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砰!砰!」
「嘩..好驚呀..」
「殺老公咩?定d啦!」
今日我同阿玲練習射靶,但似乎開槍對佢黎講都好吃力,佢開既三槍無一槍中靶

「砰!砰!砰!」呢幾槍依照唔中靶上既黑人
阿玲將手槍對向自己:「點解會打極都打唔中既?」
「喂!!!」我馬上拉下佢隻手:「槍口對外呀!!!」
阿玲竟然扁起嘴:「駛...駛唔駛咁惡喎..咁我只係第一次開槍嘛」
「你知唔知頭先用槍口對住自己好危險架?」




阿玲仲繼續口硬:「對..對唔住囉!」

「你要咁樣雙手握實d先得架」我挨返阿玲,捉住佢雙手矯正佢既姿勢
「砰!砰!砰!」有我既協助,呢三槍明顯準得多
我笑道:「嗱..係咪準好多呢」
阿玲:「係就係...不過,你挨咁埋係咪想抽我水呀」
「屌,你好靚咩家陣,駛抽你水呀」我最憎人屈我架啦,屌
阿玲放低槍:「點知你架..話唔定你根本一開始就想食我!」
「唉,你地d女人好麻煩....一陣我就放d相...」
阿玲一聽到呢句即刻捉住我:「唔...唔好呀!」




我奸笑道:「嘿嘿,知驚啦咩...以後唔准駁我嘴」


響學完射擊之後,我就教埋阿玲格鬥術
出奇既係,阿玲學野都算快,好快就掌握到d基本功
我向佢展示招式既動作:「嗱,時間有限,我就教埋你最後一招既姐...呢招就係巴西柔術式頸鎖,係比你危急果陣逆轉形勢既」
身穿運動bra既阿玲問:「吓..好似好難咁喎..」
「咁我示範一次比你睇囉」
我一個迅身轉到阿玲身後,右手勒頸,同左手形成一個X字
「就係咁啦,基本上鎖到咁既話對方都好難走得甩」我響阿玲耳邊道




阿玲不斷掙紮,fing手fing腳係咁打我:「喂,咁難甩既」
「砰!」阿玲一腳撞左埋去硬到我左腳既腓骨度
「呀,好痛呀!」

我放開手:「嘩哈哈,咁快瘀左,原來我d骨都幾硬架喎」
阿玲倒響地上,埋怨我:「你仲講!唔係你死都唔放手會撞到我咁痛?!」
「麻鬼煩...最多我幫你捽下野啦」
我求其拎左支按摩膏幫阿玲捽下腳
「我都算唔話得啦,幫你捽埋腳」我一邊按摩一邊講
「咁係你整親我架嘛,呢d係你責任黎架!」阿玲依舊非常口硬
我奸笑:「不過..估唔到你對腳都幾滑架喎,嘻嘻」仲順手摸左佢對腳幾下
「變..變態!」阿玲正想鬧我變態之際,我已經插嘴:「你係咪想我放你d靚相上網呀?」
「你...你真係好卑鄙呀,賤人!」阿玲比我激到面都紅哂:「成日淨係識用呢句黎要脅我!」
我:「唉,我都應承左你唔會放啦,係玩下你先咁講姐」
「不過你都仲係一個賤人呀!」阿玲不斷用腳踢向我





雖然阿玲學野都算快,但係兩日要佢學哂特工d野始終好吃力
所以我都只能夠教到佢識開槍,識防身格鬥技,識用andphone就算

兩日後,機場,下午3點
「喂,你地帶哂passport未呀?」
阿昇同新月都拎出機票:「你唔好遲d先提我地?一早拎左啦!」
「死啦...」阿玲不斷翻查自己既手袋
我:「你唔係冇帶下話..」
終於,阿玲拎出一本封面摺卡既passport:「呼...好彩冇漏」
「你做野咁唔小心,點同我地去拎返塊電版呀」
阿玲依然唔順超:「一時唔小心姐,駛唔駛咁講野呀你!」
新月:「係喎,阿昇你果d特工器材呢?」
「新月bb你同我定啦,我放左入特製既喼度啦,保證冇地檢check到」阿昇笑到烚熟狗頭咁:「係喎,新月bb你又話果次冇死就同我去拍拖既」





新月面紅起黎:「我..我冇講過喎」
「嘻嘻,不過就今次響LA同我一齊去拍拖啦」
「唔制」
「好啦新月bb」
「唔制」
「屌..你地兩個唔好耍花槍啦!夠鐘上飛機啦」我叫停佢地兩個
「咩..咩耍花槍呀!」雖然新月把口唔講,但佢對阿昇既態度都同當初認識時截然不同
阿昇問:「石仔..你唔駛同瞳瞳講再見呀?」
我輕輕講一句:「..唔駛啦...」


我地乘搭既係國泰882號客機,坐經濟艙既左側
一上到客機,阿玲就霸左個窗口位:「正呀,有得睇風景!」
我將手提行李放上頭頂:「仲細咩霸窗口位,一陣你都訓著架啦」
阿玲對我擺出鬼臉:「你理得我丫!」




坐響我地前面既阿昇亦繼續向新月大獻殷勤:「新月bb呀,你凍唔凍呀?」
「唔凍呀」
「咁你肚唔肚餓呀?」
「唔肚餓呀」
聽住阿昇一味炮彈式咁講野,我就知新月呢十幾個鐘有排受




「各位旅客,現在航機即將起飛,為左避免干擾飛航儀器.....」聽到呢一句,就知道我地即將要離開香港,前往洛杉磯
「隆隆隆隆」飛機慢慢加速,離開地面
阿玲似乎被氣壓影響,辛苦地按住雙耳
我笑道:「哈哈咁渣架你」
阿玲不忿,道:「咁..咁人地第一次搭飛機之嘛,耳仔好痛呀」
「吞下口水啦,好d架」




「哦...唔該」雖然阿玲把口講唔該,但其實佢係怒睥住我

「各位旅客午安,我係本班機既座艙長,在此歡迎搭乘國泰CX882班機由香港飛往洛杉磯」空姐既呢一段廣播,代表我地已經飛到幾萬尺既高空上
新月拎出ipod並戴上耳筒,免得再受阿昇騷擾
阿昇指住新月既ipod:「咦新月bb你都有聽muse架,我都好鐘意架,佢地前年黎美國果陣我都有去睇,我仲.....」
我都忍唔住講:「阿昇你靜少少啦好唔好呀?」
「咁..咁我估唔到新月bb同我都鐘意同一隊band嘛,真係夾既姐,嘻嘻」
新月已經反哂白眼:「得啦得啦,你唔煩我既話我返到香港就同你去街啦」
「真..真既!?新月bb真係抵錫呀!」

我打開眼前既電視
「屌那星丫..d戲全部睇過既...」我細細聲屌
「係喎,頭先阿昇講果個瞳瞳係邊個黎架?」阿玲問
我:「你咁多事架..」
「關心下你姐...見你岩岩一講起佢就成個樣變哂,舊情人呢?」
我免得阿玲再問:「係呀,不過最近散左」
「係咪因為比佢...知道你做特工呀?」阿玲都好醒目,講「特工」既時候特登細聲
「嗯,佢話我冷落佢喎」實情當然唔係咁啦,不過一講既話就講到落機,我真係冇咁多口水
「哈哈,抵死啦!」阿玲恥笑住我:「你份人又賤又咸濕,溝到女都執到啦!」

阿昇擰轉頭,笑道:「石仔唔係咁架,佢對上兩個女拍檔都好好人,我懷疑佢地都對石仔有意思tim!」
我假作掌摑阿昇:「你咪9up啦,對我有咩意思呀」
其實,我之所以對阿玲咁賤,係因為我唔想再同個拍檔太close
咁樣,到時任務完成既時候,阿玲或者就唔會太傷心

「唔係咩?airi就話有男朋友姐,千柔明顯對你搭糖啦!你又救過哂佢地兩個,鐘意你真係唔出奇囉」
阿玲指住我:「咪住先..阿昇你話石仔對佢地好,咁..點解對我就咁差呀?!又笑我又性騷擾我..」
「因為你唔夠佢地靚囉,哈哈」我笑道
「哼!賤人!」阿玲嬲起上黎果樣其實都幾靚
如果千柔係陽光開朗既話,阿玲就係清秀脫俗


訓下教,睇下風景,睇住套唔知loop過幾多次既matrix,再食住唔知保溫左幾耐既飛機餐
其實時間就算快過去

「其實你...做乜會咁慘識著d賤男賣你去做小姐呀?」我見悶悶地又訓唔著就聊下阿玲傾計
阿玲低住頭:「果個人..係我中學同學黎..」
「哦..女仔始終都係鐘意mk仔既..」我吹住口哨
阿玲始終都唔想認低威:「咁人地果陣,冇daddy媽咪嘛..難得有個人咁呵護我」
我冷笑:「所以依家咪咁折墮囉哈哈」
「哼!遇到你..就已經折墮啦!」
「冇我,你一早比個肥佬中出左十幾次,下面都出煙啦!」
「我...你...」阿玲一時間答唔到,因為我確實係救左佢既人
我招積地笑道:「嘿!駁唔到呢!」

「叮!」
「本班機預定在30分鐘後到達洛杉磯.地面溫度是19度... 」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