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我度打邊爐?我要問下我家姐先喎。」
 
晨哥:「咁你lunch time後覆我啦,我而家去跳遠個邊。」
 
佢講完就走左去,我又on99咁返去鐵餅個邊,原來已經去到男甲預賽。
 
肥豬:「快D過黎幫手啦企係度望。」
 
我:「嘩,乜甲組咁多人報鐵餅架咩。」
 




Jason:「夠hea呀嘛。」
 
我又開始投入工作。
 
成個上晝都留左係草地睇班契弟9掟,又幾過癮。
 
之後就到lunch time,工作人員可以走先,爽。
 
正當我地三個行出運動場,準備去搵野食之際,晨哥又唔知係邊度彈出黎。
 




晨哥:「喂食乜好呀手足。」
 
我:「喂點解你咁快出到黎。」
 
晨哥:「我去左工作人員個邊坐囉,點呀食乜啊。」

Jason:「吉野家囉,有學生餐。」
 
肥豬:「好主意,帶路啦魯路修。」
 




我地就係咁去左最近既吉野家,霸左張6人枱。
 
師父同Aaron過多五分鐘都會合左我地,六條友係吉野家大吵大鬧。
 
師父:「今年啦啦隊冠軍一定又係我地個社,有我唔會輸。」
 
我:「得啦得啦知你勁啦,今朝男甲鐵餅真係勁好笑,勁多人foul。」
 
Aaron:「屌你啦,我掟完唔小心行左出去就被人foul左。」
 
Jason:「咁係你on9,唔怪得人喎。」
 
晨哥:「喂魯路修你打左電話未呀。」
 
我:「係喎冇左回事添,而家打。」




 
Jason:「問乜?」
 
晨哥:「冇,我諗住今晚上魯路修屋企打邊爐兼開party啫,有冇人有興趣?」
 
Aaron:「圍爐取䁔我岩喎,預我!」
 
我:「等我打埋個電話先啦。」
 
我拎出電話,打俾美星。
 
我:「喂,起左身未。」
 
美星:「未起身點聽你電話呀,用下腦啦細佬,咩事呀?」
 




我:「我班朋友話今晚想上黎打邊爐喎,得唔得?」
 
呢個時候我發現佢地五個全部望住我,等我答案。
 
美星:「得既…」
 
搞掂,我向佢地舉起隻手指公。
 
「如果請埋我食咪俾你地黎囉。」
 
屌…又想痴飲痴食。
 
我向晨哥佢地講番之後,佢地都話ok,話反正冇見過我家姐。
 
希望佢地見完唔會後悔啦。




 
Lunch之後我地又開始工作,而家係女甲鐵餅,大部分人我都識。
 
個個都叫我地計距離計鬆手D,屌,同你有親咩八婆。
 
下晝我認為重頭戲都係班接,你班港女快快手掟完俾我去睇啦唔該。
 
睇佢地掟左一輪之後,我都開始有少少悶,但肥豬好似仲睇得冿冿有味。
 
我行埋一邊禁電話,第一時間就想搵Cherry。
 
不如叫佢今晚上黎一齊食?
 
都係問下Jason先,帶女朋友去聚會好似唔係咁好。
 




正當我轉身準備去搵Jason個陣,發現電話mon上有水。
 
我抬頭望天,原來開始落雨。
 
個天明剃鳩校長眼眉。
 
一場雨令運動場陷入一片混亂。
 
唔少人都即時跑去有蓋既地方,工友都開始搬出一個又一個帳篷出黎。
 
起初徑賽項目都冇受影響,但雨越來越大,開始有人仆街,學校只好暫停。
 
我呢邊因為都只係差少少就完成鐵餅項目,所以老師們決定繼續。
 
Miss A:「大家快少少啦~搞掂一齊返看台~」
 
Miss B:「後生細仔淋下雨無事既。」
 
屌,你兩個企係個帳篷入面梗係咁講啦,難為我地咋。
 
我插住個袋準備頂硬上之際,發現衫袋有野。
 
係喎,我有Cherry俾我既雨䄛。
 
我拆開其中一包雨䄛,即刻著上身,再笠返頂安全帽跑出草地。
 
肥豬:「喂點解你有雨䄛既。」
 
我:「咪問啦,著左佢啦。」
 
我將兩包雨䄛掟俾Jason同肥豬,佢地都即刻著住。
 
最後既果一包,我收埋左。
 
有唔少人見我有雨䄛都走黎問我仲有冇,我都話冇。
 
又唔係friend,點解要比你。
 
過多一陣,鐵餅比賽終於都搞掂,我地終於可以返看台。
 
兩個Miss叫我地就咁留低D野係草地,直接返看台先。
 
我地當然恭敬不如從命,開始小心翼翼咁跑返看台,唯獨肥豬企左係度。
 
我:「喂你搞乜呀,快D行啦。」
 
肥豬:「lulu你仲有冇多一件雨褸。」
 
我望望肥豬望既方向,原來係林穎欣。
 
佢同幾個人企左係遠離主看台既一個帳篷,走唔到。
 
我考慮左一秒,拎左最後一包雨䄛比肥豬。
 
我:「你去拎比佢啦,看台等。」
 
肥豬:「唔該你,一陣見。」
 
佢收左雨褸就開始跑去果邊。
 
原來佢,仲未完全放低。
 
我同Jason先返看台,順手問埋佢叫唔叫Cherry好,佢話ok無所謂。
 
所以我一返看台就開始搵Cherry,問佢今晚一唔一齊打邊爐。
 
佢一聽到有野食就瘋狂點頭。
 
我好期待今晚既pa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