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光霸佔了我所有視野,在我面前,一枚尺寸堪比足球的熾熱焰彈猛然炸開,阻擋了肌肉鬼人一拳。至此,我的腦袋重新運轉起來,高溫氣流燙臉,阿狗在前掩護,我連忙抽出符籙,發動防護符咒,在業力護罩和趙景浩展開的防禦下並沒受傷。

「散開!」王翊趁勢手槍連發,子彈沒入火霧之中。

趁著勢頭,我們自然而然的以扇形陣式散開,並且退開數米之遙,如此一來,無論肌肉鬼人選哪個方向進擊,其餘四人都能夠迅速支援。而且,在場只有張孝義是近戰攻擊手段,面對這種對手,拉開距離「風箏」才是上策。

彭耀仁轟出那記火球與肌肉鬼人的霸絕拳頭迎面撞上,產生灼熱爆風,焚燒了地面上的血肉,發出陣陣烤肉味道,並且產生了一團濃煙,把惡鬼罩在其中。

阿狗護在我身前,全神戒備,迎面對住那團煙霧。



這個情況,還是由阿貓出戰較好,每次進攻都以神速咒支援,那種速度這隻惡鬼應該跟不上。

「頭先嘅火行術式,我已經用咗八九成力。」彭耀仁語氣凝重,「即係話,佢至少有十鬼境嘅程度,我估計,差唔多十二鬼境。

「今次,會係一場苦戰。」

篷——

帶著空氣撕裂之音,肌肉鬼人那對堪比頂級引擎的雙髀驟然爆發,眨眼之間,突進到我的臂展範圍。



那是,揮出一拳便能將我輾成渣的距離。

速度之快,連阿狗都來不及給反應。

下一刻,「毫無架式但充滿力量的一拳」和「阿狗側頭直接咬在大腿」同步進行。

一陣無形力量,在拳頭直擊到我臉上前集結成牆,並且阻擋了拳骨。

但沒有隔絕衝擊力。



狂暴衝擊波在趙景浩形成的護盾傳遞過來,把在往後撒退的我順勢炸飛,一直倒飛了十數米——全身穿著緩衝護具的情況下,被一台貨車以每小時六十公里的速率正面撞擊。

背脊著地的我,第一個想法是——沒有趙景浩,我現在已經死了。

然後,眼前一黑。

「蠢蛋!快啲畀本王子變身!」眼一張開,就見阿貓那對圓滾滾的大眼,他正站在我胸前大呼小叫。

背景,是王翊的槍擊聲和應該出自彭耀仁的炸響。

現在怎麼了,剛才阿狗……我暈了多久?氣管急劇收縮,呼吸變得困難,幸好我跟阿貓阿狗是以意念溝通。

「阿狗,你冇事啊嘛?」

沒有回應。



連忙從地上爬起來,不顧沾染在身上的污血爛肉,然後,我看到阿狗,躺了在戰場的角落,不知生死。

阿狗!

都怪我,如此不堪一擊,假若在戰鬥中我沒有昏死,而有替阿狗施加符咒的話——

不對……好像就算這樣,也無法戰勝那頭怪物吧?

是我無能?還是……它太強了?

「蠢蛋!你仲等咩啊?」

等待?不是那種事情,我只是……



怕死而已。

第一拳被彭耀仁擋下,第二拳被趙景浩守護。面對那顆比首級還要巨大的拳頭,我連迴避的反應都沒有。

我,不過是待宰的羔羊。

我還不想為這種破事而死!我還有家人親友等著我回去!我還想繼續過我的中產生活!

說實話,那頭狗跟我認識了不過一個月頭,不是嗎?有必要為了她,不,是「牠」,被憤怒沖昏頭腦,進而丟了小命嗎?

雖然阿狗……常常「主人、主人」的叫著,遇到危險時第一時間擋在我身前,在我失落時也是靠在我身邊安慰……

可是,我能為她而死嗎?只認識了數十天,拚死復仇甚麼的,也過份虛偽了吧?

做不到吧?



「大傻狗頭先為咗保護你,咬住敵人唔放,敵人想衝過嚟都係有佢拖住!」巴掌大的阿貓,抬頭望著我,語帶焦急,「蠢……主人,我要變身!我要——」

確實,是做不到。

不過……

不是自責,不是愛護,不是善良。

只是,得讓那傢伙意識到——隨便出手,不是沒有代價的。

「——為阿狗報仇。」我抽出符籙,與阿貓同步說道。

戰場,張孝義拚死以木劍牽制,看起來非常狼狽。肌肉惡鬼一邊應付劍士,一邊靠趙景浩靠近,看來他是下一個目標。同時,王翊和火行法師在中距離不斷放出遠程攻擊壓制,好幾次惡鬼已經突進到趙景浩身前,又被打退半截,一時間肌肉惡鬼還未得手。



只要不被突破近戰範圍,就沒有戰死的理由!

這場戰鬥,由我來終結!

動身往阿狗的方向奔去,把她收到陰陽手機裡,同時默默抽出數張符紙。

先天源體!

血肉世界迅速化為點與線,身在其中的道士亦不例外。仔細看去,各個道士體內,點與線之間,有著一些怪異紋路,像是樹根一樣盤據著體內某處,而隨著戰鬥進行,這些「樹根」竟然在緩慢地生長。

比起這個,更讓我驚異的是——肌肉鬼人,全身黑煙繚繞,沒有化為立體人形。

甚麼!

為甚麼沒有看穿……是我,欠缺了甚麼了嗎?

這算甚麼!

我需要,更多的力量!

忽然,手心一熱,打開看看,以掌紋編織成的陰陽圖案,竟在緩慢地轉動!胸口裡好像有數十隻螞蟻亂爬!接著,開始疼痛無比,那些螞蟻在我的肉體裡挖洞築穴,過了好幾秒,終於停止,低頭一看——

我的胸口,也有了那些神秘脈絡。

忽爾回想,天書裡,那些玄奧非常的內容,現在又明悟了部份,而且,有提及過這個現象!瞬間,所有零碎資訊都如同拼圖一樣組合:靈物、惡鬼、鬼境、業力——形成了一張大圖畫。

這幅「圖畫」,跟符咒一樣,能用電力電子學來解釋。

首先,靈物,是電源,源源不絕的提供電力(業力)。而收服惡鬼總數,好比是電池容量,容量愈大,在使用過程中不會斷電。而鬼境,就是Watt(輸出功率)數!

以彭耀仁為例,就算他收服了一萬隻惡鬼,實際上只有一、二鬼境的話,結果也只是能充當打火機,儘管能夠萬年不熄。

而要釋放火球這種咒術,就需要達到更高鬼境了。

所以在我收服那隻透明惡鬼時,他們並無意見,因為,收服惡鬼總數對他們來說根本不算甚麼。

當初還以為他們來鬼巢是為了收服更多惡鬼,原來我錯了……難怪我在收服陰莖鬼和蜘蛛鬼後才感到有明顯的實力增長,後來收服的幾隻惡鬼都沒有令我產生任何感覺……因為,我一直以來都只是二鬼境!

現在突破進三鬼境,連天書上很多知識都瞬間明悟了。

也難怪這些我以前並未了解,姬畫也沒有告訴我,事實上,我早就從天書學過了,只是當初沒有足夠理解能力——因為只有達到三鬼境,才會有所察覺。

而要達到三鬼境,必須以業力開闢筋骨,以身體當作電路板,築起「符網」,當符網大成,就是符咒入體的境界了,到時,就不需要再依靠任何煤介發動符咒。

這一切……皆靠與惡鬼生死相搏!

而我,一擁有先天源體,二又是以靈獸間接交手,三我根本不想進行道士活動,所以,我遲遲未有突破。

現在,不一樣了……

我,就要操爆那頭忽傾肌肉異形!

說起來,我剛突破,怎麼可能硬上得到一隻達到十二鬼境的惡鬼?

誰說,我只有三鬼境?作為天才,我可是一口氣突破到六鬼境啊!現在,那頭肌肉鬼人在我眼中再無秘密!

指間挾住每張符紙,在業力的湧動下開始產生變化,跟天書中的樣本一模一樣!

說時遲那時快,在我昏倒、起來、收起阿狗然後突破這個過程中,前後不到十五秒,當我結束內視,再次抬頭衝向戰場時,一道黑影徑直向我射來——

竟然放暗器!

步入了六鬼境的我自然輕易閃身躲過,那東西在我身側擦著飛過,好奇回頭看那暗器到底是何物——

是張孝義的人頭。

本來秀氣的臉龐,現在猙獰無比。雙目圓瞪,嘴巴仍張著;頸項處,是驚心動魄的撕裂傷,斬妖門道士,被硬生生扯下了頭顱。

看到相對熟悉的人死相極慘,呈現在自己面前,有一種莫名的反感。

這個過程,花了兩秒。

進入第三秒時,我才意識到,這兩百毫秒,是多麼珍貴。

張孝義的死亡,是崩盤前奏,剛才有他稍微牽制住肌肉惡鬼,趙景浩才得以保命,現在,斬妖門的一死,下一個將會是……

「阿貓!殺!」把升級版的符紙盡數塞進陰陽手機裡,阿貓的體型竟然沒有再次變化,依然是與非洲獅子差不多體形,但是身體各個部份竟然有了肌肉紋理,顯得非常結實。

同樣的,力量、鋒利和神速亦得到了莫大加強,在意識中能感覺到阿貓相當興奮,充滿信心,對準在我給出的「弱點」下手!

正好,撞上了肌肉惡鬼一記鞭拳拂向趙景浩的同時。

此時我才看到,肌肉鬼人並非絲毫未損的擊殺張孝義——左眼瞎了,胸前捅了一柄桃木劍,半邊身子一片焦黑。

阿貓很快,但惡鬼的反應更快,在我眼中,阿貓擊中前的一剎那,惡鬼虎軀一顫,弱點竟然消失了!沒了突破口,阿貓的攻擊落在那群肌肉上,以我六鬼境的符咒力,只是僅僅破防,劃了幾道血痕而已。

我連忙為阿貓施展護盾,果然,那記本該轟向補師的碩大拳頭,順勢改變方向,轟在阿貓身上。

由二鬼境突破到六鬼境,足足三倍的「功率」輸出,我能感覺到倉卒築起的護盾像糖膠一樣輕易被粉碎,比當時面對陰莖鬼的更不堪。

怎麼可能!

幸虧阿貓反應不慢,拳頭被阻的半刻間,足以讓牠避過與拳頭接觸,只是掀起的拳風使他向後滑行了少許。

趙景浩亦抓緊機會,連滾帶跑的逃離攻擊範圍。

形勢相當不妙。

「主人!再加一次力量!」阿貓向我喊道。

「唔得架!你上一次嘅力量符咒仲未消退!」

這一點,在天書上有明確解釋,靈獸若是一次性接受過多同種類的符咒力,身體會承受不住,爆體而亡。

「一次!一次就夠!」

「唔得!」我斷然拒絕,「太危險喇!」

在我和阿貓爭執期間,肌肉鬼人並沒有停下動作,它再次向逃跑中的趙景浩發起衝鋒,而儘管攻擊力強悍的彭耀仁接連射出焰彈,對肌肉鬼人作出不少傷害,但是沒能阻止它的腳步。

「阿貓!」將神速加持於阿貓身上,這個短暫性符咒威力相當大,讓阿貓能後發先至,追上那肌肉鬼人的腳步,撲到結實背肌之上!

趙景浩再也跑不動,一個不慎直接摔到地面,不過他好歹也是見慣世面,而且有阿貓在後面牽制,他還是趁機舉起旗幡,立了一道無形護壁。

這就是鬼境的差距了。

兩拳。

一拳炸碎了盾牌,一拳轟爆了頭顱。

除魔門趙景浩,陣亡。

絕望。

「仆街啦你!」

「阿貓,小心!」

怒極的彭耀仁見同門被殺,旗幡噴射出一束極為凝練的赤芒,直擊在肌肉惡鬼的後心。要不是阿貓反應快,而且還有神速在身,恐怕也會被波及其中。

含怒一擊,貫穿了肌肉鬼人,留下一片焦黑和一個洞口。

搞定了?

不。

它,還能動。

保持在發動先天源眼的狀態下,這個世界的點線開始不規則的偏移,然後縮小,不斷湧進肌肉鬼人的體內……

瞬間,整片血肉世界,消失無蹤。

腳底不再是血與肉,而是實在的石灰材質,月光重現,回到廢棄的醫院環境,唯獨是地上躺了兩具無頭屍身。

領域,消失了。

那是,連同惡鬼領主身上的傷,一併消失。搭上兩條人命,結果,兩下子就把傷勢恢復了?

這還怎麼打?

「走!」彭耀仁喊話,顯然與我抱持相同想法。

火行道士果斷拋下同門屍首,往大門直奔而去。途中不忘射出幾個拳頭大小的火球,略作掩護,結果,他跑了不夠十步,低頭一看,發現自己胸前多了些東西。

一條比水桶粗壯的前臂。

我連過程都沒有看清楚。

惡鬼每殺一人,更會立地獲得實力增幅。

這次,完了。

「王翊!」剩下最後兩人,一個是我,另一個就是——

咦?王翊呢?

扭頭向望向四周,赫然發現,王翊,消失了!

甚麼時候?

我相當肯定他不是被惡鬼殺掉,畢竟我的焦點一直在它身上,要是出手了,過程再快也該有跡可尋。

王翊應該是跑掉了。以他的手段,能趨吉避凶,提早躲避危機也不是甚麼出奇事。

如此,便剩下我一個道士了。

肌肉鬼人用力把手從彭耀仁體內抽出,慢慢轉身。

大概是見我沒有逃跑吧,它沒有以極速了結我……從剛才那種動作看來,這傢伙,殺了三個道士,就突破進二十鬼境了吧?

惡鬼緩步走到我和阿貓前面,相距,十步。

一對一。

六鬼境對二十鬼境。

我才不要死呢。

「阿貓!」先下手為強,神速發動,即使再快,也快不過神速狀態之下的阿貓,只要先手把它壓制住,就不怕那快得難以反應的速度。

符咒一張接一張,以點線組成的惡鬼人形開始變得模糊……可惡,是鬼境差距太大,難以看穿破綻了嗎……

阿貓在神速加持下展開了連綿不絕的攻勢,可是現在的攻擊,基本上已經無法破開惡鬼的防禦了。

除非,能夠擊中弱點!

一貓一鬼之間的攻擋,持續了十秒不到。

攔腰擊中的阿貓在我面前橫飛,撞到牆上,過程之快,像是觀看快鏡影像一樣。

它,對我出手了。

達到六鬼境的高度,讓我了解到這次攻擊絕對無法迴避。而硬吃的話,應該就會與趙景浩同下一場吧。

姬畫說得對,鬼巢凶險,動輒就是生與死,當初,不應該答應進來的。

王翊……

肌肉鬼人沒有留手,它的攻擊速度很快,但再快,也快不過神速,因為身懷神速的阿貓,在攻擊落到我身上之前,飛撲到我身前。

開膛破肚。

是的。

喂,這樣為我擋下致死一擊,真的好嗎?

明明我才是蠢蛋吧!該死的阿貓!為甚麼選現在來當一回蠢蛋啊!你這不可一世的笨貓!

阿狗也好,阿貓也好,值得這樣為我犧牲嗎?

為了我這個根本不合格的主人?

「主人,」即使在意識之內,阿貓那聲線仍是哽咽,其痛苦可想而知,「我要……力量。」

都到了這個時候了……

「本王子,一定……要為大傻狗……出……一口……氣!」

突破了種族的界限,阿貓以意念傳遞的,不止是話語。

還有,不屈的意志。

利爪一出,貓爪每根都埋在把腹腔刺穿的惡鬼手臂上,意識到有些不妙的惡鬼,卻無法把手臂拔出來。

「快點!」

誰管那些亂七八糟的規則和指引阿貓來吧你要力量通通都給你力量力量力量力量力量力量力量力量力量力量殺殺殺殺殺殺殺殺殺殺殺殺殺殺殺殺殺殺殺殺殺殺殺殺殺殺殺殺殺!

身上所有符咒,一口氣塞進陰陽手機裡!

竟然要我付出如此代價!

這次,給我好好的去死。

承受了海量符咒力的阿貓,到底在一瞬間達到了哪一個鬼境的程度?我不知道。我只知道,當所有符紙化作青煙後,在我眼中,肌肉鬼人的上半身,憑空消失了。

就連鬼人身後的牆壁,都一併被抹除,露出了外面的景色。

被刺穿的阿貓,亦隨之落到地面,體形開始縮水,恢復到巴掌大小。

就是這麼小的一隻貓咪,保護了我。

「哈哈,蠢蛋……」阿貓眼皮下垂,顯得相當疲憊,「你竟然喊啊……」

把遍體鱗傷的阿貓從地上抱起,輕撫他的耳朵和額頭。

「邊個……畀你隨便……摸我——」一口污血吐出,「算啦,都幾舒服,就破例畀你摸……一……」

「唔好瞓著啊!繼續講啊!」

這句,我並不是在意識中傳達,而是用力嘶叫出來。

只剩半身的肌肉惡鬼,好像動彈了一下。

我抬起手機,打開八卦鏡。

得把事情了結掉才行。

這次收服,我沒有看見幻象。

因為,我直接昏倒了。

當我醒過來時,發現自己躺在一張柔軟的床墊上,身上蓋了一張被氈。胸口發熱,在骨頭下面有著謎樣的疼痛感,如同嘴唇乾燥到裂開一樣。

對了,阿貓阿狗!

從臥姿換成坐姿,手腕上圈了一條白紙帶,仔細查看,自己正在身處養和醫院。

阿狗生死未知,阿貓……承受了那麼狂暴的符咒力……

得先把陰陽手機找出來。

此時,我才發現Jessica一直守候在病床邊,被我幾個動作驚醒。

「阿康!你醒喇!」她顯得非常驚喜,「我、我叫醫生!」

我點頭,想要開口說話時,卻發現喉嚨乾涸無比,難以蠕動。Jessica見狀連忙替我倒水,雙手把玻璃杯捧過來,把水接過來後喝掉,喘了幾口氣,才道:「電……電話。」

接著,她遞過來兩部電話。

「阿康……你係咪有咩暪住我?」

「吓?我……我冇啊。」我聲帶沙啞回道,然後把手機都接過來。

誰知道她忽然出手,抓住我的手指,用力一掰,露出我的掌心來。

「呢個,係咩嚟架!」Jessica語帶激動,「仲有,點解你會有兩部電話,其中一部電話後面就係同你手掌一樣有個太極符號!」

「殊——」我連忙安撫,雖說這裡是單人病房,但隔牆有耳,這些事本就是秘密。

這下子,該怎麼樣跟她解釋?

「其實,我係道士。」最後,決定直接跟她坦白。

「吓?」

接著,我向她解釋我是怎樣認識姬畫,被逼成為道士,不進行捉鬼活動的下場等等……還有,我躺在廢棄醫院的原因。

她聽完之後,發了好一會兒呆。

「我明白喇。」她重重吐出一口氣,「呢啲嘢遲啲再解釋,我去搵醫生,你等我!」

看著她離開房間,我掏出陰陽手機。

恰好,姬畫那萬年不變的容顏出現在螢幕上。

「唔駛講嘢。你喺鬼巢入面我冇辦法現身,但係所有嘢我都見到晒。」姬畫冷道,「你個朋友,走得快,如果唔係應該都死埋。」

我所在意的,並不是這些!

「姬師傅!阿狗佢點?」

「你自己睇。」說罷,手機自動彈出了那個收容靈物的APP。

她可以操控這部電話啊?

打開程式,圖像化的阿狗在畫面中間,我連忙把她放出來。

「主人!主人!」阿狗一現身,立即興奮地把前肢都搭到床上,尾巴猛搖,看起來問題不大。

我用力掃著她的頭頂,沒事,實在太好了。

「咦,主人,阿貓呢?佢唔喺個異空間入面,唔係應該同你一齊架咩?」

阿貓……

在我昏迷之前,收服了肌肉鬼人,但是沒來得及把阿貓收到手機裡面,不過……

「姬師傅……天書上面話,過多嘅符咒力,會撐——」

「得喇,我知你想問咩。」

「咁即係點?」我連忙問道。

「冇得救。」姬畫說了三個字,「靈獸唔係用完即棄、愈多愈好嘅消耗品!符咒力過載係御獸派嘅禁忌,係邪道!基於你嘅情況比較特殊,屬於生死關頭,而且係靈獸自己要求進行過載,所以我可以原諒你,但你要記住,唔可以再做呢件事!」

「我明白——」

「你明白個屁!」黑長直道士怒道,「明白你又做!我已經叫咗你唔好入去鬼巢!點解你唔聽!就係為咗突破你嘅六鬼境?不知所——」

「我明白,我真係明白。」

是我的錯。

可是……

「主人,阿貓係咪……」阿狗猶豫的問道,「以後,都唔會再返嚟?」

為甚麼眼淚就是止不住的呢?

我啊,沒有哭泣的資格!

「你而家,已經跌落返三鬼境。」姬畫語氣稍為放軟了些,「御獸派道士一般喺初成道士嘅時候會契上一到三隻靈獸,我有兩隻,你師叔有三隻。歷史上最誇張嘅前輩都只不過係有五隻靈獸。」

「原因,係因為你體內嘅符咒係同靈獸一齊成長,有幾多隻靈獸就會平分幾多部份,而愈多靈獸,成長嘅難度就會以倍數咁提高,亦都冇可能同時提供符咒力畀所有靈獸,所以……你自己睇吓你嘅心口就明白。」

發動先天源體,內視胸口。

原來,這就是痛楚的來源。

符網如同樹根一樣盤纏在我胸口,現在,有半數以上的根莖,明顯地痿縮,那,就是阿貓負責的部份了嗎?

「我唔明白……點解惡鬼無論如何都唔會死,可以任斬任打之後仲可以收服,而靈獸會死!」

「你嘅貓靈獸,冇死。」

說罷,手機閃光燈眨動兩次,一個石質鈴鐺具現了在我的雙腿上。

這個……

「呢個就係你嘅貓靈獸剩返嘅……遺體。」姬畫說,「當時你暈咗,係我將佢收起嚟。」

甚麼?那「冇得救」又是甚麼意思?

「我唔明。」

「首先,你要明白點解要先同惡鬼戰鬥,先可以收服佢哋,除咗因為大部份惡鬼都會一見到道士就攻擊,就係戰鬥,實際上係『淨化』,如果唔淨化根本就冇辦法成功收服。」姬畫耐心解釋,「同樣地,靈獸喺戰鬥受到致命傷或者因為超載而承受唔住,一樣算係另類嘅淨化,而淨化,係唔會將靈體由世上抹除,所以我哋道士係收服惡鬼,而唔係消滅惡鬼。」

「真正會令到佢哋消失,係需要靠超渡,呢樣難度非常之高,對道士冇好處,而你而家亦都唔想知,所以唔講住。」姬畫繼續說,「受到徹底淨化嘅靈體,不論係惡鬼定靈物,會留低遺物喺世上,惡鬼多數被道士收服,提供固定業力,而靈物,會化成一件物件作為憑依,有朝一日會重新出現,不過到時猶如重生一樣,再次懵懂無知。」

我接話:「所以,技術上係冇死,但實際上,同已經死咗冇分別。而且,就算有日再相見,都唔會再記得我。」

害我空歡喜一場……

我把那個石製鈴鐺拾起。

這個時候,阿貓應該是趴在我或者阿狗的頭上睡懶覺的吧?

再也見不到了嗎?

觸摸著阿貓留下的鈴鐺,卻有種莫名的溫潤觸感,我略感奇怪,便發動先天源體,整顆小球頓時化為點與線,然後,我看到中央處有一個奇怪的符號。

我連忙呼喊姬畫,然後把所見告訴了她。

「嗰樣嘢,應該就係貓靈獸嘅印記,以我所知,靈獸受到淨化後再次出現,需要上百年嘅業力累積……」

等等!業力……那不就是代表……

「咪住先!咁業力由我提供,係咪代表可以復活阿貓?」我激動地問道。

「呢層當然,不過,你而家擁有嘅業力都係由靈獸提供,收服惡鬼嘅時候又需要淨化,唔會留低幾多業力……你點樣搵到足夠嘅業力去復活佢?」姬畫反問,「仲有,就算畀你復活到佢,佢都唔會再記得你係邊個。你唔好唔記得,仲有鬼王出世,你有命過到嗰關先講啦。」

留下一段話,便消失於畫面上。

她有的確有道理,可是,既然我有勇氣面對鬼王,那復活阿貓再難,我也敢挑戰!世上存在著途徑,就必然有走通的可能性!

為了復活阿貓,鬼王這關,我一定要捱過去!

阿貓的事暫時放下,而接下來,除了要面對鬼王之外,還有其他麻煩事接踵而至。

首先,由於舊小欖醫院屬於醫管局建築物,我被發現暈倒在內,出院後,警方請我回去落口供,才讓我離開,不排除會控告我擅闖政府地方。

然後,向Jessica交代我道士的身份,基本情況我在醫院時已經解釋過一遍,這次交代其實是回答她各種問題,還有讓她守秘密,不要告訴我父母。

還有王翊……那傢伙自鬼巢一役後,打電話只聽到「你所打嘅電話暫時未能接通……」,上他家門又沒有人在,不知道是在躲避我還是人間蒸發了。

又花了幾天休養。期間我可沒有偷懶,為了從鬼王手上逃脫和復活阿貓,我加緊了步伐去鑽研天書。有了六鬼境的根基,先前在天書中看不懂的內容都在我眼前展開,並且引起無數聯想,從而學會了十數個新符咒,連帶畫符的手法更快更精準。

距離下次月圓,還有十天。

中環,高街附近。

高街鬼屋是一個有名的鬧鬼地點,以我現在的眼光來看,那就是鬼巢吧……不過,現在已經改建,成為歷史古蹟。我想,在改建之前,恐怕出動過一群道士把鬼巢所有惡鬼收服,也就是坊間所說的「作法事」吧。

常言道「見過鬼仲唔怕黑咩?」,我自然不是去闖鬼巢,何況高街鬼屋應該不復存在了。

我會在這裡,只是四周掃蕩,順便趁勢修練,目標是在月圓之前突破愈高鬼境愈好。

「阿狗!羽翼!」新符咒發動,一對翅膀在阿狗背上展開,足有十米,相當驚人。她迎著氣流一扇,頓時飛到十數米半空。

真厲害!

在街上遊掃一會,終於遇上一隻實力大概五鬼境的惡鬼。它四腳爬行,無眼,一對爪子極為鋒利,十足《生化》系列中的爬行者一樣,對於我來說正好是一個適合的對手。

阿狗上天,惡鬼頓時失去目標,它當機立斷,轉而向我衝刺。

鬼巢的經驗,給了我好好的教訓。

先前我一味專攻於增幅靈獸的符咒,導致在面對惡鬼時毫無手段保命,所以,這次苦修,我挑選了七、八道符咒是以我為主體發動的,嘗試彌補這項弱點。

「神速!鋒利!堅硬!」三張符咒齊出,阿狗在半空俯衝,剛好落到爬行異獸背上,把它腰斬,半截身體竟然乘住慣性向我飛來——

「靈獸寄宿!」

符咒之力湧動,阿狗化為了一道光束,沒入了我的背上。瞬間,我感受到一股澎湃力量在體內橫衝直撞,所有加持在阿狗身上的符咒都轉移到我體內,背後長出了一對潔白羽翼。

剎那間,一切,變得極其緩慢。

這,就是神速的效果?

腳步連動,輕鬆從旁繞過了利爪攻擊,這種把一切都掌握的感覺實在美妙,以現在這個狀態,就算再次面對肌肉鬼人也不會那麼狼狽!

正當我想試驗其他符咒力量時,阿狗再次化作光芒,從我身體脫離。

時限過去了。

這道符咒,在我能同時掌控數隻靈獸之前用途不大,屬於緊急保命手段。

何況現在,只剩下阿狗了。

當然,除了這招,我也有很多自由度較高的保命符咒,其中一些能夠直接牽制敵人,不用作保命亦能輔助阿狗戰鬥。

倘若當初我能學會靈獸寄宿的話,就能與阿貓一同迎戰那頭肌肉鬼人……

現在不是後悔的時候。

以八卦鏡把地上已經失去行動能力的惡鬼收服,繼續尋找下一隻惡鬼。

一直到拂曉,東邊第一絲陽光穿透以高樓築成的森林,打在我臉上。

「阿狗,你辛唔辛苦?」我坐在路邊,邊喝著運動飲料,邊輕撫大狗的頭頂,她扭頭舔起我的手掌回應。

「唔會。」她乖巧地回應,「主人……阿貓佢幾時會返嚟?」

「我唔知。」

接下來一個星期,生活沒有改變:不斷熟習新符咒的運用和尋找足以一戰的惡鬼。從傍晚開始,一直戰至黎明,有幾次遇到相當強力的惡鬼,邊戰邊逃,有驚無險。

體內那符網再次成長,不知是否阿貓在冥冥中眷顧著我,屬於他的那片「樹根」竟然很快再次充滿活力,沒有花費多少氣力便重回六鬼境。

一週之後,我步入十鬼境。

「魏康,今晚就係月圓,鬼王出世。」

一覺睡醒,已是中午,姬畫的聲音在我梳洗完畢後響起。

「我知道。」

兩個月來的朝夕相對,無可否認,阿貓已經在我記憶中留下永久的印記。這次面對鬼王,在阿貓戰死之後已經不再是我一個人的事情,以十鬼境去面對數十甚至上百鬼境的鬼王,那絕對不是一個明智的決定。

因此,為了復活阿貓,我決定借用師叔的力量。

只希望,辛苦修出的十鬼境,不會完全沒有作為。

「姬師傅,帶我去見嗰位師叔。」

把一個將自己由道士(半人半靈)轉化成靈體的瘋子,會是一個怎樣的人?單憑想像,應該會像電影《鹿鼎記》中的鰲拜吧,然後關押在天牢裡面……

那樣的人,姬師傅和師公會把他封印在哪裡?

「駛唔駛埋到咁深?」

我一邊動鏟,一邊各姬畫問道。

「咁重要嘅嘢,當然係要埋得又遠又深,唔通擺喺個好容易被人搵到嘅地方,被人唔小心打開咗封印點算?你以為拍戲咩!」

這一點她倒沒錯,很多故事都說主人公意外找到並釋放一名被封印的大壞蛋,然後肩負起把魔王再次封印的重任,其實封印者只要小心一點,藏到一個絕對沒人找到的地方充行了吧?

就如這裡。

大嶼山,鳳凰山,狗牙嶺。

在此之前,我是沒有聽過這名字,幸好我已經達到十鬼境,不然光爬山到目的地就已經天黑了。實際挖掘地點我還是靠羅庚和姬畫指示才找得到,除非天崩地陷,否則這師叔還真的沒有再出世的可能性。

掘了好十數分鐘,終於碰到硬物。

一個鐵罐。

正當我打算俯身把它拾起時,姬畫連忙喊停:「唔好亂郁!一個唔小心放咗佢出嚟就危險。」

「咁要點做?」

姬畫讓我把電話鏡頭對準那鐵罐,閃光燈眨動了一下,那鐵罐便消失不見。

「吓,手機仲有儲物空間?點解我唔知架!」

「之前係冇,因為你太弱,不過自從你將鬼境提升,功能就會愈嚟愈齊全。」

「咁而家點?」

「等陣。」

過了好一會兒,姬畫從螢幕上消失,但不是像之前變回一片黑畫面,而是像她從跟我視像對話的地方離開。

「屌!有冇人啊屌你老母!」

一名男子闖進了鏡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