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簡單,你地而家上網下載又好,買CD又好,播一啲佛音俾佢聽,咁佢聽到之後應該會迷迷糊糊咁,到時你叫細輝車你地去我度就得啦!」那男人說。



「知道知道!」我掛線後,便立即上酷狗下載佛音。



可以了,萬事俱備,現在還有最重要的一步就是致電細輝哥去要求他接載我們去那男人處。





於是我一直往力宏的家方向行走,並致電細輝哥。



「喂,係咪細輝哥呀?」電話接通。





「我係,邊個呀?」



「係我呀,之前同你響天后廟見過面,你之後仲介紹左個捉鬼專家俾我既年青人呀。」



「做咩無拿拿打電話俾我?你點解會有我電話架!」細輝哥激動地說。





「你之前去東霸接我地既時候打過電話俾我,所以我咪有你電話囉,我之前聯絡左你介紹嗰個男人,個男人要你車我地去搵佢,佢話我個朋友而家好危險,要即刻幫佢開壇作法。」



「唔係掛!要我車你地?即係又要見到你班蛋散啦!唉,識著你地真係慘呀!你地正瘟神!」



「求下你幫下手啦,我地15分鐘之後響佐敦美麗樓等啦!」



「吊你!收你一千蚊車費!」





「好!好!轉頭見。」為免細輝哥反口,我連忙掛線,而且我亦已經行到力宏家的樓層,只見遠處的家俊愁眉深鎖的站在走廊吸煙。



阿耀在那裡呢?他們不是在勸力宏從房間出來嗎?為何現在只有家俊一個? 



「阿耀呢?佢去左邊?你地唔係一齊架咩?」我行去家俊身邊說。





「阿耀落左去下面間麻雀館搵力宏個阿媽。」家俊說。



「吓?點解呀?」我不解地問。



「你自己聽下啦,力宏響房裡面尖叫,我地叫佢出黎佢又唔出,咪落去搵佢阿媽問佢攞鎖匙開門房門囉!我又唔敢自己一個,咪自己行出走廊食煙。」



我隱約的聽到屋內發出的叫聲,可是我分不出那把聲是誰人的,不過我肯定那不是力宏的聲音。





「力宏冇事吧?」我憂心地問。



「我諗冇事掛?呢啲野我真係唔識處理,其實我而家好淆底….鬼故就聽得多,估唔到而家真係接觸到,原來撞鬼係咁能恐怖!」只見家俊全身不停的在抖震,而穿著的T-SHIRT亦已經濕透。



其實,我又何嘗不是怕得要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