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沖涼和吃飯之後,我便躺在床上休息。

 

我把相機拿出來,並重看一次我們今日下午在東壩和浪茄所拍下的相片,看到最後一張相片的時候,就想起從那時起,天色已經入黑,而且我們在西灣山上的叢林內見到好像女鬼的物體在叢林內。

 

當我們從西灣山亭上走去找尋力宏的時候,正好發現力宏就站在女鬼之前所站的位置,所以如果說力宏被鬼上身,那麼一點也不出奇。



 

「Shit! 點解我之前諗唔到架?」我立刻拿起電話並致電阿耀和家俊來一個三人會議。

 

「喂!我諗到啦!我記起我們響山上面搵返力宏既時候,我諗起力宏就係企響我地一開始見到女鬼嗰度,所以力宏真係可能俾女鬼上身呀!」我說。

 



「你唔係真係信個的士司機講有鬼呀?當時山上面咁黑,可能我地睇錯都唔定,自己嚇自己,呢個世界邊有咁多鬼架!」家俊說。

 

「咁又唔好咁講呀,我地真係見到佢個人有好大轉變,可能真係好像志偉咁講,鬼上身都唔定!」阿耀說。

 

「咁我定頭先就咁放佢走會唔會唔係咁好?我地要出去搵佢嗎?」



 

「我諗,不如我地打電話俾佢,睇下佢點先,你地唔好收線住,我用另一個電話打俾佢。」我於是用我的手提電話打俾力宏。

 

「DO…..DO……DO……」電話在接通的狀態,可是力宏沒有回覆。

 

「喂!」接通電話的是一把女人的聲音。

 

「喂,你好,我想搵力宏。」



 

「力宏?你邊個搵佢呀?我係佢阿媽。」

 

「伯母你好,我係志偉呀,我想搵佢食宵夜,佢做緊咩呀?」

 

「我都唔知佢做咩!響間房度亂叫,又整亂晒間屋,之後關埋房門又播音樂播到鬼死咁大聲!」

 



「咁……佢有冇特別野呀?」

 

「房裡面成日有把女人聲囉,個衰仔都唔知識左D咩女仔,響間房度唱歌,講野又大聲,佢可能帶左女人返來呀!係咪你地帶壞佢呀!」

 

「唔係,唔係,當然唔係我地,我地轉頭上來接佢食宵夜啦咁!BYE!」

 

我中斷了與力宏母親的對話。

 



「喂喂喂!唔對路呀,力宏阿媽話間房裡面有女人聲,我地不如上去睇下啦!」我再一次和阿耀他們作三人會議。

 

「我地不如真係上去力宏屋企,睇下佢有冇事啦!」我有點擔心力宏,始終我們讓他在鑽石山下車後便棄之不顧,我有點點內疚。

 

「咁半個鐘後,我地響佢屋企樓下等啦!」阿耀說。

 

「好!轉頭見!」



 

我於是立刻更換衣服便落街乘的士往力宏的家佐敦駛去。

 

在的士的車廂中,我上網看看鬼上身的解決方法,可是一般也是說找一個道士勸服那隻鬼離開人的身體,而具體的方案則沒有。

 

我在力宏的家樓下等了一會之後,家俊和阿耀便相繼到達。

 

「點呀,你地預備好未呀,我地差唔多時候上去啦!」我說。 

 

「如果陣間見到隻鬼咁點呀?」家俊說。

 

「唔怕,我帶左香,同幾條佛鏈,你地帶上身先。」阿耀把鏈拿出來給我們。

 

「我地上去睇下咩情況先啦,唔對路就走啦,之後再搵人來幫忙!」我連忙的把鏈帶上。

 

力宏住在佐敦的唐樓,晚上的人比較稀少,我們一步一步的沿樓梯行上去,很快我們便行到力宏家的門口。

 

只聽見屋內傳來陣陣的歌聲。

 

如果沒有記錯的話,那是鄧麗君的「我只在乎你」。

 

 

 

任時光匆匆流去

 我只在乎你 

心甘情願感染你的氣息 

人生幾何 能夠得到知己 

失去生命的力量也不可惜 

所以我求求你 

別讓我離開你 

除了你我不能感到一絲絲情意 


http://www.youtube.com/watch?v=N72dsXD2GdM

 

此時此刻,那首經典金曲聽下去是那麼的詭異和寒冷…..

 

我望著自己的手錶,時間為凌晨一時三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