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左冇耐,阿昇就打比我叫我落去酒店下面果間餐廳食晚飯
我同阿玲都換好衫落去

響升降機入面
阿玲好似欲言又止咁:「頭先...」
「嗯?頭先做咩呀?」我問

「唔..唔好意思呀,果刻....我當左你係我以前個男朋友,係咁打你」阿玲竟然同我say sorry
無啦啦講d咁既野,我都有d尷尬:「小事姐,最緊要係唔駛比你屈我想咸濕你」
阿玲鼓起臉:「咁..咁你係好賤嘛,成日開口埋口又話要放d相上網...頭先想入黎睇我全相」




「咪話左意外黎囉,你記得下次沖涼要鎖門呀」我笑道:「不過,你真人副body又真係好白淨喎..個pat仲幾有肉地」
「你..」阿玲正想鍊住我條頸:「你..你仲睇到d咩呀?!」
「嘿嘿...唔話你知!」
「死...死賤人!!」

落到去一樓既西式餐廳時
已經見到新月同阿昇兩個坐響一張四人正方枱度
「喂,你地落左黎好耐啦?」我同阿玲坐埋去
新月飲緊紅酒:「一陣咁啦..留響上面都冇野做」
「新月bb咪玩啦,頭先我地不知幾多野做呀」阿昇笑道




我問:「吓...你地響上面做咩黎呀..」心諗,唔係敦倫下話
新月忽然變得認真:「我同阿昇響度搵緊收埋塊電版果個人既資料姐」
我:「咁..結果呢?」
「仲未搵到呀屌..哂左我成日...早知同新月bb落去downtown度行下啦」
「我只係話返到香港同你拍拖,冇話響度會同你拍喎」新月傲嬌道
「嘻嘻,我知新月bb內心其實好想同我拍拖既」阿昇面皮真係好厚
我打斷佢地既話:「咪耍花槍啦,好肚餓呀,快d叫野食啦」

我地四個各點左一個set dinner
對上一次響酒店食呢d高級晚餐,已經係保護印度外長果陣,同rina偷雞落黎食




唔知...佢依家同果個男朋友智也生活得開唔開心呢?

大約十分鐘後,主菜都一一送到我地枱上
阿玲切左一舊牛扒放入口嘴饞
「嘩,好好食呀!」阿玲露出一副幸福既表情,繼續狼吞虎咽
我提醒阿玲:「喂,高級餐廳黎架,咪失禮啦」
「咁真係好好食嘛..」成個細路女既阿玲道:「我咁大個女都未食過咁好食既牛扒架..」
一講到呢句,又諗起佢以前淒慘既人生,搞到自己即刻有d罪惡感
「講..講笑姐..阿玲你繼續啦」
「哼!」

食下又傾下計咁,好快就過左一個鐘
「呼食飽飽,依家先9點,新月bb不如我地出去行下囉」阿昇笑道
「你唔好諗住借d意約我出去喎..」幸好新月仲好醒目,冇比阿昇呃到
「係囉...聽日我地就要開始諗點解去搶返塊電版架啦,早d抖好過啦」我道





返到上房後

我呢一刻先醒起:「係喎!有nba睇!」
我馬上打開電視機,今日直播既係我最愛既紐約人對上屆冠軍勇士
「上呀melo,過佢!!」我肉緊地為我最愛既卡美路安東尼打氣:「一個fadeaway!好波!!」
坐響床上既阿玲問:「乜你地d男仔..個個都咁鐘意睇波架...」
「你地d女人唔明架啦...」我求其講一句
「車..扮哂野咁」
我打量住阿玲既胸口:「緊係啦,你地d港女都冇波,哈哈」
「哼!死變態!我沖涼呀!你唔好又諗住入黎呀」阿玲似乎已經習慣左我對佢既長期恥笑
「你記得鎖門先啦」

雖然melo真係打得好落力,但面前住咖哩哥既勇士,始終都係要被大炒
「唉,nyk又輸一場,執柒左佢啦」我搖搖頭,訓上睡床上




諗返起,明明我之前已經好落力營造我呢個仆街角色
點解都仲係會同情阿玲既?!
唔通我...已經沉船?!
屌唔得架!我同瞳瞳已經玩完咁濟姐,都唔代表我...
何況阿玲係師父個女

「咔!」
「呼..舒服哂」著住t恤短褲既阿玲抹住頭走出黎
我凝視住佢
阿玲問:「做咩呀?我平時都係咁著住黎訓架啦」
「冇...冇野」我低住頭
大獲...頭先望住佢,竟然覺得..頭髮仲濕既佢
好撚正!

「到我沖涼啦」我急急腳拎衫衝入廁所




我望住鏡前既自己
心諗一句:仆街啦....
明明rina,airi,千柔靚阿玲咁多我都冇呢種感覺,點解對住阿玲又會咁既呢?
我開大水龍頭,用清水洗面
可..可能係岩岩冇左瞳瞳姐..冇事既..唔撚驚!
呼,總算冷靜d啦




沖完涼出黎
竟然見到阿玲,響度搵緊摷緊我個袋!

「阿玲你搵咩呀?」我問
阿玲面有難色:「無...無野呀..嘩你沖咁快既」




「男人沖涼幾分鐘得啦,邊似你地d女人咁呀....你唔好扯開話題,你頭先摷咩?」雖然我已經有左答案:「係咪..想搵返d相?」
阿玲知道瞞唔到我:「係..係呀..咁你又話唔會放d相出去,但係又唔比返我?!」
我笑道:「唔咁做既話,我點知你會唔會著草架?」
阿玲面對住我:「點..點會呀,我點都要果幾百萬黎還債架嘛..」
我從短褲口袋中拎出完整既15張相:「嘿嘿..咁重要既野緊係隨身帶備啦,做特工冇d危險意識點知呀」
「可..可惡!」阿玲心有不忿道
「放心啦,D相我一定會比返你既」我微笑道:「只係...呢段時間為免你走數,我都係會幫你keep住先既...你信唔過我咩?」
「係..係咪真架?」阿玲既眼神對我充滿疑惑
「真係架...」
「....嗯...唯..唯有信你啦」阿玲無奈地點頭
好彩,頭先一輪冷靜之後,依家冇再好似頭先咁中招
總算可以安心訓一教



第二朝
「我這樣討厭~~~他原來如此~~~」bosco既歌聲將我喚醒
而阿玲就繼續香甜地熟睡
4星酒店真係唔同d,張床都好訓過人

刷完牙之後,我睇住電視既鬼佬新聞
呢個時候阿玲先至慢慢起身
「阿玲,早晨」
阿玲好似唔慣有人同佢講早晨咁,撥住凌亂既秀髮:「哦....早..早晨」
其實同阿玲已經相處左幾日,但係...咁樣睇住對方起身始終都好尷尬

「hey boy~~tell me why」我既手機響起「新月?做咩事呀?」
「我同阿昇落去食早餐,你地都落黎啦,食完就去"果一度"」
我:「嗯,我同阿玲一陣落黎」

「阿玲,快d刷牙換衫,一陣落去食埋早餐就要起行架啦」
一口都係牙膏既阿玲行出黎,問:「吓,去邊呀?」
「去...準備今次任務既野」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