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0 The Autumn Song

我冷靜答:「嗯..我知啦,我依家即刻返黎」
聽到boss既電話之後,我馬上駕駛自己既坐駕返回淺水灣
一打開門,只見阿昇,airi,新月都已經坐響大廳等候,臉色均是沉重,除左阿昇
「喂咁耐架石仔,三缺一等你咋」阿昇飲住可樂
我不耐煩回答:「大佬,響屯門返黎起碼一粒鐘啦....打比boss啦」

新月馬上拎起家中既電話:「喂,boss,石仔返左黎,可以開始視像對話啦」
「嘩..要視像對話...咁誇張」我心想





幾分鐘後,大廳既電視出現左boss既身影
加上電視機上方既鏡頭,我地可以直接響大廳通信
boss吞下口水,道:「之前果隻usb我地查過啦...的確係真,亦即係話...絕對零度,響8月9號既行動,係一場自導自演既show,等佢地可以有藉口進駐香港」
我答:「呢個我地知啦,咁..你頭先講到有新消息嘛,咁係講緊乜先?」

boss拎起文件,邊睇邊講:「你地之前救肥仔深既事已經驚動到絕對零度,佢地亦已經撒出左小欖醫院」
airi終於開口:「咁樣...依家佢地匿埋響邊一度」
「之前新聞咪講過,佢地既據點係龍虎山同大潭既..我地響龍虎山就冇發現,似乎係佢地發放既假消息」
「不過,響大潭,我地就追查到,每晚12點之後,都會有車由童軍中心駛出黎,大約4點就會返黎..」




新月問:「咁,佢地既目的地係邊度?」
「每晚都唔同...不過,目的地總會有一個共通點,就係d細間既銀行...佢地入面應該有一個好勁解鎖佬,所以可以唔駛打爛道閘,直接入去」
阿昇感到好奇:「佢地想打劫呀?」
boss搖搖頭:「佢地出黎既時候都係冇拎到任何野,而且暫時未有銀行報稱失竊,我唔認為佢地係爆格」
「我覺得,佢地係響銀行搵野,不過佢地暫時仲未知果樣野係收埋響邊間銀行」

我講出自己既推測:「佢地之所以揀細間既銀行,係因為比較容易入到去同製造不在場証據,咁樣佢地8月9號安排既打劫案亦變得合理,可以容易入去成威銀行搵佢地想要既野」
新月接住道:「即係話,佢地同我地一樣都係唔知個目標放響邊,個目標既然響銀行,就應該都係錢又或者d好重要既野」
boss點點頭,道:「不過呢d都可以唔理住,冇理由叫你地四條友去攻破人地大大個童軍中心架嘛...所以你地下一個任務...就係,調查呢一個韋志輝」並舉起一張印上一個黃種男子既A4紙





airi道:「呢個...咪係保安局局長黎?」
「嗯,當初就係佢宣布絕對零度進駐香港,所以我地一直都有懷疑佢同絕對零度係有關係」
「而前幾日,有特工發現佢.....入左童軍中心,走時仲拎住一袋野,估計係錢...所以係時候調查下佢啦,可能會響佢身上搵到情報」
「跟蹤行動由聽日開始去到下星期日,由佢響屋企出門返門到佢夜晚返屋企,佢離開office既時候你地都要睇得實一實,佢屋企地址,車牌號碼,辦公室位置我會send去你地電話度」
「今次既任務分工照返上次咁由你地自己分配,不過...阿昇最好響返呢度做backup啦」
話都未講完阿昇就馬上起身:「唔係掛boss...又要我做backup?」
「你識功夫咩?你咁鬼廢咪盞累死人!安份守己做返個backup咪算囉」boss講野非常狠毒
「屌...sorry囉..」被boss完美擊倒,阿昇唯有收皮
boss嘆一口氣:「咁好啦,到時有咩事call我,祝你地好運」

我伸一個懶腰:「嘩,上次就救人,今次就跟蹤,真係當我地乜都識架喎...」
新月企起身:「咁我地份人工就係包哂做呢d野丫嘛,快d諗下我地既分工好過啦」
「我地有四個人,可以分開兩組啦,咁其中一組有咩事另一組都可以即刻幫到手」我冷靜咁分析情況「呢度我同新月既身手最好...咁,不如我同airi一組,響近d既範圍跟蹤,阿昇同新月一組,負責響遠d既地方backup,以免比人咁易發現」
新月望一望阿昇:「石仔,有冇必要分兩組咩?掉低阿昇響呢度做backup唔得咩」似乎新月對於要同阿昇一組有點抗拒
「但係..兩人一組始終方便d,一陣比人響highway追殺都可以一個揸車一個開槍丫」





阿昇嘻嘻一聲:「係囉,咁樣大家都安全d嘛」呢刻阿昇內心一定係暗爽緊
新月沉思一會,只好接受:「咁好丫..阿昇,我想落去check下架van仔d設備有冇問題」
阿昇聽到後馬上行動:「好丫新月bb」
「唔好叫我bb」新月冷冷一句,接住就同阿昇落左去

airi坐過黎:「石仔..咁到時我有咩要做呀?」
「留意下周圍有冇咩可疑人物...反正你都淨係識用狙擊槍」
「咩呀,阿昇前幾日都教識左我點樣用手槍啦!唔好成日睇小我先得架嘛」airi鼓起腮道
我笑道:「咁..咁對唔住囉,不過airi記住,有咩事都唔好衝動」
「知啦,我訓啦石仔,goodnight!」airi報上一個陽光笑容
「嗯,airi早抖」
唔知係因為危險性低左定係依家有三個拍擋,個心好似冇之前保護外長,救肥仔深咁咁驚

第二朝7點,我地四個人就一齊出發




我同airi由韋志輝位置九龍塘既大宅附近開始跟蹤,而新月同阿昇就響添美道政府總部附近準備
等到大約8點半,韋志輝就駕駛住benz出門
我對住andphone既耳機道:「target出左門口,暫時冇可疑,我同airi會跟實佢」

坐響前座既airi問我:「就咁睇...呢個人好似冇乜可疑咁喎」
正扭動軚盤既我答:「未必既,如果佢同絕對零度係有關係既話,咁樣佢一日24小時總會露出馬腳」
「如果佢係利用電腦同絕對零度通訊呢?咁我地呢個禮拜都係食白果架喎」airi正扁住嘴
我耐心咁樣解答airi:「我地呢一種最表面既跟蹤,響IID入面係叫做'第一級調查',為期1星期,主要係跟蹤目標既行蹤」
「如果我地呢個禮拜都發現唔到咩既話呢?」airi再問
我答:「咁樣就要靠IID既科技組作更深一層既調查,例如hack入佢電腦,咁叫'第二級調查'」
「哦,原來係咁...」

不知不覺,韋志輝既座駕已經駛到位於添美道既政府總部
我同airi乘坐既type r就停左響添馬街,一等就等左三個鐘,都十二點半咁濟
airi對此感到奇怪:「吓,咁我地依家有咩可以做呀?」




「等囉,冇理由衝入去政總個停車場掛」我道
airi繼續成個細路咁問野:「咁..我地幾時知道佢出黎呀?」
「一陣你咪知囉...」
「但係...」airi正想講之際「咕~~~~~」
發出聲音既,正係airi個肚

我笑道:「哈哈..肚餓呀?」
airi臉紅紅咁點頭:「我....今朝食左個包咋」
我拎起銀包:「我都有d肚餓,我去隔黎街m記買野食丫,airi你食咩?」
「魚..魚柳包餐丫..」airi仲係有點尷尬
「我去買啦,有咩野用andphone call我啦」我打開車門,跑向海富中心既方向

「有野食啦airi,你既魚柳包餐呀」我拎住兩袋m記紙袋,返回私家車
airi睇黎已經忘記頭先個肚響我面前咕咕響既尷尬事,笑容滿面:「唔該石仔!我比返錢黎丫」
「唔駛..幾十蚊姐」我已經咬左一啖巨無霸




「嘻嘻,咁大個女都係第一次響車上面食m記咋」airi食住魚柳包「咁樣搞到...我地好似d情侶咁..」
聽到呢句,我差d將d牛肉青瓜噴哂出黎
airi被我嚇親:「石仔!你冇野丫嘛?!」
「咳咳....唔..唔係掛..」
「哈哈我講笑咋..你又有瞳瞳,我又有Jonathan..」
面對呢個嚇死人既玩笑,我只能苦笑:「咁..咁又係..」
痴線,無啦啦講d咁既野,講笑搵第二d啦
「係喎,點解airi你要帶埋支狙擊槍過黎呀?」我指住後座既結他袋
airi笑道:「以防萬一姐」
「依家跟蹤姐,唔係殺人呀...」真係比airi吹脹

等到下晝五點,andphone既另一邊響起新月把聲
「target入左停車場,攞返自己架車」
我對住耳機回應:「ok,我會跟住佢」
果然,韋志輝既車從政總既停車場駛出
我亦馬上開車繼續跟蹤

途中,airi問我:「係呢,新月頭先係點知target幾時出黎架?」
我邊飲水邊答:「阿昇一早已經hack左入政總既cctv同埋出入停車場既登記系統,今朝我同佢地講左車牌number,新月同阿昇就可以用cctv 認住架車同target個樣,咁樣就算佢用第二架車走,我地都一樣可以用cctv知道佢揸邊架車走啦...」
airi睇住我詳細既解釋,不禁讚嘆:「原來你地IID咁犀利架..咁點解你冇同我講架」
「今朝阿昇同我講果陣你都未起身」我笑道「不過,hack入政總既事如果比boss知道,咁就肯定會比佢鬧死」

我同airi一直跟蹤住韋志輝,不過
佢今日,只係揸返架車返去九龍塘既大宅,途中冇停過車

「咁..咁依家點呀?」airi望住韋志輝既大宅
我唉一聲:「可以點丫,收工囉,聽日再跟過」我拎起andphone通知阿昇同新月,再打電話向boss匯報
airi悶悶不樂:「原來咁樣...就徙左一日」
「我地收人工架airi,果陣boss響我岩岩入黎果陣講過:冇事發生就係最好既事呀」
雖然我咁講,不過全日食白果,仲要走埋堂,都真係幾無謂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