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烈日當空既下午
洛杉磯比華利山,日落大道

「喂,阿昇,響唔響度?」
「緊係響度standby好啦,新月bb呢?」
「嗯,我同石仔已經響大宅既後面,一陣等你用無人機detect哂有幾多人就會入去逐一解決」
「新月bb真係叻女呀...」
「咁...阿玲你呢?」
「呃...ok呀...」
「喂阿玲,係咪,真係ok架?」




「係..係呀石仔,我依家響大宅門口啦」
「小..小心d」
「嗯」

呢三日,我地四個不斷預備今次既任務,務求萬無一失
而Warrick先生呢三日派人跟蹤後,發現陳東龍每日8點出門,下晝3點就會返到大宅
所以3點就會係我地行動既最佳時機
阿玲會響陳東龍大宅外扮比佢既坐駕撞到,以陳東龍咸濕既個性一定會帶阿玲入去
阿玲入到去之後就會響陳東龍既野飲入面落毒,而我同新月就同時入大宅用麻醉槍解決保鏢





「阿昇,大宅入面有幾多人?」新月問
阿昇答:「我岩岩用左無人機check過,大約有8人,詳細位置我已經send左去你地部andphone度啦,新月bb」
我同新月打開andphone,已經詳細顯示出大宅內每個人既大概位置

「阿玲..陳東龍既車已經轉入左日落大道」
「....嗯」
大約2分鐘後
耳筒邊既阿玲:「我見到..陳東龍架車啦」
我道:「阿玲,接落黎你唔駛再同我地講野啦,掉低耳仔隻耳筒,我地會用你條裙上面既偷聽器同你手袋既監視器了解你既情況」
「石仔..如果..我有事既話..」




「放心,我會即刻...黎救你」
依家,只好將整個任務交托比阿玲


陳東龍既車已經準備轉入大宅既閘門
「砰!!!」
阿玲就好似某經濟強國既撞車黨一樣,一野撞埋去
「hey!are you ok?!」黑人司機隨即走出車外,詢問阿玲
「...it's alright..」身穿白色緊身裙既阿玲慢慢企起身
當然,阿玲係冇事架啦,佢只係假扮受傷

「hey,小姐,你沒有事嗎?」果然不出我地所料,好色既陳東龍走出車,扶起阿玲
阿玲亦以北話回答:「沒..沒有呀..」
「小姐,你是...香港人嗎?」
阿玲點一點頭:「..對...我是呀」




陳東龍摸住阿玲既玉手:「為甚麼你會一個人在那裏呀?」
「我..剛剛..和男朋友..分手了.」阿玲擠出眼淚
「真的嗎..竟然把你這個可愛的女生甩掉,那個真的是王八蛋!...如果小姐你不嫌棄的話,可以進來我家坐一坐的」
「真..真的嗎?」
「當然可以嗎..對了,你叫甚麼名字呀?」
「我叫阿玲..」
「真好聽的名字呀,來吧,我們上車吧」
陳東龍已經被阿玲迷住,將佢帶入大宅內

我同新月已經躲入大宅後既草地:「呼,阿玲做得好,咁之後...」
新月:「大宅有2邊,我同石仔分別由兩側潛入去啦」
「好呀新月bb,大宅既地圖同d保安既位置都mark哂比你地啦」

我由左側進發,經網球場潛入大宅;而新月就由右邊既泳池進入
響網球場,就已經有一個保鏢巡邏緊




我拎出裝上滅聲器既麻醉槍,向十米前既佢開左一槍
「吱」既一聲,保鏢就馬上倒地
「阿玲,你喝甚麼呀?」
「呃...清水就可以了」
耳機響起兩人既對話,相信阿玲已經入到大宅

其後我再響花園將兩個保鏢解決,方法黎黎去去都係用麻醉槍
「喂,新月,你依家響邊?」
「我解決左兩個保鏢,依家爬緊入大宅2樓」
「新月bb,你前面仲有2個,響二樓既走廊度..石仔,你由地下果層左邊入去,果度仲有一個保鏢」


我聽住阿昇既導航,跳入大宅既地下一層內
響我前面既大廳中,就已經有一個保鏢背向住我
正當我諗住幫佢打麻醉槍既時候




「砰!」
仆街,我冇留意到我入左廚房
舉起槍既呢一下就掃跌左一個水杯

該位保鏢聽到呢一下碎野聲隨即轉頭
如果目標識郁既話就好難用到麻醉槍,而且,最重要既係會比佢見到我個樣
所以我馬上當機立斷
直奔衝去白人保鏢度,響佢望到我之前就一下旋風腿將佢踢暈
該保鏢中腳後即刻暈倒倒地

「你...你想..怎樣呀」
「小玲..不用害怕啊...」
耳機內既呢一番對話...唔通...
阿玲失敗左?!





「阿昇,陳東龍同阿玲響邊一間房?」我著急地問
「響一樓盡頭最大果間房,做咩呀?」

我冇理到阿昇,直奔上一樓
我呢一刻只係諗到,我唔可以比阿玲有事!
我直接衝入盡頭果一間房

一打開門,就見到響床上面既阿玲
正被陳東龍捉住
呢一刻既我已經失去理性,直接衝埋去用拳打往陳東龍既後腦
陳東龍暈倒後攤響床上
響我眼前既,係雙眼通紅既阿玲

阿玲二話不說就攬住我
「石仔...頭先.我好驚呀.」雖然阿玲未至於喊到收唔到聲咁,但仍然聽得出佢D鼻水聲
「無事啦,我咪講過我會保護你囉..」
「頭先我諗住響佢杯野度落藥,但係未落之前就已經..」
「得啦,依家咪搞掂左囉」

「喂,你地搞完未呀?」
我回望出門口,新月已經非常唔耐煩咁等緊我地
阿玲先留意到自己正攬得我實一實,馬上鬆手
「對...對唔住呀石仔」
「唔緊要..新月,依家情況點呀?」
新月收起配槍:「搞掂哂啦,仲等你地咩」
我將鋁粉倒落陳東龍既右姆指上,再印落膠紙上:「嗯..咁我地落去啦,阿玲,你走先」
阿玲拉住我既衣袖:「我..我要跟埋你地落去!」
「但係你....唉好啦好啦」
我都唔知點解阿玲會主動話跟埋落去,佢落到去又冇野幫到手

我地三人走到地下,卻搵唔到有任何可疑既門係通落地底
「點解咁難搵架..」我嘆住氣
阿玲:「會..會唔會係響D櫃既後面呀?電影入面D秘道多數都係咁架」
屌..又好似係喎

我同新月馬上推開大廳內既櫃,果然,響一個書櫃後面發現一道鋼門
「哈,阿玲你總算有返d用啦」我笑道
「哼!我唔係淨係識要你救架!」
新月:「嗱嗱聲落去拎走電版,返去先再講啦」

多得阿玲,我地成功搵到入去地底保險庫既入口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