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左大約兩層樓梯,就到左第一個關卡,語音鎖同指摸認證
熒幕上出現既係「Please read it『I am a man』」
阿昇:「石仔,陳東龍把聲我已經入左去個變聲器度啦,你讀完,就將塊膠紙貼落手指公度啦」
我拎出褲袋既變聲器,放響口前
「I am a man」我照住讀,熒幕亦隨即顯示「ok」,並顯示出指摸認證既版面
我將膠紙貼落手指公,印上熒幕上
「咔!」眼前既閘門徐徐升起
新月:「好..過左第一關,阿玲,你留響度啦」
「吓點解呀?」
我:「下一關就係紅外線熱能探測器,阿玲你點都過唔到架啦,你留響度幫我地睇水啦」




聽到我咁講,阿玲只好接受:「...咁好啦」

我同新月走入去
響眼前既,係一條只有兩米闊,長五米既通道
同時更加10條紅外線熱能探測器不斷掃射
「唉,仆街啦,比佢hi中我地就玩完架啦喎..」我深深吸氣,因為真係有d緊張
新月笑道:「咁..我過先啦」
阿昇:「新月bb小心呀」
「阿昇你好煩呀....唔駛你講我都會小心啦」





新月睇準紅外線既規律後,就行入通道內
由於同時有10條紅外線,所以一定唔可以分心
新月不停踎低,轉身,終於避開左5條,黎到通道既中間
新月唔單止反應快,預判仲非常好
響紅外線掃到佢之前早已經避開再繼續推進
只係用左30秒,新月就成功通過

「喂石仔,到你啦,好易架咋」
「屌..新月你咁勁就緊係話易啦..」我望住十條紅外線,嘗試記低規律
再深呼吸一口,就走入呢條痴撚線通道




我先趴低,避開頭兩條
跳起避過第三條既下盤掃射
再低頭向前跨過三條
正當我準備繼續過既時候

仆街,第六條即將就掃到我既頭髮
「屌大獲!!」我既腎上線素馬上提升
竟然直接跳向前面,岩岩好穿過5條紅外線既空隙

「嘩屌!差d死呀」大難不死,我依然心有餘悸
新月笑道:「嘩,咁都比你過到,返到香港記得買六合彩啦」
我慢慢企起身:「做完呢一單都收2千幾萬美金啦,仲駛乜排六合彩...行啦,得返一關咋」

最後一關,就係一組16個位既密碼鎖同兩個鋼鎖
阿昇:「我岩岩hack左入去佢果個system啦,依家你地...用果支野整左鎖匙先啦」




我同新月跟阿昇既話照做,將針筒內既藍色液體擠入鎖匙窿入面
不出5秒,馬上凝固成一把藍色既鎖匙

阿昇:「搞掂啦,我已經將密碼解開左.....係wjfle83jms7flsn1,佢個系統一定要你地兩個一齊響5秒內打哂呢16個字」
「咩..咩話?!!」我同新月聽到後都嚇左一跳
「超時既話佢就會即刻響警報,你地兩個就會困住響度...」
睇黎呢個真係無辦法中既辦法

我同新月馬上睇熟呢16個字,再凝望住熒幕上既鍵盤
「新月,準備好未?」
「得..石仔,3.2........1」
我同新月馬上用史上最快既打字速度,將呢16個字打出
第一秒,wjfl
第二秒,e83
第三秒,jms




第四秒,7fl
第五秒,sn.........1

「complete」
呼,好彩,我同新月兩人都成功響5秒內打哂密碼
「新月bb真係好叻既姐!」阿昇讚賞住新月
「唔好玩啦,我地開埋鎖快d返去好過啦」

我同新月將鎖匙插入
「咔!」
厚厚既鋼門徐徐推開
金庫內既,係一箱箱既黃金,同埋...一個提款箱
我用andphone將提款箱影低,阿昇道:「冇錯...係呢個啦,就係果一塊電版」
我隨即拎起提款箱:「咁..之後點呀?」
「新月bb你地三個出黎先,我會call Warrick先生黎執埋d手尾架啦」





由於響解第三個鎖既同時會熄埋個紅外線探測系統
所以我同新月可以輕輕鬆鬆行返出去
「你地..拎到嗱?」響第一個閘前既阿玲見到我地
我舉起提款箱:「嗯,可以返去啦」

我地三人一齊返到大宅既地面一層
「喂,阿玲,今日我救左你,你差我一個」
正當我回頭之際....醒返既陳東龍已經捉住阿玲,用手槍指住佢太陽穴

「臭婊子!原來是來偷這塊電版的!」
「唔...唔好呀..」阿玲嚇到眼濕濕
我裝作鎮靜:「你..你想怎樣?」
「把電版交給我!!」
「好..」我將電版放低,踢往陳東龍處




仆街,依家已經冇時間拎出麻醉槍

「你媽的!我堂堂一個Sombras的老大,竟然被你們這三個王八蛋玩弄!」
陳東龍既食指已經準備拉下板機

「砰!!」
突然既一聲槍聲,陳東龍既肩膊中槍,手中既手槍亦跌落地上
有十幾個著哂裝甲既特種部隊馬上衝入黎大宅,用槍指住陳東龍
「咩事呀阿昇?」
阿昇:「係Warrick先生派人黎救你地架..佢一早都諗住響我地拎到電版之後派呢d特種部隊黎接你地...今次岩岩好,咪救左你地啦」

我冇理d特種部隊,馬上衝去阿玲果度
「阿玲,你冇事丫嘛?」
阿玲捽捽眼中既淚水:「冇...冇事..不過頭先真係以為自己會死...」
我摸住佢既臉:「我咪話過...我會保護你架囉」
「哼,頭先槍都唔敢攞呀!仲話保護我!」阿玲埋怨住我
「咁...咁我驚佢開槍嘛阿姐」
「唔好耍花槍啦屌你,Warrick先生叫我地返去啦」已經企響大宅門口既阿昇道
我:「嘩,你條友做乜過埋黎既」
阿昇:「嘻嘻,緊係黎搵新月bb啦...新月bb有冇受傷呀?」
「冇呀..你好煩...」



我地四人拎住提款箱,坐住CIA既直升機到左一座位置洛杉磯市中心既摩天大廈
Warrick先生早已經響天台接我地
「四位,今次辛苦你地啦,我代表美國政府,衷心多謝你地」Warrick先生道
我:「唔駛客氣..不過,我有d口渴」
Warrick先生笑道:「放心,我會帶你地落去坐下先,順便..比埋今次任務既酬金你地」

落到去大廈既45樓,我地帶住Warrick先生入左一間頗大既會議室
「再一次,多謝你地四位,救左美國政府」Warrick先生向我地四個鞠躬
「唔駛...話哂我地都係收緊你錢既」我飲住水,笑道

佢慢慢打開提款箱既兩個密碼鎖,並將提款箱打開
裏面既,係一塊印有美金100元圖樣既金屬版塊
「沒錯..就係呢塊電版」Warrick先生嘆息
「今次你地四個唔單只拎返電版,仲成功捉到Sombras既最高話事人陳東龍,的確係值得嘉許」Warrick先生慢慢坐低:「所以,我會向美國政府為你地四個..仲有林千柔申請埋日後既生活津貼同埋居美權」
阿昇笑道:「正喎!真係打跛腳唔駛憂!」
「咁樣..我就先將今次任務既酬金發放比你地啦」Warrick先生將四張支票放上枱上
我望一望「20 millions」,內心都笑一笑
雖然我唔係貪錢,但係平常人拎到咁多錢,開心就總會有

「喂,石仔!」阿玲氣沖沖問我:「點解,你地有二千萬但係我得一千萬架?!」
「你岩岩聽唔到Warrick先生講咩?我上一個拍檔千柔有份做呢個拎電版既任務架,咁你兩個咪平分囉」
「唔公平呀!我又犧牲色相又差d死,點解我細份咁多架?!哼!」
「唉,最多返去比100萬你啦屌....係喎,Warrick先生,幾時有飛機返香港?」
「上頭希望你地四人儘快返香港,以免引來Sombras殘黨追殺..」Warrick先生:「Sombras殘黨由我地搞掂得啦,我會安排私人飛機比你地,今晚11點」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