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Ground Zero

「瞳瞳,你準備好未呀?」
瞳瞳深深吸一口氣:「...嗯!」
















瞳瞳迅速地禁下鍵盤上既字母鍵,數字鍵,一打完就馬上合起雙眼
電腦既畫面隨即變成肉色

我望住螢幕:「瞳瞳...你...」




瞳瞳聽後有d驚:「點呀,石仔?」
「你得左啦!!」

瞳瞳張開眼,睇住螢幕上既字,竟然流起眼淚
「CUHK JS4018 Chinese Language and Literature」
喜極而泣既瞳瞳馬上攬住我:「我入到A1啦!!石仔!!」
「嗯!你好叻呀瞳瞳」
「嘻...即刻whatsapp比daddy同媽咪先!」

今日係8月9號,jupas放榜既大日子




瞳瞳眾望所歸,以中文,中史,通識三個5*入讀中大既中文系
不過佢尋晚都仲好驚,叫我今日上去佢屋企陪佢一齊睇jupas放榜

而我
即使響考前為左瞳瞳而努力,最後都只得433333既成績(英文oral有lv5架)
雖然已經令一眾老師大跌眼鏡,但亦只能夠選擇hkcc既applied social science asso學位
你可能問,我做IID特工都五皮一個月啦,點解仲要讀asshole?
呢個係boss提議既,佢話求其搵d野讀下,總好過日日做廢青,到時盞瞳瞳懷疑

不過,女友讀中大,而我就要讀hkcc,總覺得唔太相襯
幸好,瞳瞳冇微言半句,依然對我呢個公開試失敗者不離不棄

雖則我自知機會渺茫,但仍然輸入自己既account name同password
唉果然,真係no offer
瞳瞳不忘鼓勵我:「石仔,你都要加油升返上degree呀」瞳瞳亦不忘鼓勵我




「嗯,我知啦」其實我都唔知溝到瞳瞳之後,我仲會唔會有咁既動力去讀書

唉不過算啦,今日係瞳瞳既大好日子,佢屋企人去左返工,就得返我同佢慶祝
我之前應承佢,入到A1,就請佢一齊食buffet
「瞳瞳,一陣換定衫,我同你出去交留位費,之後去帝京酒店食buffet,再同你行下街,好冇?」
「吓,咁快book左位?又話...」
「我尋日都偷偷地book位啦,我知你一定掂嘛」
瞳瞳扁嘴,打左我右臂一下:「咁架你,呃我!咁如果我衰左既話..」
我馬上捉住瞳瞳雙肩:「點會呀,我女朋友咁叻!」

之後,我就同瞳瞳一齊出旺角

「石仔,你食多D丫,呀...」瞳瞳將一塊烤牛肉放進我口
「嗯!好食呀!」有瞳瞳餵,屎都好食啦
忽然,瞳瞳竟然講起大學既事:「石仔,你話我...玩唔玩大學果d ocamp好呀?」




「做乜咁問既?」
「聽聞果d ocamp成日玩d不雅遊戲架嘛,但係我又驚唔去會識唔到friend...」
我飲左一口熱湯:「去都冇所謂既,除非你見到d靚仔師兄就唔再鐘意我啦哈哈」
瞳瞳嘟起嘴:「緊係唔會啦!」
「最緊要你小心保護自己,唔好比人毛手毛腳」
瞳瞳將一舊壽司放進口中:「知啦!咁..石仔你呢?諗唔諗住玩ocamp呀?」
「應該唔玩啦,反正入到去都識到人,專心讀書爆gpa好過啦..」

下午三點半
食完buffet,我同瞳瞳就落返旺角行街
呢個時候既旺角,已經開始多人

我拖住瞳瞳:「瞳瞳,不如去睇戲囉」
「好呀,最近果套Inside Out好似幾好睇架」
「嗯,咁我地去買飛啦...」





正當我地行到彌敦道既時候
我忽然感覺到,一種好唔尋常既氣息
瞳瞳見我面色有變,問:「石仔,做咩呀?」
「冇..冇野..我地去買飛先啦」可能係我feel錯姐



「轟!!!!!!!!!!!!!!!!!!!!!!!!!」
一聲巨響,響我倆既身後響起

我轉頭望,一架機動部隊式既輕型裝甲車,衝向身後既成威銀行大廈正門
車門打開,七個幪面既男子,拎住不同種類既槍械
走入成威銀行





「救命呀!!!!!!走呀!!!!!!!!!!」
帶頭既市民見狀,均馬上尖叫逃跑

瞳瞳緊緊捉住我:「石仔...」
幸好我依然能夠保護清醒,即刻拉住瞳瞳狂奔
我馬上拉住瞳瞳走到街尾既後巷,靜觀其變
因為要響呢d人堆中拉住瞳瞳跑,會好容易發生人踩人

我怕嚇親瞳瞳,我右手蓋住佢雙眼

係打劫?到底發生咩事?
係Sombras搞既鬼?點解佢地要咁做?
我心裡面有好多問題

兩分鐘後,七個幪面既男子各拎住一個黑袋走出銀行,估計係鈔票
「轟!」
一瞬間,其中一名男子既左胸突然中左三槍
吓?係邊個....
我向右望,呢三槍,係對面馬路一個身穿重裝甲既人射既
裝甲上印上了「Absolute Zero」既字樣
我環顧四周,幾個著住同款重裝甲既人已經出現,不停開火
將劫匪們全部擊斃

一切都黎得太快,我自己都load唔切
呢班absolute zero...係咩人黎..

「石仔,我地係咪...安全啦」
「應該係啦」我抹抹頭上既汗
不過,果堆重裝甲士兵係幾時出現既呢,而且據我所知,香港既警察,甚至解放軍,都冇配備呢款既重裝甲
佢地既身份總覺得有點可疑

我帶住瞳瞳,撓過彌敦道,走到地鐵站
瞳瞳緊抱住我:「石仔...我好驚呀....」
「唔駛怕,依家無事啦,我送你返屋企先....」

由於響彌敦道發生呢種嚴重既恐怖襲擊,整個旺角一瞬間都好似變成死城

響車上,瞳瞳一語不發,似乎係驚魂未定
「瞳瞳,你好d未呀?我地冇事啦」
只見瞳瞳流住淚:「頭..頭先..我真係以為自己會死呀...」
我拍拍瞳瞳:「唔駛驚啦,依家安全架啦」
我明白既,一般人遇到呢d事,起碼都要返三五七日冷靜返

返到去天水圍瞳瞳屋企
瞳瞳話仲好驚,所以我就一直陪住佢,直到佢媽媽返黎
「瞳瞳?!!你做咩呀..」伯母一見到瞳瞳就問
我將今日既事一五一十同伯母講返
「咁真係謝天謝地啦!石仔,多謝你保護住我個女呀!!」
「唔使..咁瞳瞳,伯母,我走先啦」
瞳瞳拉住我:「石仔呀...」
我安慰瞳瞳:「冇事架啦!有伯母響度,你今晚早d訓啦,聽朝我再搵你」
瞳瞳不情願地點頭:「...嗯,拜拜石仔」

我落到樓下,發現多左幾個miss call
係boss打黎既
「喂boss,係我」
boss既聲音仿如放下心頭大石:「呼!你咁耐唔覆機,幾驚你死左呀」
「緊係冇事啦...今次件事,係邊個搞出黎既?」
「我地成個IID都努力緊架啦,仲未查到,因為我地IID既特工去到現場,所有既劫匪都已經『被處理』好」
我道:「我都覺得件事有d怪,邊有人會響大街大巷度打劫銀行架...」
「你講得岩,呢件事一定唔簡單」

「嗯...咁依家成件事搞成點,我頭先響瞳瞳度冇睇新聞」
boss有點不滿:「屌,原來係去左搵瞳瞳....依家新聞報哂啦,話有劫匪打劫銀行,有私人保安組織出手解決左」
「私人保安組織?」
「嗯,佢地就係叫」

絕對零度,Absolute Zero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