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嬲,真係嬲。

返到屋企我先後悔點解唔打佢一拳。

搞到而家谷住度氣,唉睇下《銀魂》放鬆下先。

睇緊個陣,我都將自己代入成銀時,打柒班天導眾。

睇完之後心情總算舒暢左少少,個人無咁嬲。





諗落好似有一排無ON RC,上去吹下水刷下存在感先。

入到去平時去開既群,發現師父同Jason兩個係一間房,仲有五個人係另一間。

梗係搵左師父先啦。

我:「Yo~Miss Me Bitch? 」

師父:「無人想聽到你把聲呀柒頭。」





Jason:「精既就交你家姐出黎啦。」

「邊個既家姐啊? 」

女人聲!?

成個RC一瞬間靜哂。

「Jason你個死偽毒!!我要同你決鬥!! 」





師父既咆哮終結左短暫既寧靜。

之所以可以一口咬定係Jason,因為呢間房只有我地三個。

我無開咪,咁就一定係Jason啦。

我大慨估到師父而家既表情係點,肯定嬲到喑倉都可以谷爆佢。

係喎,聽到把女人聲我先記起,等我搵本簿記低今日Cherry講既野先,我唔想唔記得。

我係書櫃入面抽出一本藍色既A4筆記,翻開佢。

但就咁記低好似又冇乜意思,應該要加個前言落去好D。

係時候發揮中二病既力量啦。





我拎起支ZEBRA SARASA既黑色0.5原子筆,開始落筆。

「致未來的自己:

在翻開下一頁之前,我想你好好想一下,你為何而來?

這本筆記為何存在,你還記得嗎?

當初之所以會有這本筆記,是為了避免自己忘記有關她的事。

你現在翻開這本筆記,是為了甚麼?

為了懷念她的事?還是你真的忘了她的事?





不管你是為何而來,我只希望你記得,在我寫這本筆記時,

我是深愛著她的。

但願現在的你亦深愛著她。

好了,去吧,未來的我,祝你幸福。

當年的魯路修上」

屌,寫完都覺得自己on9。

但每一句都係發自內心。

至少呢一刻我可以斷言,我最愛既人係佢。





我亦希望唔會有揭開呢本筆記既一日。

我用平時抄筆記都唔會用上既耐性,逐個字逐個字慢慢咁寫低。

每隻字我都好比心機寫,花左我半個鐘左右先寫好。

寫好之後就好似幫自己立左份遺囑咁,了左件心頭大事咁。

我合埋眼,長嘆左一口氣。

「記錄完了。」

我同自己講,同時間我收到個Whatsapp。





「今日我阿哥同你講左D乜啊?佢好似好嬲咁。」

噢,係Cherry。

佢阿哥好嬲?我都好嬲呀,我開頭直頭想食人添呀。

「點解你同你阿哥差咁遠?你咁好但你阿哥咁乞我憎。」

我亳不留情咁覆佢。

覆完佢我就帶住部電話行出廳搵野食,因為我都餓了。

美星:「做完功課嗱,廚房有野食啊,自己整番熱佢啦。」

我:「功課?」

美星:「岩岩入你房見你好似好專心咁寫緊野,乜唔係功課黎架?」

大鑊,本野我唔想俾佢知,尤其係果段前言。

我:「噢,係吖,唔講啦我肚餓。」

我嘗試轉移話題,佢好似無起疑,太好了。

我入左廚房,發現有一碟野上面有個蓋掩住,應該係呢碟了。

不出我所料,果然又係拿破崙意粉,唉照食啦。

我整番熱碟意粉之後拎返出廳,準備享用我既晚餐。

美星:「喂,乜你今日見過阿妹果阿哥咩?」

我一聽到即刻望住佢,發現佢用緊我部電話。

我:「你點知我PASSWORD架? 」

美星:「呢D事好簡單啫,答左我先。」

於是我就將成件事講哂比佢聽,結果只係得到佢一句回覆。

「豈有此理,下次再有D咁既事call我,我即刻過黎。」

佢對眼話我知佢而家係認真,原來家姐咁著緊我,有少少感動添。

「啊,星期五幫我約阿妹食飯吖,我請。」

我:「點解?」

「我有野想同佢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