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講過,表白之後,只有陌生人同情侶兩個選擇。 

既然我本身同林穎欣唔熟,做陌生人都冇所謂。 

但正因如此,我更想知點解佢會話鐘意我。 

我決定搵日同佢講。 

望望日子,原來兩星期後就旅行了。 





我唔想搞大件事,睇黎要盡快處理。 

但我應唔應該話俾Cherry知? 

我怕我話俾佢知,佢會好唔開心。 

但如果我唔話俾佢知,就算係講大話。 

我話過唔可以對Cherry講大話。 





再一次,答案好明顯。 

我要先同Cherry講。 

我拎起電話,開左Whatsapp搵Cherry。 

「做緊乜?」 

過左三分鐘左右,我收到回覆。 





「岩先訓醒,做乜啊? 」 

我:「你知唔知原來林穎欣住係我果個屋苑?」 

Cherry:「我知道呀,有乜事?」 

我:「我今日見到佢,仲同佢傾左陣。」 

Cherry:「傾左乜呀咁?」 

我:「佢話佢鐘意我。」 

由呢句開始,我就冇收到回覆。 

但我繼續打落去。 





我:「我只係希望你唔好懷疑D乜,我冇諗過同佢一齊。」 

「因為我心入面只有你一個。」 

同Cherry交代完,下一步就係要搵林穎欣。 

但係我冇佢電話。 

所以我搵左Jason,叫張楚珊俾林穎欣電話我。 

理由係:關你撚事。 

兄弟一聽到呢個理由,都會知係認真野,一定幫。 





所以我好快就拎到佢電話。 

我再次打開whatsapp,搵林穎欣個名。 

我:「我係魯路修。」 

一分鐘都冇,我就收到回覆。 

「我知,你好野吖走左去。」 

我:「十分鐘後公園等得唔得。」 

「得。」 

做個了斷啦。 





我披起件風䄛,準備出發。 

美星:「又去邊?」 

我:「去做個了斷,煮埋我份意粉啦,好快返。」 

美星:「加油,唔好心軟。」 

啍,咁睇小我。 

我揮䄂而去,打開鐵閘,卻發現Cherry企係門前。 

我好想抱住佢,但呢一刻我需要絶情。 





我:「美星,Cherry交俾你。」 

我拖左Cherry入屋,關上鐵閘就轉身走。

去到公園,冇人係度。 

睇黎我早左到。 

我搵左個位坐低等。 

等左唔知幾耐,佢到左。 

一身黑色Tee配白色熱褲,好似唔怕凍咁。 

林:「諗好啦?」 

我:「點解話鐘意我。」 

林:「記唔記得F.3果年班際籃球比賽?」 

果年班籃?我記得搞到好混亂架喎,打哂交咁。 

我:「記得,咁又有乜關係?」 

林:「你唔記得自己做左D乜?」 

我:「冇乜印象。」 

兩年前既野,點會特別記住。 

林:「記唔記得D人打交打到扔哂波?」 

唔?咁講又好似有少少印象,我同師父佢地係旁邊食花生,仲扮黑子咁玩傳球。 

我記得,我拍走左幾個波,結果比師父佢地話厹,到依家都唔知咩事。 

林:「當時有個籃球正面飛向我,我差少少就被打中。」 

「好彩有你,突然跳出黎幫我打走個波,我先無被打中。」 

我:「哦,我玩下啫,唔係特別為左救你。」 

林:「我當然知,但我就係果時開始留意你,慢慢就鐘意左你…」 

「雖然有時你好on9,又毒,但就係好吸引到我...」 

佢開始喊。 

我:「多謝你,但我始終都係鐘意Cherry...佢帶俾我既野太多...」 

林:「始終都係咁啊…我永遠都比唔上佢...咁你可以幫我一個忙嗎?」 

佢苦笑左一下。 

我:「當然可以。」 

就當係我小小既補償。 

結果,佢上前吻了我嘴一下,再拋下一句話就離開了。 

「我會等你,等到你回頭諗起我。」 

呢個吻,係一個悲傷既吻。 

月光下,令佢既眼淚顯得份外閃亮。 

我可以做既,只有祝福佢。祝福佢早日搵到一個愛佢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