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You and me both

「So,I think soccer game should be promoted more in Hong Kong,thank you」
「Ok,this is the end of the examination....」
響呢13分鐘內,我用盡哂一生學過既英文黎解答試卷以及考官既問題
今日係5月9號,正正就係我考完dse既日子

一衝出試場之後,我真係好想向住個天大叫一聲:「我考完啦!!!!!!!」
呢一個幾月既生活除左保護外長果一個禮拜之外,都係補課同溫書
如果唔係因為瞳瞳,我仲係hea下hea下咁,dse分分鐘科科lv1





本來我同瞳瞳只係同班同學,互不相熟
就因為一個銀包而結緣,呢段時間佢每次補課都會同我去食譚仔,每晚答我溫書d問題,仲約實左考完dse之後一齊去海水公園玩
一切都好似好美好咁

「全角度看你~~~完美地愛是學習讚美~~~」如釋重負,解決dse既我哼住最愛既黃宗澤金曲,打開家門
一開門,就見到rina已經捧住個大煲出食飯枱,枱上全部都係肥牛,蟹等等既美食
「嘩,乜打邊爐咁豪呀..」
rina開著gas爐:「慶祝你考完dse嘛」
我放低袋,坐響rina對面:「唔駛啦掛,好小事姐」




「咁..慶祝你準備溝到瞳瞳囉」
我夾起一塊肥牛:「唉,未完場唔好慶祝住...」
「依家dse就考完啦,咁你想點溝瞳瞳呀..」
我胸有成竹道:「瞳瞳dse前約定我,話同佢去海水公園呀」
「咁佢依家仲記唔記得先?」
「緊記得啦..」我拎出iphone「嗱,瞳瞳岩岩就搵我啦!」

瞳瞳響10分鐘之前已經send左信息黎:「石仔,頭先oral考成點呀?」
我馬上回覆:「不過不失啦,同上星期響學校練果d差唔多」
「咪就好啦.係呢,石仔你幾時得閒呀?」嘿嘿,黎料啦




「暫時都得閒呀,未駛返parttime」
「我地之前咪講過一齊去海水公園既,如果下星期六去既話石仔你ok嗎?我下星期二先考完oral」

rina走過黎偷睇:「嘩真係主動約你去喎」
「嘿,駛乜講呀」
rina搭住我膊頭:「咁你快d覆佢啦,唔好要瞳瞳等啦」
我按住iphone上既鍵盤,回覆瞳瞳:「好呀,你想幾點?」
「到時10點天水圍西鐵站等丫」
「好,到時見」

一睇到呢度,我忍唔住笑到「吱」左一聲
rina一掌拍落我頭,笑道:「睇下你丫,笑到咁...咁你諗好下星期六著咩衫未呀?」

係喎...一言驚醒洛克人
「屌...我成個衣櫃都係U記咋喎.....最新果d都係上年買既...」




rina露出恥笑既表情:「抵你死啦平時淨係拎份糧買game,聽日等姐姐帶你去買衫啦,廢事你響瞳瞳面前失禮呀」
「咁..唔該你囉...」


第二日,rina就帶左我出去旺角買衫
「嗱,第一次約會,最緊要著得試試正正」rina遞上一件恤衫
「唔係掛,熱死辣辣,著乜春恤衫」
「你信我啦,大部份既女仔都好重視第一次約會架!著呢d去街恤衫就實冇死啦!」
「你講到咁,點都要信你啦...」始終rina用女仔角度咁講,點都有d可信性
此時,一個女店員走過黎:「兩位睇岩可以試身喎,兩位咁襯,不如試下買我地新出既情侶tshirt丫」
rina馬上否認:「情侶?!邊個同佢係情侶呀!!」店員馬上道歉
我道:「唔係掛..我同你都叫襯?」
rina叉起雙手:「你襯我唔起啦明顯!」








等左成個禮拜,終於到左一個星期之後,約左瞳瞳去海水公園既日子

8點幾就比rina拍門嘈醒左,話要幫我執下個look喎
「依家再幫你gel返個頭,應該ok啦」rina擔當起我既形象顧問
我照住鏡,睇住自己既新look:「rina,今次真係唔該哂你」
「嘿,話哂都係你拍檔,點都唔會睇住你死既」
我拎起totebag:「唉我出門口啦...」
rina向我揮手:「加油啦石仔,今晚同瞳瞳食埋飯先好返黎啦」

大約9點11倒,我就到左西鐵站
不過瞳瞳未到,咁就玩住電話等下先啦

「對唔住呀石仔,我遲左少少呀..」




我抬頭一望,哇屌!
眼前既瞳瞳,著住紅色格仔恤衫,白色tee,牛仔短褲,白波鞋,拎住個手袋仔
果種pure同true,真係好難形容,總之就好撚正啦
「唔緊要,我都係岩岩到姐」
「咁我地行啦」「嗯!」


「石仔,我要去睇海洋劇場!」
「陪我上摩天塔丫!」
「石仔,不如一齊玩過山車丫,我好想試下呀」
一去到海洋公園,瞳瞳就好似細路仔見到車咁,帶住我去唔同景點玩
呢種感覺,真係幾似拍拖

我地兩個一路玩,轉下眼就到左兩點幾,決定去食個M記
食緊野既時候,瞳瞳問起我屋企既野:「石仔,好似好少聽你講自己屋企野咁既?」




我支支吾吾回答:「呃,係呀,我出世就冇見過我老豆,之後我老母就跟佬走,將我交左我師父」
「師父?」丫屌講錯野

「佢..佢係我鄰居黎既,因為佢果陣教我畫畫,所以咪叫佢師傅囉」
瞳瞳雙眼發光:「原來石仔你識畫畫架,我都想學呀,你遲d教下我丫」
「嗯..好丫」講完先知大獲,吹大左,睇黎要call新月幫我惡補下畫畫先

「石仔,你係咪覺得..我個人好悶呀?」瞳瞳突然問
「唔係丫,你都好多野講丫..」
瞳瞳扁住嘴:「嗯,不過我覺得我好似好少興趣咁呀,如果第時入到大學我一定要搵返d興趣先得」

「大學」
呢兩個字又觸動起我既神經,第時瞳瞳入到U,可能就會掛住玩ocamp,上莊,甚至識到靚仔男朋友
而我,無論上兩個月點努力都好,都應該入唔到大學
如果依家溝左瞳瞳,只會令自己做下一個james....

「石仔,做咩發哂吽哣咁既?無野丫嘛?」瞳瞳將我叫醒
「冇野丫..」我扮冇野,繼續食住漢堡包
「石仔你嘴角污糟左呀」瞳瞳拎出一張tempo紙巾,抹抹我嘴角既茄汁
「唔..唔該...」
響瞳瞳為我抹嘴既一刻,我腦裡面開始有一個念頭
向瞳瞳表白

但係,講就易姐,要做就真係好難,咁大個仔都未同過女仔表白
講完之後仲分分鐘冇朋友做,唉...

「嘩,個咸蛋黃好靚呀」瞳瞳響摩天輪上遙望住黃昏既景色
我望住滿面笑容既瞳瞳,心裡猶疑住
「瞳瞳,我..」
瞳瞳轉頭:「嗯?做咩呀?」
「我.....我想問你今晚...一唔一齊食唔食埋飯呀?」唉屌,最後都係講唔到出口
「..嗯!好丫」
「尖沙嘴有間意大利餐廳我食過幾好食,不如我地一陣就食呢間啦..」
其實間餐廳係rina尋晚響openrice搵到既

成餐飯,瞳瞳一路聊我傾計,我都搵唔到機會講
雖然瞳瞳話AA制,不過我依然請左佢食

食完飯,我陪瞳瞳一齊響西鐵站行返去天耀邨
瞳瞳:「石仔,頭先餐飯,多謝你呀」
「哦..唔使..」雖然好貴,但係我依然扮大方
瞳瞳繼續展開新既話題:「係呢,下個月grad din啦,你買左西裝未呀?」
「買左啦,你呢?買左晚裝未呀?」
瞳瞳扁起嘴:「未呀,仲未諗好買咩衫..係呢石仔你鐘意女仔著咩架?要講真話架!」
我被瞳瞳既問題嚇倒:「嗯...我冇所謂架喎,最緊要都係唔好太誇張,自然d咁囉..係呢做乜咁問既?」
瞳瞳扭扭擰擰咁:「冇..冇野呀」
唔通,瞳瞳好重視我點睇佢?

「我到啦,多謝你陪我玩左成日呀石仔,下次見啦,拜拜」瞳瞳露出迷人既笑容,向我道別
「嗯,拜拜瞳瞳」
瞳瞳臨入耀興樓之前,再回頭向我揮手:「石仔,grad din果晚我會著得自然d架啦,拜拜」
我望住走入耀興樓既瞳瞳,心裡面係咁責備自己
「屌,點解唔鼓起勇氣呀石至磊!你打Sombras都未驚過,竟然驚表白?!」
「石至磊真係抵你溝唔到瞳瞳呀,瞳瞳擺明有意思啦!」
內心既幾把聲音不停交戰

「我返黎啦...」
坐響梳化,食緊薯片睇American Pie既rina見到愁眉苦臉既我,問:「做咩呀石仔?你唔係同瞳瞳玩得好開心架咩?」
我將今日既事一五一十咁同rina講
「你唔係掛石仔,瞳瞳咁問得你,緊係打蛇隨棍上啦!」rina似乎比我更加著緊我既感情事
「唉,第一次追女仔咋,我唔夠膽都情有可原丫」我為自己辯護

「既然瞳瞳咁問得既,咁你grad din果晚....識做啦」rina留熱浪薯片放入口中
「你係指...」
rina拍我個頭:「傻仔,緊係表白啦!你睇下American Pie,d主角都係畢業晚會成功溝到女,仲食埋tim啦,總之....你一定要響我走之前溝到瞳瞳呀!」

「你走?!!!!rina你走咩呀?」
rina自知講多左野,亦無謂再掩飾
「boss岩岩話,IID日本分部話睇中我上次保護外長既表現,想調我過去」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