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 Los Angeles

30分鐘後,飛機正式停泊洛杉磯機場
我伸住懶腰:「呼..終於到,坐到腰都斷呀」
阿玲無理我,只係掛住望機外既藍天白雲:「嘩,咁大個女第一次出國,原來美國咁靚架..」
「咪失禮人啦大鄉里!拎行李啦」
阿玲不忿道:「哼!死人頭!」

「喂,阿昇,到左LA啦,起身啦」新月拍醒阿昇
阿昇捽捽雙眼:「嗯知啦,訓醒第一眼就見到新月bb真係好啦...記得呀,返到香港就要同我...」




「得啦得啦..」新月敷衍住佢


「Shek...Chi Lui,今次係你第一次黎美國?」出境關口既金髮女關員問我

我微笑回答:「Ya..」
女關員響我既passport蓋上印章:「Ok,Mr Shek,welcome to LA!」
「Thank You!」

等左三分鐘,阿玲先至過到關




新月問:「阿玲,做乜咁耐既?」
我:「哈哈,係咁唔識雞腸呀?」
「緊係唔係啦!只..只係咁多年冇講英文,有d甩甩咳咳姐..」阿玲繼續駁嘴
阿昇笑道:「好心石仔你就對阿玲好d啦..我覺得阿玲同airi,千柔比都唔差姐」
「差好遠!!佢兩個咁溫柔可愛.」我指指阿玲:「阿玲咁粗魯已經唔掂啦」
阿玲眼尾都唔望我:「哼,廢事理你」
新月:「好啦好啦,我地搭的士去左酒店先啦」


嘩,一出到去,果然陽光普照,但又唔似香港咁濕,d天氣岩岩好




我地行到附近既的士站,等左一陣就有的士,放低行李落車尾箱後就上車
「司機,去Sheraton Los Angeles Downtown Hotel,唔該」
「ok,好快到,咦聽你既口音唔似係留學生喎」
「係呀我小學畢業之後已經黎呢邊讀書,前排返香港買六合彩贏左錢,咪同班朋友黎LA玩下囉」
坐前面既阿昇用佢純正既英文同司機溝通
而響我兩側既新月同阿玲就只顧住睇車窗外既風景
坐正中間既我,只好把玩手上既手機

坐左大約30分鐘,就到左我地即將入住既酒店 Sheraton Los Angeles Downtown Hotel
我從車尾拎出行李:「嘩,阿昇你d英文都幾勁架喎」
「咁我話哂響美國麻省畢業,英文冇返咁上下點得呀」阿昇自信滿滿道:「我係咪好叻叻豬呢新月bb!」
「唉,得啦最勁你啦..快d上去先啦,好眼訓呀」新月既雙眼已經被黑眼圈包圍住

「唔該,我叫Lam Ching Sing,我地係3點checkin既,四個人兩間Deluxe Guest Room」阿昇遞上訂房既證明文件
reception既黑人服務員友善道:「好,藍先生請等一等」





阿玲仲成個大鄉里咁四圍望:「嘩,間酒店都好大呀..」
「阿姐,依家唔係請你黎旅行架,唔好咁輕鬆」我道
「哼,唔想理你呀!」阿玲對我板起面來
新月拍拍我膊頭:「算啦石仔,反正我地聽日先開始做野,今日就攰下啦」
「聽到未呀,新月都話今日休息呀!」阿玲向我做鬼臉示威

「呢張係出入房間既id card,祝你地假期愉快」黑人服務員擺上兩張id card卡
阿昇從黑人服務員手上接過兩張id card卡:「thank you!...喂上得去啦」

我地搭住升降機去到酒店既21樓,準備入房訓返教好既
「係呢度啦」我指住眼前既8,9號房:「咁我同阿昇一間房啦..」
阿昇笑道:「緊係我同新月bb同一間房啦!」
新月冷冷道:「唔制」
「最多咁啦,我猜贏左石仔,你就要同我同房」




新月:「唉..你鐘意」
「屌..真係麻煩」

「包..剪..揼!」我出左剪,而阿昇就出左揼
「yeah!」阿昇露出勝利者既表情:「新月bb...我黎啦!」
新月有些少責怪我:「石仔...你好渣呀」
「大佬我都唔想架..咪住先,咁我咪即係..要同阿玲同房」
阿玲亦十分不滿:「吓..同條賤人同房?唔係掛」
新月拎出id card開門:「唉..真係比你玩死」
阿昇滿面笑容,跟住新月入房:「新月bb等埋我啦!」

成條走廊,就只係只剩我同阿玲
「屌..竟然要同你同房..」我邊開門邊埋怨
呢間四星級酒店果然冇令我失望,唔單止房大間
個view仲一流,成個洛杉磯市中心一覽無遺




阿玲放低行李:「你估我好想見到你個死賤精呀?!死啦...都唔知要對住你幾多日呀..」
「廢事理你,響飛機冇教好訓,訓返夠本先」我鞋都冇除,就跳上其中一張床上熟睡


我都唔記得我訓左幾耐,總之起身果陣都已經係黃昏,個太陽都就黎落山
「呼..終於有張床訓下,爽呀」我起身伸住懶腰
不過,我四周張望都唔見阿玲,可能係落左去食野掛
「唉唔理啦,去個廁所先..」
呢一刻既我冇諗到,一件痴線到只有cctvb劇集先會出現既事即將發生



「咔!」我打開廁所既門
響我眼前既,係一副一絲不掛既軀體
係...阿玲




照咁睇佢地上既水滴,佢應該係岩岩沖完涼,抹緊身


我同佢互相對望左差唔多5秒,完全比唔到反應
「呀!!!!!!!!!!!!!!!!!!!!!!!!!!!!!!!!!!!變態!!!!!!!!!!!!!!!!!!!!!!!!!!!!!!!!!!!!!」阿玲回過神後已經好似發左癲咁向我亂掉野,包括手上用黎抹身既毛巾
「sor..sorry!!!!!!」我用0.1秒道歉兼閂返門
痴線!乜撚野事呀...
雖然我仲係好急尿,但係呢一刻我已經嚇到無哂感覺
因為,響頭先果幾秒,我望住阿玲確確實實出現響我眼前既全相
竟然....扯左旗
屌,石仔呀石仔,你做緊乜撚野呀...


「咔」隔左一陣,廁所既門口再度門啟
頭髮仲係岩岩乾好既阿玲板起臉咁行出黎
「死..死變態!!!竟然想視姦我!!」
我連忙反駁:「..喂,咁邊個叫你唔鎖門呀!我以為你落左去嘛阿姐!」
阿玲一時駁唔到
「我要咸濕就一早咸濕左上三個拍檔啦...你得果A cup就咪成日話我想視姦你啦!」
飽受委屈既阿玲,竟然流起眼淚:「我...總之就係你唔岩啦!依家比你睇蝕哂啦!你開心啦!....嗚嗚...」

「喂,唔係咁易流馬尿下話..」一對住女仔喊我就真係冇哂計
「賤人...死賤人!咸濕佬!」阿玲一邊喊一邊咒罵我
我唯有認衰仔:「唉..係我唔岩啦,對唔住呀玲姐,我唔應該急尿既,sorry!」並遞上幾張紙巾
阿玲搶過紙巾,不停用手打落我既胸口上:「嗚嗚嗚嗚..死變態!死變態!」
呢一刻,我開始同情阿玲
冇老豆老母,遇情場騙子,比人賣落火坑做小姐,差d比咸濕肥佬強姦,依家仲要比我呢個斯文敗類恰到上心口
雖然我話唔想再對拍檔咁好以免分開果陣咁傷心
但係,又好似唔使對佢咁差既..

「唉,對唔住啦阿玲,我唔應該對你咁差既..係..之前我係驚第時做完任務,同你分開果陣會傷心先至對你咁衰」
喊到雙紅通紅既阿玲收起眼淚:「我...我唔駛你假好心!扮對我好呀!」
「你咁慘,我係唔應該繼續對你咁衰既,係我錯...最多依家開始對你好d囉」
「我唔會好似之前果個仆街咁傷害你架啦,好未?」
一講到呢度,阿玲又再喊過
屌....唔係又講錯野下話..

「衰人!衰人衰人!!」阿玲仲繼續狂咁打我:「我..我唔駛你可憐我呀!」
「喂,好痛呀,你停手啦好唔好呀」
不過,總算解決左呢件咁尷尬既事

但係有一點好令我在意,點解我會突然間同情阿玲,同佢講埋d咁mk既野呢
唔通...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