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
 
我而家係咪可以叫做無左個女朋友呢?
 
正,可以去溝新女。
 
講笑搵第樣喇,我呢D毒撚又邊可以溝到女吖。
 
佢肯㨂我,已經可以話係一個神蹪啦。




 
所以我都應該好好回報佢,乖乖咁等佢五年。
 
佢應該會返黎搵我掛。
 
我懷住呢種信念咁去過呢五年。
 
你問我辛唔辛苦?話唔辛苦就呃你喇。
 
明明係有女朋友,但要自己去面對DSE,無佢係我身邊陪我為我打氣。




 
明明身邊都有唔少靚女FD單身,但自己就係無feel去追佢地。
 
甚至試過有個friend倒追我,但我都只可以拒絕。
 
我個心始終無辦法放另一個人入去。
 
所有異性全部都被我直接friendzone哂。
 
佢既出現同離開,影響左我呢五年黎既人生。




 
初戀總是深刻的,我終於都明點解D人會咁講。
 
佢已經深深咁刻係我既生命入面,係一個無辦法輕易磨走既刻印。
 
同佢一齊既果一年,可以話說係我目前人生中最快樂,最幸福既一年。
 
亦因為咁,所以先深刻。
 
縱使有人同我講LD唔會有好結果,尤其係我呢個case,叫我儘快放低,但我始終放唔低。
 
我始終留左一個希望比自己。
 
「佢五年後會返黎。」
 




就算已經出左黎做野,我亦無改變呢個諗法。
 
今日,已經係佢離開左既第五年。
 
我決定要返去六年前開始既地方。
 
時間,真係會改變好多野。
 
人會被時間改變,地方亦會因時間改變。
 
學校附近既商場,裝修過,唔同哂。
 
以前同佢食燒賣既小食店無左,變左順豐。
 
商場的確係靚左好行左,但就係無左果種feel。




 
果種名為「回憶」既feel。
 
我一路行,一路係腦入面比較商場既樣貌。
 
我始終係鐘意以前既多d,可能因為有人情味d?而家好似好冷冰冰咁。
 
我終於明白點解近年d人會係咁提「集體回憶」,我都開始有同感。
 
皇后碼頭,天星碼頭拆我都無乜感覺,到成日去既商場唔同哂先有感覺。
 
我可能都係港豬喇..
 
啊,好似講遠左添,都係時候上去喇。
 




「唷~魯路修!好耐無見喇我地!」
 
唔,邊個叫我?
 
我四圍望,睇下係邊個仆街大街大巷咁大聲叫我。
 
咦,有個女仔行緊過黎我呢邊喎,仲望住我,係咪佢?
 
但我唔認得佢喎。
 
「你仲係無變喎,同grad果陣一樣。」
 
邊位呀你?
 
我一時忍唔住,直接講左出黎。




 
「我吖,若睛吖。」
 
佢係弱智?
 
時間真係可怕,只係幾年,若睛成個人都唔同哂,索左MK左,好正。
 
不過就算佢咁正,我都唔會有feel,因為我又會諗起佢以前中學既事。
 
咁搞到我有少少期待Cherry會變成點添。
 
我:「喂喂喂,你唔同左好多喎弱智,你唔叫我真係唔會知係你!」
 
若睛:「係咩哈哈,你就完全無變囉。係呢?你返黎做乜?探miss?」
 
我一五一十咁同若睛講哂我既意圖。
 
若睛:「哦…係喎,已經五年嗱…」
 
我:「係吖,喂唔講啦,我要上去啦。」
 
若睛:「喂我同你一齊上去啦,反正我無野做。」
 
嘛,無所謂啦,當敘下舊囉。
 
沿途行去後山我同若睛一直係度傾呢幾年大家過成點,佢仲話自己大把人追,搵鬼信咩。
 
上到去公園,得個阿伯係度。
 
唉…
 
若睛:「喂魯路修…」
 
睇黎若睛已經想安慰我,都係要收起自己既情感先,唔好要朋友擔心我。
 
我:「我無野吖,你可唔可以走先?我想自己一個人係度一陣。」
 
若睛:「eh…」
 
我:「唔該你吖。」
 
我望住佢對眼講,用一個堅定既眼神。。
 
若睛:「咁好喇,有咩事就call我吖,食飯吹水都可以call我架!下次見喇。」
 
佢一邊向後退一邊講,真可愛。
 
等若睛離開左之後我就自己一個係度圍住個公園行。
 
「同上年無乜分別呢…」
 
我之所以會咁講,係因為我每年既呢一日我都會返離呢度。
 
啊…
 
出乎意料既平靜呢我。
 
可能我自己都一早做好心理準備會有呢個結局啦…
 
我只係想再見佢一次啫,好過分咩呢個要求?
 
我行去鞦韆果度,想話懷念下舊日回憶同重拾童新,卻被我發現到一封信係上面。
 
信上面寫住「給魯路修。」。
 
係佢?
 
我急忙拆開封信,見到入面只有四個字。
 
「要幸福啊。」
 
呢手字,無疑係佢。
 
我周不時會睇佢寫既日記,所以我認得。
 
咁即係點…?
 
叫我要幸福..?
 
即係講分手..?
 
「呢封信係今日有個女仔放係度架哥仔。」
 
一直係公園另一邊既阿伯唔知係幾時行左過黎。
 
今日?即係Cherry今日黎過?
 
我:「咁個女仔幾時走架?」
 
阿伯:「唔…你地到之前五分鐘左右喇我估,你地途中可能遇過,個位小姐著白色裙。」
 
白色裙..?
 
講起我就有少少印象!頭先行上黎果陣有見過有個女仔全程dup低頭咁落山!
 
屌!
 
我即時想去追,但又停低左。
 
阿伯:「唔去追?」
 
我:「分左手啦,無謂搞到人喇。」
 
我一邊拎住封信係度fing,一邊苦笑。
 
算喇,可能佢已經遇到一個比我更好既人呢?
 
可以同佢擦過就夠喇。
 
我係咁同自己講,但眼淚就係停唔到落黎。
 
完了吧,如無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