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情就是這樣的⋯ ⋯」

我把事情的經過全都告訴了林從欣,可是她聽完後還是沒有表情,就跟往日一樣。

「那天我有事,所以不能參加了。」

聽到她的回答,不知為何我的心有點感到失望。

「那可惜了⋯ ⋯」



「我會補送禮物的。」話畢,林從欣就拿起文件夾離開護士站。

條爾,我想起了一件事,我就連忙追到林從欣的身後:「前輩!」

她聽到我的見喊,就停了下來問:「怎麼了?」

「妳說我該通知桐桐的家人嗎?」

想起昨晚他們都只邀請醫生和護士,都沒有聽到他們要邀請桐桐的父母,再者替小朋友開生日會不是都由父母提起的嗎?這一點令我感到非常奇怪。



聽到我的說話後,林從欣蹙起了眉頭疑惑地問我:「我想還是不要邀請他母親比較好,難道妳不知道嗎?」

聽到她的話我不禁愣住了,這是我預料不到的問題,令我一時反應不過來。

良久,我才問:「是怎麼了?我只知道桐桐他是有史以來第一個主動要申請安樂死的小孩呀⋯⋯」

林從欣的雙目露出了悲傷的眼神,她低下頭看著地面道:「這說來話長⋯ ⋯」

她看了我一眼欲言又止,頓了一會就拿著文件離開,話也不說多句,只剩我一人留在原地。



這是怎樣一會事?

***  

「劉艾娜!」忽然有人猛拍我的背把我喚了過來。

當我抬起頭只見洪承君拿著餐盤站在我的身旁,他一看到我愣神的樣子就蹙起了眉頭,他把餐盤放到我的旁邊然後坐下。

「我叫了妳很多次,妳都沒有反應,妳在想什麼?」

午膳時間,我自己一人都員工餐廳吃飯,當我坐下吃飯時想起了今早發先的事,令我不禁想得出了神,連洪承君站在我的身旁都沒有發現。

 當我一抬頭只見其他護士都向我的方向投向羨慕的眼神,我便向左移了一個位置使我們不會靠得這麼近。

洪承君喝了一口咖啡,繼續追問道:「妳剛才在想什麼?」



話畢他就轉過頭來定眼看著我。

看到他認真的眼神,我便向他說出我內心的疑問。

 「我本來想說邀請桐桐的父母,但是當我問了林從欣前輩時,她卻說最好不要這樣做。」

洪承君他聽到我的話後,點了點頭像是同意林從欣的說法。

「她說得對呀!」

「為什麼?」我真的不明白為何他們都是這樣說,這樣真的是太奇怪了,令我不禁再次提出疑問。

洪承君輕皺著眉,樣子看起來有點苦惱,像是在思考著該怎樣把事情完整地告訴我,看來是一件很長很複雜的事。



「我是桐桐的主診醫生,這可是跟病人的私隱有關,這不能告訴妳,雖然這是公開的秘密。」

他見我沒有反應,便繼續道:「妳還是準備好生日會的食物和買禮物給桐桐吧!」

「⋯ ⋯」

我不發一言低下頭繼續吃飯,內心一直想著剛才他們所說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