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宏的家裡傳來了一把女聲唱著「我只在乎你」。

 

那聲音很明顯不是鄧麗君的歌聲,也不像力宏母親的聲音;我感到我和阿耀他們三個人就像一個死士,明知屋內是一個不能想像的險境,可是我們還是要入去。

 

「好似真係唔多對路,而家企響門口都陰陰涼涼咁!」阿耀說。



 

「總之記住,陣間有咩唔對路就走,仲要叫埋力宏個阿媽,知道嗎?」我說。

 

其他人點頭示意後,我們便按動門鐘。

 



「叮噹!叮噹!」

 

「你地終於都到啦?唉!你地快點同佢落街食野仲好,嘈鬼死我!」力宏的母親開著鐵閘說。

 

「唔該伯母!」



 

「個死仔響房度呀!你地自己叫佢啦,我出去打牌呀,再唔出去實俾個死仔嘈死!都唔知帶左咩女仔返來!」伯母說。

 

伯母離家後,屋內就只剩下我們和房內的力宏。

 

「都好,伯母走左,陣間有咩事我地走時都可以輕鬆點。」我行去大門把屋內的大門和鐵閘全部開啟,因為至少可以確保在危急關頭的時候,我們逃走可以暢通無阻。

 

「咁而家我地上來做咩,如果真係鬼上身,我地都唔識驅鬼架?」家俊又抽起煙來。



 

「唔好講咁多啦,我地叫力宏出來,睇下佢有冇事先啦!」我走要力宏的房門口。

 

房間內有一把女聲在唱著「我只在乎你」。

 

我覺得我們三個就像驅魔人,可是分別只在於我們三個沒有聖經和聖水,只有幾條阿耀帶來的佛鏈和一紮香,亦可能是我見識少,我印象中好像沒有看過什麼電影是有關佛教驅鬼的故事。

 



我嚥下一口口水,便敲力宏的門,「力宏,志偉呀,你有冇事呀,我地而家來搵你食宵夜呀!」

 

我的心臟跳得好快,快得連自己的耳朵也聽到心臟跳動的聲音。

 

「拍!拍!」,「力宏!你快點出黎啦!我地響門外面等緊你呀!」

 

「做咩突然上來搵我食宵夜呀?」力宏在房內回覆。

 



在力宏回應的同時,我們發現那把在唱歌的女聲突然之間消失了。

 

「你出黎先講啦,我地響房門口等緊你呀,唔好訓住先啦!」阿耀也開口幫忙說服力宏出來。

 

「咔察!」是門鎖被開啟的聲音,力宏從房內慢慢的行出來。

 

我們看著力宏的樣子之後呆了,身體不停的在震和流冷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