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師父道別之後,我馬上打比瞳瞳

「喂,瞳瞳,我師父話想請你返黎食飯呀,你邊日得閒呀?」
電話既另一邊既瞳瞳聽到後,喜出望外:「係咪真架石仔,我星期日ok呀!!」
「咁好丫,果日7點屯門西鐵站等丫」
「嗯!我夠鐘上堂啦石仔,今晚再搵你丫,bye!」
「拜拜瞳瞳!」

新月見我露出勝利者既笑容,問:「點呀,瞳瞳ok嗎?」
「嘿嘿,緊係ok啦」我奸笑道




今次真係不枉我貴一貴買返深田恭子本寫真集


新月沉思:「但係..師父個女..」
我冷笑一下:「搵個人姐,有幾難呀新月...」
雖然我頭先仲只係想借師父過橋,但係聽完佢講自己以前d野,我卻對佢有返幾分同情
同自己既愛女失散左咁多年,相信師父必定好心痛

「但係,師父個女分分鐘改左名啦喎..而且,都有機會唔響香港」
我亦分析:「咁師父話佢個女係掉左去孤兒院嘛,照計個名就應該唔會轉既,不過...會唔會比人賣落火坑又或者去左其他地方做雞..就真係難講」




新月似乎有點同情師父:「估唔到師父..原來有個咁既過去」
我感到鬱悶,道:「真係睇唔出佢原來係雙花紅棍,仲要曾經走佬過左荷蘭..」
以往我認識既師父,只係個爛口爛賭既麻甩佬,但係聽完佢今日既一段話,一切都唔同哂


「我返黎啦..」我同新月打開家門
「你地返黎啦!岩岩好有得食啦」airi從廚房捧出一碟碟餸菜
我打量住airi著緊既圍裙:「你做乜..煮飯既?」
airi傻笑答:「咁我始終寄人離下點都要付返d責任既..放心啦石仔,包你話好食」
說罷,阿昇已經夾起一塊豬扒放入口中,一臉滿足:「嘩,煎得好掂呀airi!新月bb你都過黎試下丫!」




我同新月坐埋去,阿昇同airi喜道:「咁好啦!大家食飯!」
「大..大家食飯」我同新月由細到大都唔習慣咁樣,所以顯得有點尷尬

airi打開話題:「係呢,IID佢地既調查仲有冇新進展?」
我答:「boss未有通知,即係未啦..」
airi顯得著急:「吓,仲未有呀...」
「我明白你好心急想去報仇,但係呢,我地仲未有佢地下一步既計劃」
新月再為我補充:「而且,依家佢地既警戒性一定會提高,單靠你一個係打唔贏既」
我托托下巴:「上次我地救肥仔深單野應該已經觸動到絕對零度既神經,依家就唯有等待佢地下一步既行動」
airi有點失望:「...嗯」
其實我都想儘快解決呢單野,專心讀書升返上degree
我開始明白,以前每日只係同rina周圍象徵式巡邏既日子係幾咁好


轉眼間,去到星期日




我大約六點十去到西鐵站,就已經見到瞳瞳響度等陣
「咦瞳瞳咁早到既,唔係約七點咩」我摸摸頭道
瞳瞳即刻捉住我雙手:「咁我驚遲到嘛,唔想成日要你等呀」
我望住瞳瞳身穿既粉藍色連身裙:「呢條裙咪係我地上次去街買果條黎?做乜今日打扮得咁靚呀?」
瞳瞳害羞點頭:「嗯,我見著起上黎都幾大方丫,石仔你覺得點呀?」
我拖住瞳瞳行往出口:「唔錯呀,幾斯文,有賢妻良母feel」
「邊..邊個要做你賢妻呀!」瞳瞳紅都面哂
好耐都冇同瞳瞳咁樣打情罵俏,其實都真係幾正

行左5分鐘,我倆已經到達大廈
好彩看更堅叔訓左,唔係佢一見到我話:「石仔你又返黎探曾生呀」就真係玩撚完
「嘻嘻,個看更訓左既」瞳瞳笑道
「堅叔係咁架,返工實際上得一半時間係做緊野」的確,大家都對堅叔隻眼開隻眼閉

「叮噹!」我禁下門鐘




瞳瞳滿心期待:「唔知你師父咩樣呢..」
希望,師父個樣唔會嚇親瞳瞳啦

「卡!」
「返黎啦石仔!咦,呢個就係你女朋友啦」身穿圍裙既師父拎住鑊剷打開門
瞳瞳禮貌地鞠躬:「你好呀,我係石仔女朋友,你叫我瞳瞳得啦」
師父笑臉滿面道:「瞳瞳你跟石仔咁叫我師父就得啦,入黎坐啦,我斟杯茶比你先」
收起粗口,假裝斯文既師父簡直引人發笑

「飲住茶先,好快有得食架啦」師父捧上一杯熱茶比瞳瞳「唔該師父」
瞳瞳笑道:「石仔你師父好好人呀,又有禮貌」
「有時..都係既」如果比瞳瞳見到師父打牌,肯定嚇死佢
瞳瞳忽然企起身:「石仔呀,帶我去你間房睇下丫」
「嗯,好呀」





我拖住瞳瞳行入呢一間我幾年冇入過既房
出乎我既意料,師父冇搬走我部電腦,冇拆走我貼響牆上既nba球星海報
而且仲有打掃過

「石仔你間房原來咁大架,大過我果間好多呀..不過點解冇床單既?」
轉數快既我馬上回答:「今.今日拆左出黎洗呀」
瞳瞳坐上床:「你呢十幾年就係同你師父一齊住呢度架嗱?」
我點頭,道:「本身我同老母住隔黎屋既,不過佢跟佬走左佬,師父見我咁慘咪收留左我囉」我並唔諗住比瞳瞳知道新月既事,廢事佢呷醋
瞳瞳問左我好多以前既事,我亦都好樂意答佢
「喂,石仔瞳瞳食得飯啦」飯廳傳來師父既叫喊

一埋位,只見枱上已經擺上四碟餸菜,仲有我最愛既豉油雞翼
瞳瞳雙眼發光:「好似好好食咁呀」
「唔好意思呀瞳瞳,酒微菜薄...大家食飯啦」師父摸摸頭
瞳瞳搖搖頭:「都唔係丫...大家食飯」




「大..大家食飯..」

響呢餐飯入面,師父係咁夾餸比瞳瞳,仲係咁問瞳瞳d家底
「咦瞳瞳呀,你依家讀緊咩呀?」師父問
扮起斯文上黎既師父,都仲係好似視帝祥
瞳瞳友善回答:「我讀緊中大中文系...同石仔一樣今年先考完dse咋」
「嘩叻女喎,石仔你你讀書咁屎就學下瞳瞳啦」
「喂,唔係為左瞳瞳,我依家分分鐘副學士都冇得讀啦」
成餐飯就係咁樣嬉嬉哈哈,我同師父互相串下咁
不過我留意到,瞳瞳好似好開心咁,睇黎我帶佢見家長呢個決定冇錯

食完飯後,師父:「喂石仔,切d生果比瞳瞳食埋先走丫」
雖然比師父當工人咁駛,但係既然係比瞳瞳食,咁就冇所謂:「知啦...」

響我切緊生果之時
「瞳瞳你知唔知呀,石仔冇帶過女仔返黎食飯架..」師父不斷打開話題
「係..係咩..」
「石仔佢由細到大都成個大細路咁,但係呢幾個月好似成熟左,識得諗野左,原來係因為瞳瞳你..哈哈」
「唔..唔係,我同石仔仲係同學果陣都已經覺得佢好為人著想架啦」
我捧出一碟水果,道:「係師父你一直覺得我吊兒郎當之嘛」
「我話之你...總之你要同我對瞳瞳好d」師父拎起一舊雪梨
師父講得岩,我無論點都好,都一定唔可以激嬲,甚至整喊瞳瞳

「我夠鐘走啦師父,今晚餐飯真係多謝你呀」瞳瞳向師父道謝
師父搖手:「唔好咁講啦,有你響度全間屋都熱鬧好多呀,記得以後多d上黎呀!」
瞳瞳點頭:「嗯!一定」
師父拍拍我膊頭:「石仔,你送人返屋企啦」
「吓,佢住宿舍喎」
「咁咪送佢去西鐵站囉,夜媽媽要人地一個女仔響街行咩」師父不滿道
「嗯..知啦」
其實就算師父唔講,我都會咁做

「唔好意思呀瞳瞳,我師父係咁麻甩架」響路上,我同瞳瞳牽住手
「唔係丫,你師父都好好人喎」瞳瞳道
我嘆氣:「佢見有客人先咁咋,平時對住我不知幾惡死..」
「哈哈..」瞳瞳忽然笑起上黎
我好奇問:「做乜..無啦啦笑既你?」
「頭先餐飯睇得出,你師父其實對你幾好丫,佢同你鬥嘴都係因為同你關係好姐..」
咁又係,如果師父真係d仆街既話,一早就虐打左我同新月啦,而寫真集既事,我又的確有錯既

不知不覺就行到西鐵站
「石仔你送到我呢度得啦,今晚早d訓啦,你聽朝仲要返學架」瞳瞳向我道別
「嗯,咁你小心d啦瞳瞳,拜拜!」
忽然,瞳瞳錫左我一啖
「多謝你..帶我返去你屋企呀..拜拜啦石仔!」

呢個kiss既感覺,就同當初響grad din溝到瞳瞳之後佢錫果一下一樣
其實,瞳瞳一直都冇遠離過我,係我自己覺得自己襯唔起佢姐
一諗通左,成個人都好似開心左咁

我馬上打比師父:「喂師父,今晚..唔該哂」
「屌你,咁都比你溝到條咁索既女,有冇天理呀」師父不滿道
「唔好咁啦,不過多得今晚餐飯,瞳瞳依家同我既距離又拉返近左..」
「你記住呀,你應承過我d咩呀?」
「緊係記得啦,幫你搵返你個女嘛....咪住先,有電話入」

「喂...boss?」
boss凝重道:「石仔,絕對零度既事,有新消息..你快d返去基地」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