在之前看到女鬼的樹旁,而力宏則垂下頭不發一聲,呆呆的站著。

 

「力宏,你有冇事呀?」家俊衝過去並捉著力宏的膊頭,而我們則緊隨其後。

 

「返屋企…..我要返屋企…..」力宏用低沉的聲音回覆。



 

「返屋企?我都想呀!你有冇事呀?冇我地就快點離開呢度啦!呢度好邪呀!」阿耀捉著力宏的手臂,並指示我們快點離開。

 

我們沒有想得太多便急步的走下山並跑到不遠處讓人露營的沙灘上。

 



「前面好像有人在露營呀,不如我地走過去叫人幫忙啦!」家俊說。

 

「好呀,睇下佢地有冇食物分一點俾我地啦!」

 

露營的人不太多,只有一班年青人在露營和在BBQ,我想人數大約有十人,為免不把他們嚇倒,我被安排前去向他們討一點點食物。



 

「唔好意思,哥哥仔,你們有冇一點食物可以分到俾我地?我地冇帶食物同水,一係你地賣一點食物俾我地都得架。」我用極其溫柔的聲線說著。

 

圍著一起BBQ燒烤的青年們看到我們的舉動顯得有點不知所措。常聽外人說,香港的人欠缺人情味,我不否認,或者我們的自我保護意識太強。

 

「我地唔係壞人,只係我地冇晒食物,而且我地很快就會走,唔會騷擾到你地。」我盡量去表達自己友善的一面。

 

「其實我地既食物都係緊緊夠,未必有食物分到俾你地,你地有幾多個人呀?」一個戴眼鏡的男孩說。



 

「連埋我,一共有四個人。」我指著遠處的阿耀、家俊和力宏。

 

「四個人?」那男孩露出一個驚訝的表情,「如果係四個人我就俾四個人份量既食物你,你真係四個人?」

 

「係呀,你見到有其他人咩?」我回頭看站在遠處的他們,再數一下,真的連我在內只有四人。

 



「你等等!」那男孩拉了他的朋友在另一邊,像討論著什麼似的。

 

「唔好意思,我地真係冇太多既食物,我地有幾包薯片同一支水可以分到俾你。」那男孩從帳篷裡行出來。

 

「多謝你,幾多錢?我可以俾返你。」我連忙的接著那些薯片。

 

「唔駛啦,唔好客氣!」那男孩說完後,便和他的朋友急步的走回帳篷內。

 



「見鬼咩?唔駛咁驚陌生人掛?」之後,我便帶著那些食物回去找阿耀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