挑、劈、斬、削。

當斬艦刀把惡鬼肢解後,剩下的軀體被一次又一次的重擊剁成肉醬。

天花,牆壁均被污血所染。

看到嘻嘻鬼的慘狀,把目標搶回來是不可能的了,要是硬來的話說不定我就是下一灘肉醬。

更何況,那團東西,已經不能算是惡鬼了吧?



「那個人,很強啊……」阿貓不適時地發表感言,而且重點顯然放錯了。

一直剁了數十上百次的曹銅鐵終於停下手來,然後,從口袋裡掏出了一個金色球體,在上面一擰,機關轉合形成了一朵金屬蓮花。

只見女道士低頭默念幾句,以她為中心,走廊引來陣陣怪風,同時,「吹起」了牆上、地上的污黑膿血和殘肢,通通在半空中化成黑煙,收到蓮花花芯。

好一會兒,怪風才停下。

「你望夠未?」曹銅鐵轉身,刀尖下垂,推了推眼鏡,向我問道。



「我……」確實在偷窺,只好支吾以對。

「哼,」她走到我身前,「未請教?」

「呃,」花了好幾秒才理解到她的意思,「御獸派,魏康!」

「御獸派?」曹銅鐵稍微吃驚,「好像聽過吓……不過好似已經係遠古流派嚟架喇喎,仲竟然仲未滅絕?」

說罷,女道士目光在我身上打量。



正當我想說些甚麼時,她又開口:「嗯……睇你半桶水咁款,估計都係濫竽充數冇乜料到,好彩我及時嚟到,如果唔係你都幾麻煩。」

實在太失禮了吧!

雖然我沒有作為道士的榮譽,但這樣被說也略感火大。

然而我還是來不及說些甚麼,這曹銅鐵便遞了一張卡片給我。

「如果下次你發現自己搞唔掂嘅話,隨時聯絡我,我唔介意幫你收拾爛攤子。」沒有等我回應,拋下這一句話,便轉身離去。

對於這種身材火爆目中無人的女人,我只有一句說話——

忽傾碧池!

奇怪的是,面對曹銅鐵的冷嘲熱諷兼挑釁,姬畫竟然一語不發,陰陽手機還是黑畫面。



唉,搞了整晚還是一場空,雖說物質上只損失浪費了幾張符籙,不過就商業角度來說失去潛在利益就等於損失,所以我是完敗了。

心情不佳的我一直左穿右插,終於離開工廈。

然後,接到了一個電話。

「喂,阿康,得唔得閒出嚟飲杯嘢?」

說話的,是我從初中便認識的好朋友,王翊。

他是屬於那種不常聯絡,但大家互相掌握了很多秘密而信任對方不外傳的朋友。當然,有要事時,肯定會找對方出來求助,就如現在。

「你好少咁頹架喎?」我聽出了他語氣中的失落,「唔好講咁多,尖沙咀老地方見。」



半夜一時,終於到了我和阿翊常去的一所酒吧。

一進去就看到阿翊坐在當眼處,垂頭喪氣地在扮演一個稱職的低頭族。

這小子,肯定有甚麼事。

王翊和我相反,他出身寒微,又勤奮非常,不論在學業還是事業都比我優秀許多,事實上,他替我分析解決煩惱的次數遠比我幫助他多。

簡單來說,他就是那種在婚宴或節日場合,長輩們總會談論的那個「好仔」,怎樣靠自己努力成為打工皇帝之類。

不過對我來說,這些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王翊,很可靠。

「喂,搞咩啊,寫字佬。」我甫坐下,便將我們之間的戲稱喊出來。



他抬頭,聞言笑了一笑:「一言難盡啊,寫字佬……總之,你要相信我,跟住落嚟,我講嘅嘢都係百份百真話。」

甚麼事情這般嚴重啊……男人不外乎兩種煩惱:錢銀、女人,前者只要他說,我肯定願意幫,後者,雖說我不是情場浪子,但給點意見還是有資格的。

「我……畀啲嘢你睇。」說罷,他向我平舉手臂,張開了手掌。

我忘了,世上還有第三種煩惱。

王翊的掌心,赫然出現了一個,以掌紋編織而成——

陰陽圖案。

「吓!」我嚇得驚呼了出來,「你都係道士?」



「喔……」王翊低頭,顯得相當苦惱,「我都……咪住先,你——」

未等他說完,我也對他展示了掌心。

驚愕的表情在他臉上只停留了半秒,然後:「等我仲諗緊點先可以令你完全相信我,睇嚟我哋嘅遭遇相同,而煩惱,應該都差唔多喇。」

確實,我是先天人生贏家,他是後天人生贏家,誰會願意義務捉鬼,陷入這種麻煩之中啊?

「係啊,」終於有人可以跟我分享這份苦惱,「莫名其妙咁做咗道士,真係麻煩。」

「係囉!」王翊咧嘴而笑,「雖然話降魔伏妖、飛簷走壁、上天入地成個超人咁!但最煩嘅係唔敢同身邊嘅人講。只不過,估唔到你都係道士,咁我就終於可以同人分享下喇。」

啊?

喝到嘴邊的啤酒,差點就噴出來!

煩惱哪裡一樣了?

「係喎,你做咗道士幾耐,捉咗幾多隻惡鬼?」王翊開始滔滔不絕,顯得非常雀躍,「啊,你係咩門派架?」

原來是這樣嗎……

「御獸派,魏康。」姆指連動,把阿貓阿狗召到身邊。

「哦!」王翊眉毛一抬,抱拳一笑,「天演門,王翊!」

天演門嗎……是哪個門派?大門大派?希望不是像淬鬼樓那種邪道……等下問問姬畫好了。

「唔……我已經做咗個幾月道士,惡鬼……捉咗一隻。」我帶點不好意思的說著。

「一個月……一隻?」王翊顯得相當愕然,「我學道半個月,都已經收咗五隻惡鬼……你係咪有啲咩困難?」

「唔係、唔係,」我連忙回道,「我只係有啲嘢要煩啫。」

這傢伙,要是他認為我有需要幫忙,肯定是要多管閒事,暫時絕對不要透露過多,免得他一股腦撞進我的麻煩中。

「嗯,」王翊稍微冷靜下來,「你知道捉得愈多惡鬼就可以有愈多好處呢件事架嘛?」

我點頭。

「如果可以的話,你要盡快收服多啲惡鬼,因為以我所知,大概一個月後,會有一隻鬼王出世。」王翊說,「我師傅話到時雖然會有唔少道士出手收服,不過情況一旦失控,首當其衝嘅就係我哋呢啲小道士,因為鬼王會——」

「將我哋當成補品,我知道。」我把話題接了過來,並且迅速轉移,免得他說得太過深入,暴露了我被鬼王當成頭號目標的事實,「係喎,你係點樣成為道士架?」

接著,王翊略略說了一遍他成為道士的過程,與我的遭遇大同小異。

王翊喜歡一些中國古董,他專攻民間工具文物,例如古代墨硯、木尺、毛筆之類,而在一次尋寶獲得一個算盤之後,發現自己掌心多了一個陰陽圖案,然後一名老先生上門,解釋一切,就此成為道士。

一言概之,莫名其妙成為了道士。

「不如,我哋搵日一齊出動,我識幾個道士朋友,我哋可以去闖鬼巢!」說到後來,王翊忽然提出這種要求。

「鬼巢?」

「你唔知咩?即係坊間所謂陰氣重嘅地方,例如達德小學,會聚集好多惡鬼,一般道士唔會敢深入,不過我相信如果人數足夠,我哋會應付得嚟。」

這麼危險?

難不成,王翊是那種只要有機會成為超能者就忘形起來的類型?

這樣被力量遮蔽眼睛,一點都不慬慎,壤習慣啊。

想要勸說,一時間卻又想不到甚麼有力的論點。

「好……好……」結果糊里糊塗地答應了!

進攻鬼巢,聽起來相當危險,但既然答應,不知該用甚麼理由退縮……而且,王翊是想藉此加速成長來應付鬼王出世,正好對上了我的計劃。

而且,王翊是一名精算師,或許他是有把握才選擇這樣做。

但願他不是被新獲得的力量沖昏了頭腦。

「好!」王翊顯得雀躍,「我一陣開個Group,約埋其他道友,時間地點喺入面講,加你入去睇吓……講起上嚟,另外幾個人都係自細學道到而家,得我哋兩個係無啦啦成為道士。」

竟然還開了個群組辦這種事……

又聊了一會,我把話題盡量帶到非道界以外,免得被他套出甚麼話來,結果他似乎察覺到我聊天的意欲不大,這次的聚會便結束了。

還以為那傢伙有甚麼要事,竟然就是成為了道士……

天演門,難道也是步入末代的流派?

回到家裡,姬畫終於出現。

「魏康,你真係要去挑戰鬼巢?」這是她的第一句話。

「你終於出現,成晚唔見……我有嘢要問你!」生怕她又消失,我語帶急速,「其實我連鬼巢係咩都唔知,不過一時唔覺意就應承咗要去……而且,我覺得對於我嘅成長會有幫助。」

「挑戰鬼巢,係可以令到道士飛速成長……但係天下間冇咁多不勞而獲!」姬畫態度嚴厲,「有機遇,亦有危險!鬼巢,易入難出!唔係你想像咁簡單。」

「我明白喇。」看來,鬼巢比想像中還要危險,「姬師傅……你知唔知天演門係咩門派?」

「知。」姬畫鄭重地點頭。

然後,一陣沉默。

「咁你可唔可以話畀我聽?」

「唔……」姬畫面有難色,「你仲記唔記得穆幽幽提過,一個叫盲先生嘅人?」

「唔記得。」誰會記住哪人說過甚麼啊?

「總之,天演門,就係盲先生嘅門派……嚴格嚟講,佢哋唔算係一個捉鬼門派,佢哋真正擅長嘅係演算。」姬畫搖頭,「關於天演門嘅傳說好多,實際知道嘅好少,既然你有朋友係出自天演門,你自己問佢會比較清楚。」

「即係,佢哋唔係咩邪道門派?」

「唔係。」

鬆一口氣,就怕王翊誤入了邪門魔道,被道界所唾棄,那樣就麻煩了。

果然,姬畫即使是在黑畫面時,也接收到資訊……除了鬼巢,她也知道王翊的事。

「姬師傅,我決定入鬼巢。」我跟她解釋,「我明白將會遇到好多危險,不過,比起毫無準備下直面鬼王,我決定搏一搏。」

沒有告訴她的是,我相信王翊的判斷……既然他作為精算師,又進了一個精於演算的門派,那麼,他一定會把風險系數算清楚才行動,我相信他。

「你要去,我都阻唔到你。但係記住,鬼巢不論高低,都唔係道士或者人類嘅地方,千萬唔好有輕視之心。」

「我會記住。」我鄭重地回應,姬畫不會無故緊張,她對於鬼巢的忌憚必然有所原因。

既然如此,我也要多加準備。

符籙,每天多畫一倍,並且開始認真收服惡鬼。王翊已經收了五隻惡鬼,那就是說,我也起碼要有五隻以上才不會拖團隊後腿,而且依我猜想,以他的心態,在出發前說不定會多收服一兩隻惡鬼。

如此,我必需趕緊追上。

第一隻惡鬼,匿藏在附近公廁裡面。

低級惡鬼依靠嚇唬一般人來累積業力,這隻惡鬼應該就是等待著機會,只要出現一個落單的少女,把她嚇個半死,業力頓時上升一節。

不過,它等到來的,並非少女,而是御獸派末代傳人,我!魏康!

那是一隻身上插滿針筒的惡鬼,在下體射出液體作為攻擊手段。

這頭惡鬼的實力,比陰莖鬼差上幾個檔次。最直觀的有速度和力量,與一般成人相差無幾,而且投射物的準頭亦低,看來我是遇到軟柿子。有了對陣陰莖鬼的經驗,我把它引出了狹窄的公廁消耗其力量,然後讓阿貓挾持巨大、利爪和力量,簡單一擊制敵,八卦鏡一出——

卡嚓,收服完成。

這次有了心理準備,幻象一現,我並未驚慌。和陰莖鬼不同,這個針筒鬼的最大怨念竟然是因吸毒而被父母趕走,相比起阿娟的故事,簡直無聊至極。

這也讓我鬆了口氣,阿娟的故事太過震撼,一直讓我難以釋懷。

第二隻惡鬼,潛伏於一棟老舊唐樓。

經歷過數次戰鬥,我發現阿狗作為斥候極為出色,就如這次,敵人還未現身便已預警,讓那攀爬於天花,行動飛快,猶如蜘蛛的惡鬼偷襲不成。

這頭蜘蛛惡鬼,十分難纏。

如同面對嘻嘻鬼那一役,阿貓的速度佔不了上風,反而對方連消帶打,給阿貓身上添了不少傷痕,嚇得我不敢再讓他貿然上前出招。

對此他感到相當不滿,但也不能讓他受無謂的傷。

當時我有了個想法。

蜘蛛惡鬼的優勢在於在大樓中可以立體移動,在天花爬行如履平地,阿貓根本跟不上這種行動模式,攻擊每每落空。

那麼,就將這個優勢抹平,把惡鬼引到一個沒有天花的地方!

天台!

隨著我收服了兩隻惡鬼,身體條件已經大幅進步,由唐三樓跑到天台根本不成問題!我手上還有一張新符籙,正好適用於眼下的情況,對準惡鬼穿過天台門口的一剎那出擊!

雙眼緊盯著門口,心裡忐忑得要命,時間,好像慢慢地凝固了。

就在惡鬼出現在門框的同時,我似乎看到了甚麼。

一瞬間,那隻惡鬼仿佛變了一個電腦立體圖形,以點和線組成——哪個地方最為脆弱,哪個地方不能硬碰,一些都由點與線化為實際資訊,整理出對方的弱點所在!

然後,我明白了。

這,就是先天源體的力量!

我與阿貓早已心意相通,以意識交流,指揮他有如臂使指,毫無偏差。

掐準時機,發動新符咒,「神速」!

阿貓化為一條貓影,四道符咒之力合一,直接轟在蜘蛛惡鬼的弱點之上。

效果,卻是超乎想像。

身體被切成無數碎肉,爆散於空氣之中——

秒殺。

八卦鏡將蜘蛛惡鬼的殘餘攝進鏡頭裡,又是一個無聊的故事……生前是一名地盤工人,在女廁偷窺被捕,是它生前的最大怨念。

不過幸得有這蜘蛛惡鬼的出現,讓我觸摸到先天源體的使用方法……

原來擊打在弱點之上,效果是如此超群,實在難以想像!姬畫說得沒錯,對抗鬼王的資本,就靠先天源體!

第四和第五隻惡鬼,收服過程都枯燥反覆,怨念幻象極之無聊,實力,也沒有一隻能與陰莖鬼相提並論。

是的,花了三晚,我已追上了王翊的腳步。

沒有突如其來的臭碧池攪局,多了先天源體的支援,過程順利,收穫豐富。

怪不得王翊會信心滿滿,事實上,不論手段,一般惡鬼根本沒有成為道士的對手,是單方面被蹂躪。

在我收服惡鬼的同時,那個進擊鬼巢群組已經決定了出擊日期和地點。

子夜,屯門,舊小欖醫院,現稱小欖精神病治療中心。

二零一二年,小欖醫院遷址,舊醫院設施遭廢置,荒廢四年,裡面仍水、電供應,沒有甚麼著名鬧鬼事件,所以王翊選了這裡,相對地安全。

「天演門,王翊。」

「除魔派,趙景浩。」

「除魔派,彭耀仁。」

「斬妖門,張孝義。」

「御獸派,魏康。」

人數,五個。另外三人是出自「斬妖除魔」,看來真的像姬畫所說,這兩大門派已經是修道主流。

斬妖門的張孝義一臉秀氣,身上跟曹銅鐵一樣,刺滿密密麻麻的符文,武器倒沒有那麼誇張,只是一柄十二吋桃木劍。另外,除魔派的兩人身穿黃袍,各執一支旗幡——相較之下,我和王翊就是兩個平凡至極的上班族。

據王翊所說,這三人都是從小就開始修道,不知道實情是怎樣呢?如果自小就作為道士活動,那怕是一星期一隻惡鬼,現在應該都收服了數百隻惡鬼了吧。

基於跟他們不太熟絡,我沒有詢問,只是默默把阿貓阿狗放出來,準備進入鬼巢。

兩隻靈獸一出,除了王翊以外的三人都有了反應,斬妖門的張孝義問道:「嗯……御獸派,以符咒配合靈獸戰鬥……有趣。」

除魔派的兩人各自放出靈物,兩棵大榕樹浮現,然後漸漸縮小到拳頭的體積,被托在掌上。

記得天書上記載,千門百派,各自有獲取業力的方式。除魔派,看來是以龐大植物提供大量業力,那他們的手段又會是怎樣呢?

「喺進入鬼巢之前,我希望大家可以互相了解吓,遇到咩情況都不至於互拖後腿或者誤傷同伴。」王翊說道,「我嘅手段有好多,大致上就係可以一定程度預測到危機,主要攻擊方式係靠呢樣——」

說罷,他從懷內掏出一支手槍。

「放心,唔係真槍嚟。」王翊解釋,「兩焦耳以下嘅氣槍喺香港絕對合法,裡面有一百粒刻上符咒嘅BB彈,雖然唔會出現一槍爆頭,但係都可以做到有效傷害。」

眾人聞言暗自點頭,下一個發聲的是張孝義:「我主要都係靠近身戰鬥(舞了一個劍花),斬妖門冇咩花臣嘢。」

過了十數秒,我見除魔派的兩人未發聲,便開口:「我有兩隻靈獸,符咒會加強靈獸嘅能力,我亦都可以施加符咒去削弱惡鬼。」

「我專精於守護符咒。」趙景浩,細眉細眼,臉上一股陰柔之氣,就此說了一句。

另一名除魔派彭耀仁一頭捲曲長髮,十足「木村」那樣,以旗幡在空氣中畫了個圓,帶出一簇火焰:「火行符咒,順帶一提,『十鬼境』。」

王翊和張孝義神色一動,然後各自說了句恭喜。

甚麼是十鬼境?收服了十隻惡鬼的意思?現在開口詢問的話,有點自曝其短的味道啊……況且,看王翊和張孝義的神情,那大概是「我很厲害」的意思,有個「強力大腿」隊友,怎麼看都是好事。

以冒險遊戲角度看隊伍組成,一個近戰(張孝義)一個法師(彭耀仁)一個補師(趙景浩),光是他們已經足以組成了一個團隊,外加兩個奇葩職業,這次應該有驚無險。

而且這個鬼巢經過王翊推算,危險系數應該很適合我們去闖……不過,姬畫說過絕對不要輕視任何鬼巢,從這刻開始要鼓足精神。

「阿貓阿狗,全程戒備。」以意念向兩頭靈獸溝通,正式步入舊小欖醫院。

進入鬼巢。

一陣涼意,從頭沖涮到腳底。

由王翊帶路,補師趙景浩在隊伍中間,我殿後。從神態看來,似乎大家都對鬼巢比較陌生,一直在戒備四周,以防被惡鬼偷襲。

「到喇。」王翊停步,走到一扇門前,「根據我嘅計算,入口就喺呢一度。」

哦?還以為我們已經進入了鬼巢。

一推門,眼前景色看起來還是沒有分別,月色灑落地上,眼前是一個雜草亂生的小花園,中間有一座韆鞦,無風自動。

然後,身後的大門像恐怖片一樣猛然合上,惹得眾人回頭一望。

空氣,莫名地鼓動了一下。

尖銳嘯叫聲從遠至近,以極速殺到身邊,張孝義反應極快,大喝一句「我嚟!」便擋在王翊前,桃木劍一往無前,直接劈向聲源方向!

「開!」趙景浩反應不錯,手中旗幡半舉,兩灘黑血從張孝義兩側飛來,撞上無形的牆,凝固在半空中。

「喺嗰度!」王翊朗聲,槍口指向遠方一處漆黑走廊連開幾發。

我只看見一道模糊人影一閃而沒。

張孝義身影一動,就要追過去,誰知王翊一把將他拉住,連忙道:「唔好追,好可能係陷阱。」

「阿狗,你聞唔聞到嗰度有啲咩?」

「有三……四五種不同味道,有遠有近,分辦唔好距離,主人,小心為上。」說罷,她碎步上前。

我嘗試移動身後那扇大門,紋風不動。

果然,沒有退路了。

眾人見大門被堵死,表面不動聲色,卻不約而同地握緊了手中武器。

「你哋睇下。」彭耀仁旗幡一揮,火光亮起,顯露地面有絲絲黑煙滲出。

這些黑氣,在曹銅鐵砍殺惡鬼時留下的殘肢上看過,假設黑煙代表惡鬼之息,那這裡滿地黑霧,就是意味著——

這裡,是屬於惡鬼的領域。

「各位,呢面。」在場各位身懷異能,進來鬼巢前早已有所覺悟,此時毫無猶豫,繼續跟著王翊前行。

「頭先嗰下攻擊……」路上,張孝義忽道,「以力量層次嚟講,有三鬼境嘅程度,如果只是一次試探性同導敵嘅攻擊,我估計隻惡鬼實際上係六鬼境實力。」

其餘四人暗自點頭,只有我一個獨自在疑惑……

「鬼境」是某種我未接觸過的實力指標,知道其實際意義對於這次征途有舉足輕重的影響。

如果現在是線上遊戲的情況,我會選擇不恥下問,其他隊友多半也樂意向我稍微解釋,畢竟,那是遊戲。換到生死攸關的現實中,他們大可以棄我於不顧,雖說我相信王翊會同我共同進退。

單純靠推測的話,那應該是跟道士收服多少惡鬼有關,而且如果可以簡單數據化(憑接下一招可以斷定)的話,這個指標只會反映出一些固定指數,例如力量和速度之類,跟實際戰鬥力無關。

可是這個指標是如何計算卻是一大要點,因為我根本不知道自己屬於哪個境界。可以肯定的是,這個鬼境並非單純等於惡鬼收服數量,不然這幾人經驗老道,表現四平八穩,不可能單單收服十隻惡鬼以下。

保守估計,自己擁有收服過五隻惡鬼,折算兩成,那我應該算是四鬼境……若他們所說那隻偷襲我們的惡鬼是六鬼境,也就是說單純以力量來計算,那隻惡鬼是完壓過我的。

鬼巢,果然危險。

不過除了彭耀仁自報鬼境,另外三人都沒有作聲,也就是說這個鬼境並非絕對指標。

穿過這棟陰森醫院,能見度愈來愈低,幸好有火行道士燃起一簇薪火照亮路途,確實安心不少。

「王翊,我哋嘅目的地喺邊?」走了一會兒,我好奇問道。

趙景浩那雙陰柔細眼斜視了我一眼,他並未隱藏眼神中的鄙視。

好討厭的傢伙。

「當然係去搵呢個鬼巢嘅主人……其實入到嚟,就算一味亂行,最後都會走得返出去,只要你有足夠嘅實力直接掃平一切障礙就得。」王翊耐心解釋,「我而家行緊一開始就計算出嘅最快路途,如果我計得準嘅話,一路上我哋已經避過唔少遭遇戰同陷阱。」

其餘三人聞言都微微點頭,看來邀請王翊不是沒有道理,反而我,略顯多餘了。

一路前行,王翊的價值隨時間變得明顯,特別是在我們穿過了一道看似是混凝土牆的障礙時,那原來只是一層薄紗,在這個能見度極低的情況,是不可能發現這個通路,他所說的計算,並非虛言。

王翊的手段,相當神妙。

可是,一種不安感油然而生,就連平時不可一世的阿貓在我頭上也變得警戒起來。

「哎呀!」在我們進入一個房間時,王翊忽道,「佢哋改變咗佈局!呢度有——」

「有」字還未說完,一道黑影襲憑空出現拂向王翊臉門,使其猛然倒飛出去!

哪來的攻擊!

變大和力量兩張符咒塞進陰陽手機裡,大量符咒之力頓時湧進了阿貓的體內,他從我頭頂一躍,落到地上時已經是跟阿狗一樣體型。

「佢冇事。」趙景浩陰聲細氣,揚了一揚手中的旗幡。

「嚇死我!」王翊毫髮未傷,三四步回到團隊附近。

看來,剛才被擊中前一刻,趙景浩施展了某種保護符咒,厲害。

「靠埋嚟!」彭耀仁一喝,旗幡頂部像火山噴發般射出幾束火焰,在空中轉換形態,落到地上時化為一個高度至膝蓋的火圈,圍繞了我們。

「嗯,」張孝義點頭,「頭先隻惡鬼毫無先兆咁出手,佢嘅特點應該就係隱匿,而家暫時佢無辦法出手偷襲,問題係,我哋要點樣搵佢出嚟。」

原來如此,這個火圈是一個暫時性的保護罩。這幾人瞬間已經洞悉到惡鬼的性質和暫時應對方法,這就是經驗的差距了……

「彭、彭」兩聲巨響,這個房間正式密封。

「頭先隻惡鬼嗰一下攻擊,大概係咩程度?」張孝義問道。

「四鬼境,如果冇我保護,唔死都重傷。」

「頭先咁好機會,佢唔會留力,即係話呢隻惡鬼嘅力量應該只有四鬼境甚至更低,非常之弱……」張孝義道,「只要掂到佢一下,就搞掂,王翊道友,你可唔可以算到佢嘅位置?」

王翊搖頭:「我嘅演算做唔到零時差,如果唔係我好早已經發現鬼巢領主改變佈局,不至於陷入呢個局面。」

張孝義隨後望向除魔派的兩人,彭耀仁說:「目前呢個火圈已經係我做到最大範圍嘅攻擊,呢間房咁大,除非整成間房都燒著,否則唔會逼到隻鬼出嚟。」

那恐怕會演變一發不可收拾的火災,惡鬼收不到,反倒有機會把自己害死。

然後,四人望向我。

但是未等我有任何表示,他們都別過頭去,繼續想方法。

太瞧不起人了吧!竟然連王翊都是同一反應!

一抹銀光閃過,張孝義悶哼一聲,金屬交擊之音響起,一塊鋒利刀片,跌到地上。

這個火圈,可擋不住遠程攻擊啊!雖然程度還停留在物理層面上,可是視乎投射物,也相當危險。

這樣坐以待斃也不是辦法,心血來潮,發動了先天源體的天賦能力,瞬間,整個地方都不一樣了一切都是以線和點組成,唯獨地面,佈滿了一個個散發黑霧的腳印!

環顧四周,見到遠處新的腳印憑空出現——

找到了!

「阿貓,準備!」我信心滿滿,「彭道友,麻煩你撤走個火圈,我,有信心。」

四人半信半疑的對視一眼,不消半秒,火圈消失,然後趙景浩眉頭擰在一起,集中精神應付突如其來的襲擊。

果然,在火圈消失以後,那些黑腳印變得急速而密集,畢直地往我們的方向衝來。

還未行,必須看穿弱點,一擊建功!

從腳印開始,無數點與線拔地而起,半秒之間形成了一個透明人形,除了手腕上長了一對爪子以外,跟一個成年人類無異。

就是現在!

神速和鋒利兩張符咒祭上,與我心意相通的阿貓彈射而出,貓爪交叉揮擊,切割在那人形的兩側肋骨位置,那透明惡鬼的整個上半身完全粉碎,下半身一倒,漆黑膿血汨汨而流。

「搞掂。」我滿意地笑道,看向他們,「咁,我哋邊個收服呢隻鬼?」

出身大派的那三人奇怪地互望,然後彭耀仁伸手指向我和王翊:「你哋兩位請便。」

「你嚟啦。」王翊走到一旁,「等我計下跟住落嚟點行……」

既然如此,我亦當仁不讓,拿出手機把惡鬼殘渣收服,這次的怨念比較有趣,透明惡鬼生前是一名孤癖獨男,不被注意,這亦是他最大的怨念。

隨著我逐漸掌握先天源體的力量,我發現收服惡鬼時看見的幻象並非真正地「看見」,而是把那最大怨念在我腦海中浮現,唯獨是當我沉醉其中時,才會有每個細節都變得清楚的情況,否則幻象只是一閃而過。

其餘四人,並未發現我在收服惡鬼時那一剎那的異樣。

過了一會兒,王翊信心十足,轉身走起回頭路:「跟我嚟!」

雖然是走回頭路,但我們有了先前的經驗,對於王翊的帶領有著近乎盲目的信心,而且很顯然的是,這個鬼巢的實際路途與肉眼所見絕對不同,沒有王翊帶路,危險性只會徒增。

王翊帶路,仍是一路無險,但是姬畫的話我一直銘記於心,鬼巢,絕不可輕視。

兜兜轉轉走了大概十分鐘,終於來了一道大門前。

「呢度就係鬼巢領主嘅所在。」王翊簡單說了一句,「準備好未?」

眾人點頭。

一路上有了王翊帶路,幾乎毫無消耗,沒有整頓的必要。

張孝義作為近戰,一扭門柄欺身靠進去,王翊隨即把另一扇門打開,使裡面的景象一覽無遺。

那邊,是一片血肉天地。

地板、天花和牆身,放眼看去都是以血與肉堆砌而成,仔細地觀察,那些肉壁仍然在輕微蠕動。

絕不可能是現實世界。

一陣惡臭順著氣壓變換沖至,反胃感直上天靈蓋,彎身直接吐了出來!

王翊亦衝到一邊瘋狂嘔吐,就連彭耀仁也後退了數步,眉頭緊緊擰在一起。反之,趙景浩和張孝義並無大反應,後者還輕輕說了一句:「鬼巢嘅存在,其實係惡鬼嘅聚居地,首先由一隻實力高強嘅惡鬼築起屬於自己嘅領域,其實實力較弱嘅就喺外圍依附。面前呢個地方,就係所謂惡鬼領主嘅領域,亦都會多少反映出佢嘅能力同特點。」

把晚餐完整地從胃袋噴到地上之後,那陣臭氣好像減弱了不少,或許是錯覺,也許是積聚而久的氣體一湧而上,總之,現在我已經回復了狀態。

彭耀仁深呼吸了數下,然後仔細觀察血肉領域,想要看出個端倪。

張孝義掃視一周,然後踏步向前:「既然大家都冇事,咁就行喇。」

斬妖門道士一步既出,踏足血肉空間,這裡就換成張孝義領路。逐步前行,以血漿和肉泥拼湊而成的路途並不好走,而且非常噁心,只好幻想是在泥沼中行走。

這個地方比我們想像中小得多。

進來的門口正面對著一條足以讓四、五人並肩而行的短梯級,一路往下走去,又見到一個寬敞大堂,那裡,有一個「異常點」。

那是一張只會在螢幕上出現的典雅長餐桌。

「小心。」張孝義提醒一句,提著劍往前踱步。

因為領主,已在視線之內。

一碗碗「精美的湯麵」佈滿長餐桌,主人席中,一個高大身影正在大快朵頤,幾口就把一碗吃完,然後粗暴地大手一揮,將盤子和剩湯掃到牆上,然後順勢拉過另一碗繼續,全然沒有發現五名不速之客。

走到桌前,終於見識到碗中物。

潔白的公雞碗裡,盛著淡紅色清湯。熱湯表面懸浮著三顆眼球和兩隻手指,下面是兩掌大小的頭皮,連住一條條頭髮,是為「麵食」。

跟一般粉麵店三顆丸類外加兩條青菜的模式完全一樣!

只看一眼,便把視線別了開去。

那東西,會在我腦海裡留下不可磨滅的陰影啊!

相比起桌上食物,那惡鬼的形象,可謂討好至極——一團肌肉上,安插了四肢和一顆人頭。

那東西的手臂,比我的腰枝還要粗狀;肌肉上每條紋路交疊,形成複雜無比的迷宮;一層有如實體的黑霧,在其體表形成一層護甲。

相比之下,走在前頭的張孝義就像小孩子一樣,壓倒性的體形差距。

它站了起來,巨大的身影彷彿可以遮天蔽月,此時,才見它胸口上,有一片酷似猙獰笑臉的傷疤。

無人敢動。

是巨大的壓迫感?還是出於謹慎?抑或是單純的……恐懼?

絕對,無法戰勝。

這樣的念頭甫一冒現,再也抹除不掉。

肌肉鬼人一步又一步的靠近。

雙腿凍結了,沒有任何動作,眼睜睜看著它漸漸靠近。

直到它的拳頭在我眼眸裡——

逐格變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