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到去
原來新月同阿昇都已經食完
阿昇奸笑:「咁遲架你地?係咪尋晚玩得攰得濟架?」
聽到呢句,我同阿玲互相對左一眼
「痴線啦!邊...邊個要同呢個賤人玩喎」阿玲慌忙解釋
我亦不甘示弱:「哼,冇人想同你玩喎」

我收起笑容,問:「係呢,你地尋晚..搵到啦?」
「嗯,Warrick先生已經搵到果間屋既屋主啦,咁樣我地就可以搵機會入去偷返塊電版」新月道
我問阿昇:「你老友?開邊範呀?」




阿昇:「佢係我大學同學黎,依家轉左行做IID既情報組啦,冇佢既話我地四個都應該查唔到d乜啦..」
阿昇其實都講得岩,依家我地三個冇得利用IID既內聯網,想搵個人都難過登天



食過早餐後
「咁依家我地去邊呀?」阿玲問
神氣既阿昇答:「我另一個MIT既老友響LA有間細細地既屋冇人住,可以借比我地傾任務」
阿玲接住再問:「吓咁點解我地唔直接響酒店房度傾呀?」
新月:「因為我地響酒店傾既話好有可能會比人偷聽,唔夠安全」




我恥笑住阿玲:「你比少少常識啦,抵你比條仔呃」
「唔好咁賤啦石仔..」新月同阿昇異口同聲道
「嘩乜你地兩個咁齊心呀?」我笑道
阿昇嘻嘻笑住:「係囉..新月bb同我咁齊呀」
新月兩話不說馬上反駁:「閘住!邊個同你齊心呀!」

我地由酒店搭的士
30分鐘就去到目的地Inglewood既某個位宅區
一落到車,響我地眼前既係一間小屋
雖然冇香港d豪宅咁豪華,但至少睇落都舒舒服服幾好住





入到去,間房果然係空無一物,不過都未算殘舊
「嘩..真係幾似gta 5喎...你個fd岩岩搬走咋?」我不禁慨嘆
阿昇拎出notebook同一份份文件:「係呀,佢上個月話比人調左去歐洲做野,留低左呢間屋」

「好啦,係時候講下今次既任務,就係搶返位於比華利山,日落大道9491大宅底下既果一塊電版」
阿昇用notebook展示出一座西式既三層大宅,似乎就係今次既目標
「Warrick問左當年負責既建築公司,呢一間屋既地底有一個金庫...我響果個提款箱上面果個追蹤器顯示塊電版就係收埋左響度」
「只不過,響呢個金庫前面,有一個超勁既保安系統」阿昇響地上攤開一張A1 size既大紙
係大宅地庫既平面圖

「首先,全屋連埋花園平均有15人,包括保鏢同園丁,由大宅既地下一層會有門落到地庫,第一個關卡係語音鎖同指摸認證」
「語音鎖可以靠我果個變聲器解開,而指摸呢..一陣再講」
「過左呢關之後,第二關就係紅外線熱能探測器,即係博物館入面射黎射去果d」
「由於呢組系統既開關係響金庫入面,呢個就要靠新月bb同石仔利用自己既身手過去」




「最後一關,就係一組16個位既密碼鎖同兩個鋼鎖...記住,兩個鎖要同時打開,到時我會hack入去,盡力解開個秘密鎖」
阿昇拎出兩支裝有藍色液體既針筒:「呢d就係...我都唔知係咩物質啦,總之一禁出黎5秒內佢就會固體化,所以你地去到鋼鎖果度就一定要靠佢」

我同新月接過針筒,我問:「呢樣野,你肯定可以?」
阿昇輕鬆道:「試下囉,反正響我個喼度仲有十幾支」
我將藍色液體滴到地上,果然不消5秒就形成硬淨既固體
新月:「嗯..又幾犀利」
「嘿嘿..新月bb終於都讚我啦」
「我..唔係讚緊你喎,我讚緊呢d野咋」新月冷冷道

「咁樣..今次既任務,石仔同新月bb就負責攻破地下既保安系統,而我就負責backup...」
我:「咪住,咁我地點入去大宅?」
阿玲亦異口同聲問:「係喎,咁我呢?」
阿昇:「問得好,要入去,就要靠阿玲啦」
「靠我?」





阿昇拎起一張照片,照片中既,係一個華人樣既肥佬,大約50歲
「佢,就係呢間屋既屋主,叫陳東龍,表面上係加洲既一個富商」
「但Warrick先生已經起左佢底....佢,就係Sombras既最大金主」
呢一句,令本來唔太留心既我都定住了
「Sombras雖然係被稱為恐怖組織,但係佢地同一般恐怖組織最大既分別就係佢地更加重視錢,邊個有錢d就係龍頭大佬」
「呢個陳東龍雖然依家係Sombras既大佬,但係佢基本上係唔會點理Sombras既日常事務」

「即係話,如果今次成功捉埋佢,成個Sombras都會收皮..」我道
「bingo,不過咁樣太高難度啦,所以我地都係以搶電版為首要任務啦」阿昇放低手上既文件,道:「阿玲,今次...就要靠你啦」
「吓...點靠呀?」老實講,我都有d困惑
「陳東龍特別鐘意包養d女model...即係話,佢係一個咸濕佬」

講到呢度,我同阿玲都已經知道阿昇想講乜
「你既意思,係要阿玲,勾引陳東龍?」




阿昇解釋:「唔好講到勾引,只係扮偶遇,乘機入去陳東龍間屋,同石仔新月一齊將屋入面既人用迷煙整暈」
「哦..咁都好d」呢句野,係我同阿玲一齊講
阿玲好唔客氣地問:「吓..關你個賤人咩事呀?」

係..係喎,阿玲駛唔駛勾引個肥佬關我撚事咩
我再開返:「咁..咁阿玲你有冇問題先?」
「..無...緊係無啦,依家得返呢個方法之嘛」阿玲冷冷道
阿昇:「咁好啦,呢幾日Warrick先生會幫我地跟蹤陳東龍...三日後正式行動,dismiss!!」
新月冷笑,道:「dis乜野miss呀,咪又係坐的士返去」
「又係喎新月bb..哈哈哈」
即係話,今次既任務就係要阿玲先入屋解決陳東龍,而我同新月就可以落去通過保安,拎返塊電版

響果間爛屋傾完任務內容之後,我地就搭返的士返去酒店
「喂新月bb呀,不如我地去downtown行下街囉」返到酒店lobby,阿昇依家保持輕佻
「你覺得我會應承你咩」




「唔好咁啦」
「唔去」
「唔好咁啦」
「唔去」
兩個又再次互耍花槍

「屌,你兩個好煩呀,我同阿玲上去先啦」我忍唔住
「好囉,咁我同新月bb去行街啦」
「唔去」
「好啦」
「唔去」
唉..入到lift都聽到佢地響出面嘈,煩唔煩d呀



「呼..終於返到黎..」我跳上睡床上
「.....」阿玲一言不發坐響凳上
「阿玲,做咩呀?」
佢搖搖頭:「無...無野呀」
「唔駛扮啦,我由坐的士果陣已經發現你唔對路...你係驚緊今次既任務,係咪?」

阿玲比我講中左,只好點頭
「..我好驚...今次又會好似上次響夜總會咁....比個肥佬搞呀」
阿玲難得地冇對我有敵意,呢番話應該係真心話
「阿昇頭先咪話左囉,你淨係需要入去佢間屋放迷煙,又或者響佢D野飲度落藥就得啦」我坐返起身,不耐煩道
阿玲繼續連珠炮發:「...如果,到時佢一入到去就捉住我既話..咁我咪.....又或者佢..」

「咁我到時裝個偷聽器響你個身度,我一聽到你就黎出事咪即刻過黎救你囉」
「但係...」
「放心」我雙手搭住佢既肩膀:「我唔會比你有事」


阿玲同我對望左幾秒,先至識得講野
「做..做咩要對我咁好呀?你個賤人淨係識抽我水..」
「你理得我丫」我差d唔識答:「阿玲你塊面咁紅,你唔係...鐘意我下話?」
「你...你咪亂講呀!邊..邊會鐘意你呢d賤人呀!」

「不過...」阿玲突然收起粗魯既聲線
「頭先聽到你呢句,我...真係幾開心」
「你嗡乜呀?」我問
阿玲含羞答答:「你頭先果句『我唔會比你有事』...多謝你」


我都唔知點解果一刻自己會講句咁on9既野
唔通...我真係鐘意左阿玲?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