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生,石至磊今年中五既成績太差,我地學校決定左..唔比佢繼續升讀中六」身穿西裝既班主任坐響班房,指住我今年既成績表批評
「Miss Lam,雖然阿石仔讀書仲係差d,不過佢都好比心機架啦,可唔可以...」
「但係石至磊既分的確係唔夠升中六,留級係唯一既做法...」個肥婆miss lam一路數我既不是,我都廢鳩事聽落去
今日係2013年7月15號,中五學年既家長日
而我亦不負眾望,以全級最尾既成績成功留班
而響我身邊落力為我講好說話既金毛中坑,正正就係我既鄰居,亦即係我既師父

「屌佢老味,差幾分姐,個死肥婆講極都唔撚明,的佢去做豬乸漢堡啦仆街!」一走出班房,師父就收起剛才既友善,不斷痛罵個肥婆
「唉,師父,留班咪留班囉,反正我都留過一次架啦...」
呢一刻既師父已經化身柴九:「你知唔知你留多一年代表咩呀?即係我又要養多你個打靶仔一年呀!你估我開善堂呀!」




我6歲果陣老母走左佬,就將我交左比師父照顧,一養就養左十一年
師父平時都冇工返,但屋企永遠都有錢
呢樣野我曾經問過佢點解,不過佢似乎都唔係好想講

當時既我地,係住響屯門某一座舊私樓,環境都算ok啦,師父成日都會同隔黎鄰舍d三姑六婆打下牌咁
「我都唔撚明,你呢d柒頭皮點會連中五都讀唔好架..」我同師父走出升降機,準備行返去我地位於E室既家
「屌你咩,師父你中三都未畢業啦!」
「仆街仔,駁嘴?!」師父比我吉中死穴,卻追打我

我快速走到E室,打開家門:「新月,救我呀!!!」




坐響梳化既一個短髮少女轉頭:「咦,石仔返左黎啦,師父呢」呢個正正就係師父既親戚林新月,佢同我一樣細細個就跟左師父
師父已經追左上黎:「條打靶仔呀...下年又要留班啦..你話抵唔抵打丫!」
「好..好小事姐..」新月經常充當我倆之間既和事佬,對此情況早已見怪不怪
「嗱!新月就講得岩啦!明明好小事,係師父你搞大佢黎講之嘛」
「唉!!冇眼睇!!」
新月馬上遞上一杯熱茶:「唔好嬲啦師父,飲啖茶下下火先」
師父飲左口茶後已經收火:「係喎,新月你頭先放榜喎,考成點呀!」
「54445**44咁囉,應該都夠入大學,所以我返左黎冇去報asso姐..」新月平平無奇道,的確,佢讀書方面係勁好多
師父拍拍新月既頭:「叻女!你學下新月啦打靶仔!人讀書你讀書,讀到你成個傻鳩咁!」
面對住師父既指罵,我已經冇力再答佢




基本上,我呢十一年既生活都係咁過
我同師父互屌,新月做和事佬,無限LOOP


rina吉起腸粉:「就咁聽,你地三個既生活都幾溫馨丫,係得閒嘈幾句姐...」
「係既...不過之後因為八月既一件事,我同師父就炒左大獲啦..」
rina聽到呢句嚇左一跳:「咩事呀?可以搞到你地反面」
「真..真係要講呀?我驚嚇親你喎...」呢件事的確有d尷尬
「講啦,我有咩未聽過呀」



「唉屌...訓唔撚著tim,早知晏晝唔訓晏教啦...」依家係凌晨3點,不過都仲未訓得著
今日我又繼續我既廢青生活,日日訓到一兩點,起身就開始打機,打到夜晚咁上下就訓
相反,入左理工設計系既新月就比我多姿多彩得多,呢期又話要去d乜迎新營,八月尾都冇乜點返過黎訓





我走出自己睡房,正想走出廳睇下粵語殘片
「呼....呼....」一把低沉既聲音不斷迴響
我望向右邊既飯枱,原來係師父,佢上身攤左響枱上訓教
隔黎仲有幾支啤酒,花生殼,仲有一本....
深田恭子寫真集「blue moon」?!

「識左師父咁耐都唔知佢鐘意深田恭子tim..」
我馬上拎起佢,發現裏面竟然仲有簽名
揭左幾頁黎睇,已經扯撚哂旗
「嘩屌好撚正呀...咁扯法唔係路喎....打返個飛機先得!打完實訓得著啦掛」我心想,之後就拿拿聲拎住本恭子寫真集入房

「oh....yeah.....kimochi..恭子bb呀..」對住恭子完美既身材,我左手揭住寫真集,右手揸住巨龍自慰,一邊唸唸有語
我都唔記得打左幾耐:「黎料啦恭子bb,熱姑熱姑!!」feel到準備出精,我大脾夾住寫真集,左手拎起tempo紙巾準備接住自己既精兵





「黎啦...射啦射啦...」
「你做乜撚野呀你!!!!!!!!」打得太high,我竟然冇留意到
師父就響門口!!!!!!!!!!

我當堂嚇到仆街,左手既tempo亦嚇得掉落地下
但我既億萬精兵已經收唔切掣,衝出巨龍啦
「轟!轟!轟!」白色既龍汁直接射向恭子既可愛臉蛋及豐滿身材上
恭子bb頓時「成身一patpat」

呢一刻,成個世界都好似停左咁,師父面前住呢個畫面直頭呆左
大約三秒後先識得反應
「我個肥恭呀!!!!!!!!!!!!!!!!!!!!!!!!!!!!」師父眼泛淚光,拎起充滿龍汁既寫真集
我已經唔知可以講咩好:「呃...呃....對...對唔...住...囉」
師父眼神轉眼間已經充滿住怒火:「仆街仔!!邊個比你J我個肥恭架,仲要射精落佢度!?走呀仆街!我唔要再見到你!!!!!」







「咦.....原來你有打飛機,仲要鐘意射落d寫真集,咁核凸架....」rina聽到呢度,不禁皺眉
「喂,依家有邊個後生仔未打過飛機架...」我反駁
rina身馬上靠後,露出厭惡既表情:「咁你實拎過我d bra呀底褲呀黎打飛機啦,你好變態囉....」女人既幻想力真係無極限
「屌你係咪傻架,...何況我冇打好耐啦..」
「都係唔好啦,聽日出去買過哂D內衣褲啦,石仔你都係信唔過架...係呢,咁你比師父趕走左之後點呀?」



我拖住自己既行李,響清晨既屯門遊蕩
「屌老母,J左佢本寫真集姐,又唔係屌佢條女,駛唔駛趕我出黎呀食屎狗...」我心裡面依然好唔gur
不過我依然相信,師父下左啖氣就會比我返去架啦...

「啾...」一下大風,將一張報紙吹到我腳邊




我心諗:「屌,邊撚個亂拋垃圾呀..」然後執起報紙
呢一份係報紙既招聘板,左下角寫左「私人保鏢,月入五萬,包食包住,唔做就笨,年齡18-40,有意請致電21800000」
「咁筍?係撚唔係呀...」
咪住先..如果我搬左出去,咁咪唔駛每日再受師父d臭脾氣囉..
返學呢d唔撚理啦
我拎起手機,撥下呢個改變一生既電話號碼



「哦...我果陣都係睇到呢個廣告招聘,點知in果陣先知呢份係IID特工..」
「之後既事你都知架啦..唔駛多講啦掛..」
「咁你入左黎IID之後,仲有冇返去搵師父呀...」
「咁緊係冇啦,唔驚比佢斬撚死咩....」




比新月捉左返去既果個金髮男,最後就只係供出左其餘三個人既樣貌
之後既幾日,我地IID既特工都有繼續巡邏,但佢地似乎因為身份已經敗露,所以再冇現身

而我,亦都照常咁返去補課,好彩每一次既補課都有瞳瞳同我一齊食lunch
甚至為左追上瞳瞳,我竟然每日都溫書
最開心既係,每晚瞳瞳都會打黎睇下我有冇溫書上面既問題,醒目既我當然一早準備好問題啦,瞳瞳亦都好耐心咁答我
呢段人生中少有既溫書日子,即使再辛苦都好開心

終於,到左3月20日
亞洲商貿會議前一日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