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帶著那些食物回去找阿耀他們。

 

我很好奇,為何那男孩不停的重覆追問我的確實人數?而且他最後的行為舉止亦讓我心生可疑;我凝視著阿耀他們再數一下人數,沒有錯,連我在內一共是四人!

 

為免造成不必要的恐慌,我沒有打算告訴他們我和那男孩的對話,現在最重要的就是先吃東西恢復體力。



 

「有野食啦!好在佢地俾左薯片同水我地,我地不如去沙灘位搵個位置食左野先啦!」我把薯片同水遞給他們看。

 

「仲等咩呀?快點行啦!好肚餓呀我!」阿耀飛快的走到沙灘。

 



我們隨便的找個位置便吃起東西來,兩包King Size 的薯片很快已經差不多被我們吃光。

 

「喂,力宏,你做咩唔食野呀?扮斯文呀?仲唔食,俾佢地兩個食晒架啦!」家俊見力宏沒有吃薯片,便把薯片遞到力宏的面前。

 

「唔駛啦,唔該,我食煙就得架啦。」力宏抽著煙說。



 

「估唔到你咁大煙癮,野都唔食,只係食煙,好野好野!」阿耀說。

 

很快,兩包薯片已經被我們吃得一乾二淨。

 

在晚上,坐在浪茄灣的沙灘上,感覺出奇的平靜,那裡就像電影Cast Away一樣,坐在無人的沙灘上,看著海浪和月光,感覺有點孤獨和空虛。

 

「其實而家個感覺都幾正,不如我地響道瞓一晚當露營啦!」我說。



 

「都好呀,我地好耐冇試過露營啦,而且附近有其他人響道,唔似之前咁得我地響山度,感覺安全好多!」阿耀興奮地站起身並附和著我。

 

「我要返屋企。」力宏說。

 

「吓?你講咩呀?我地聽唔到。」家俊說。

 



「我話我要返屋企呀!!!!!!!!!」突然間,力宏站起來並竭斯底里的在大叫著。

 

我們被嚇得後退了數步,很難相信平時文質彬彬的力宏會有如此失控的一面,我們「你眼望我眼」不發一聲。

 

「好好好!我地而家就走,你唔好咁激動住。」家俊站起並示意我們快點起身離開,不要再刺激力宏。

 

 「但係我地又要行入另一個山度先出得返去東壩,你地唔驚咩?」其實我建議在沙灘露營,其實目的是我不想再一次進入黑暗的山中。

 



「你地跟住我行就得啦!」力宏轉身便走往另一個山中。

 

於是我們很快地執拾一下沙灘上的垃圾後,便跟著力宏走入山中,因為心底裡,其實我們也很想早點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