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Thunder

「石仔,rina,聽日就係亞洲商貿會議第一日,到時IID會有4百個特工參與今次保護外長既行動」boss既聲音響視像會議室內迴響
「你地既任務就係保護其中一個印度外長馬尼,由聽日朝早7點響機場接送佢正式開始,去到星期日晚上10點外長乘坐專機後結束,冇問題嗎?」我同rina都點一點頭
「今次任務既風險非常高,所以記得著上避彈衣.另外,記住,保護外長安全係首要任務...祝你地好運!」

我拎起手機,睇熟呢兩日既流程
第一日朝早先送外長返文華東方酒店休息並用膳,1點舉行會議,晚上8點第一日會議完結,外長將會返到酒店休息,結束第一日行程
第二日會議將會於10點舉行,1點結束,外長會乘坐6點既專機離港
由於今次Sombras計劃暗殺外長,所以5國既外長除左會議之外既行程一律保密





rina望住天花版嘆氣
「做咩呀?擔心聽日既任務呀?」我問
「嗯,今次...我地任何一個錯誤都足以令呢個印度外長有生命危險」
我試圖舒緩下rina緊張既心情:「唔駛驚既,你唔記得咩,我地兩個響training果陣都已經係fit馬黎架嘛,如果唔係boss都唔會比呢個任務我地做咩...今晚早d訓啦,你預呢兩日都應該冇得訓架啦」
rina終於露出微笑:「嗯,希望呢兩日冇事啦」

唉,其實最撚驚果個,係我
呢d保護重要人物既任務,又要擔心條契弟比人偷殺,又要擔心自己下一秒就比人爆頭,要顧全既野實在太多
我把口叫rina早d訓,但係我呢一晚,完全訓唔到




不停響張床上面轉黎轉去

「登登登登登!!!」咁夜都有whatsapp
我拎起床頭既iphone,係瞳瞳send黎:「石仔,咁晚仲響線上既?」我望望時間,原來都1點幾
「係呀,今晚訓唔著呀,你呢?」

「Hey~boy~好失敗~一加一係二都搞壞~」iphone既電話鈴聲響起
「喂....瞳瞳?」
「石仔,你訓唔著呀?」
「嗯,咁瞳瞳你呢?」




「我岩岩先溫完書咋..係呢,做乜訓唔著既?擔心dse?」
「呃...係.係囉,你知我成績不嬲差架啦,我驚我連asso i大果d都入唔到呀」唔通同瞳瞳講聽日就要保護印度總理咩,想嚇死佢咩
「呢排見你溫書,其實你中文個底都唔差丫..何況dse唔係你人生既全部野黎既」
「而dse仲有幾個禮拜先到,只要你呢段時間繼續努力,就一定仲有希望既」
「嗯...多謝你呀瞳瞳」
「唔洗,我訓先啦石仔,你都早d抖啦,bye」
「bye」

瞳瞳呢一番鼓勵,雖然對我完全冇意義
但係唔知點解,我聽完之後成個人都舒服哂,好似冇哂對聽日既擔憂咁
果然,瞳瞳係我最大既原動力


3月21日
早上6時





rina走入車上,指住身穿西裝及避彈衣,坐響司機位既我:「嘩,石仔,做乜咁大個黑眼圈呀?」
我打左一個呵欠:「吓..係咩...可能尋晚訓得唔好掛」
「一陣opreation緊果陣有冇精神架,駛唔駛我揸車呀?」
「唔駛...我ok呀,行啦,唔係天黑都未去到機場」說罷,我就駕駛住civic type r從流浮山出發到機場

幸好,6點呢d時段仲未算太塞車,大約45分鐘後,就到左機場二號停車場
我檢查好自己既手槍:「rina,有冇check過有冇子彈?」
rina飲左一啖樽裝水:「響屋企check左啦,你仲煩過d阿婆..」
我打開門走出車外:「關心下你姐,廢事一陣有咩危急關頭冇子彈就..」
rina即刻衝過黎敲我個頭:「咁黑心架你!」
「講下咋,我地點會咁易死呀」
「哼!死石仔!」rina嬲爆爆咁走
我連忙追上rina:「喂,唔好咁,等埋我先啦」






6時55分,我地已經到達抵港大堂,並與負責接頭既機場人員確認身份,進入秘密入境通道
幾分鐘後,一個膚色黝黑既中年男子出現,連同一批保鏢,從入境通道走出黎
我飲左一啖Calpis:「呢個,就係印度外長嗱?成個摩根費曼咁既」
「你咁都唔識呀?鬼叫你平時唔睇新聞咩」
「屌,你日日成個少奶奶咁響屋企就緊係得閒睇啦」

我地兩個馬上上前,表明自己IID特工既身份
馬尼外長面露笑容咁,講左幾句我倆完全聽唔明既印度式英文
「馬尼外長話,辛苦你地兩位響今次亞洲商貿會議負責保護工作,並希望呢兩日風平浪靜」佢隨行既翻譯馬上將外長既說話轉達為中文,我地兩人點頭微笑回應,就陪同外長經秘密通道到停車場,乘坐七人車離開機場


響車上,外長無一不談
對香港既感覺,自己仔女既事,都毫無避忌咁同車上既我地講
我同rina都好想同外長吹水,不過作為一個專業既保護人員,係唔應該同target有太多溝通




我反而唔明白,點解外長知道此行有危險,都仲可以咁輕鬆

到左酒店之後,外長先響總統套房整理一下行裝
二小時後,外長就落到樓下既krug room食午餐
之後就正式出發到會議展覽中心,參與亞洲商貿會議

咁樣講好似好平平無奇,而事實係,做保護政要既opreation,真係好撚悶

由於會議舉行期間有其他特工響場內,我同rina就負責響會展會場四周巡邏
「嘩屌,好似幾年冇講過野咁呀...」
rina敲我太陽穴:「你呀,講少陣野駛死咩」
「哈..真係分分鐘會死架哈哈...不過估唔到個印度佬又幾nice喎」
「佢係外長黎嘛,咁串嘴唔驚我地唱衰佢咩...唔好講到咁大聲呀,仲opreation緊架」rina提醒我
「係啦係啦,咦..」我指住前方拎住bosma望遠鏡既女仔「果個咪..新月?」
rina:「有幾出奇姐,boss咪話左今次opreation有幾百人囉...佢應該係負責偵察附近大廈有冇sniper,你唔好阻住佢啦」





我同rina 2個就咁巡左成個下晝都冇乜可疑人物出現
第一日既會議結束之後,我地護送外長返酒店休息
夜晚保護外長既工作係輪更制,所以我同rina都響10點有2個鐘休息時間,可以食個晚飯

我揀左酒店入面有名既mandarin grill
我拎起餐牌:「嘩,有錢人真係唔同d,一個4 course dinner都成千六蚊」
rina:「喂石仔,opreation緊就咪食咁貴啦,你有冇錢比架?」
「緊係有啦,咁難得黎到文華酒店唔食咁豪點對得住自己呀,到時我會搵boss claim返錢架啦」
rina擠出笑容:「嗯..咁好啦」


「嗱,rina我冇介紹錯呢,間野d牛仔骨真係幾正」
rina點頭,笑道:「係就係幾好食,不過我地兩個人就食到咁貴,實激死boss啦」
食完飯後,我地就繼續返到外長套房外戒備

就係咁,第一日既保護工作就咁結束
暫時都冇任何可疑人物出現過



第二日既八點,我地繼續執行任務
響前往會展既呢程車入面,外長繼續展現佢既「好客精神」,不斷問我地尋晚食咩,眼唔眼訓等等既問題
為表禮貌,我都係有答佢,不過只係好咁簡短咁答,廢事同佢吹太多水

早上十點,第二日既會議繼續舉行
我同rina就繼續巡邏工作
「唉...輕輕鬆鬆,又就黎1點收工..」依家12點10,我已經進入等收工既狀態

「其實,呢d會議都幾無聊下姐,傾咁耐都唔知傾乜」我同rina又繼續閒聊
rina:「呢d政要講既野我地都唔明架啦...咦,新月?」
手持望遠鏡既新月迎頭走過黎:「係石仔你地呀?你地負責巡邏緊?」
我點點頭,新月接住問:「暫時冇可疑人物丫嘛?」
「冇呀...一切都好正常」


「呃,係...」我望向會場外通道既遠處,兩名長髮既外籍女子
rina:「做咩呀石仔?」
我連忙拎出手機中既可疑人物名單:「係佢...可疑名單023同047..」

說罷,外籍女子就隨即行往右邊既某個入口
我隨即拔足狂奔,跑向身後最近既入口
rina同新月亦追上黎:「石仔,做咩事呀?」
我邊跑邊向佢地解釋「果兩條女入左果邊既入口..個入口係可以入去會議會場!!」

「嘭!」我推開會議會場既大門,在場既所有人,包括五國既外長,目光都投向我地三人
同時,兩個外籍女子已響對面既入口出現,從黑色手袋中拎出一把自動手槍
「小心呀!!!」我大叫

說罷,外籍女子已經按下板機,向著在場既五國外長射擊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