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最後一盤食物從食堂拿到三樓走廊盡頭的空置房間去。 

把食物放好在桌上後,我揉了揉肩膀看了看一旁的千千,只見她認真地吹著氣球裝飾著房間,為這房間增添著生日派對的氣氛。 

我抬頭一看,看見千千把在商場買的英文字母金屬氣球吹好,黏在牆壁上。看著那「Happy Birthday」的字語,不知為何感到諷刺,最後一年的生日會,桐桐他真的會快樂嗎⋯⋯ 

「劉姑娘,桐桐怎麼還沒來呀?」鄭興坐在一旁,翹著腳問道。 

「洪醫生他去接他了。」



想起洪承君真的氣得一肚子氣!明明要我跟他一起準備食物,最後卻把這些工作全都交到我身上。

他說他負責向醫院申請允許在空置的房間開生日會,買生日蛋糕。
 不過這也對,因為洪承君他可是很忙。

 正當千千把最後一個氣球吹好時,房門打開了一條門縫。我們三人一同望向門的位置,只見洪承君舉起食指在唇邊示意我們不要發出任何聲響。

我們三人立即緊閉著唇向他點了點頭。
 

洪承君見我們沒有出聲就把門打開,然後推著輪椅進來,而曾桐桐則戴著眼罩坐在輪椅上。



洪承君把他推到生日蛋糕前,然後道:「把眼罩脫下來吧… …」


 「喔… …」曾桐桐把眼罩脫了下來,當他看到臉前的生日蛋糕呆住了,許久沒有發聲。只是定住了,臉上沒有任何表情,像是沒有想過我們會替他慶祝生日。 

「桐桐?」我輕聲問。

 曾桐桐聽到我的說話就回過神來,向我們露出了微笑,舉起了拇指道:「謝謝!桐桐很開心… …真的很開心… …」 

「因為桐桐很久很久沒有慶祝生日了… …」 看到他露出了落寞的神情,我們都沒有作聲,內心都很難受。鄭興為了打破這令人鬱悶的氣氛就開口道:「桐桐現在好點了,可以吃你最愛的蛋糕喔!快點來許願吧!你不是一直說想開生日會嗎?」 



鄭興把蠟燭亮起,然後我們一起為他唱生日歌。當我們唱完生日歌後,桐桐就開始許願望,但是桐桐他把他的願望說出來了。

 「第一個願望是希望我的期限能夠提前 … …」 

聽到他這個願望,我們都瞪圓了雙眼看著大家,呆住了不知該說什麼好。 

「第二個願望是希望媽媽不要來探望我… …」說到這裡桐桐停了下來,豆大的淚珠脫眶而出,慢慢地他大哭起來。 

「嗚… …」他用手抹著不斷流下來的淚水。看到他痛哭的樣子,我心痛得把他抱緊。 

曾桐桐把頭倚在我的胸前哭喊著道:「別人說… …把生日願望說出來的話,就會把願望變成相反地實現… …」 

「這樣的話… …媽媽會來探我嗎?」桐桐用著紅通通的眼眸看著我,像是希望在我身上能聽到他想要的答案。 

聽到他逼切的問題,我的心也感到陣陣的痛楚,我輕拍他的背道:「會的… …她一定會探望你的… …」