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我又何嘗不是怕得要死?



即使我內心相信鬼神之說,我亦相信世間上有很多東西是科學所不能解釋,可是當親身接觸又會是另一回事。



「喂!我攞到力宏房間條鎖匙啦,我地下一步點做呀?」力宏從樓梯跑上來說。





「太好啦!」我接過手中的鎖匙,為免緊接下來的行動有任何意外,我把之前和細輝哥和那男人的對話一五一十的講了一次。



「咁聽法,即係力宏有救啦!」家俊興奮得雙手握拳。





「係,事不宜遲,我地而家即刻開門送佢上細輝哥架車度!」於是我們便衝入力宏的家並打算用鎖匙開啟房門。



計劃是這樣的,家俊負責開門和按動電話播放佛音,而阿耀和我一開門之後便衝進去用繩把力宏的雙手綁上,再把他送上車。



我們在力宏的房外各就各位,可是不知怎的,房間內突然之間沒有再發出任何聲響,包括尖叫聲。





「裡面沒晒聲,不如我地靜靜雞開左度房門睇下力宏做緊咩先啦!」阿耀說。



「咁做咩我地唔按原定計劃衝入去?」我說。



「可能而家隻鬼走左,力宏冇事呢?有事咪照原定計劃囉!」阿耀說。



我知道阿耀是出於好奇心才說出這樣的話,雖然我也十分害怕,可是可以近距離看一看被鬼上身的人在房間內幹什麼其實是一件十分刺激之事,情況就好像參加HALLOWEEN鬼屋的女仔,明知道會被嚇倒可是還是要參加一樣,而且我們有秘密武器「佛音」,有危機時,我們播放佛音就可以了。





「好啦,陣間有咩事就按原定計劃,OK?」我說。



於是,家俊慢慢的把房門開啟。



我們在門隙分高中低各佔一個位置,並探頭觀看房間內的力宏,我們屏息靜氣,不敢發出半點聲音。





我看著力宏的舉動,立刻雞皮疙瘩起來。



只見力宏背對著我們坐在書桌前面,並不停的用梳梳自己的頭髮,動作十分之「優雅」,不對!應該說梳頭的速度十分之有規律,一下一下的,不快不慢,力宏由於短頭髮的關係,面頰隱隱看到已經被因被弄得破損,傷口流出血水。



我感到我自己的雙眼被嚇得張開到凸了出來。



突然之間,力宏慢慢地把身子面向著我們,只見力宏兩邊面頰己經破損流血,再加上那無神的眼神…….





「嘩!吊你老母,好撚恐怖呀!」我們失控地在大叫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