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After Dark

「絕對零度...」
「呢間係國際知名既私人保安組織黎,之前中東d小型戰爭佢地都有份收錢去打,不過呢d秘密平常人當然唔會知啦」
「咁點解...果班劫匪要睇中香港?」
「咁呢層我都唔知啦...」
講到呢度,我同boss都沉默

我嘆一口氣:「好啦,咁我返去先,有消息你再通知我啦」
「嗯,石仔,小心d!」





好地地同瞳瞳去慶祝,點解會發生d咁既事...
打劫,恐怖襲擊,絕對零度,甚至Sombras
一切都響一日連起黎


之後,我返到流浮山既家,一返到去就打開電視機,再打開notebook睇新聞網
不過,全部內容都冇任何特別,亦冇任何既片段可以拍攝到當時襲擊既事發經過
正當我睇睇下想訓着之際,notebook既skype響起





「喂,石仔,今日香港咁大件事,你冇野丫嘛?」
webcam另一邊身穿白色背心既啡髮少女,正響度慰問我
「冇事呀rina,我咪生勾勾坐響度,今日我同瞳瞳都響旺角襲擊現場,好彩最係我地兩個都冇事」
響rina走左之後,隔幾晚我地就會skype傾下計
「咁就好啦,石仔,你要好好保護瞳瞳呀」
我飲左一啖Calpis,道:「呢個唔駛你講我都知啦!係呢,你果邊唔駛巡邏咩?」
rina飲一啖水,再講:「我依家係下晝巡呀..所以夜晚可以早d訓lu」
「咁有冇識到靚仔呀?」
rina扁起嘴:「我個拍檔係幾靚仔既,成個松田翔太咁...不過已經結左婚啦!唉」
「唔係好傷心啦,你一日響日本都仲有機會識到靚仔既」





「希望啦...係呢,今日放jupas喎,瞳瞳係咪入左cu中文系呀?」rina食住杯麵,道
「嗯,係呀..」
「咁你有冇叫佢唔好玩ocamp呀?」「冇呀..」
rina激動道:「石仔你唔係掛!?ocamp係專比d獸父食組女架!瞳瞳實渣都冇啦!就算冇抽瞳瞳水,一陣瞳瞳比d死mk溝左就死啦,你點做男朋友架!」
「咁...我信瞳瞳嘛..」我有點無奈,ocamp真係咁恐怖咩
「唉,咁祝你同瞳瞳好運啦,你呀,快d努力讀書升上degree,唔係一世都做come on james架啦」
「知啦知啦..」
就係咁,我同rina就咁傾左成晚

第二朝醒來,打開電視
新聞試圖淡化尋日發生既打劫事件,並不斷宣稱威脅已經完全化解

我對呢d官腔覺得鬱悶,即刻打比瞳瞳
「瞳瞳,尋晚訓唔訓得著呀?」




不過瞳瞳把聲聽得出有d冇精神:「嗯...勉強訓到一陣既」
我安慰佢:「放心啦,d唔開心既野好快就會唔記得架啦」
「嗯,希望啦..」
「過幾日就係reg day啦,瞳瞳你記得報ocamp同報hall呀」我提醒佢
「吓,報hall....」
「天水圍去cu咁遠,緊係報hall啦,唔係點返學呀」
「咁好啦,我到時會同yuri去報架啦」
「yuri?佢都入左cu咩?」
「係呀,佢入左文化管理,同我同faculty」咁都好d,有yuri幫我睇實佢
「咁好啦,記得叫yuri睇實你啦」
瞳瞳把聲亦開心返:「知啦,我要返工啦,今晚再搵你啦,byebye」
「拜拜」

我馬上打比yuri
「喂,係石仔?!」太耐冇搵yuri,佢都有點驚訝




「yuri,乜你入左cu咩?」
「係呀,文化研究呀,做咩呀?咁耐冇搵我,今次搵得實有野相求啦!」
「唉,我就係見你同瞳瞳同一faculty,想你幫我睇實瞳瞳姐,我驚瞳瞳比..」
「你驚瞳瞳比獸父食?得啦我實唔會比瞳瞳有事既..你呀,明知自己咁著緊佢,就唔好把口叫佢去玩ocamp,暗地裡就驚驚青青啦」
我嘆一口氣:「咁我驚瞳瞳會話我專制嘛,咪比多d自由佢囉..最多遲下請你食buffet啦」
yuri生氣道:「你之前追到瞳瞳都差我一餐喎...」
「得啦..到時請你食兩餐又點話」
「唉,是但啦..」
「多謝你呀yuri,多謝多謝多謝多謝多謝!!!」
「嗯,咁係咁啦,拜拜石仔」
呼,有yuri睇實,咁都好d

三日之後,瞳瞳去完reg day就馬上打比我
瞳瞳:「石仔,頭先去左reg day啦
「係呀..咁有冇報hall果d呀」




「hall我尋晚睇左啦,我同yuri都入左和聲書院,頭先報哂大O細O啦」
雖然我對呢d大學語彙仲有d唔了解:「哦..係呀,到時玩得開心d啦」
瞳瞳:「但係..咁樣下個禮拜開始我就見唔到你啦..」
「唔緊要...仲有whatsapp同電話嘛,你入到ocamp都打比我咪得囉!」
「嗯!」

我講就咁講,其實我不知幾唔捨得瞳瞳
雖然瞳瞳響camp都有陣時打比我,不過呢一兩個禮拜冇左瞳瞳真係好唔慣
淨係每日打機,以及同rina傾計解悶,混混噩噩咁等開sem

直到今日29號
食完飯,正當我想早d訓既時候,收到boss既電話
「boss?做咩呀?」
boss既聲音有點着急:「你打開電視機先」





我打開電視
「保安局局長韋志輝宣布,鑑於星期一於香港發生既劫匪襲擊,特區政府將會聘請國際私人保安公司'絕對零度'暫時低限度進駐香港,並選擇龍虎山,大潭兩處作為據點,韋志輝表示,此舉只係為加強本港既安全,並唔係實施白色恐怖,而'絕對零度'亦唔會每日作大規模既巡邏....」

「boss...點解...」
boss嘆一口氣:「今次事發太過突然,響記者會之前我地完全收唔到情報,所以最大既可能性,就係呢個韋志輝收左錢或者其他利益」
我問:「不過...佢地既目的係咩?佢地同Sombras,又有冇關係」
「呢兩點暫時仲未知,不過可以肯定既係,呢支絕對零度,肯定係有不軌目的」
boss吞一吞口水:「所以,石仔...你黎緊既任務將會非常艱巨..」

「你想...我調查絕對零度?」
「冇錯,我地將會安排五十個精英特工執行呢個任務,你黎緊將會有兩個拍檔,我都已經安排左,你地三個將會於聽日搬去新既基地,響淺水灣道,果度既設施都好齊,地底仲會有個武器庫,地點我一陣比你」
「嗯,ok到時我搬過去架啦」
「石仔,今次既任務比起上次保護外長既任務仲要難,你...有冇信心?」
「有,我會盡力架啦」
「唉,我知道你依家有左瞳瞳,但係..今次既任務,關乎到成個香港」
「我知...」
「咁..聽日到左別墅再聯絡我啦」

收線後,我攤響梳化,久久不能平靜
今次既任務唔再係同d特工駁火,而係要同人地成隊私人保安公司打過,佢地既武裝唔會比海豹突擊隊差
多少會有點危險


唉唔理啦,訓先,聽日去到新屋企再算



講起上黎,咁今晚都算係我響呢度既最後一晚
呢一間三層既獨立屋,都算見證左我同rina由見習特工變成正式特工既經過
所以,點都有d唔捨得既...
而且新既基地仲要響淺水灣道,遲下都真係要諗點同瞳瞳解釋

第二朝我十點就起左身,不過執執下野,執到三點幾先走得人
我帶住自己既行李揸住架type r前往淺水灣道24號,新既基地
由於車上有GPS系統,所以我都唔駛點搵路就到左
出現響我眼前既,係一座二層既別墅,充滿歐洲古典色彩
我亦不禁望多幾眼

正當我打開車門,上前以眼球認證打開別墅門口
「隆...」一架bmw i8停響我既旁邊

「係石仔你呀...原來你就係我既新拍檔」行出黎既係一位身穿牛仔褲既短髮少女
「新..新月?乜boss編左你做我新拍檔呀...」世界真細小,估唔到新月就係我既新拍檔
「嗯,我上星期調左去跟你果個boss嘛..咁另外果個特工呢?」
「唔知呢..可能已經到左掛」我將右眼對近大門旁既識辨裝備,大門馬上打開
「係呢,你個拍檔rina..」新月問起rina既事
「佢調左去日本分部啦」
「哦,上次總理單野,你地兩個都幾合拍丫,仲以為你地會繼續合作tim」新月似乎都替我同rina感到可惜

新月指指屋內既果架toyota sienta 2015:「呢架..可能就係另一個特工架車呢...」
我心諗,邊有特工揸sienta架,咁柒..

我同新月拖住行李,撓過大宅前既游池,用特工執照打開門口
只見地下有一雙白色nike air force
「睇黎...果個特工已經到左啦」

我環顧四周,間屋豪華既程度比起流浮山果間多出幾十倍
屋內以白色為主調,傢私,所有陳設都係高檔野黎
大廳仲已經放好哂ps4,game碟等等,睇黎今次既拍檔好大機會都係後生仔

新月已經從樓上走落黎:「行過哂,都係唔見有人喎」
「咁...可能佢響地底果個武器庫呢.」

我同新月走進大門旁既樓梯,行左大約兩層
就見到一道鋼門,門後不斷傳出電鑽聲
新月:「睇黎..係呢度啦」

我倆打開鋼門,門後既,係一個比大宅內部更大既地下室
裝住不同既軍備,武器
前面有三架貨van,旁邊拎住電鑽既人察覺到我地,除低保護面罩:「丫你地到左啦,你地好呀!」呢個人隨即遞出特工執照
呢個人留住架仔式曲髮,青靚白淨,比起175高既我矮少少,樣有d似浪客劍心真人版既瀨田宗次郎
簡單d講,呢條友係名乎其實係一個「小白臉」,仲要係比闊太包果款

「我叫藍正昇,今年十九歲,以後多多指教啦!」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